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31發表,已被閱讀 81,879 分類:喇叭
Gryphon Trident II試聽記 2005年香港音響展上,Gryphon首度發表Trident,我到香港躬逢其盛,在「音響城邦」寫了Gryphon的封面故事。2015年,Trident進化到第二代,我在代理商亞柏利的試聽室,愉快地度過了一個午後的音樂時光,那驚人的現場音樂還原能力,彷彿音符至今仍在耳邊迴盪。

我還記得2002年Gryphon發表Mikado CD唱盤的時候,主事者Glemming Rasmussen親自來台,那時搭配的喇叭就是他們家第一款Cantata書架喇叭,我簡直不敢相信那是書架喇叭所發出來的聲響,音樂龐大、開闊又真實。十多年的喇叭發展歷程,Gryphon從Cantata、Poseidon,到Trident、Atlntis,寫下了自家喇叭發展的第一階段。然後從2010年的Mojo書架喇叭開始,展開Gryphon喇叭2.0的計畫,接下來推出Pendragon四件式喇叭、Trident II與Pantheon,在2015年完成新一代Gryphon喇叭的「四大金剛」。在新一代Gryphon喇叭當中,只有Trident II延續了原本的名稱,而其他三款喇叭都有了新的名字,我想應該是Flemming很喜歡Trident這個字吧,畢竟那是海神手上最威猛的武器。


雖然Trident II的名字延續了,但是設計上依然是不折不扣的Gryphon喇叭2.0版!其中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把高音單體從Scan Speak的Ring Revlator換成Mundorf的氣動式高音(Air Motion Transformer Driver),新的高音單體讓高頻延伸拉到了40kHz(但是規格只寫到27kHz,顯然很保守),而且這個AMT單體還可以略做調整,三段式高頻分別是+1/neutral/-1dB,代表高頻多/標準/少有三段可調。

外觀上新一代的Trident II顯得更瘦、更高了一些,而弓形弧面前障板則是維持不變,但是前障板並不是一整塊,而是「模組化」,高音與雙5.5吋中音單體所在一塊障板上,四個8吋低音鎖在各自獨立的障板上,這樣可以分開強化每一個障板與箱體鎖定的結構,進一步降低單體震動對箱體產生的諧振。


Gryphon所使用的單體全部是丹麥製造,而且「得來不易」。怎麼說得來不易?一般專業單體製造廠家,「專業」是製作規格一致的單體,所以他們不會把單體的性能擺在第一位,而是把單體的「製作穩定」擺在第一位,可是當Gryphon跑去找Scan Speak討論單體製作的時候,卻是把原本Scan Speak的單體規格全部改過,包括振膜、懸邊、彈波、音圈、磁鐵、框架......等等,Flemming告訴我,當Scan Speak的人聽到他想製作的特殊Gryphon單體時,他們都認為Flemming瘋了,因為按照Gryphon規格修改製作的單體,成本恐怕會貴得不得了,偏偏Flemming是個不怕投入成本的人,就這樣,Scan Speak著手修改Gryphon所要的「大幅修改」的單體。

Flemming投入喇叭設計,與丹麥另一位設計者Steen Duelund有關,Duelund所設計的電容、電阻與電感,一直是喇叭DIY界的傳奇零件,傳奇之處不僅是零件超貴,更重要是Duelund為了追求完美的態度,還有嚴謹的科學態度,留下許多珍貴的論述。他之所以會製作喇叭所需的被動元件,純粹是為了把自己的論述變成實際,告訴人家他所說的理論真的可以做得出來。Flemming告訴我,Steen Duelund簡直是個瘋子,而他們倆一見如故,看來是一樣「瘋」的人,為了實現理想,不計一切成本。Duelund在2005年過世,留下來十多篇關於音響設計的論文,依然是經典中的經典,而他與Gryphon喇叭的緣分停在Trident,也或許因為如此,Flemming保留了Trident的型號,只改為第二代。



