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5發表,已被閱讀 172,971 分類:喇叭
非常聽Gryphon Mojo S 對於Gryphon來說,Mojo S可說是旗下喇叭的原點,雖然它是Gryphon旗下尺寸最小的喇叭,但是所有Gryphon喇叭設計的基本理念,全部從Mojo S開始出發,逐步延伸擴大,在所有Gryphon喇叭產品當中,我們都可以發現Mojo S藏在最核心的位置。


從2002年Cantata開始的喇叭歷程

關於Mojo S的故事,我算追了十多年。記得當年Gryphon主事者Flemming Rasmussen當年來台發表Cantata喇叭的時候,就曾就此專訪過,2002年第一對Gryphon發表的Cantata(2002~2008),不僅是Gryphon第一款喇叭產品,隨後更衍生出Trident、Poseidon三部曲,建構出Gryphon喇叭的王國。此後Cantata改款,2009年問世的Mojo(2009~2016),承接了新的「設計原點」,Mojo從Scan尖鼻子高音,換成氣動高音,然後帶動Gryphon喇叭的改朝換代,推出Trident II、Pantheon與Pendragon,然後我們在2016年在慕尼黑音響展上看到最新的Mojo S,以及同步推出的Kodo四件式喇叭,在既有Gryphon喇叭的設計風格當中,又添加了新的設計元素,彷彿預告了新世代Gryphon喇叭的到來。

慢著,我說錯了,Mojo S與Kodo是同步亮相,而且兩者有一脈相承的設計元素,或者我該這麼說,這次Gryphon的設計原點,從Kodo的超級四件式喇叭研發,延伸到Mojo S。所以,Mojo S型號裡面的「S」,並不是Special,而是「Superior」,代表這款喇叭超凡的性能,那原本的Mojo一字,則是魔法咒語的意思。


Gryphon規格訂購的優質元件

來,讓我們好好看看Mojo S究竟如何變出Gryphon所謂的音樂魔法!先從單體講起,Mojo S採用MTM點音源排列,搭載氣動式高音與雙中低音單體,氣動高音採用德國Mundorf Air Motion Transformer單體,中低音則是向丹麥Seas訂做的6吋單體。咦?好像都是跟別人買的?抱歉,Flemming做喇叭是出了名的難搞,就算是委託別人製作單體,內容也是大幅修改,絕對不是一般貨架上買得到的標準品。

關於Gryphon所使用的單體,早在Cantata推出時就有這麼個故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讀「Gryphon創辦人訪台」的採訪。只不過當年Cantata使用特製Scan單體,現在換成Seas的六吋單體,Scan尖鼻子高音換成Mundorf氣動高音。雖然Gryphon對單體非常講究,但是Flemming卻說單體與零件本身並不是重點,而是如何選擇與搭配各種元件,才是把喇叭做好最重要的關鍵,Gryphon選擇任何材料,都是有意識的搭配,知道需要選擇特定元件的目的,然後把各種元件搭配融合成一體的好聲音。



盡可能降低單體的移動質量

像是Mundorf氣動式高音,Gryphon想要的是極低的振膜質量,這樣才能讓高頻延伸開闊,同時具備極高的聲音擴散性。以Mojo S的規格來說,高頻延伸到32 kHz,而且失真度極低,也幾乎沒有壓縮,這樣才是自然又開闊的優質高頻。但是為了要與質量超低、反應快速的氣動高音搭配,中低音單體的性能必須要跟得上,所以Mojo S這次找Seas幫忙客製化6吋單體,振膜材料是紙盆,但是移動質量僅有7.7g,Gryphon強調這個中低音單體的工作線性極佳,才能與氣動高音匹配。

