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9發表,已被閱讀 4,340
惠樺OSA-88P-1BV MK3 試聽記 真沒想到這次出任務要這麼久—從踏進惠樺大門,到背著包包離開,我在裡面停留了將近8個小時。如果惠樺老闆陶怡緯還在經營「三加八冰果花園」,花生那鍋可以關火了。

去那麼久,不只是聽音響,也不只是聽陶怡緯介紹每一個零件,我更是觸及了一個靈魂,對音樂和音響執著到甚至頑固,對事物與細節追求完美,其自我要求甚至到了偏執的地步。他充滿熱情,始終保有活力,他樂於分享,不止於獨善其身。因為這次造訪,我不僅認識了惠樺新機OSA-88P-1BV MK3和Phantom「夏」前級 MK2,也拉近了與主事者陶怡緯的距離,這促使我重新思考High End音響與精品的意義與價值。

這篇文章,我想換一種視角切入,不只看到物,而能更多看到人。不只告訴你我所認識的器材,更要談談它所帶給我的衝擊和反思。這將不是一篇遵循傳統架構的音響評論,因為,我信,唯有如此「反傳統」,才能搆上陶怡緯和他的Oriole Sound Audio理想的高度。

我要用兩個問題來展開以下的書寫:什麼是High End?什麼是精品?

什麼是High End?

什麼是High End?High End這個詞,是指著具有高品質且高售價的高級音響說的。這些音響器材的製作,不計成本只求盡善,為要實現製作者對聲音重播的理想。既然製作上不計成本,High End音響往往售價都很高昂。這些年,High End音響售價更持續攀高,廠家們不斷挑戰頂端族群的消費能力,創造出一個又一個價格神話。這就是今日High End音響的面貌。


什麼是精品?

那什麼是精品?如果我們直接把 luxury譯為「奢侈品」或「奢華品」,那只是述其形,而未能明其中。借用香奈兒女士(Coco Chanel)的話來解釋:「『奢華』的反義詞不是『貧窮』,而是『庸俗』。」她對精品的定義是:「只有擁有者自己知道一件外套是要用絲質內襯或是毛皮內襯。」

精品的擁有者,一面展現出購買實力,另一面更在表達自己的購買意識。購買實力的宣示在於價格,但價格高昂卻非構成精品的要件,是「物件的特質」造就出精品。這特質,可能來自於材料的稀有性或難以取得,也可能出自技藝卓越且富有熱情的工匠所打造,其中更可能蘊藏著某種傳統精神或歷史靈魂。

論到購買意識,則在於精品的購買者、擁有者清楚知道自己為何追求精品,以及自己如何選擇。這些人不是為了證明自己的社會地位和消費能力才購買,這些人或許是為了展示自己的獨特品味,又或者是為了享受精品事物的細緻體驗,品味其中的內在品質,所以才追求精品。「有能力」,是獲取精品的外在條件;「有意識」,則是讓精品帶來事物本身附加價值,透過鑑賞而獲取愉悅和滿足。

匠人的觀點與立場,構成精品的核心

相較於廣大的精品市場,家用音響的歷史太短暫,無論我們怎麼講故事,看老照片,比起鐘錶,比起衣服,比起珠寶,甚至比起食物和酒,音響史冊的書頁少了太多,太多。晚近出現之High End音響的概念,把家用音響從消費性電子產品拉到精品層級,就著經濟學的定義,是成功了。但是就著精品更深層的內在意義而論,並不是所有稱為High End的音響,都具有追上其售價的人文深度。這句話如何解呢?我們再套回香奈兒女士的話:製作者真的知道這件衣服的內襯要用絲質還是毛皮?理由何在呢?

陶怡緯知道,他都知道。


或許講求科學、數據的廠商,強調的是理性的那一面,那些工程師們也對自己所設計的各個環節,有充足的工程上的理由。陶怡緯也有理由,只是,他的理由是另一端的,那是基於感性的,基於知覺的,基於偏好的,基於認知的。陶怡緯,作為一個匠人,一個有堅持、有理想、有美學的觀點和立場的匠人,他,有他的理由,針對每一個材料的選擇,每一個環節的製作,他,一絲不茍。

兩大秘方:老零件與堅新變壓器

只要是對惠樺音響略知一二者,都曉得陶怡緯只做管機,他的真空管機有兩大秘方,那就是老零件配堅新變壓器。用堅新變壓器沒什麼了不起,堅新本是國內有名的變壓器製造商,多年來與許多國內業者合作過,也是音響「自作派」的變壓器優先選擇。

