2022/07/22發表,已被閱讀 5,663 分類:喇叭
JMR EMP Grande落地喇叭 你家客廳的喇叭是怎麼擺的?倚著一面牆,擺在電視的兩側,為了居家空間和生活動線,喇叭盡量往後靠,念及古訓有言,「喇叭太過貼牆低音會轟」,所以還得琢磨離背牆的距離,免得朋友來家裡看了挑剔。若非家裡有專屬的音響室,許多「音響迷」都是這麼勉為其難地接受這個不得以之下的妥協,是吧?

可是,誰說喇叭貼牆擺不能聽的?以前喇叭不都是這樣擺的嗎?這樣靠近牆面的擺法,能讓喇叭藉助牆面發聲,聲音能量得到強化,聲音更容易顯出飽滿厚重濃郁的質感,這是那個時代的音響美學。

今天音響圈鼓勵大家把喇叭拉離背牆,好營造更大的空間感,問題是:誰家那麼大,可以任由你把喇叭往前拉,卻又不影響居家生活呢?

累積30年的EMP經驗

Jean Marie Reynaud EMP Grande 就是為了解決用家這煩惱而生的。事實上,早在 1992 年,JMR 已逝的前老闆 Jean Marie Reynaud 就推出了第一代的 EMP,這三個字母是法文「Enceintes Murales Plates」的縮寫,意思是「Flat Wall Speakers」,扁平式牆面喇叭。初代的 EMP 可以貼著牆落地擺放,也可以掛在牆上。在那個年代,這是相當少見的設計,直到今天演進到第三代,在市場上仍是獨特的存在。

2021 年 10 月的巴黎影音展中,JMR 發表了旗下高階的 Grande 家族新成員,一個是落地喇叭 Orfeo Grande,以 Orfeo Jubilé 為基礎,融入了 Voce Grande 的設計元素。另一個則是兩款 EMP 平面喇叭,一是落地的 EMP Grande,一是壁掛或架立的 EMP Jubilé。這是繼 2019 年巴黎影音展中發表 Voce Grande 之後,再一次衝擊性的展出。Orfeo Jubilé 的推出,堆高了 JMR 喇叭的售價屋頂(旗艦數位主動喇叭 Adara 不算),而讓人意外地,EMP 竟然也躋身 Grande 系列。

三次耦合共振腔箱體、雙反射通道開口

EMP Grande 的扁平音箱,深度僅有 12 公分,寬度卻足有 35 公分。這和現代喇叭的「窄面寬、長深度」的主流設計大異其趣。JMR 喇叭的箱體向來有學問,EMP Grande 亦復如此。箱內採用了來自 JMR 經典技術「四次耦合共振腔」的「三次耦合共振腔」(Three Coupled Cavity)設計。Jean Claude Reynaud 表示,EMP Grande 裡面有三組三角形腔室,這是三角形傳輸線的應用。

一般喇叭多在內部加裝吸音棉以減少單體背波和箱內駐波。JMR 卻反其道而行,他們盡其所能地不用吸音材料,僅在少數特殊對應位置加裝少量阻尼,大量保留通暢平整的通道表面,僅在表面塗上瀝青與特殊複合物塗佈作為阻尼。JMR 所做的是:有效疏導內部震動能量,使其轉化成熱能而降低其對聲音的影響。又因為內部吸音材少,得以保有最高的氣流動態,使聲音速度快,又不產生箱音。箱內通道有兩個矩形開口,分別開在箱體兩側下方位置,而這兩個開口尺寸不同,負責處理低頻的不同頻段。



Grande 系列基因-鋁合金前障板與浮動式底板

箱體還有兩個重要的設計,是它之所以被列入 Grande 系列的主因。第一,就是箱體主體為 MDF 製成,又前方加上一塊ㄇ字型的鋁合金障板,這不只是為了好看,這有其聲學上的目的。一來透過結合 MDF 與鋁合金這不同密度的材料,達到抑制震動目的;二來則透過這個內凹式鋁合金障板,將能量集中到聲學負載之內;因此,我們可以說,JMR為Grande系列設計的這個鋁合金障板,是他們控制震動和引導能量的手段。

