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31發表,已被閱讀 10,243 分類:前級
Esoteric Grandioso C1X 前級 Esoteric 的 Grandioso 系列,自從 2018 年推出號稱革命性的兩大技術突破,包括 VRDS-Atlas 轉盤機構,以及 Master Sound Discrete DAC 母帶音質離散式數類轉換模組,分別將之應用在旗艦轉盤 Grandioso P1X 和旗艦解碼器 Grandioso D1X 上,自此展開了他們新世代機種的換代工程。所有在型號末被冠上「X」的 Grandioso 機種,便是他們的X世代機。從訊源開始,現在,輪到擴大機了。

X世代四大革新

Esoteric 在去年秋天發表了新款旗艦前級 Grandioso C1X,取代 2014 年推出的 Grandioso C1。 產品外觀長的一模一樣,實則做了全面翻新。新機有四方面重大改革,分別是 — 音控、IDM-01 放大模組、支援 ES-Link 類比傳輸,以及用 FET 晶體取代傳統繼電器。


革新之一 - UFA 音控系統

原廠最引以為傲的,就是 Grandioso C1X 所採用的音控。Esoteric 指出,音控設計大致分兩種,一個是「固定電阻的切換式衰減電路」,這種音控的好處是聲音純粹且直接,若要求好聲音,這種音控設計當為優先。不過,也由於這種音控是透過切換電阻來設定音量,因此,音量變化是級進式的,而無法做到細密滑順。另一種音控則是常見的「可變電阻式」,這種音控雖可進行無段式的調變,卻有零件老化的疑慮,配線也可能感染微量訊號導致串音。

怎麼解決呢?Esoteric 的工程師提出了一個稱為「超傳真音量衰減系統」(Ultra Fidelity Attenuator System)的音控模組 UFA-1792。為了迎合Esoteric所堅持的雙單聲道、全平衡線路,UFA-1792為四聲道路徑,將左右聲道、正負訊號分開,藉此滿足好聲的要求。另一面,這個音控以 0.1dB 為調節單位,共切分了 1,120 級,讓聲音調節達到極盡滑順的程度。在 C1 上的音控,還是上個世代的 Esoteric QVCS 四路音控,即便已經很好了,只能做到 0.5dB/ 100 級的水準。相較之下,Grandioso C1X 的音控進步實在很多。


Esoteric 一直在追求所謂 Master Sound Works,企圖讓音樂重播逼近母帶級的最佳音質。他們在訊源上的所有努力都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在設計擴大機時,同樣基於這樣的高標準。這個 UFA 音控系統,讓 Grandioso 系列可以更逼近 Esoteric 在音樂重播上的理想。

革新之二 - IDM-01整合式離散放大模組

第二個重大革新則是「整合式離散放大模組」(Integrated Discrete-Amplifier Module, IDM-01),這是 Esoteric 的工程師針對 Grandioso X 世代機種設計的模組化線路,用在輸出放大和輸入放大上。受惠於離散式架構,工程師可以自由挑選最理想的元件,而模組化設計,更可達到最短傳輸路徑的目的。原廠宣稱,這將會是 Esoteric 未來擴大機的傳遞中樞,Grandioso C1X 更是第一個使用 IDM-01 的產品,而預計在今年5月起發售的 Grandioso M1X 單聲道後級,也將配備 IDM-01 模組。

革新之三 - ES-Link類比傳輸

第三項革新則是納入了 ES-Link 的類比傳輸。這在前世代的 Esoteric 器材上還未見,就連 Grandioso C1 上也沒有,但新世代機種則開始普遍採用。Esoteric 透過電路控制,只要在選單裡做設定,就可以把 XLR 平衡輸入,切換成 ES-Link 輸入,與具備ES-Link輸出的Esoteric 訊源相連接,可以達到最佳的傳輸效果。ES-Link 主要就在透過高電流傳輸的方式,藉此抑制雜訊和減少經過線材的訊號損失。它和一般的高電平傳輸相比,其傳輸電流量可達一般傳輸的 50 到 100 倍。