自己備料,堅新繞線,成本高的驚人

陶怡緯跟堅新訂製變壓器,本來是件簡單的事,只要下規格就好。但他卻要揀麻煩的路走,自己對外採購矽鋼片,自己沖出需要的尺寸後,才交給堅新來繞製。一般的變壓器多半使用0.3mm-0.35mm的矽鋼片,但因為矽鋼片厚度較薄而片數較多時,變壓器鐵芯的渦流損耗較少,因此陶怡緯堅持要用更薄的矽鋼片來繞製變壓器。那1BV MK3的變壓器,用上多薄的矽鋼片呢?1mm是也。而且不只矽鋼片是自己備料,連繞製變壓器的漆包線也是他另外找線材廠訂製的高純度線材。

這樣做出來的變壓器,成本當然比別人高。別人不用囤矽鋼片材料,他要;別人的矽鋼片都是變壓器廠提供,他卻要自己進自己沖軋;別人用便宜的矽鋼片,他卻要用超薄的HiB高磁感取向矽鋼片。平平都是變壓器,惠樺用的、1BV MK3用的就是不一樣,你在全世界都找不到這樣的變壓器,惠樺擴大機裡的變壓器,只有在OSA的擴大機裡見得著。


老零件與訂製電容雙管齊下

除了變壓器,更傳奇的莫過於老零件,陶怡緯堅持惠樺的機器裡都要用老零件。老零件有什麼好?陶怡緯自己也承認:「老零件不是什麼都好,要挑,要用的對。」怎麼挑零件,當然是他的職人功夫。但是,過去的電阻電容的用料、製程不一樣,最直接的好處就是耐用。「現在做的電阻封裝用的環氧樹脂,新的還好,用了幾年就開始氧化,表面會有小氣孔。」他拿出幾顆上個世紀60、70年代製的老電阻,再拿一個帶LED燈的放大鏡,讓我對著電阻表面看,這些老電阻雖然出廠了大半個世紀,表面依然完好。

如果找不到老零件怎麼辦?陶怡緯就自己做。如果只看容值、耐壓等數值,市面上多的是現成的零件,陶怡緯卻有他的堅持。他去翻找舊資料,然後找零件工廠,照著他所要的規格,遵古法重新製造。你可以看到在惠樺的機器裡,總有幾顆標誌著「Oriole Sound Audio」的電容,那些就是訂製來的。若要稱為Hi End音響,若要躋身精品之列,線路設計還是其次,真正屬於精品的DNA,除了稀少珍貴的材料外,都在於那些訂製品。怎麼用料,怎麼選料,怎麼訂製料,都在陳明那位造作者的品味。


MK3改了電源插座的位置,佈局更合理

1BV MK3與1BV MK2外觀上幾乎沒什麼差別,因為線路更動而在外面看得見的,只有機背的端子位置。在1BV MK2之前,電源插座在右,訊號輸入在左(面向機背的視角)。但事實上電源線路都在另一邊,這樣一來其實拉了更長的傳輸路徑。陶怡緯在1BV MK3上就把電源和輸入的位置調換,使佈局更為合理;這也是唯一在外觀上看得出不同的地方。


絕版好料都在裡面

改變,都在裡面。「1BV MK3和MK2裡面除了4個電阻是一樣的,其他零件都不同了。」陶怡緯指出其中幾個特別的零件給我看。1BV MK3用上了1960年代的康寧氧化錫膜電阻,其內部是玻璃材質,聲音乾淨卻有厚度。此外,他還用上了不規則繞線的精密線繞電阻,以及不生電感效應的陶瓷電阻。

陶怡緯選用了一種1977年生產的PS電容,這批電容若以現代角度看並不完美,基於當時技術限制,其結構保有一定的感抗,無心插柳之下卻意外造就了有韻味的聲音。他也拿出了幾顆外部以金屬包覆,看起來毫不起眼的電容。陶怡緯說明道:「這是鉭質電容,1BV MK3和Phantom『夏』MK2裡都用上了這個。」