氣動高音與雙6吋單體做MTM垂直排列,Mojo S的箱體搭配了低音反射式設計,而且是雙低音反射孔設計。其實早年Gryphon偏好密閉式箱體,但是現在則有更多低音反射式設計。至於分音器的設計,Mojo S與新旗艦Kodo有更多相似之處,而且分音器完全不用PCB板,全部手工搭棚焊接,以消除PCB板額外的阻抗,配線全部使用鐵氟龍絕緣批覆的純銀線,外露在Mojo S喇叭背後的Deulund石墨電阻,還有藏在裡面的Jensen空芯電感,加上Mundorf高精度電容,即便Flemming一直說零件不一定越貴越好,但是精挑細選的結果,Mojo S上面使用的被動元件還是最昂貴者。

有趣的是,很多精選單體的喇叭廠家偏好一階分音,說這樣被動元件最少,損耗也最少,可是Gryphon在Mojo S上面卻使用四階分音,光是零件的用量是少要多四倍,但這是為了精確地掌握氣動高音與中低音的銜接。在Mojo S背後的Deulund石墨電阻,不僅是分音器的一部分,同時具備高頻量感調整的功能,根據使用者的聆聽空間,搭配適當數值的Deulund石墨電阻,可以調整Mojo S的高頻量感變化,總共有三段可調,分別是-1dB(中頻略減)、0 dB(中性)與+1dB(中頻略增),對應三個數值的Deulund石墨電阻。Gryphon並沒有附上三個零件,而是根據使用者的實際需求,搭配適當數值的Deulund石墨電阻。


廣告

結構複雜的獨立箱體

再來要談到Mojo S的喇叭箱體,看起來是簡單的書架喇叭,但是Mojo S可點都不簡單。三個單體分別裝在獨立的箱體裡面,前面板34mm厚,內部還有22mm的次級障板,三個單體固定在障板之處還有橡膠隔離,以確保氣密效果,固定障板則使用粗壯的螺絲與膠環,兼顧牢靠剛性與避振效果。而為了避免繞射現象,氣動高音周圍還加上了吸音材料。在Mojo S喇叭箱體的背後,則是混用了MDF與鋁合金雙層設計,手工搭棚的分音器也藏在喇叭背板裡面,內部阻尼則是混合了毛氈與羊毛。

與之前的Mojo比較起來,Mojo S尺寸放大了些,頂部多了蓋板,而視覺上最不同的地方,要算喇叭兩側的弧形側板了,原廠稱之為「SideSpin」,Flemming說SideSpin不僅只有好看,藉著中間的空氣力學作用,可以進一步降低繞射現象的影響,SideSpin側板提供客製化的服務,原廠照片上有10種顏色可以選擇,但因為採取客製化服務,基本上只要有色卡,Gryphon就能幫客戶製做任何所想要的顏色,甚至訂做特殊的繪畫版本也可以。

至於Mojo S的腳架,其實是與喇叭不可分的一部分,我很難直接說Mojo S是書架喇叭,因為腳架與喇叭連在一起,底座採用三點支撐,前面是腳釘,底部還有乘載腳釘的金屬圓墊,後面是圓形厚橡膠,三點支撐呈倒T字型擺放落地。從底座到喇叭,Mojo S以Gryphon傳統的黑色作為基底,而兩側的SideSpin側板則勾勒出Mojo S宛如限量頂級丹麥傢俱的設計流風,如果用家依據居家空間色彩,搭配訂做專屬顏色的Mojo S,視覺效果肯定相得益彰。

非常音響以全套Gryphon搭配

以私心來說,我還真的想請代理商把Mojo S送到我家試聽,可是Mojo S單一聲道就要49公斤,要搬動喇叭到我家二樓,肯定要大費周章,於是安排我到非常音響試聽,我和非常蘇老闆是舊識,知道他器材愛玩得很,肯定有趣,於是依約前往。非常搬出來的搭配,訊源使用Meitner TSD1轉盤,DAC是Gryphon Kalliope,前後級用Pandora與Antileon EVO,果然是一套西裝的Gryphon搭配,只有CD轉盤用Meitner,而線材則是清一色Transparent,連數位線都是Transparent。