值得一提的,ES-Link 傳輸用的也是 XLR 的介面,可通用任何 XLR 平衡訊號線。在 Grandioso C1X 的輸入端,ES-Link 與 XLR 端子共用,需要進選單做設定。但輸出端子卻有區隔,2組XLR輸出端子是為公頭,但 2 組 ES-Link 輸出卻採用母頭。這實在是個貼心的防呆措施,如果你不是用配備了 ES-Link 的 Esoteric 後級,你也不會因輸出設定沒切回一般平衡而傷及器材。只不過,對於講究的用家,恐怕要多備一組訂製的訊號線,才能讓訊號順向傳輸。

(圖片取自Esoteric原廠)

(圖片取自Esoteric原廠)

革新之四 - FET 電晶體取代傳統繼電器

第四個創舉則是以 FET 場效應晶體代替傳統的機械式繼電器。繼電器受限於架構,接點面積有限,即便再好的繼電器,其耐流性能仍不如 FET 晶體元件。Esoteric 選用 FET 做基礎開關,可容許高達 12A 的瞬間電流,和 3A 的常態電流通過,進而使電流損失也會降低,配合 ES-Link 傳輸的高電流需求,達到最佳的效果。並且,繼電器用久了也會衰退,造成音質劣化;改用 FET 後就沒有這個問題了。

上述四項應用在 Grandioso 擴大機上的創新之舉,就像四根支柱一樣,撐起了 Grandioso C1X 的高度,讓它得以俯仰無愧地全面超越前世代機種。

五顆變壓器,絕對分離

此外,Grandioso C1X 也在 C1 的基礎上更精益求精。它依然採取電源分離、雙單聲道設計,連供電也是左右獨立供電。四顆訂製的大型環形變壓器,分別供應左、右聲道和輸入、輸出的線路,另有一顆 R-Core 的變壓器負責邏輯控制線路的供電,務求分離,以達純淨、無干擾的目的。

(圖片取自Esoteric原廠)

Esoteric-HCLD 緩衝放大線路再進化

它同樣具備了 Esoteric-HCLD 緩衝放大線路,維持其驚人的 2,000V/ us 的驚人迴轉率,在緩衝線路旁的電容陣列,同樣採用 EDLC 超級電容,卻以驚人的倍數容值量超越前代機種。C1 內的 Esoteric-HCLD,每聲道搭載了 100,000uF 的電容;Grandioso C1X 則提高到每聲道 250,000,000uF 的驚人總量,是前代的 2,500 倍。更讓 C1X 更從容地應付音樂動態變化,反應得更快速。

機箱除了承襲 Grandioso 系列一貫的精緻做工以及近乎完美的機械結構,讓內部線路、變壓器在工作時所產生的任何振動,都可以透過機械接地將振動導出,更納入了 Grandioso X 世代所採用的浮動式頂板,以及自家開發的特殊腳墊,讓音樂重播更具活生感。

外觀看起來與前代一樣 Grandioso C1X,其實裡外大不同。這樣一台 Esoteric 全新世代的旗艦前級,表現如何呢?這就是我此行前往代理商勝旗試聽所要知道的。


新裝潢的試聽室配上全套 Esoteric

我才一到勝旗辦公室,就發現試聽室的門換了,推開厚實的隔音門,裡頭裝潢也不一樣了。先前的勝旗試聽牆壁和天花板有很多木作,器材的背牆還有一排矮櫃。以前去試聽,勝旗還要特別把矮櫃的拉門都打開,聲音才好聽。現在矮櫃都打掉了,器材可以退得更後面,天花板打掉了木作,高度也提高了。牆角的圓弧處理也被拆除。整個音響室煥然一新。

勝旗為 Grandioso C1X 準備了全套的 Esoteric 系統,包括旗艦訊源 Grandioso P1X 轉盤搭配 Grandioso D1X 數位類比轉換器,還外接了 G-02X 時脈產生器,並備有一台 N-03T 串流播放器供我選用。後級用的是 Grandioso S1 立體聲後級,負責發聲的則是 Tannoy Westminster Royal GR 西敏寺喇叭。很好,這是我認為最理想的試聽方案,Esoteric 的器材,最好就是這樣聽一整套,透過他們的 ES-Link 介面,從數位到類比,從訊源到擴大機,一貫相連,這才能發揮他們家器材的完整實力。

