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2發表,已被閱讀 8,658 分類:訊源
日月音響尊榮候教 現階段數位音樂檔案最高規格是什麼?DSD 512 與 PCM 32 bit/348 kHz,可是錄音產業大多停留在 DSD 64 與 24 bit/192 kHz(或者24/96) ,很少有真正更高規格的錄音,而日月音響特別搜羅五張「真正 DSD256」(DXD 352.8; DSD256)原生音樂,以德國 T+A SD3100HV 解碼重播,體驗極致規格數位音樂重播,而這套 DSD256 音樂菜單擬定之後,邀我前來共襄盛舉。

NativeDSD 提供原生 DSD 錄音

DSD256 音樂檔案去哪裡找?不難,到 NativeDSD 購買下載即可,當然,這是付費購買的高解析音樂檔案,找到專輯,選取想要購買的檔案格式,譬如兩聲道或多聲道,還有 DXD、DSD64、DSD128、DSD 256 或 DSD 512 規格,選定後會自動算出金額(很貼心的用台幣計價),放入購物車結帳,便可下載。注意,因為是超高規格數位音樂母帶,檔案都相當大,動輒數G到數十G,下載要有些耐心。

相約到日月音響試聽 DSD256 音樂,正值三級警戒開始,我還問說,真的可以去嗎?還好,因為日月擁有好幾個獨立試聽室,雖是密閉空間,可是室內不超過五人,不算群聚,我去日月聽的時候,加上日月朱經理與同事,總共三人,寬敞的二樓大試聽室,很輕鬆就可以維持社交距離,但必須戴著口罩,這可是我在日月音響第一次戴口罩聽器材,和朱經理講話的時候,感覺口齒不清,有些不習慣,但這是防疫必須,稍微不方便,總比不能來試聽來得好,希望戴口罩聽音響是來日月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數位串流的極致音響系統

到了日月,器材已經預先熱好幾唱著歌,不急著聽,與朱經理先聊聊這次聽 DSD256 高解析母帶的想法,朱經理說,目前流行的數位串流,其實就是實體音樂載體之外,透過音樂檔案聆聽的方式,可是數位串流應用的範圍與形式多樣,品質高下不一,譬如網路下載 MP3 檔案,也是數位串流聆聽,利用 Spotify、Apple Music 也是其一,講究者選用檔案格式較高的 Tidal,而日月主打 Hi End 音響,當然要介紹給客戶最極致的數位串流。

什麼是最極致的數位串流?就是網路購買下載高階 DSD 錄音檔案,透過專用的數位串流播放機讀取播放,交給高階 DAC 解碼,這才是最原汁原味的高解析數位串流聆聽,所以,這次日月音響安排的是「限定菜單」,讓我聽預先準備好的 DSD256 錄音檔案,感受「現階段最高技藝」(state-of-the-art)的數位串流音樂重播。




下載檔案的問題比即時傳輸少

比起「即時」線上數位串流,將檔案儲存在 NAS 或數位串流播放機內建的硬碟,確實是減少問題的數位重播方式。雖然數位音樂訂閱服務越來越流行,可是 Hi End 追求的不是市場潮流,而是音響迷心目中最佳的聆聽方式,就像黑膠唱片,即便歷經 CD 與網路音樂下載挑戰,至今依然存在,而且越走越 Hi End,並且導入諸多新的數位技術,輔助黑膠調整,讓黑膠的設定更精確,這種不怕麻煩,追求極致的態度,就是 Hi End 音響的精神。

所以,即便數位音樂訂閱服務越來越流行,目前仍不易達到 Hi End 的標準,主要的原因在於網路傳輸的過程,不管是 Spotify、Apple Music 或 Tidal,從音樂資料庫傳送到 DAC,中間的數位資料雲,不知道要經過多少伺服器與交換器,之所以稱之為雲,就是路徑看不清楚,就像處在雲霧中,數位串流播放器收到這些「即時傳輸」的音樂檔案,雖然有許多校正技術,盡可能還原解碼,可是網路傳輸的不確定性,有些問題已知,可以對症下藥處理,但有些問題未知,而面對未知的問題,目前沒有解方,所以,回歸自家 NAS 或硬碟儲存音樂檔案,是減少問題發生的簡單解法。