第二,EMP Grande 的底板也是傳承自 Voce Grande 的浮動式設計。在底板與箱體之間,先加上一層軟木墊作為緩衝和阻尼,底板則為三明治結構。在兩層 MDF 木板之間,夾入一層軟質聚合物。這個軟質聚合物層正是這浮動式底板的核心,它能將震動轉為熱能,讓震動不傳導到地面,幾乎可視為懸空運作。這樣一來,喇叭的低音就不會受到來自地面的共振干擾,低音可以更清晰準確。而 Grande 系列各款喇叭都不採用金屬腳錐,Voce Grande 和 Orfeo Grande 改以鐵弗龍墊片取代,EMP Grande 用的則是橡皮軟墊,進而找回因金屬尖錐而減損的中頻厚度。



對訂製的單體要求嚴謹

2 音路 2 單體的設計,以 12dB/ Octave 的二階分音,分頻點設在 2,200Hz。單看規格,這一點也不特出,但 JMR 做喇叭從來都是一絲不茍,雖然自己不生產單體,卻也不買現成的規格品,都是自己開規格跟單體廠訂製。每一款喇叭的單體,他們都根據該喇叭的特性特別研製;你大可檢視 JMR 旗下的每一款喇叭,幾乎單體都不一樣。而每一款喇叭的單體,他們都詳細說明這個單體的設計、用料,及其目的和效用。Jean Claude Reynaud 任事嚴謹,要是單體廠的成品搆不上他的要求,就要廠商重做,過去就曾因此延宕了半年才能出貨。但 JCR 在意的是品質,他要每一對出貨的喇叭都合乎他的標準。公司規模不大,生產量能有限,但他也不急於擴充,就是好好地把每一對喇叭做好,檢驗好,送出去。

搭載AST氣動式高音,追求細微訊息再生

EMP Grande 上的 AST(aerostriction tweeter)氣動高音,用的其實就是 Orfeo Grande 上的氣動高音。JMR 用的 AST 氣動高音,工作原理就跟其他使用海爾博士提出的 air-motion tweeter 氣動高音一樣,透過擠壓縐折而推送空氣。但是,JMR 強調他們所用的振膜材料,在鋁箔上複合了特殊阻尼,而在可聆聽響應範圍內,不發生自體諧振。而很多使用氣動高音的廠家都會標榜高頻的延伸,JMR卻不在意這個,他們用 AST 高音,求的不是 30kHz、50kHz 的高頻延伸數據,他們求的是更多微弱訊息的重播,因為那才是音樂活生的原因。


設計處處有亮點的紙盆中低音

中低音單體則是全新設計,專為 EMP 打造的。直徑 160mm 的紙盆為基底,外部表面加上了 nextel/ceramic 的陶瓷塗佈,好強化輕質量紙盆振膜的剛性。為了讓單體運動控制力更好,JCR 為之設計了 38mm 的音圈,配上強力磁鐵的磁力系統,並有較長的衝程設計,因應大功率驅動卻仍能保持極低失真。此外,還有兩點特別的設計。一個是懸邊,EMP Grande 的懸邊是少見的M型懸邊。這種在布邊紙盆單體上常見的經典設計,JCR 竟然拿來用在 EMP Grande 上,並為求適應長衝程,而改布邊為橡膠邊。這是現役JMR產品線中獨一無二的設計。另一個特別之處在於低音單體防塵罩的頂端,有一小凹陷,這也是少見的,至於原因就不清楚了。


Grande系列級別的分音器,第五端子導靜電

分音器一如 JMR 向來所為的,採用純手工搭棚製作。EMP Grande 的分音器設計也向 Voce Grande 及 Orfeo Grande 看齊,用上以寬銅箔繞製的電感,以及 Jantzen 所生產的「Superior Z CAP」新款電容。它們都具有高耐壓的特性,並且充放電快速。EMP Grande 的分音器還有一個與眾不同之處,就是除了喇叭端子外,還有一個接地端子,這個接地端子背後用上一個外部加上銅套屏蔽的電阻,單體工作時所產生的靜電,會累積在這個銅套電阻上,然後透過接地端子倒出。使用時,建議都要接地,透過接地盒之類的產品,把靜電導掉;但切忌連於擴大機。