Grandioso C1X 讓整套系統展現出堂而皇之的雍容大氣。我來勝旗試聽,好幾次都是由 Westminster Royal GR 擔綱歌唱。雖然試聽室裝潢改了,整體聲學條件自不相同,但我仍覺得,這次聽見的西敏寺,是我在這裡聽過最開放、最大氣、最有氣勢的一次。音場拉的很開,不僅往左右兩側延伸,深度也直推往後,聲音寬鬆而吞吐自然,沒有一點緊繃感。這些特質讓音樂顯得容易親近而且風采迷人。


清晰又豐富的層次,本事都顯在細微處

初到這裡,我邊與蘇先生閒話,邊準備拍照。那時候,Grandioso P1X 裡面放的是 Rafael Kubelik 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演出史麥塔納的「我的祖國」(當然,這是 Esoteric 發行的SACD)。即便在小音量下,那些音樂的起伏和細節,也都交代的清清楚楚。這套組曲我還算熟,當中大家耳熟能詳的「莫爾道河」也是我音樂講座的口袋曲目。音樂在那裡走著,我心裡也跟著江河漂流而去。

拍照完畢,我把音量開大聲欣賞,西敏寺大開大闔地奏著這套史詩級的交響作品。「高堡」開頭的豎琴鏗鏘而出,開門見山地奏出高堡主題,那些撥奏的聲響細節清晰而具體。Grandioso C1X 具有豐潤而綿密的質地,讓這序奏裡的豎琴滿有實在感。隨後銅管和木管接連加入,之後導入弦樂,小提琴鋪陳出如綢布般細緻又帶著柔和光澤的聲響,由後方穿透而出的三角鐵,則點綴出幾許華麗;音樂的層次就這樣展開。音樂的層次不只存在於空間,還存在於時間,更存在於結構。空間是舞台的配置,時間是小節的遞移,結構是總譜所記各聲部的加總,Grandioso C1X 把這音樂層次的三個面向,都說的精彩。

「莫爾道河」開頭的木管,先由長笛起始,吹出富有流動感的旋律,隨後單簧管加入,那是支流的會合,弦樂加入後,豐富了聲響,水勢漸漲,當中偶現的豎琴是粼粼波光,唉啊,當這些都聽明白了,河流的形象就立體了起來。河流拐一個彎,來到河岸村莊,2 拍子的波卡舞曲道出了婚禮的歡樂。音樂在弦樂的斷奏聲中漸漸退去,低音管暗示著夜晚到來,在長笛和雙簧管的短促音型裡,小提琴反以悠遠的長音,描繪出月光下的波光閃耀,好似仙子起舞。Grandioso C1X 說故事的功力都在這裡。整個場景開展於我的面前,西敏寺呢?早就不見了。一路走來,那些木管、豎琴、三角鐵、弦樂,無不清楚,那些質地好實在,在透明的畫面裡清楚呈現。

在銅管的斷奏和定音鼓的滾奏中,旭日東升,莫爾道河的主題再次響起,隨著音樂逐漸急促激昂,河水來到狹窄的河道,湍急的水流,猛烈的水勢,讓人跟著緊張起來。我在這裡聽到的緊張不是聲音的,而是情緒的、音樂的。那豐厚的合奏中,定音鼓強力奏下,這些,都表達的好明白。穿過這段激流地形,河水來到布拉格,大江大河的恢弘氣勢,這是西敏寺所擅長的,但 Grandoso C1X 讓這氣度更為堂皇,更為 Grandioso。流經布拉格城市的發源地高堡,響起前一首的「高堡」主題,隨後音樂漸弱,意味著江河繼續奔流而往前,逐漸消失於遠方。我欣賞所聽見的總奏樂段裡的壯闊,我更欣賞在弱奏時微動態的呈現。Hi End音響賣的可不是一味大聲、大聲、再大聲,真正的本事,都在細部,都在微弱處。