Gryphon設計喇叭的原則,或是Duelund所參與設計的原則,歸結一個字就是「簡潔」(Simplicity)。有人會說,這麼大型的半主動喇叭,哪一樣設計算得上簡潔?Flemming有一句名言,就是「在問題發生之前,不讓問題發生,就不用解決問題」,講得更白話一些,就是「預防勝於治療」。所以,Gryphon要找人製作他們心目中理想的單體,有了最理想的單體,就不需要再分音器上面搞一大堆修正線路,去補償單體的不足,這樣才能得到最「簡單」的分音器,也才能達到設計最簡潔的目標。

從Trident到Trident II,中音單體沒有變,但是高音換上Mundorf氣動式高音,更換的理由很簡單,氣動高音的發生面積很大,而且頻率響應可以輕鬆延伸到38kHz以上,失真率非常的低,高頻暫態反應非常快,可以重現最豐富的高頻段細節。還有,Trident II的喇叭箱體變得瘦一點,高一點,把前障板的面積縮小,好處是進一步降低單體聲波繞射,您看,這些設計不都是「防範未然」嗎?不都是用最直接的方法去處理喇叭設計所會遇到的問題嗎?


廣告

再來,Trident II還強調「全頻段相位一致」(Constant Phase)的設計,這件事情說來是老生常談,人耳對於相位的敏感度,比起頻率響應更高,而多路分音的喇叭,勢必會產生若干相位飄移,所以Gryphon從他們設計的第一對喇叭Cantata開始,就一直強調相位一致,包括弓形弧面前障板,一直到分音器的設計,全都是為了相位一致這個目標而服務。

但關於「時間相位一致」這件事情,全世界的喇叭設計者都懂這個道理啊?憑什麼Gryphon說他們做到了呢?其中的道理之一是他們投入了無數的時間,反覆試聽、測量、調整,比較各種客製零件的聲音差異,重現所謂雷射一般的精確與通透。而道理之二,就是Gryphon從2002年開始,喇叭能夠一直推陳出新,代表他們有足夠的銷售量,支持他們的研發,而這些買單的消費者,用耳朵證明Gryphon真的是第一流的喇叭。


Trident II延續前作的設計,還包括半主動設計,這代表低音單體內建擴大機驅動。為什麼要這麼做?音響系統最貴的是什麼?答案是低頻!為了優質的低頻,您需要足夠的發聲面積,所以喇叭單體不能太小,才能驅動足夠的空氣量,可是喇叭單體尺寸一大,或是用的低音單體數量一多,擴大機就很難推得好,所以您又需要功率超大的擴大機,制服難搞的低音單體。問題來了,一般擴大機的設計並不是針對「低音」,而是要全頻段發聲,為了「兼顧」所有的頻段,所以並不能「專門制服」低音。

Gryphon本來就是設計擴大機的專家,Flemming了解這當中的難處,他認為低音單體最好不能超過8吋,因為振膜尺寸更大的單體,代表質量更重,擴大機更難控制,無法準確地再生低頻,而尺寸更小,便無法達到足夠的低頻延伸,所以Trident II每一聲道使用了4個8吋低音。關鍵來了,這單一聲道的4個8吋低音,由Gryphon「特別設計」的AB類後級驅動,足足有500瓦輸出功率,最大峰值輸出可達4,000瓦,或者等同於4.5匹「馬力」驅動低音單體。



Flemming所謂「特別設計」的後級,講的是「專門」驅動低音。Trident II使用的AB類後級,不需要考慮「全頻段」發聲,只需要「專心」把低頻推好,所以Trident II裡面的AB類後級純粹只為低音服務,所以Gryphon可以針對低音單體的特性,把後級與驅動單體之間的設計參數最佳化。所以,Flemming並不是簡單把原本Gryphon自家擴大機線路放進Trident II裡面,而是特別設計了專門驅動低音的AB類放大線路。這個後級有多壯觀?18個大電流bipolar輸出晶體,搭配200,000mF的電容、DC直接交連、無總體負回授,內部使用大尺寸厚銅片連接,確保所有的功率牢牢地制服4個8寸低音單體。您知道這個驅動低音的後級模組有多重?答案是70公斤,真是威猛啊。