這個設計亦可見於 Voce Grande 及 Orfeo Grande,乃傳承自早年老老闆 Jean Marie Reynaud 的經典作 Offrande。這個接地設計先在 Voce Grande 上採用,後則沿用於 Orfeo Grande 和 EMP Grand。由此可見,Grande 系列可謂延續了最完整的 JMR 經典設計,作為貼牆擺放的 EMP Grande 確實值得尊敬。

驚人的包圍感與聲場感

試聽 EMP Grande 的地點是在惠樺的金龍廳,搭配的擴大機是惠樺的 OSA-88-1BV MK3,這台真空管綜擴是 1BV 的頂級之作,因為零件有限,只能做 16 台,現在已經沒剩下幾個名額了。雖然已經用上綜合擴大機,陶先生為加強動態表現,又搭配了一台FETRON-Phantom 「夏」MK2。當然,這也是限量品。陶先生說,世上能找到的 FETRON,大概都在他手裡了,用完之後也只能停產。訊源用的是 Lyngdorf CD-2 CD 唱盤,這是陶先生所認可,認為在價位上合理,聲音表現又有水準的 CD 唱盤,他自己很喜歡這台。


我得說,這真是一個奇妙的經驗。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喇叭貼牆擺,基於較多的牆面反射,會讓聲音聽起來有力、飽滿、扎實,就像一杯粉水比 1:12 沖出來、口感較為濃厚的咖啡。我自己在家追求的是更靈秀的、輕盈的的聲音,那是 1:15 或 1:16 沖出的淺焙風味。不過,JMR EMP Grande 帶給我的體驗,直接衝擊了我的定見。

這不是說,我過往的經驗所累積出來,關於喇叭貼牆的聲音認知是錯的。你家的喇叭,我家的喇叭,往牆壁緊貼過去,聲音必然會朝我所說的傾向發展。我所說的衝擊,是來自於 EMP Grande 貼牆擺後,所帶來的超越一般喇叭貼牆的效果。

聲音的能量確實更大、更飽、更充足了,音像也的確更飽滿更壯碩更龐大了。這些,都是「貼牆」帶來的。可是,我所聽見更讓我驚喜的,卻是它那驚人的包圍感、聲場感、那是一種更有臨場感受的聲音重播。這是我所習慣把喇叭拉離背牆所無法帶來的,甚至,也是其他喇叭貼牆擺所無法達到的。


聲音厚實而具體,圓融而諧和,音場直往前推

播放科特比的「修道院花園」,寫景功力一流的科特比,用弦樂描繪園中的花草樹木,時而點綴的木管,則是穿梭其間的鳥兒。這首曲子後段加入了男聲合唱,配合鐘聲,那是僧侶之歌,五聲音階帶來東方的氣質。EMP Grande 賦予了一個往前推展的舞台,弦樂綿密而質地鮮明,鐘聲聽起來沒有擺在前頭的 Orfeo Jubilé 和 Voce Grande 來的清澈,但聽起來更厚實且具體。弦樂湧向前的時候,那個重量感和推湧力道更為豐厚。在「埃及的秘境」一曲裡,位於樂團後方的打擊樂聽起來深度仍在,絲毫不讓人覺得音場窄淺,這讓我相當驚訝。這真的和我過去的經驗不一樣,完全不一樣。

基於好奇心,我在中軸線上前後移動,試圖找到最好聽的位置。有趣的來了,我若坐在正三角形的頂點位置,這時,音場深度的訊息就會明顯削弱,而且結像會比較模糊一點。相反地,我越往後退,拉開與喇叭/牆面的距離,可以得到更開闊的音場和舞台,而且這還有包圍感。陶先生設定的座位區,在距離喇叭背牆 5 米出頭的位置。我背後離牆和窗戶約有 2 米。這個位置略前略後,約是金龍廳平日最好的位置,但這回,買這位子的票要當冤大頭了。因為更好的位置在後面。我坐在座位後面的板凳上,天啊,包圍感更好,舞台感更好,音樂的氛圍更好。怎麼樣個好法?更像是在音樂廳裡聽音樂的感覺。

在音樂廳聽音樂是什麼感覺?那絕對不是你在家裡用音響或耳機重播多軌錄音那樣,什麼樂器都很清楚,細節繁多難以言述,音像真實到彷彿觸手可及。你在音樂廳裡聽見的樂音,經過了空間的融合與調和,從舞台到你的座位,聲音聽起來更圓融更諧和。雖然不夠銳利,但是聲音依然清楚,雖然獨立性少了,卻益發有整體感。JMR EMP Grande 帶來的感覺,正是如此。