這些都是用完就沒有的老料,不過,陶怡緯手中還有一些庫存,真正影響生產的是用在輸出變壓器前端的Epcos電解電容,這些電容內部一層絕緣紙一層鋁箔地繞疊而成,用上它們,聲音整個就扎實起來。不過,後來工廠改用環保材質之後,聲音特性就不同了。陶怡緯手中的存量不足,只夠他做16台。因此,1BV MK3也就注定只能有16台面世,除非他還能找到其他NOS的同款電容。「真的能賣的,也只有15台而已,因為我自己要留一台。」陶怡緯說限量,就真的是限量,巧婦難為無米炊,零件買不到,神通如他也沒辦法。


十四年來,故障機「+ 0」

陶怡緯選用老零件,除了聲音理由,更在於老零件的材料更耐久,這就使惠樺的機器可以用的長長久久。他的機器有多耐用呢?「我這14年來賣出去的機器,除了管子老化要換新,還沒有聽說哪一台壞掉的。」惠樺從掛牌做生意以來所賣出的綜擴也好、前後級也好,沒有一台故障,返修率是零。

「客人送機器回來,不是保養就是升級。」有一位外交部的駐外官員,很喜歡聽音樂,也喜歡惠樺的機器。之前他派駐歐洲某國,臨行前買了一台1BV,跟著家當運往歐洲。那台1BV陪伴著他度過了六年孤獨又重壓在身的駐外時光。駐外結束他調回部裡,1BV也跟著回來,這才把機器送惠樺保養,「他的機器打開來看,跟新的一樣,狀況好的不得了,也不用怎麼保養,我就幫他升級成MK2。」


音響界的小野二郎

經久耐用除了跟零件有關,也跟嚴謹的製作脫不開干係。雖然惠樺旗下中價位的People系列和近年推出的平價Family系列,裡頭都使用了電路板,實際上,陶怡緯對搭棚一事堅信不移。在高階的Bravo系列上,每一台機器,每一個焊點,都是他親力親為。你別小看那些圓潤飽滿的焊點,每一個點陶怡緯都要焊三次,一次高溫,一次中溫,一次低溫,一層包一層。這種焊接功夫,你還知道誰這麼做呢?誰在搭棚的擴大機裡,面對超過400個焊點,逐一分批次焊接呢?你又知道世上還有哪一個人做音響,一天工作11小時,一連21天才完成一台,而他就這樣做一台,賣一台的過日子嗎?

「一旦你決定好職業,你必須全心投入工作之中。你必須愛自己的工作,千萬不要有怨言,你必須窮盡一生磨練技能。這就是成功的祕訣,也是讓人家敬重的關鍵。」這句話是日本壽司之神小野二郎說的。他與他的工作談戀愛,捏握出來的每一貫壽司,都是愛情的結晶。陶怡緯也是。他看待每一台所製作的惠樺擴大機,是充滿愛意的。「每次賣出一台機器,我心裡都很捨不得,很矛盾對吧?他們就像是我的孩子。」世上只有一位數寄屋橋次郎的小野二郎,世上也只有一位惠樺音響的陶怡緯。

陶怡緯追求什麼樣的聲音?

陶怡緯這樣精選零件,這樣嚴謹施工,這樣處處追求盡善盡美,讓惠樺所出品的機器,與那些出自大師巨匠之手的精品如出一轍。這些,都有一個最終極的目的:表現出陶怡緯心中最美好的聲音,點活每一個重播的音符。那他要的是什麼樣的聲音?

愛聽古典音樂的他,首重聲音質地的純粹,他做的雖然是管機,求的卻是乾淨、自然、快速、透明的聲音。「很多人聽到真空管,就覺得是那種慢慢的、染色的聲音,不是,我的機器都不是這樣。」而且,為了應付各種音樂類型,陶怡緯很重視自家擴大機的驅動力,而且下盤要夠穩。我們的經驗往往是,要深沉快速有力的聲音,特別是低頻,晶體機可能比管機更佔便宜。然而,陶怡緯卻不認同。

金龍廳是陶怡緯精心打造的空間,排滿在牆面上的CD,說出他確實是個音樂愛好者。中式的擺設和裝潢,流露出幾分國家音樂廳的味道。陶怡緯所想的,就是把國家音樂廳搬到自己家裡。

主秀器材當然是OSA-88P-1BV MK3綜合擴大機,但陶怡緯還搭上了一台同是新品的Phantom 「夏」MK2前級。1BV MK3其實就跟許多真空管綜擴一樣,本質上就是一台加上音量控制和輸入波段開關的擴大機;單聽一台沒問題,加上前級還能更進步。