聲線圓滑、質地緻密、透明快速

聽鄭明勛指揮巴士底歌劇院管弦樂團的聖桑第三號交響曲,1999 年的錄音唱片底噪更低,音樂動態更大。聖桑在第一樂章前半,設計了豐富的合奏和對位,我聽見了聲部層次極其清晰的畫面。小提琴那十六分音符的快速音群,聽來毫不含糊,而且弦樂質感出眾。同樣地,當樂團速度放慢,音量放輕,那些器樂的質感跟著浮現起來。Grandioso C1X 所帶出來的這一切細微的訊息,實在豐富。彷彿前端給它多少,它就能給出多少,好像這一切都是如此理所當然。

因為數位訊源輸出的放大倍率夠,配上音控,直入後級成了很多人所認為最「直接、乾淨」的方式,對他們而言,加上前級反而污染了音樂。我聽著聖桑的音樂,欣賞著面前充滿細節、力量、場面的演奏,想著這個音響圈爭辯多時的問題。我沒有立場,但,此刻,我站在前級這一邊,而且,是 Grandioso C1X 這邊。

細節再生絕不是高解析規格那麼簡單,在數位訊號轉譯的過程,在類比放大的過程,要不失真,要減少噪訊,數位端有數位端要關心的,類比端有類比端要做好的。眼下這套 Esoteric Grandioso 系統,正在給我上這一門課:當每一個環節都是對的,出來的音樂就是這樣動人。


第一樂章下半以管風琴深沉的樂音伴隨著低音弦樂展開,西敏寺豐厚飽滿的聲底中顯出清晰的層次。重新整治過的試聽室,聲音比以前更為乾淨,尤其在低音域方面。當弦樂緩緩地,悠悠地唱出帶著淺淺哀傷的旋律,底部襯著的是管風琴一層一層的樂音。Grandioso C1X 展現出無比的從容。當小提琴在高音域滾著如波濤般的起伏旋律,那質地之美,就像是音樂廳所聞,直接卻又細緻,我聽的是數位音樂,出來的聲音卻極為類比。類比,不是指音色溫暖豐厚說的,而是指聲線的圓滑、質地的緻密、層次的開展、音色的自然說的。Grandioso C1X 把聖桑這絕美的樂章說的太精彩了。

至於第二樂章後半那莊嚴的部分,由管風琴以雄偉的姿態翩然而出,西敏寺在這裡完全展現了它的王者身段,或許它的低音不是最沈的,或許它的高音不是最亮的,但在此時,一切都是那樣平衡,那樣的低音下潛與量感恰恰好,那樣的明亮感也恰恰好,難得的是那個吞吐自在的氣度。好像我一直在說喇叭的好,我又有什麼辦法,我聽的是一整套的系統。我也不能確知哪一個部分是 Grandioso C1X 所賦予的,但我能確定所聽見的鄭明勛指揮的聖桑第三號交響曲,是我這幾年聽過最美好的經驗。那個由聖桑搭建起來一層、一層、又一層的音響結構,就像是棟建築一樣,直到終曲,那迸發出來的合奏,在管風琴持續的低音中,管弦樂團強而有力地奏出輝煌又華麗的樂句。

萬千鋼琴表情盡在其中

在表現起鋼琴這樣考驗音響的速度、力量、音色、質地、暫態的樂曲時,Esoteric 和 Tannoy 聯手展現了音響上和音樂上的美。以 Martha Argerich 在 2006 年盧佳諾音樂節現場演出的蕭士塔高維契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為例,這裡的鋼琴在 Argerich 的彈奏下顯得剛健果敢,充滿冒險犯難的氣質。這是什麼意思?你得去聽才能懂得。阿姬在錄音室和現場演出的風情是完全兩樣的,這裡,她瀟灑而寫意地演奏著,音樂被她賦予了神氣,帶著狂放和野性往前奔馳著。彈到高音時,顆粒鏗鏘,晶瑩剔透,力量灌入下,呈現出堅實的撞擊感。當速度放慢,琴音則顯得圓潤飽滿,聽來通體舒暢。左手徘徊在低音域時,那豐富的琴弦振動和著琴身共鳴,那些訊息都好清晰。緩板裡的悠遠深長,道盡了 Grandioso C1X 的精妙氣質。弦樂奏出絲滑而透著絲光的弦聲,那是可以勾人魂魄的。隨後幾聲強力重擊的低音和弦,就像是經過低迴省思後的頓悟,又像是命運的叩門。