這種經過空間的調和,讓喇叭與牆面融為一體而發聲,帶來了飽滿豐潤,卻沒有侵略性的聲音。在音場深度上,一般拉離背牆的擺位,音像大概成像在兩個喇叭之間,舞台大致座落在喇叭後方;但 EMP Grande 卻是在喇叭前方建構舞台。

可見得JMR透明秀麗的本色

在播放 Paavo Jarvi 指揮布萊梅室內樂團演奏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時,EMP Grande 讓我感覺好似親歷現場一般,在它身上可見到新世代 JMR 的透明精準,及清麗秀色。這個 Paavo Jarvi 指揮的貝九,是我最愛的版本之一。布萊梅室內樂團編制人數較一般管弦樂團為少,精緻的樂團令其發出極為清澈的聲音。Jarvi 更以俐落明快的手法,指揮著這精巧編制的樂團,令其散發著些許古樂團的氣質,然其所使用的現代樂器,聲響明亮而豐潤,音樂的色彩和表現力的層次都更豐富。

在 EMP Grande 的放送下,布萊梅室內樂團依然展現他們明朗清秀的氣質,而且,借牆面反射之助,聲音更為厚實豐潤。貝多芬所寫下的那些突起與強弱起伏,在較小編制的布萊梅室內樂團演奏下,更快的演奏速度,讓其間對比益顯強烈。在惠樺管機搭配 EMP Grande 的演繹下,更綿厚的聲響,似乎替這活潑奔放的演出踩了幾下煞車,教這貝九聽來更舒緩一點。

聲音表現與牆面材質有關

JMR 的 Grande 系列喇叭都有一種無與倫比的乾淨、透明和細膩。我先前聽 Voce Grande 時,就深為其高度透明的聲音所折服。EMP Grande 在這方面依然傑出,就其本質而言,它沿襲了家族的特徵。只不過,若真要比對,貼牆擺放的 EMP Grande,在透明度上,在我當下聽來,是略遜於 Voce Grande 一籌的。但這不是說它不好,那是由於發聲方式所致。而且,我要強調,這是我在惠樺金龍廳的聽感。試聽現場就有一對 Voce Grande 和一對 Orfeo Jubilé,再加上我自己就是 Abscisse Jubilé 的用家,陶先生還大方讓我比對三者間的差異。就如我前面講的,EMP Grande 挾著背牆強化的優勢,展現出龐然氣勢和雄厚聲能,但值此同時,也些許折損了透明度和光澤感。不過,經思考,我認為這跟背牆材質也有關係。

金龍廳的背牆是木造的,陶先生表示,木質牆面與磚牆之間留有約 25 公分的空腔,其中塞滿高密度吸音棉。若換成一般家庭的磚砌背牆,聲音速度應該會更快些,也更明亮些,音樂的畫面還會更銳利一點。這不是缺憾,這是風格、風味和風情的問題。陶先生一直以來就秉持著音樂該是生活的一部分,長時間且非大音量的聆聽,才是生活的常態。因此,他的空間,和他的音響,加上他在搭配上的各面巧思,都為體現他的聆樂哲學。在此,只是提醒您,若您去惠樺試聽,回頭買一對 EMP Grande 回家,卻發現家裡的聲音不如惠樺金龍廳那樣濃郁豐滿又舒緩甜美,除了器材搭配的因素外,恐怕多是因為空間條件和背牆材質所致。


沒有皇帝位的限制,無處不可聽

還有一事讓我驚奇。換成其他的喇叭,照一般的擺位法,若我坐在側牆邊,聲音會明顯左右不均衡;我相信,這你也有經驗的。但是,在 EMP Grande 播放音樂之時,我坐在金龍廳後半地毯區的任何位置,都可以得到不錯的音場和舞台感,甚至還能呈現出相當的定位感。就算我坐在側牆邊上,依然可以得到不錯的舞台重現。我前面說到的「宛若音樂廳現場」,還是指著經過調和過的聲音說的,現在,我還可以再加一點:這個宛若現場,就好像你坐在音樂廳的每個位置,或多或少都能掌握到舞台上演出的場景,即或坐在側邊包廂裡亦同。這就厲害了。EMP Grande 或許在「皇帝位」的聽感不是最精準清晰的,在「非皇帝位」的任何位置,它卻能提供其他喇叭所不及(且是遠遠不及)的音樂重播表現。