以氣動高音為中心,MTM點音源排列雙5.5吋中音,加上4個8吋低音與500瓦後級模組,Trident II還繼承了Gryphon獨家Q值控制,這項Q值控制的理論,是早年1950年代時Linkwitz與Greiner所提出,不過大家可能比較知道Linkwitz的四階分音網路,因為真正的Q值控制一直沒有人做出來,Gryphon算是第一個真正用主動式線路實現Q值控制的廠家。Q值控制的作用,是用來微調密閉式喇叭與空間的相互作用,讓Trident II可以適應各種空間,調整出最適當的低頻。


Q值控制並不是Trident II調整低頻的唯一工具,實際上最重要的低頻控制還是量感調整,因為有500瓦的AB類功率模組驅動每聲道4個8吋低音單體,Trident II的低頻量感幾乎是「無限」,但是太多的低頻絕對不是好聲音,所以依據空間的大小,使用者要調整適當的低頻量感。Trident II的低頻量感調整範圍為+6dB~-112dB,等於有118dB的範圍可以調整。我相信不可能有人把+6~-112dB的低頻調整到-112dB,那等於把Trident II的低頻全部關掉了,但是這代表Trident II可以調整低頻量感的範圍非常大。等低頻量感調整妥當,下一步就是Q值調整,模式只有三種,您可以想成高中低三個Q值,低頻量感的微調變化也是高中低,這Q值的調整沒有一定規範,端看使用的空間聲學環境而定,我在亞柏利這裡聽的時候Q值設定是0.3,而低頻量感與空間Q值的設定,全部都可以遙控操作,邊聽邊調,相當方便。

關於Trident II的設計精華,聲學部分大致表過,最後要提的是Trident II的工業設計。Trident II的前障板變成模組化,喇叭箱體最大面積的板材是兩邊側板,上下頂板與底板則是壓克力,基本上前障板、側板全部可以客製化,也就是說,只要用家指定顏色,原廠都可以按照客戶的要求製作特殊版本,這指定製作當然需要時間,也需要額外費用,但Gryphon可以提供「任何可能」的特別指定顏色,顯然Flemming在設計Trident II的時候已經想到盡其所提供客製化選擇,甚至原廠官網說「客製化的限制僅止於消費者的想像空間」,意思是說,只要您說得出來,Gryphon都會盡可能使命必達!


廣告

我在亞柏利的試聽室裡面,欣賞著Trident II的英姿,與代理商聊著新喇叭的設計細節,也詢問設定的秘訣,我不禁要想,從Trident到Trident II,中間走過差不多八年多的時間,Flemming真的把產品的完成度拉到了另一個高度。我還記得當年在香港第一次看到Trident,在灣仔大會堂的漂亮空間裡,這喇叭已經好生漂亮,可是當我在亞柏利這裡欣賞著Trident II,卻覺得之前的Trident好像變得老氣了,新的Trident II變瘦又變高,比例更漂亮,更顯英姿勃發,好像以前第一代的Trident變醜了。唉,真的不是我喜新厭舊,第一代的Trident還是很漂亮,但是新一代的Trident II更帥、更漂亮、更顯堂皇大氣了。




搭配的擴大機用的都是自家產品,包括Mirage前級與Colusseum立體聲後級,我很好奇,為什麼沒有搭配單聲道版本的Colosseum Solo,驅動力不是更強嗎?亞柏利的回答是Trident II沒那麼難推,用單一部立體聲的Colosseum就夠了。想想也是,畢竟Trident II的低音單體已經每聲道有500瓦的功率,那部Colosseum後級只需要驅動AMT氣動高音與兩只中音單體,應當推得輕鬆愉快,實際上,Trident II的效率高達95dB,真的拿一部Colosseum立體聲後級綽綽有餘。

廣告

我從茱莉亞費雪的「流浪者之歌」聽起,鋼琴與小提琴的室內樂曲目,難不倒Trident II,但是這樣的小品考驗的是大喇叭的細緻度,一般喇叭做得大,低頻要虎虎生風不是困難,但是要兼顧精緻細膩,那就不容易了。薩拉沙泰這首「流浪者之歌」(Zigeunerweisen ),由慢而快,慢板由鋼琴展開,Trident II展現的就是平台鋼琴的氣勢,場面寬闊,鋼琴延音踏板讓鋼琴的形體顯得更大,隨後小提琴加入,旋律從低音域開始,慢慢逐漸升高、拔尖,小提琴很快地拉到主角的地位,高把位的琴音把情緒越拉越高、越拉越緊,茱莉亞費雪在極高的音域,依然遊刃有餘地變化的小提琴的音色,而Trident II毫不費力地把那絲絲毫毫的細節展現出來,我聚精會神地聽著,甚至已經想像著正弓、返弓的變化,還有泛音交錯其間時,茱莉亞費雪演奏的神情。