T+A 與 Burmester 聯手上陣

我們來看看日月音響如何安排區域網路內的音樂檔案傳輸與播放:從 NativeDSD 網站購買下載高階 DSD256 音樂檔案,Aurender N20 串流播放器直接讀取檔案,送入 T+A SDV3100 HV,解碼為類比檔案。至於類比放大路徑,日月採用直入後級的方式,SDV3100 HV 兼任前級,將類比訊號送入 M40 HV,驅動 Burmester BC 350 旗艦喇叭。


嘩!Burmeser BC 350 啊!日月音響搬出這麼大的陣仗,讓消費者體驗 DSD256 極致數位音樂串流,真的是下足了重本。之前試聽 BC 350 的地點,是在代理商極品音響的試聽室,可是來日月音響二樓看到 BC 350,第一個問題就是:「喇叭怎麼搬進來的?」因為日月的樓梯間不夠大,而 BC 350 又是一體成型,加上外箱,樓梯間絕對無法通過,我想不懂怎麼讓 BC 350 爬上日月二樓的試聽室。

朱經理爽快地說:「拆窗戶啊!」其實把 BC 350 擺在日月一樓,漂亮又大方,可是朱經理認為一樓開放空間有馬路噪音的干擾,顯現不出 BC 350 最好的聲音樣貌,所以決定搬上二樓,而且不光要拆窗戶,還要找吊車,喇叭連原裝箱一起送上二樓,拆裝之後,再把喇叭外箱吊出去,然後把隔音窗裝回去,真是大工程啊!慢著,如果 BC 350 賣掉了呢?那不是又要拆裝一次窗戶?是的,沒辦法,為了追求音樂重播的極致,就得如此。


五首 DSD256 極致數位串流饗宴

搭配的硬體表過,這次日月準備的「DSD256 音樂菜單」,有哪些音樂呢?我直接表列出來:

 「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
Thierry Fischer 指揮猶他交響樂團

「韋瓦第:四季」
Rachel Podger /  Brecon Baroque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
Manfred Honeck 指揮匹茲堡管弦樂團

「蕭士塔高維奇:第五號交響曲;巴伯:慢板」
Manfred Honeck 指揮匹茲堡管弦樂團



原汁原味 DSD256 傳輸(無升頻轉換)

在向大家報告日月聆聽 DSD256 數位母帶的體驗之前,我要先說軟體與硬體的「特殊」之處。首先,就軟體來說,DSD256 原生錄音,是 Manfred Honeck 指揮匹茲堡管弦樂團的兩張專輯,屬於 RR 的 Fresh! 系列錄音,強調 DSD256 原聲錄音,且同步錄製 2 聲道與 5.1 聲道,兩張專輯都曾獲得葛萊美獎提名,而「蕭士塔高維奇:第五號交響曲;巴伯:慢板」更獲得了 2018 年葛萊美獎最佳古典演出與最佳錄音工程獎。這兩張專輯播放時,Aurender N20 直接顯示 DSD256,而馬勒與韋瓦第則是 DXD 格式,N20 顯示為 DXD 352.8。


再來,在 NativeDSD 網站下載檔案時,日月刻意選擇 DSD256,而不是 DSD512,因為錄音資料顯示,原始錄音是 DSD256,而不是 DSD512,所以 DSD512 是 NativeDSD 使用 SRC 取樣率轉換的音樂檔案,所以日月選擇購買原生 DSD256,送入 SDV3100 HV 時,也不經過任何升頻轉換,直接解碼 DSD256,保持原汁原味。

關於硬體的部分,重頭戲在 Aurender N20 與 SDV3100 HV,Aurender N20 是美國 TAS 總編輯 Robert Harley 現役參考器材,也是 Aurender 目前的旗艦數位串流播放器,以 USB 輸出 DSD256。為什麼不選擇 S/PDIF 或 AES/EBU?很簡單,它們無法傳輸 DSD 256,只能用 USB 傳輸 DSD256。