輕鬆、開放、自然、流暢的JMR特質一覽無遺

透過牆面反射,簡單編制的音樂,可以建構出飽滿而壯碩的音像。聽 Marie Jaell 的歌曲集錄音,這張唱片前面收錄的藝術歌曲是德語歌曲,後面的則是法語歌曲,出身自亞爾薩斯地區的 Jaell,不僅能說兩種語言,還能針對兩種語言的特色寫歌曲。女高音 Catherine Dubosc 的音像龐大而飽滿,凝聚度和密度或許不及拉出來擺的 Voce Grande 和 Orfeo Jubile,但音樂中的濃烈情緒卻因此更被突顯出來。鋼琴的琴音極其美妙,那種風味真是難說,JMR 的喇叭,在 Abcisse Jubile 以上,只要用上那個AST氣動高音的,在表現鋼琴時,都有著一種難以言述的美妙質地。那種色彩感,那種細微的描繪力,在 EMP Grande 上,那種氣質也在,而且表現也是高段的。紙盆中低音單體所帶來的自然感和通透度也令人激賞,那種特質是任何認識 JMR 喇叭的人都辨識得出來的。那種輕鬆的、開放的、自然的、流暢的聲音,正是 JMR 一貫的特色。

驚人的低頻,真的驚人


一支喇叭只有一顆 160mm 的中低音單體,低頻會不會不夠呢?我很訝異,原廠給的規格數據,EMP Grande 低音可達 35Hz(-3dB),實際聽來,由於惠樺擴大機本就下盤穩重,聲音豐潤,外加牆面反射的強化,EMP Grande 可以讓人聽見意想不到的低頻表現。聽「Shanghai, Paris, Istanbul」這張融合了古樂、爵士與民族音樂多重元素的專輯,當中的打擊樂樣式多樣,只聽得其鼓聲飽滿扎實,圓滾滾的還有點 Q 度,第三軌的低音提琴撥奏,顆粒感豐厚有彈性,EMP Grande 帶出了一個更龐大更寬鬆也更柔和的低音提琴。單一顆 160mm 的低音單體,音箱容積又不大,讓人很難想像 EMP Grande 竟可發出這等低頻。一般我們說,喇叭貼牆擺,可以增加 6dB 的低頻,EMP Grande 大概是這方面做的最徹底的喇叭了。

另一方面,著重於中高音表現的器樂,也顯得活潑生動。例如這張專輯裡加入了二胡,也有魯特琴,這些樂器的質地也都能自然地呈現,在音色與質地的呈現上,EMP Grande 就如其他中高階JMR喇叭一樣實力堅強。

中低音豐厚飽滿,卻不吃掉細節資訊

還有一個特別的體驗,那就是播放 Hans Zimmer 的電影原聲帶時,EMP Grande結合整個牆面,彈射出來充沛盈滿的能量,讓 Hans Zimmer 的配樂聽起來,格外地「Hans Zimmer-like」。Hans Zimmer 的音樂在旋律上很簡單,短小的主題,不斷反復發展,但透過層層疊加的音效,讓聲音豐厚而層次繁多,締造出一種有如萬花筒般的聲響體驗。陶先生特別播了一段電影「超人:鋼鐵英雄」的著名配樂,Hans Zimmer 召集了12位鼓手,企圖將 12 套鼓合起來,成為一件樂器。這是配樂史上的創舉,從前面虛無飄渺的樂音慢慢展開,接著是鋼琴囈語般的彈奏,漸漸地,鼓聲出現,加上管弦樂團的演奏,創造出激昂又震撼的樂音。而 EMP Grande 在播放這一段音樂時,豐厚飽滿的質地,賦予了這些鼓聲和管弦樂團極佳的支持。仗著區區 160mm 的中低音單體,EMP Grande 卻營造出飽滿的中低音,而且,這些豐厚飽滿的中低音也不至於吃掉細節,即便我坐在金龍廳的後排,音樂裡細微的聲響和層次依然清楚。