我終於感受到Flemming所謂「雷射般精準」的意思了!這Trident II喇叭雖然龐大壯碩,但是表現繞指柔一般的「流浪者之歌」,卻是那麼地精確,精確到我彷彿可以聽見演奏者的神情。這「流浪者之歌」的慢板走了將近六分鐘,尾聲在小提琴的長音當中慢慢消逝。瞬間,快板進來了,鋼琴狂風暴雨一般猛力敲擊,小提琴隨之應和,快速的旋律加上雙弦的應用,這是小提琴的炫技樂段,不僅快,還要加上人工泛音,邊拉還要撥弦,音符又多又快,但是在Trident II上面卻是聽得輕鬆,一顆顆音符乾淨俐落地迸發,鋼琴與小提琴交織展現出流浪者激昂的吉普賽風情。唉,一曲「流浪者之歌」,我已經對Trident II的能力佩服不已,能威猛雄偉的大喇叭不難找,但是這百鍊鋼還要能繞指柔,連小品都表現得這麼晶瑩剔透、精緻又準確,真的不是太多大型喇叭系統做得到的。

阿格麗希 「舒曼鋼琴協奏曲」
我接著聽了阿格麗希演奏的「舒曼鋼琴協奏曲」,這是一首很難表現的樂曲,第一樂章樂團強奏,鋼琴馬上跟著一連串和弦重擊應答,音樂氣勢第一秒就要衝到最高,然後音樂和緩下來,變成鋼琴的獨白。先聽1978年羅斯托波維奇指揮美國國家交響樂團的版本,那時阿格麗希還年輕,指法快速凌厲,不過在羅斯托波維奇的版本中,大師帶領年輕的音樂家,相互多了些尊重,鋼琴與樂團之間的呼應流暢,鋼琴家傾聽著樂團的速度,相互配合得很好,在Trident II上面,鋼琴與樂團之間的層次分明,鋼琴獨奏的音符收尾時,木管群隨之呼應,錄音室版本把鋼琴、樂團之間的比例調整得均衡,在Trident II上面,您既可聽見清晰的鋼琴獨奏,也能感受樂團呼應的氣勢。

阿格麗希「盧加諾音樂節現場」
1978年的錄音室作品,在Trident II上面聽罷,換上新的錄音,那是2012年的「盧加諾音樂節現場」,從Trident II上面您馬上可以分辨錄音年代的差異,2012年的錄音顯得更為立體、更有臨場感,鋼琴形體更大,而樂團的空間感相對更寬闊。還有,您可以明顯感受到這是一張現場錄音,在安靜的樂段當中,Trident II沒有放過錄音現場的細節,包括聽眾的細碎騷動。比起老的錄音室作品,聽2012盧加諾現場更顯鮮活,Trident II舉重若輕的能量,您可以輕輕鬆鬆接收每一個音符,甚至連阿格麗希偶而遲疑(彈錯)的音符,您也不會遺漏,是啊,當您清清楚楚聽見每一個音符,連些許的瑕疵都聽見,您知道這是一張現場音樂會錄音。「舒曼鋼琴協奏曲」當中,有許多木管與鋼琴呼應的樂段,在盧加諾音樂會現場,Trident II呈現出木管稍遠,而鋼琴更近的面貌,是啊!真實的音樂會現場不就是這樣?

以錄音內容來說,1978年的阿格麗希簡直是完美,畢竟錄音室可以反覆錄音、修改,可是2012年的盧加諾音樂會現場,只能來一次,不能重新錄音修改。這張盧加諾音樂會現場我很熟悉,可是在Trident II上面可以聽見的細節更多,這細節不是更多的高頻段,而是音樂的表情,已經是大師級的阿格麗希,面對樂團更顯輕鬆自在,在鋼琴獨白的柔美樂段,走得更慢、更柔,而瞬間進入快版的時候,卻又猛爆凌厲,把樂團的速度拉著一起跑。當然,您也感受到阿格麗希更為閒散寫意的演奏。現場演奏彈錯?用Trident II來聽幾乎每一個錯都聽得見,可是,彈錯又如何?魯賓斯坦都說自己在音樂會現場彈錯的音符,加起來可以開好幾場音樂會了,而Trident II驚人的現場還原能力,把我聆聽的思緒幾乎完全拉到盧加諾現場了!