非常蘇老闆是念建築出身的,也懂得室內設計,一見到我就笑嘻嘻地說:「Mojo S這喇叭還真漂亮啊!」是啊,我在慕尼黑第一次見到,Flemming來台發表產品的時候再見一次,現在來非常已經是第三次見到Mojo S,不過在非常的空間看起來,Mojo S比印象中要大一些,大概之前看到Mojo S的時候,場地都更大,所以在非常看到Mojo S,反而感覺喇叭尺碼放大了些。在非常試聽的時候,Mojo S背後搭配的Deulund石墨電阻是0 dB版本,代表中高頻沒有強化或衰減。






廣告

烹小鮮時鮮活靈動

與蘇老闆聊了一下關於Mojo S的話題,開始聽音樂了,不忙著考試,先讓Mojo S烹小鮮一番,聽Andre Navarra演奏的「聖桑:天鵝」(Saint-Sean: Le Cygne),這是耳熟能詳的古典小品,輕盈流動的鋼琴,柔美地用分解和弦在背後襯底,大提琴拉奏優雅的旋律,浮在鋼琴之上,彷彿寧靜水面畫過天鵝優雅的姿態,Andre Navarra的大提琴濃郁又芬芳,可是我放這首「烹小鮮」的曲子,可沒這麼簡單,Navarra的大提琴不僅有柔,發揮大提琴厚實濃郁的共鳴音色,右手拉奏時更潛藏勁道,讓柔美的旋律多了一番韌性,不像一般的「天鵝」拉奏的軟趴趴的,Navarra的右手手勁撐起了天鵝的精神,昂首向前的姿態,在Mojo S上面細膩地呈現,不僅有柔美的鋼琴,濃郁的大提琴,更把Navarra錄音時細部處理音色的神情,自然地表達出來。

我閉上眼睛,聽著「天鵝」優美又精神抖擻的姿態,一曲聽罷,蘇老闆馬上問這是誰的版本,果然他沒有,而且在Mojo S上面一聽,馬上讓蘇老闆喜歡,這證明Navarra的拉奏有過人之處,把每個人都聽過的「天鵝」,拉出屬於自己的風格與色彩,但更重要的是,Mojo S能夠把錄音當中細膩之處表現出來,把演奏者的神情風采重現,這才能引人注目啊。


烹小鮮還沒完,我再拿出Suske-Quartet的「貝多芬弦樂四重奏,OP. 130」,選這首曲子有道理的,因為年後我有堂課要上,主題就是OP. 130,趁工作時順道複習。這首曲子是貝多芬晚期弦樂四重奏,由慢板開始,呈現晚期貝多芬濃鬱厚重的樣貌,可是進入主題的快板之後,卻又昂揚闊步,純然光明面的貝多芬。在厚重與明亮的對比當中,Mojo S呈現出多變的聲音光影色彩,慢板時的陰暗色調,演奏者收斂的音量,那是貝多芬的輕聲低語,在帶有浪漫色彩的低吟纏綿之後,性格昂揚的主題亮了起來,弦樂群的光澤氣勢如虹,Mojo S的高頻段明亮卻不刺激,尾韻延伸寬闊,錄音中的堂音延伸,都讓非常地聆聽空間彷彿變大了起來,弦樂四重奏的樣貌、定位、形體,在非常的聆聽空間活躍了起來。



困難的厚實與開闊兼顧

兩首室內樂,Mojo S展現的是繞指柔的能力,但Mojo S的聲音表現柔中帶剛,輕鬆開闊的音場當中,有著漂亮的音像與音場定位。還有,全套Gryphon的搭配下,不僅有著Gryphon一貫的厚實聲底,在中高頻的通透開闊,更是超乎我的預期,整套系統同時解決了非常困難的題目,就是要有厚實飽滿的中低頻,同時要能通透開闊,而且,就算Mojo S的尺寸只是大型書架喇叭,但閉上眼睛聆聽,根本不覺得是書架喇叭的聲勢,音樂能量完全超越物理尺寸。