不再有皇帝位,只有滿屋子的音樂

EMP Grande 就跟所有的 JMR 喇叭一樣,箱體不求大,單體數量不求多,分音設計求簡單,看起來素樸無華,卻處處透著職人工藝的溫度。它最與眾不同的設計,則在於專為貼牆擺放使用。你也無法把它拉到前面來,因為薄型設計的它,若是被拉出來,沒有了後牆支撐,連站都站不穩。也因為貼牆擺放,一來它把居家空間還給你,還給你的家人;二來它藉助背牆之力,還給你豐富飽滿的聲能。它沒有精準犀利如 Voce Grande 所展現出來的高解析畫面,卻破除了皇帝位的迷思,給你滿屋子的音樂。

番外篇:趣事小記之魚與熊掌樂兼得

陶先生說,他有個客人,本來要買 Orfeo Grande,後來聽到 EMP Grande 之後,都時心猿意馬起來,難下決定。陶先生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如果可以的話,不妨兩個都買。」這位先生後來果真兩個都買了。這下可好,當他想要認真聽音樂時,Orfeo Grande 可以給他最大的滿足,當他想要一種美好音樂的氣氛時,EMP Grande 則以最高標準提供了服務。魚與熊掌,真的不可兼得嗎?

器材規格

JMR EMP Grande
型式:2音路2單體低音反射落地喇叭
單體:AST 氣動式高音x1、160mm紙盆鍍陶瓷振膜中低音x1
頻率響應:35Hz-28kHz(+/-3dB)
靈敏度:90dB
阻抗:8 Ohms(最低6.8 Ohms)
建議擴大機功率:40W - 300W
尺寸:1200 x 360 x 120 mm(HxWxD)
重量:38 kg
售價:280,000元(鋁灰色、珍珠灰、珍珠白/平光鋁合金面板)、329,000元(亮夜藍/拋光亮面鋁合金面板)
台灣總代理:百鳴
電話:(04)2463-7799
網址:http://www.currants.info/

廣告
[專題報導] 為追求音樂性而生-JMR Orfeo Grande發表會
JMR臺灣代理商百鳴音響,會同惠樺音響,於8月3日下午於惠樺的金龍廳舉辦發表會,邀請媒體朋友一同體驗Orfeo Grande的魅力。JMR多年來,都以Orfeo為名,作為自家最高階喇叭的代表。在慶祝50週年的Jubile系列上,Orfeo Jubile就是自家被動式喇叭...《 全文

[試聽報告] 喚醒音樂精靈-惠樺限量前後級套裝試聽記
這天下午,陶怡緯把這位金龍廳主人請了來,還不是單個兒的來,還帶著最新的前級力作 — OSA-Fetron-Phantom-Valcano,同著OSA-88P-General一塊兒來,預計在U-Audio的試聽室停留15天。甚至連喇叭都備妥了,一對櫻桃木紋的JMR Orfeo Jubile...《 全文

[試聽報告] 你,也願意被他感動嗎?-惠樺OSA-88P-1BV MK3 試聽記
他充滿熱情,始終保有活力,他樂於分享,不止於獨善其身。因為這次造訪,我不僅認識了惠樺新機OSA-88P-1BV MK3和Phantom「夏」前級 MK2,也拉近了與主事者陶怡緯的距離,這促使我重新思考High End音響與精品的意義與價值。《 全文

[新聞] 55週年的驚天之作-JMR Agape 一體式音響
[新聞] 來自法國的新品傳真-JMR發表兩款EMP平面喇叭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試聽 Ansuz Sortz 消噪端子
丹麥 Ansuz 在 2021 年推出 Sortz 消噪端子,標榜只要插在沒有使用的輸入或輸出端子,即可有效地消除共振與噪訊干擾,目前推出 RCA、XLR 與 BNC 三個版本,未來可能陸續推出 USB 與 LAN,試聽了約莫一個多月,有些心得可以與大家分享。...《 全文

Anthem MDX-16 多區後級擴大機
Anthem MDX-16 是一款專為多區域驅動而設計的多聲道後級擴大機,它分為 8 區 16 聲道,每區都是一組立體聲配置,並皆具有類比 RCA 立體聲輸入和 RCA 超低音輸出,意即每區都能架設成 2.1 聲道系統。此外,其中某些區域兼具光纖輸入或同軸輸...《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