在亞柏利聽Trident II一整個下午,聽了許多音樂,我聽得都不想走了。我聽了薩拉沙泰,聽舒曼,還聽貝多芬、莫札特,最後拉到馬勒「第五號交響曲」,一個下午的音樂時光很快地過去了。Trident II把音樂最細微的情感流瀉,活生生地呈現在眼前,讓人彷彿回到音樂現場。是啊,這是Flemming告訴我的理想,他說年輕時候聽Bill Evans在Shelly Manne Jazz Club的現場即興,深受現場音樂的熱情與能量所感動,所以他只想做出足以還原現場音樂的音響,Flemming,好樣的,你做到了,透過Trident II,我聽見了音樂家的呼吸與情感。


器材規格

型式:參考級3音路半主動式密閉式箱體落地喇叭
頻率響應:16Hz-27kHZ(-3dB)
分頻點:250Hz、2kHz
靈敏度:95dB
內建擴大機功率:每聲道500瓦(峰值2,000瓦),搭配主動Q值控制器
平均阻抗:4歐姆
尺寸:193×51×81 cm(H×W×D)
重量:237kg/支
建議售價:4,900,000元
進口總代理:亞柏利
電話:(02)2776-5838
網址:www.artistworld.com.tw

廣告
[試聽報告] 重現音樂的豐沛情感-非常聽Gryphon Mojo S
關於Mojo S的故事,我算追了十多年。記得當年Gryphon主事者Flemming Rasmussen當年來台發表Cantata喇叭的時候,就曾就此專訪過,2002年第一對Gryphon發表的Cantata(2002~2008),不僅是Gryphon第一款喇叭產品...《 全文

[專題報導] 暢談Mojo S與Kodo旗艦-Gryphon創辦人訪台
在正式的會談開始前,Flemming問我在慕尼黑的時候有沒有聽到Mojo S,我跟他說當時只有排到Kodo的發表,所以錯過了Mojo S,Flemming說很可惜,大多數人都注意到新旗艦Kodo,但是Mojo S真的很棒,只不過Kodo太吸睛,反倒冷落了Mojo S...《 全文

[新聞] 期待吧,就在8月2日!-Wilson Audio Alexx台南展樂音響隆重首演
今年初Wilson Audio在美國CES大展上推出了Alexx大型落地喇叭,設計上卻幾乎完全繼承旗艦喇叭的特點,而且不一定需要大空間就可以讓這對喇叭揮灑自如,使用上更具彈性。甫於CES大展上初試啼聲,就已經受到不少音響迷的高度關注,現在您也有機會近距離親自鑑賞了!《 全文

[新聞] 突破系統極限的終極推手-Nagra HD AMP 單聲道後級
[新聞] 更容易擺在家裡聽-Gryphon Pantheon萬神殿
[新聞] 暢銷綜擴猛獸升級-Gryphon Diablo 300綜合擴大機
[新聞] 暢銷綜擴猛獸升級-Gryphon Diablo 300綜合擴大機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Esoteric N-05XD串流DAC
Esoteric的N-05串流播放機推出改款新機了!原廠將他們在旗艦系列Grandioso器材上的技術移植下放,如今這些技術更首度見於Esoteric 05的機器,值得注意。N-05XD本身是一台四合一的機器,不僅是串流播放機,也是一台高水準的DAC,更可當作前級...《 全文

人間映象音響誠徵業務/工務/櫃臺人員
如果你想以頂尖 Hi-End 音響為志業,並希望擁有最舒適的工作環境,同時還能兼具發展前景,那麼你一定要注意以下的工作機會:人間映象音響誠徵業務人員、工務人員和櫃臺人員,歡迎你來挑戰。人間映象音響為國內最具規模、最有 Hi-End 氣息...《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