室內樂熱身夠了,該讓Mojo S操一下了。換上「Brombo! JB Project」,聽第一軌的「Giant Step」,爵士鼓強烈的Solo開場,速度又快又急,力道又狠又強,Mojo S絲毫沒有退縮,快速的低頻反應,加上豐沛的低頻量感,對比鐃拔鏗鏘有勁的敲打,鋼琴與低音貝斯加入,爵士鼓更是激烈的快速過門,與鋼琴、低音貝斯相互較勁,Mojo S把過門快速的鼓點,像子彈一樣一顆顆彈跳出來,低頻大鼓踩踏噗噗有勁,鋼琴形體比預期更大,這是錄音師做出來的效果,然後是快速的低音貝斯Solo,牛筋粗壯,Mojo S的中低頻段不僅厚實有勁,而且乾淨快速,把爵士樂熱鬧又激昂的氣氛全都帶了出來。不分說,還沒聽完,蘇老闆已經來查看我放的是哪一張CD了。

換上U2的「Rattle & Hum」,聽「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現場演唱會的氣氛熱烈,聽眾歡呼聲中爵士鼓與吉他開場,Bono的嗓音在Mojo S唱來厚實又有勁,喉韻的變化唱出情感,黑人唱腔的合音,對比著Bono,這時電貝斯與鍵盤樂器加入,樂團的聲音變得飽滿了,Mojo S對應著催出勁道充沛的低頻,錄音混入布魯克林教堂禮拜靈歌的現場錄音,主唱近,和聲遠的多軌錄音效果,在Mojo S漂亮開闊的音場當中,把這張虛實混合的現場錄音,表現得好極了。換聽「When Love Comes to Town」,BB King同台較勁,那把Lucile爵士吉他的音色更濃,距離感更近,雖然我知道這些錄音的前後遠近,都是錄音師靠混音變出來的戲法,可是在Mojo S上面清楚地把錄音的細節呈現,讓人感覺更接近音樂製作的現場。

音場開闊又有清晰定位

回頭聽古典,來個大場面,聽韓德爾的「彌賽亞」,我帶來的是早年流行的XRCD版,當然直接聽最高潮的「哈利路亞」(Halleluaj!)。大鍵琴與弦樂的導奏,輕盈柔美,Mojo S的氣動高音漂亮地呈現這兩種樂器細膩高貴的延伸,音場高聳,合唱團唱出「哈利路亞」,氣勢壯闊,後面襯托的定音鼓形體清晰,各個聲部此起彼落的交織,把「哈利路亞」的音樂織體交織的更為綿密,Mojo S清晰又輕鬆的音場定位,在聽「King of King」這段,合唱團與銅管此起彼落,對比交織之時,簡直可以數人頭了。

聽到這裡,Mojo S真的什麼音樂都能聽,雖然受限喇叭的形體,Mojo S沒辦法有撼動褲管的低頻聲浪,但是在大多數居家空間當中,有多少人能給喇叭夠大的空間來揮灑低頻?用這個角度來看,Mojo S更顯得實用,我相信就算是二十坪以上的開放空間,也難不倒Mojo S。可是,如果您是要求低頻最下段延伸的苛刻聆聽者,那麼可能要往上選Pantheon或Trident II,Mojo S在極低頻還是受限於喇叭物理的尺寸。