馬勒展現大系統的恢宏規模

從「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開始聽,直接選第四樂章,標題是「從地獄到天堂」,第一個音符就是樂團咆哮強奏,揭開末日毀天滅地的場景,BC 350 不愧是巨型旗艦喇叭,銅管群與打擊樂器掀起末日的驚濤駭浪,Thierry Fischer 的速度控制穩重,幾番驚濤駭浪的起伏,層層堆疊出管弦樂團雄渾的能量,反覆的重擊一波波襲來,彷彿命運無情的打擊,最終在定音鼓重擊緩緩變弱,無情的打擊落入寧靜,隨後事弦樂群逐漸升高的旋律,帶出輕飄飄的音符,銅管溫暖的襯底,弦樂群舞動在空氣當中,進入天堂一般的場景,然後轉入纏鬥掙扎的發展部,我聽到這裡,停下了音樂,再從頭聽一次,反覆了兩次,等於聽三次。

這是一段展現音響系統氣勢的音樂,而且對比很大,與其說用 DSD256 音樂檔案來聽,我覺得更像是在聽整套系統的聲音表現,尤其是 BC 350,馬勒宏偉的管弦樂團編制,BC 350 重現寬大厚實的音樂場面,當然,T+A M40 HV 後級穩固扎實的驅動力,也是幕後功臣,可是初嚐 DSD256 的滋味,卻覺得更像是在聽 T+A 與 Burmester,而不是 DSD256。

音響效果如何?太棒了!開場之後弦樂群與銅管群交互咆哮,定音鼓在底下快速重擊,興風作浪,即便是狂風暴雨的音樂場面,但是 BC350 層次分明,逐步升高音樂的強度與張力,直到頂點,然後攻擊力漸弱,木管低吟,迎接輕飄飄的弦樂,掀開天堂的面紗。在輕與重之間,T+A 與 Burmester 聯手把對比拉高,音樂表情的起伏變化,變得清晰又細膩,這種音響性與音樂性兼顧的特點,是 DSD256 帶來的加分效果嗎?

韋瓦第的弦樂好細膩

繼續聽下去,換「韋瓦第:四季」,聽「夏」的騷動,第一樂章的音樂慵懶地開始,弦樂群輕聲細語,還拖著長長的尾巴,越拉越慢,忽然轉入快速的音符流轉,音樂動了起來,弦樂團的規模比馬勒小了很多,可是 BC 350 依然有著清晰浮凸的聲部層次表現,獨奏小提琴細碎的聲響,與樂團交替應和,轉入強勁的音符,彷彿夏日午後的雷陣雨。

在聽馬勒與韋瓦第的時候,其實我還沒真正進入聽音樂的狀態,而是在感受整套系統的音響性能,好幾次在 iPad 上操作,反覆聽特定樂段,馬勒展現的是大型管弦樂團的強弱對比與音樂層次,而韋瓦第則考驗中高頻段弦樂的質地,T+A 搭配 BC 350,一點也難不倒,舉重若輕地呈現恢宏的馬勒,還有細膩綿密的韋瓦第,可是,我覺得聽這兩首曲子時,比較像是在聽 T+A 與 BC 350,還感受不到 DSD256 的特別之處,如果這時候有 PCM 檔案可以比較,那就知道高下了,但是日月準備的音樂菜單,是單純的享受,而不是刻意 AB 比對。

靜下心來感受貝多芬

換上 Manfred Honeck 指揮匹茲堡管弦樂團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因為聽了馬勒與韋瓦第,用「片段」交替反覆聆聽,我知道自己聽音樂的心情,還沒沈澱下來,少了 PCM 與 DSD 的比較,我怎麼知道 DSD 256 有多厲害?可是在日月音響刻意比較這些音樂檔案差異,好像到米其林三星的餐廳,品嚐美食之際,不光品頭論足,還要拿其他的料理來比較,那真是「奧客」,所以,換上貝多芬,我決定安心聽音樂,安心地把第四樂章聽完。