這曲子的編制特別,一架鋼琴、一把小號,配上一個弦樂團。當小號吹響,那金屬的、溫暖的、帶著金黃光澤的號聲,溫柔中透著幾分堅毅。那是安慰嗎?安慰誰呢?安慰我回去之後就此聽不到這樣的音樂,要我別陷入遺憾嗎?不,聽到第四樂章,開頭那重量感十足的低音弦樂,配上那紛而不亂的疾走音樂朗聲怒放時,我想,遺憾終究是免不了的了。

優異的速度、動態及瞬間反應

我在 Joel Grare 的 Paris-Istanbul-Shanghai 專輯上,再度聽見了什麼叫做大氣,什麼叫做從容,什麼叫做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我帶的這張是 CD,可是,透過 Esoteric Grandioso D1X,可以做升頻。勝旗原本的設定是 2 倍升頻,在我使用Esoteric訊源的經驗裡,這樣的升頻效果很自然,對於堅持原汁原味的人來說,除了採用 Original 原始訊號外,亦不妨從 2Fs 的升頻開始,體驗 Esoteric 的升頻技術。不過,放到這張專輯,我卻選擇將之升頻成 DSD。這張專輯的動態很大,豐富的打擊樂器,結合了民俗音樂、民族音樂、爵士風,音樂難以歸類。不過,這張專輯若能放得活生,一切就對了。Esoteric 這幾年的升頻技術相當成熟,我每次使用他們家的唱盤,都會在原格式、2 倍 PCM 升頻、DSD 間輪著聽。升成 DSD 後,這張專輯聽來打擊樂更為凝聚立體,而且音場的前後層次更加分明,舞台稍微收小一點,但換得其他的好處,我很是喜歡。

我沒想到,真沒想到,Westminster Royal GR 的速度可以這麼快。一點不拖,一點不慢,Grandioso C1X 搭配起還屬於前一世代的 Grandioso S1 後級,不能採用他們引以為傲的 ES-Link 傳輸,只能透過傳統的平衡式傳輸。但速度感、瞬態反應都讓人滿意。聽打擊樂,系統的速度一慢,俐落感少了,就不夠過癮。這張專輯除了有大動態,還有快速度。Grandioso C1X 把這音樂裡的激越和奔放都毫不遮藏的展現出來。

漆黑背景中浮現乾淨細膩又立體鮮活的人聲

像Tannoy西敏寺這種同軸喇叭,放起人聲總有種特殊的迷人腔調,一方面,那是 Tannoy 的韻味,一方面,來自同軸單體點音源發聲的準確。聽 Sarah Vaughan 在 1985 年的巴黎演唱會為例,完全清唱的「Summertime」,在她字句一吐出之時,那充滿細節的、清晰的、立體的、富有畫面的嗓音,充滿說服力。沒有任何的伴奏,全場鴉雀無聲,Sarah Vaughan 充滿抑揚頓挫和不斷改變發聲方式的多變唱腔,把人直帶往 35 年前的巴黎現場。Grandioso C1X 的背景真是黑,黑的把舞台聚光燈聚焦在 Sarah Vaughan 身上的畫面都透過聲音還原了出來。讓人不只聽見她,更看見了她。「Just Friends」一曲裡的擬聲唱腔,活潑而逗趣。你總說西敏寺、總說 Tannoy 是英國濃郁風味,我也一直這麼認為,但這時我要收回這樣的論點。我所聽見的這鮮活演唱和演奏,哪裡是一句英國腔可以說清楚的。「Waves」一曲,音樂轉慢,三重奏在旁輕聲伴奏著,鋼琴燦著漂亮的光澤,鼓組在旁不時騷動著,貝斯則輕柔地賦予節奏。Sarah Vaughan 的歌聲形體和口型都清晰可見,那些句末的抖音,那些拉長音的喉韻,那些鼻腔和顱腔的共鳴,那些圓滑的轉音,真要聽過這張,才知道她有多會唱歌。或者,真要聽過 Grandioso C1X 在這裡張羅的一切,才知道 Esoteric 有多會做擴大機。