最新FETRON前級 — Phantom「夏」MK2

自從2018年惠樺推出了OSA-PRE-FETRON-1,就引起了許多識貨者、收藏家、粉絲與媒體的關注。既然市場反應好,陶怡緯就想搞一點Hi End的東西。於是,再把自己的壓箱好料都搬出來,打造出一批一批的高階版本FETRON前級。他以「歌劇魅影」的魅影Phantom為名,用不同的老零件,以「序曲」打頭陣,接著組出春、夏、秋、冬的「四季FETRON前級」。今年初,陶怡緯送了Phantom「夏」來編輯部,總編郭漢丞試聽後嘆讚:「這是音響職人一生懸命的用心製作」。Jerry和陶怡緯都是愛樂者,也都愛聽古典音樂。在涅翠柯與費亞松的「茶花女」對唱,在魯普與普萊亞合奏的K.365裡,在羅斯托波維奇和馬友友的巴哈無伴奏中,Jerry找著了音樂聆賞的樂趣。讓音樂流動,讓聽者感動,這是陶怡緯手作Phantom「夏」的最大成就。



這次來金龍廳看到的則是Phantom「夏」MK2。他換了幾顆電容,並且調高了增益。原本的「夏」,前級增益是6dB(這增益實在不算高),Phantom 「夏」MK2的增益則調高到8dB。「增益大一點,音場會更開闊,動態會更好一點。」陶怡緯分析道。

搭配什麼喇叭呢?Jean Marie Reynaud的Orfeo Jubile。這Orfeo Jubile我也算熟, 我曾在竹北新憩地的音樂演講中用過它還被送到我家待了一個月。因為它的開啟,喚醒了我對JMR的情感和喜愛,使我二度成為JMR的用家,毅然買下JMR Abscisse Jubile。這次在金龍廳再見Orfeo Jubile,猶似故友重逢。

重現貝多芬第四號鋼協的華麗與美好

事實上,U-Audio試聽室也有一台OSA-88P-1BV,之前陶怡緯還幫忙改了零件,升級到MK2。按理說,喇叭我認識,擴大機也不陌生,我應該可以很快抓到1BV MK3的特點。不過,不在同一個空間裡使用同樣的組合搭配,我實在很難明確地指出MK2到MK3,OSA-88P-1BV究竟進步了多少。不過,1BV MK3全頻段展現出乾淨透明又細膩自然的質感,面對JMR Orfeo Jubile,始終保持著優異的控制力,它讓Orfeo Jubile發出繽紛且甜潤的高音光彩,又解析出紋理豐富的細節,還提供了扎實凝聚的結像,低頻方面又沈又寬鬆,幾乎可說是徹底發揮了Orfeo Jubile的實力。


聽Simon Rattle指揮維也納愛樂、Alfred Brendel彈奏的貝多芬第四號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開頭罕見地以鋼琴開門見山地直接陳述出第一主題。那琴音既富有光彩,又顯出明確而扎實的顆粒,卻毫無逼人的生硬感。弦樂揚起,維也納愛樂絲滑柔順的弦樂部,合奏出緻密又柔細的聲響。音樂聲部一層一層,一塊一塊,那舞台的畫面感實在是好。第二樂章的慢板,貝多芬把第一樂章愉悅的氣氛轉入略帶憂鬱的深沉,那沈重的低音弦樂,深富重量。沈下的力道十足,豐厚綿實,推湧而來,帶來逼人的聲勢。第三樂章重現華麗樣貌,聽那鋼琴暢快而優雅地流動,歡愉之情溢於言表。聽三連音和連串琶音踩踏出的光彩,再聽弦樂張羅出的扎實聲響,實在暢快。

從容以對布魯克納曲中的強弱起伏

或許加上了Phantom「夏」MK2前級的搭配,多了一級放大,更強化了1BV MK3的控制力,但區區一台50W的真空管機,在表現布魯克納第九號交響曲時,那種面對起伏動態的從容態度,著實讓人驚艷。管機不都是軟綿綿的,管機並非總是慢吞吞的,1BV MK3在此處所展現出來的力道也好,寬鬆度也好,音色也好,場面也好,都跳脫了我們對傳統管機的印象。那是一種兼容了管機的溫暖與類比美感,在飽含水分和色彩之下,構築出壯闊雄奇的美景。