SDV3100 HV 面板上浮現 DSD256 字樣,隨後第四樂章狂躁的銅管掀開序幕,落入厚重的弦樂群呼應,然後第一、第二、第三樂章的導奏,依序響起,又一一被否定,靜下心來享受貝多芬,心境就進入音樂裡了,BC 350 輕鬆地撐開寬闊的管弦樂團場景,即便是龐大無倫的巨型喇叭,卻似消失在空間當中,從寧靜的音場當中,大提琴拉奏起熟悉的「快樂頌」,然後弦樂群與木管加入合奏,聲部越疊越豐富,等待銅管與打擊樂加入,「歡樂頌」的主題完整了。

既古典又浪漫的貝多芬

聽音樂的心靜了下來,指揮與管弦樂團互動的表情更為鮮活了,Marfred Horneck 的速度控制得穩重,打擊樂加入時則顯得果斷剛毅,男中音唱起「歡樂頌」時,合唱團呼應的速度多了些輕快,男女混聲四部合唱的層次,前後位置舞台感很好,人聲交織之際,藏在背後的木管沒有被人聲掩蓋著,定音鼓強化節奏感時,合唱團唱得更為激昂,頂點之後的寧靜,展開了進行曲。

Manfred Horneck 加快了速度,展現精神抖擻的太陽頌歌,果然是現代的指揮手法,速度細微的差異,強化了音樂情感的濃度,手法更為浪漫,而不是苦守著古典的教條,等「歡樂頌」再度出場,加快的速度把歡欣鼓舞的氣氛,烘托得更強烈。

世俗的「歡樂頌」再度唱起,之後則轉入貝多芬神性般的音樂,從大調轉入小調,唱著「慈愛的天父,必在星帳之下」,回歸大調,指揮用快的速度,掀開世俗的激情,貝多芬其實是很入世的,是擁抱人群的音樂,最後的變奏在稍快的速度烘托下,顯得更為激情,到了尾奏,指揮把合唱團的速度拉慢,呈現恢宏的神聖感,然後用快節奏的管弦樂團,乾淨俐落地收尾,Bravo!

心靜了,聽音樂的感受更深,「歡樂頌」的第四樂章,是貝多芬交響曲的最後篇章,Manfred Horneck 豐富的速度變化,在古典的框架中,帶入更多浪漫的元素,情感的表現更為豐富,而我在日月音響用最高 DSD 256 音樂檔案,透過精心配製的 Aurender、T+A 與 Burmester,聽見的是宛如置身錄音現場的音樂包圍感,以及極為真實的音樂場面。

反覆鬥爭迎向最終的勝利

換蕭士塔高維奇登場,第五號交響曲當然選第四樂章,猛爆的管弦樂團有如戰爭場面一般,催大音量,BC 350 展現宏偉的場面,Manfred Horneck 用斬釘截鐵的速度,催促著管弦樂團向前衝殺,奇特的和聲帶出冷冽的面貌,讓神經緊繃,而這些壓迫的音符,都是為了光明的篇章做準備,彷彿人生要經過無數的磨難,才能迎來真正的勝利。

蕭士塔高維奇的交響樂,動態落差更大,強奏時猛爆龐大,中間卻可加入宛如弦樂四重奏般的室內樂場景,小聲的音樂當中,藏著落寞的起伏,音樂的冷熱交替變化,強度更高,弦樂低吟之處,豎琴明亮的音符帶入戰爭的主題,底部的定音鼓敲擊,逐漸升高音樂的氣勢,我知道尾奏快來了,在最終的鬥爭當中,迎接的是勝利的果實,鐃鈸敲開勝利的序幕,小調的音符掙扎地晃蕩著,張力到達頂點時,勝利的主題輝煌地迸發,銅管向上的旋律,伴隨定音鼓堅定的步伐,邁向光輝燦爛的終曲。

巴伯的「慢板」引出故人的思念

如此威猛的蕭士塔高維奇,是 DSD 256 的功勞嗎?當我還在思索著這個問題時,巴伯的「慢板」掀開了序幕,喔,我忘了停下音樂,於是自動播放下一首,我停下寫筆記的手,專注在巴伯的音樂上,弦樂開始的慢板,像是沒有重量一般浮在空氣當中,想想我有好一段時間沒聽這首曲子了,因為總會讓我想起上一次聽巴伯的場景。在辜成允先生的追思會上,蔡克信醫師親自選播的音樂,此時此刻再聽,腦海裡浮現的仍是相同的場景。