逼近音樂重播的高峰

這次勝旗之行,領教了 Grandioso C1X 的威力。那種堂皇大氣的場面,醇美豐厚的質地,鮮明活潑的色彩,收放自如的動態,豐富清楚的細節,著實迷人。或許你要說,這些形容詞,不也可以套用在其他的音響器材上嗎?我沒辦法反駁你,我只能說,Grandioso C1X 所表現出來的堂皇、豐醇、鮮活、從容和細膩,是 Esoteric 最高水準的表現,也是逼近我所能想像音樂重播的最高境界。

若求超越的表現,只能等待 Grandioso M1X 抵台之後,我們再續說這個 X 世代的傳奇。

器材規格

型式:前級擴大機
輸入:RCA x2;XLR/ ES-Link x3
輸出:XLR x2;ES-Link x2
輸入阻抗:50kΩ/ XLR;68kΩ/ RCA
輸出阻抗:30Ω/ XLR、ES-Link
尺寸:445 × 132 × 449 mm(主機);445 × 132 × 452mm(電源)
重量:20.2 kg(主機);29.0 kg(電源)
售價:1,530,000元
進口總代理:勝旗
電話:02-2597-4321
網址:http://winkey-audio.com.tw/

廣告
[新聞] 旗艦血統的次旗艦-Esoteric C-02X 前級
Esoteric C-02X是他們家前級擴大機的次旗艦,再上去就是Grandioso C1X,然而,原廠不諱言C-02X的設計,其實傳承自Grandioso,可謂出自Grandioso家族的系譜。Esoteric C-02X秉持自家高階機一貫的傳統,內部為雙單聲道設計,左右聲道各自獨立...《 全文

[試聽報告] 百年號角歷史的現代經典-Avantgarde Trio Luxury Edition 26
其實,我聽的不只是 Avantgarde Trio Luxury Edition 26,還加上了 2 Basshorn,可是標題長度容不下,只寫上 Trio Luxury Edition 26。全球限量 26 對的 Trio Luxury Edition 26,恐怕是一生僅有一次的試聽機會,搭配 Avantgarde 量身定做的即時低頻...《 全文

[新聞] 純 FET 放大中階耳擴-Stax SRM-400S 靜電耳機耳擴
日本 Stax 更換新機的動作並不頻繁,不過近期似乎到了改朝換代的時機,前不久推出 SRM-500T,取代 SR-006tS,中間相隔了十一年,而日前則宣布 SRM-400S 晶體靜電耳擴登場,取代原本的 SRM-353X,是值得矚目的大改款。SRM-400S 採用全晶體...《 全文

[新聞] 卡拉揚「普契尼:杜蘭朵」-Esoteric SACD三張新片上市
[新聞] 歷時十一年首度改款-Stax SRM-500T 真空管靜電耳擴
[新聞] 身負來自Grandioso的基因-Esoteric N-05XD串流DAC
[新聞] 首度採用分砌式DAC-Teac UD-701N 數位類比轉換器
[新聞] 全新研發 Master Sound Discrete Clock-Esoteric Grandioso G1X 校正時鐘
[新聞] Grandioso X世代的最後拼圖-Esoteric Grandioso M1X 單聲道後級
[試聽報告] 真空管添一分嫵媚-Stax SRM-700T 靜電耳擴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Voodoo Cable Stradivarius Amati喇叭線
Voodoo Cable 是成名已久的美國音響線材品牌,不過近期才有代理商引進台灣,Stradivarius Amati 屬於其高階線材,不僅結構複雜,且經過 Voodoo Cable 自家 Cold Fusion 超深冷處理,強調適合鋁帶高音、鑽石高音或鈹高音喇叭使用,這是相當少見...《 全文

NuPrime Evolution STA 後級擴大機
期待許久,NuPrime 旗艦 Evolution 系列的 STA 立體聲後級擴大機終於問世,它的外觀看起來和旗艦 Evolution One 單聲道後級相同,讓人覺得內部電路與技術應該也是承襲 Evolution One,事實上不只如此,Evolution STA 還搭載了新開發的 ODC 技術...《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