Orfeo Jubile具有超越體積的氣勢,即便面對馬勒第五號交響曲那樣磅礡動態也不顯窘促。當初我只是在自己家裡聽,空間沒有金龍廳那樣大,換到更大的空間,Orfeo Jubile更是如魚得水。在OSA-88P-1BV MK3的驅動下,更顯出其不凡氣度。布魯克納的交響曲處處是凝結而厚實的音塊,那些彼此移動而交互疊合產生的聲響富有色彩,在弱奏與強奏之間拉出了強大的對比。Gunter Wand指揮的布魯克納,就如黑洞般攝人心魄,讓人無法分神他往。在詼諧曲樂章裡,那些弦樂的撥奏活生而真切,而一層又一層發展而上的音樂,就像漩渦一樣把人捲入,不可自拔。

在地上向上天仰望並呼喊

聽Francois-Auguste Gevaert的聖誕彌撒(Christmas Mass),合唱團、管風琴和空間融合出充滿神聖感的樂音。聽管風琴又深又沈,Orfeo Jubile的低音下潛實力,在這個體積的喇叭中就算不是獨一無二,也是極其罕見的。她的低音不但可以往下鑽,還可以維持乾淨的質地,透過惠樺的1BV MK3來驅動,合唱團一層又一層,管風琴的聲部層層疊疊,卻始終被梳理得清清楚楚。在「聖哉經」一段裡,尤其顯出1BV MK3的本事。強有力的Sanctus呼喊,加上後來高亢的Hosanna頌讚,把音樂推往高處,值此同時,管風琴壯麗地奏出強音,聲音能量迸發而出,且充滿色彩。結尾處,管風琴低音直往下探,合唱團則向上揚升,那是地上向天上的仰望和呼喊。

人聲細節多,突起動態也不怕

1BV MK3的聲底全無昏黃幽暗,反帶著一定的明亮感,並且富有力度。那這樣會刺激嗎?不,若音樂裡原有什麼音樂家和演奏者所要給你的刺激,那在它身上就有,若音樂裡本就柔美,那在他聽來就也是柔的美的。聽Marie Jaell的藝術歌曲,第一軌「Dein」的歌唱是溫柔而秀麗的,1BV MK3鉅細靡遺地挖出了點點滴滴的人聲細節,那些德語發音的氣音、唇音,及女高音在歌唱時鼻腔與頭腔的共鳴也顯得清楚。在第二軌「Der Sturm」裡,開頭的鋼琴強奏,鋪陳出山雨欲來的氣氛,歌聲充滿驚駭的表情。鋼琴以沈重的力量彈奏著,音粒鏗鏘,在低音處盤旋的持續和弦,配合延音踏瓣製造出縈繞不絕的聲響。考驗在第十七軌的「Les hiboux」。女高音化身為山林裡的夜鴞,伴奏的鋼琴以持續的穩定節奏彈出和弦,情緒逐步堆加,唱到高亢之處,正是考驗之時。有的系統在此或會承受不住而失真,但在此時,我聽見的歌聲依舊圓融、飽滿、扎實、完好。1BV MK3的驅動力和控制力讓人放心。

讓鋼琴顯出氣韻、氣質、氣勢

陶怡緯喜歡聽鋼琴,我在音響展經過惠樺展房,十之八九在放古典鋼琴。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拿鋼琴音樂作為調聲的參考,但至少可以確定,他一定會以鋼琴音樂來驗收。我自己也著實喜愛聽鋼琴,JMR喇叭在重播鋼琴時的卓越表現,正是讓我定意購入Abscisse Jubile的原因。Orfeo表現鋼琴時比Abscisse更顯飽滿、扎實、豐厚,且有重量。在1BV MK3的驅動下,琴音堅實,反應快速,加上其自然而均衡的聲底,讓Orfeo Jubile得以無受拘束地自在發揮。 聽Denis Pascal彈奏的李斯特匈牙利狂想曲第二號,Pascal的處理爽朗俐落,全無拖泥帶水,1BV MK3與Phantom「夏」搭著Orfeo Jubile,完全把這樣的氣質說得明明白白。高音鍵擊清麗晶亮,顆粒感十足,聲音實在美不勝收。聲部的層疊與遞移又是那樣流暢,低音奏下時的豐富聲響,既有色彩與紋理,又能展現厚實重量。