巴伯的「慢板」就像是一首很長的漸強,剛開始的音樂輕飄飄地,無邊無際,音符沒什麼重量,隨著漸強的聲響,弦樂群的聲部交疊越來越厚種,也越來越緊繃,從小聲的中頻段,把合聲向高低兩端撐開,在反覆翻騰的旋律當中,漸漸強化音樂的張力,我知道,最後面弦樂群強烈的交織翻騰,會讓回憶故人的情緒更為強烈,但是隔了幾年之後,在日月音響與「慢板」重逢,應該有辦法控制心中的翻騰,但我錯了,音樂的感染力是如此之強,弦樂群拉到頂點之後,逐漸和緩下來,在寧靜之中收尾,不著痕跡。


專注聆聽體會音樂感染力

五首 DSD256 音樂,我聽懂 DSD256 偉大在哪裡了嗎?其實我心裡滿滿的疑問,因為沒有比較,不知道差異,可是也因為沒有比較,我才能安心聽音樂,而從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奇與巴伯音樂當中得到的感動,會因為音樂的格式而有差異嗎?

我不知道,但我很確定在日月聽到的 DSD256,似乎讓我與錄音現場更為接近了,在音樂豐富又鮮活的表情當中,感受到錄音現場的互動樣貌,指揮如何巧妙地提點樂團,做出細微速度的變化,弦樂群如何由弱而強,又如何消逝在寧靜之中,這些動與靜的音樂對比,不僅是真實而已,而是有著強烈的音樂感染力,可是這需要聆聽者專注感受,而不是簡單的 AB 比對。

值得刻意造訪、親臨體驗

我必須承認,聽馬勒,聽韋瓦第,我還停留在一般的比較,沒有靜下心來聽音樂,可是,聽了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奇與巴伯之後,我想說,日月音響搬出來的 DSD256 極致數位串流,是值得刻意造訪,親自領會箇中奧妙,這是千萬等級的超級音響,等待專注聆賞的耳朵,得以見識偉大音樂家的心靈。

器材規格

T+A SDV 3100 HV
型式:網路串流 DAC 兼前級
類比輸出:RCAx1;XLRx1
數位輸出端子:1x同軸, IEC 60958 S/P-DIF (LPCM)
數位輸入端子:1 x AES-EBU 32...192 kHz / 16-24 Bit
6 x S/P-DIF:2 x同軸;2 x BNC 32...192 kHz / 16-24 Bit;2 x光纖32...192 kHz / 16-24 Bit;2 x USB DAC(最高支援 768 kHz (PCM)與DSD 1024檔案格式,支援非同步檔案傳輸,用Windows PC播放DSD512與DSD1024要有適當軟體。);2 x USB儲存裝置(Stick or HDD);2 x HDMI IN, 1 x HDMI OUT with ARC;1 x IPA (LVDS);LAN, Antenna input for WLAN and FM, 2 x H-Link

DAC部分
PCM:雙動差四核心,搭載每聲道四核心32-位元Sigma-Delta D/A-Converter,轉換率705.6 / 768 kHz。
DSD:T+A True-1Bit DSD D/A-Converter,可支援至DSD 1024 ,原生位元流
升頻:T+A-Signalprocessor – 同步升頻,四段可調升頻演算(FIR short, FIR long, Bezier/IIR, Bezier)
類比濾波器:相位線性三階貝塞爾濾波器,60或120 kHz分頻點
頻率響應:
PCM 44.1 kSps: 2 Hz - 20 kHz
PCM 48 kSps: 2 Hz - 22 kHz / DSD 64: 2 Hz - 44 kHz
PCM 96 kSps: 2 Hz - 40 kHz / DSD 128: 2 Hz - 60 kHz
PCM 192 kSps: 2 Hz - 80 kHz / DSD 256: 2 Hz - 80 kHz
PCM 384 kSps: 2 Hz - 100 kHz / DSD 512: 2 Hz - 100 kHz
PCM 768 kSps: 2 Hz - 120 kHz / DSD 1024: 2 Hz - 120 kHz
THD:< 0.001 %
訊噪比:> 117 dB
聲道分離度:> 110 dB