難能可貴的音樂情感表達

即便如此,我還是要說,Mojo S表達音樂當中的情感,有著獨特而迷人的魅力。我在非常最後花了些時間比較了伯恩斯坦與卡拉揚的「布拉姆斯第三號交響曲」,聽第三樂章的慢板,在Mojo S上面,伯恩斯坦的弦樂濃密而浪漫,加上維也納愛樂那如絲綢般的弦樂,更顯得浪漫至極,而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的版本,速度稍快,音色純正,浪漫之中多了一分理性。還有,卡拉揚截至而精確的詮釋,讓這個慢板樂章顯得更為矜持,而伯恩斯坦似乎想把維也納愛樂的情感全部釋放,在第三樂章最後一段主題呈現時,還出聲催促了一下小提琴聲部,更強、更濃、更緊一些,Mojo S清楚地把這些錄音細節呈現,近距離感受伯恩斯坦指揮的熱情,也對比卡拉揚冷靜精確的詮釋。


這兩張唱片都已經錄好超過三十年以上了,透過Mojo S,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伯恩斯坦與卡拉揚的指揮風采,不僅是錄音的細節,更有那豐富的音樂流動感,把我們與錄音現場拉得更近,當我在Mojo S上面聽見伯恩斯坦催促著弦樂部加把勁的細節,腦海裡浮現的是大師握拳振臂的模樣,這是頂尖音響的魔力,把數十年前的音樂現場還原,而最困難重現的地方並不是聲響,而是蘊藏其中的豐沛情感,這個困難的任務,Mojo S做到了。



器材規格

型式:參考級2音路三單體低音反射式喇叭
頻率響應:37Hz-32kHZ(-3dB)
分頻點:2kHz
靈敏度:89dB
平均阻抗:4歐姆
尺寸:122×42×47 cm(H×W×D)
重量:49 kg/支
建議售價:1,350,000元
進口總代理:亞柏利
電話:(02)2776-5838
網址:www.artistworld.com.tw

廣告
[專題報導] 新任執行長現身說法-Gryphon Zena前級發表會
Gryphon在今年慕尼黑音響展推出全新的前級Zena,8月7日在台灣舉辦發表會,這是Zena前級繼慕尼黑展後首度在歐洲以外地區亮相,意義非凡。主持這次發表會的也是特別來賓—Jakob Odgaard—Gryphon新任執行長...《 全文

[專題報導] 一夫當關的Diablo 300-總編的音響實驗室(五)
Diablo 300可說是Gryphon「超級」綜合擴大機。第一代Diablo在2005年登場,產品歷經十年的壽命,2015年第一次改款,進化為Diablo 300,功率從原本的250瓦,增加為300瓦,在綜合擴大機之林依然是推力猛獸。在家中試聽Diablo 300的時候...《 全文

[新聞] 四件式王者氣魄登場-Gryphon Kodo旗艦喇叭
在2017年圓山音響展上,Gryphon Kodo終於首度在台灣現身,雖然現場僅有靜態展示,可是雄偉的樣貌,以及精緻的作工,已經讓許多發燒友看得痴迷。雖然這不是Gryphon第一次推出四件式大型超級喇叭,可是Kodo確實展現出Gryphon越來越剽悍《 全文

[專題報導] 都是Merging惹的禍-總編的音響實驗室(一)
[專題報導] 暢談Mojo S與Kodo旗艦-Gryphon創辦人訪台
[試聽報告] 驚人的現場還原能力-Gryphon Trident II試聽記
[新聞] 暢銷綜擴猛獸升級-Gryphon Diablo 300綜合擴大機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Apple Music 也有高解析音樂了
Apple 於 5 月 17 日宣布,將從 2021 年 6 月起,Apple Music 將支援高解析音樂播放,並且還破天荒支援 Dolby Atmos 杜比全景聲播放。預計,初期將有 2000 萬首歌曲上線,預計 2021 年底將會完成總計 7500 萬的高解析音樂上線。而且,Apple...《 全文

iFi Audio GND Defender
依字面上來看,iFi Audio 最新推出的 GND Defender 是「地的防衛者」的意思,由此可知它是在處理器材的地迴路。GND Defender 的用法非常簡單,只要把它插在器材的 AC 電源輸入母座,再把原本的電源線插入 GND Defender 尾端即可,它會斷開器...《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