這就是陶怡緯要追求的。他的管機不是只有氣韻和氣質,他要讓音樂顯出該有的氣勢與威儀,因此,1BV MK3才能在猶若單端機那般透明清晰的畫面、凝聚扎實的質地、鮮活立體的結像之餘,還能顯出重量感和厚實感。每一件精品,都是緊貼著設計者、製作者而生,那是一種創作想像的實踐;Hi End音響,精品音響,都該如此。不是規格數字使機器偉大,而是因人使然。就如小野二郎所認為的,壽司美妙的地方就在於醋飯的溫度,要與人的體溫相近,才能保有美妙的口感。人,才是問題。人,才是目的。人,才是關鍵。

為了讓人吃到完美的口感,小野二郎悉心控制醋飯的溫度,魚肉大小也有講究,握好呈上之後,食客入口的時間還不能拖遲,這樣才能品嚐到最佳風味。陶怡緯也不遑多讓。為了不偏廢高中低任何頻段,他在放大線路上,讓高、中、低音各自通過所屬的電容。別人可能用一顆電容就夠了,但他偏偏要一路並聯三顆,讓各個頻段的聲音找到相應的電容,透過電容特性優化該頻段的表現。正因為如此,他能兼顧高頻的色彩、中頻的清晰,與低音的厚重。

質感出眾,畫面活生

聽聖桑的動物狂歡節,在「序奏和獅王」進場的樂段,鋼琴琶音宛若獅吼,那是厚重而富有能量的聲音。「公雞與母雞」和「野驢」則表現出1BV MK3的速度感,奔跑的野驢在琴音流轉之際充滿動感,飾演母雞的小提琴的聲音直接而扎實,卻沒有絲毫硬調。「烏龜」取用了奧芬巴哈的康康舞旋律,大提琴奏推送出烏龜緩慢的步伐,弦樂質感自然而傳真。「大象」的低音提琴操著粗獷質地與深沉的音調,那是富有肌理和細節的聲音。「水族館」的美麗,都在那晶晶亮亮的鋼琴三連音,以及鋼片琴點綴出的那幾句充滿光彩的琶音,充滿夢幻的氣質。「長耳動物」裡小提琴的擦弦質感,粗糙而直接,表現出驢子的驢脾氣。在「林中布穀鳥」裡的單簧管是在舞台後方吹奏,帶來悠遠的距離感,配上沈緩行進的鋼琴,鋪出了一片林間空幽。此時,你聽那琴音,那聲音結構真是完整。這是我第幾次誇鋼琴了?Orfeo Jubile當然功不可沒,但是陶怡緯如何喜愛鋼琴,惠樺的機器在表現鋼琴時出彩表現,就是證明。

加上負回授,聽歷史錄音更對味

1BV MK2後面有一個搖頭開關,可以開啟或關閉負回授線路;這在MK2上是沒有的。如果你要小聲聽一些精緻的室內樂,便可試試無負回授工作,如果你希望聲音豐潤滑順一點,那可以開啟負回授。1BV MK3的負回授量大約3dB,其效果卻很明顯。陶怡緯拿出一張Leopold Stokowski指揮的德弗札克第九號交響曲,那是1947年的老錄音。這張日本版的RCA唱片,其實數位處理已經讓聲音聽起來很不錯了,但是加上負回授後,聲音更顯豐厚水潤而飽滿,讓第二樂章「念故鄉」聽來更顯多愁善感。

1BV 配上FETRON前級,共有8種玩法

如果你只有一台1BV MK3,頂多切換負回授工作,有兩種音色玩法。如果加上Phantom「夏」前級,就更有趣了。其實,純就1BV MK3來講,已經足以應付各樣的音樂,若還能擁有Phantom「夏」MK2,你就有更多趣味。首先,加不加前級?加了前級,多一級放大,你可以靠前後級的音量匹配來微調音色,而且,多了前級之後,表現還要更進一步:音場更開闊,聲音更立體飽滿,但質地卻更細緻。再者,還可以換管聽。Phantom「夏」MK2的「標配」是FETRON,這也是Phantom系列前級的最大賣點—世上目前唯一的FETRON前級。不過,它還可以換用隨機附上的JAN 5654W真空管。改用真空管之前,要先開啟背後寫有「Filament」字樣的用來點燈絲的電源,這樣真空管才能正常工作。真空管和FETRON各有千秋,前者聲音暖一點,濃一點,後者則更清晰乾淨些。怎麼配好聽呢?陶怡緯喜歡前級用FETRON,1BV MK3切到無負回授,這也是我當天試聽主要的組合。

你,也願意被他感動嗎?