串流播放器部分
檔案格式:MP3, WMA, AAC, OGG Vorbis, FLAC, WAV, AIFF, ALAC / UPnP AV, T+A Control
取樣率:PCM 32至192 kHz,16/24 Bit; MP3至320 kBit,變動或恆定位元率
支援服務:Tidal, Deezer, qobuz (Subscription required)
特色:Gapless Playback for MP3 (Lame), WAV, FLAC
T+A Control App for iOS und Android
介面:LAN: Fast Ethernet 10/100 Base-T, WLAN: 802.11 b/g/n

收音機部分
收音機:Airable Internet Radio Service (> 11000 Stationen weltweit)
FM, FM-HD:168 -240 MHz (Band III); sensitivity 2,0 µV, S/N > 96 dBA
DAB, DAB+:168 -240 MHz (Band III); sensitivity 2,0 µV, S/N > 96 dBA
Features:RDS/RDBS, Stationname (PS), Programm type (PTY), Radiotext (RT)
Bluetooth Standard / Codec :A2DP (Audio), AVRCP 1.4 (Control) / aptX®, MP3, SBC

耳擴部分
耳機輸出:6,3 mm Klinke (20 Ohms) and 4,4 mm Pentaconn (8 Ohms)

尺寸:170 x 460 x 460 mm(HxWxD)
重量:26 kg
參考售價:$1,280,000

進口總代理:鈦孚
地址: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號2樓
電話:+886-2-2570-0395
網址:https://autek.com.tw/
臉書粉絲專頁:鈦孚臉書粉絲團

廣告
[新聞] 走時尚路線的精緻搭配-T+A Caruso R 10 書架喇叭
Caruso 系列是 T+A 新發展的居家時尚音響精品,走精緻路線搭配,而非傳統厚重龐大的設計,最早從 Caruso 一體式音響系統開始,然後推出 Caruso 收音擴大機,搭配 Caruso 系列喇叭,而 Caruso R 10 就是拿來與 Caruso 收音擴大機配成對的書架喇叭。《 全文

[新聞] 重量級的震撼-鈦孚取得美國 Rockport Technologies 代理權
好久不見了,Rockport Technologies!來自美國的重量級音響品牌 Rockport Technologies 已由鈦孚音響取得代理權,未來國內的發燒友將會有更多機會一親其芳澤,體驗何謂真正「重量級」音響的震撼。Rockport Technologies 的創立者是 Andy ...《 全文

[試聽報告] 收放更自在的 G9 導體進化-試聽 Siltech Classic Legend 680P 電源線
與 Siltech Classic Legend 680P 電源線相處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Classic Legend 是不是已經追上 Royal Signature 系列了?當然,我沒有更高一階的電源線做比較,目前沒有答案,可是光聽 680P 電源線,已經讓我愛不釋手了。想買嗎?想,可是我...《 全文

[新聞] 外觀簡潔時尚-T+A Pulsar R 21 書架喇叭
[新聞] 德國威猛小鋼炮-T+A Talis R 300 書架喇叭
[新聞] 精簡系統的捷徑-T+A Caruso R 一體式擴大機
[試聽報告] 性能同功能一樣強悍-T+A The new Caruso 一體式音響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Audio Solution Figaro M落地喇叭
來自立陶宛的喇叭品牌Audio Solution,在產品型號上展現了他們的幽默感。他們的落地喇叭根據尺寸來命名,你看到Figaro M,就表示它是M號中型款式,往下有Figaro S,往上還有Figaro L和Figaro XL。有意思吧!Figaro M為4單體3音路設計...《 全文

Fyne Audio F701書架喇叭
Fyne Audio的F700系列承襲了旗艦的F1系列許多的技術,讓F700系列的表現比起F500系列躍升了不只一級,值得喜歡同軸喇叭的音響迷關注。F700系列有兩款書架喇叭,較小的是F700,較大的則是F701。F701搭載了Fyne Audio 最引以為傲的同軸...《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