數寄屋橋次郎壽司屋的吧檯,最多只能坐十個人。別人問他為什麼不換一間大一點的店?多做一點人,不是可以多做些生意?小野二郎的回答是,他做壽司必須分配好時間,一個套餐所需的時間是45分鐘,他最多只能顧到十個客人,因此,他的店裡只能有十張座位。陶怡緯做一台1BV需要21個工作天,若把休假計入,這大概就是一個月。換言之,陶怡緯一個月只能產出一台擴大機。能不能快一點?沒辦法,若要照著陶怡緯的標準,按部就班就是要花這麼多時間,才做得出一台來。別人的限量是為了行銷,陶怡緯的限量是為了品質。

小野二郎的認真,得到全世界的讚揚,日本政府認證他是「現代の名匠」,天皇授予他「黃綬褒章」;陶怡緯終日埋首案前,用生命搭棚,連接起一個個零件、一條條導線,意圖換來完美的音樂重播,讓感動他的音樂也能感動別人。你,也願意被他感動嗎?


器材規格

惠樺 OSA-88P-1BV MK3
型式:真空管綜合擴大機
使用真空管:Genelax Gold Lion KT-88×4;Tung-Sol 6SN7×4;Sovtek 5AR4×1
輸出功率:50W
輸入:RCA × 4
輸出阻抗:4、8、16 ohms
尺寸:470 × 270 × 380 mm(W x H x D)
重量:40公斤
參考售價:請洽製造商

OSA-FETRON Phantom 「夏」MK2
型式:FETRON/真空管(兩用)前級擴大機
使用放大元件:FETRON x 2(耐壓 300V)、附贈與 FETRON 對應真空管 x 2
重量:5.8 公斤
尺寸:240 x 100 x 430 mm(W × H ×D)
建議售價:請洽製造商

製造商:惠樺(0937-145166)
電話:02-8791-2023
網址:https://www.oriolesoundaudio.com/

廣告
[新聞] 電容連變壓器全面升級-惠樺OSA-People-50 MK2 真空管擴大機
臺灣精品真空管機品牌惠樺Oriole Sound Audio,向來以珍稀補料、嚴謹製作著稱。尤其是Bravo系列的機器,都是陶老闆一個個元件,一個個焊點做出來的。看到惠樺管機內部藝術等級精工搭棚的線路,無人不感到驚嘆。《 全文

[試聽報告] 一生懸命的職人手做-試聽 OSA-FETRON Phantom「夏」前級
當我在聽 OSA-FETRON Phantom「夏」前級時(以下稱 Phantom「夏」),不僅是音樂的質地與光澤令人感動,主事者陶怡緯專注於真空管機設計與製作數十年的累積,凝聚在一部部親手焊接手作的 Phantom「夏」上面,這不僅是一部手工前級,更是...《 全文

[新聞] 稀世 Fetron 珍貴手作-Oriole OSA-Fetron Phantom 前級
惠樺耗費時多年,全球搜羅珍稀的 Fetron 元件,還有諸多珍稀 NOS 古董零件,如鉭質電容,以全手工打造 Phantom 前級,因為 NOS 零件難尋,Phantom 注定是限量發售的產品。假如您希望同時擁有真空管與晶體之聲,卻又不想買兩部前級,Phantom 肯定...《 全文

[專題報導] 打造Hi-End的民享主義-惠樺發表People-20管機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試聽 Gryphon Essence Preamplifier/Stereo
看到紅色鳶獅標誌,一眼就知道是 Gryphon,但 Essence Preamplifier 前級與 Stereo 後級的外觀更顯簡潔,黝黑的機箱,在面板上勾勒出倒三角形的造型,呈現出嶄新的工業設計語彙,對於 Grypon 來說,Essence 可說是回歸初心的設計,展現堅持 Pure...《 全文

Jeff Rowland Capri S2-SC 前級
如果您喜歡精緻小巧的 Hi End 音響器材,那麼美國 Jeff Rowland 這部 Capri S2-SC 前級肯定是您的菜!整部機器採用實心航太等級 6061-T6 鋁合金,CNC 精密加工製造,面板有著 Jeff Rowland 經典的髮絲紋處理,在平面的金屬面板上,雕琢出有如波...《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