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31發表,已被閱讀 9,103 分類:前級
Esoteric Grandioso C1X 前級 Esoteric 的 Grandioso 系列,自從 2018 年推出號稱革命性的兩大技術突破,包括 VRDS-Atlas 轉盤機構,以及 Master Sound Discrete DAC 母帶音質離散式數類轉換模組,分別將之應用在旗艦轉盤 Grandioso P1X 和旗艦解碼器 Grandioso D1X 上,自此展開了他們新世代機種的換代工程。所有在型號末被冠上「X」的 Grandioso 機種,便是他們的X世代機。從訊源開始,現在,輪到擴大機了。

X世代四大革新

Esoteric 在去年秋天發表了新款旗艦前級 Grandioso C1X,取代 2014 年推出的 Grandioso C1。 產品外觀長的一模一樣,實則做了全面翻新。新機有四方面重大改革,分別是 — 音控、IDM-01 放大模組、支援 ES-Link 類比傳輸,以及用 FET 晶體取代傳統繼電器。


革新之一 - UFA 音控系統

原廠最引以為傲的,就是 Grandioso C1X 所採用的音控。Esoteric 指出,音控設計大致分兩種,一個是「固定電阻的切換式衰減電路」,這種音控的好處是聲音純粹且直接,若要求好聲音,這種音控設計當為優先。不過,也由於這種音控是透過切換電阻來設定音量,因此,音量變化是級進式的,而無法做到細密滑順。另一種音控則是常見的「可變電阻式」,這種音控雖可進行無段式的調變,卻有零件老化的疑慮,配線也可能感染微量訊號導致串音。

怎麼解決呢?Esoteric 的工程師提出了一個稱為「超傳真音量衰減系統」(Ultra Fidelity Attenuator System)的音控模組 UFA-1792。為了迎合Esoteric所堅持的雙單聲道、全平衡線路,UFA-1792為四聲道路徑,將左右聲道、正負訊號分開,藉此滿足好聲的要求。另一面,這個音控以 0.1dB 為調節單位,共切分了 1,120 級,讓聲音調節達到極盡滑順的程度。在 C1 上的音控,還是上個世代的 Esoteric QVCS 四路音控,即便已經很好了,只能做到 0.5dB/ 100 級的水準。相較之下,Grandioso C1X 的音控進步實在很多。


Esoteric 一直在追求所謂 Master Sound Works,企圖讓音樂重播逼近母帶級的最佳音質。他們在訊源上的所有努力都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在設計擴大機時,同樣基於這樣的高標準。這個 UFA 音控系統,讓 Grandioso 系列可以更逼近 Esoteric 在音樂重播上的理想。

革新之二 - IDM-01整合式離散放大模組

第二個重大革新則是「整合式離散放大模組」(Integrated Discrete-Amplifier Module, IDM-01),這是 Esoteric 的工程師針對 Grandioso X 世代機種設計的模組化線路,用在輸出放大和輸入放大上。受惠於離散式架構,工程師可以自由挑選最理想的元件,而模組化設計,更可達到最短傳輸路徑的目的。原廠宣稱,這將會是 Esoteric 未來擴大機的傳遞中樞,Grandioso C1X 更是第一個使用 IDM-01 的產品,而預計在今年5月起發售的 Grandioso M1X 單聲道後級,也將配備 IDM-01 模組。

革新之三 - ES-Link類比傳輸

第三項革新則是納入了 ES-Link 的類比傳輸。這在前世代的 Esoteric 器材上還未見,就連 Grandioso C1 上也沒有,但新世代機種則開始普遍採用。Esoteric 透過電路控制,只要在選單裡做設定,就可以把 XLR 平衡輸入,切換成 ES-Link 輸入,與具備ES-Link輸出的Esoteric 訊源相連接,可以達到最佳的傳輸效果。ES-Link 主要就在透過高電流傳輸的方式,藉此抑制雜訊和減少經過線材的訊號損失。它和一般的高電平傳輸相比,其傳輸電流量可達一般傳輸的 50 到 100 倍。

值得一提的,ES-Link 傳輸用的也是 XLR 的介面,可通用任何 XLR 平衡訊號線。在 Grandioso C1X 的輸入端,ES-Link 與 XLR 端子共用,需要進選單做設定。但輸出端子卻有區隔,2組XLR輸出端子是為公頭,但 2 組 ES-Link 輸出卻採用母頭。這實在是個貼心的防呆措施,如果你不是用配備了 ES-Link 的 Esoteric 後級,你也不會因輸出設定沒切回一般平衡而傷及器材。只不過,對於講究的用家,恐怕要多備一組訂製的訊號線,才能讓訊號順向傳輸。

(圖片取自Esoteric原廠)

(圖片取自Esoteric原廠)

革新之四 - FET 電晶體取代傳統繼電器

第四個創舉則是以 FET 場效應晶體代替傳統的機械式繼電器。繼電器受限於架構,接點面積有限,即便再好的繼電器,其耐流性能仍不如 FET 晶體元件。Esoteric 選用 FET 做基礎開關,可容許高達 12A 的瞬間電流,和 3A 的常態電流通過,進而使電流損失也會降低,配合 ES-Link 傳輸的高電流需求,達到最佳的效果。並且,繼電器用久了也會衰退,造成音質劣化;改用 FET 後就沒有這個問題了。

上述四項應用在 Grandioso 擴大機上的創新之舉,就像四根支柱一樣,撐起了 Grandioso C1X 的高度,讓它得以俯仰無愧地全面超越前世代機種。

五顆變壓器,絕對分離

此外,Grandioso C1X 也在 C1 的基礎上更精益求精。它依然採取電源分離、雙單聲道設計,連供電也是左右獨立供電。四顆訂製的大型環形變壓器,分別供應左、右聲道和輸入、輸出的線路,另有一顆 R-Core 的變壓器負責邏輯控制線路的供電,務求分離,以達純淨、無干擾的目的。

(圖片取自Esoteric原廠)

Esoteric-HCLD 緩衝放大線路再進化

它同樣具備了 Esoteric-HCLD 緩衝放大線路,維持其驚人的 2,000V/ us 的驚人迴轉率,在緩衝線路旁的電容陣列,同樣採用 EDLC 超級電容,卻以驚人的倍數容值量超越前代機種。C1 內的 Esoteric-HCLD,每聲道搭載了 100,000uF 的電容;Grandioso C1X 則提高到每聲道 250,000,000uF 的驚人總量,是前代的 2,500 倍。更讓 C1X 更從容地應付音樂動態變化,反應得更快速。

機箱除了承襲 Grandioso 系列一貫的精緻做工以及近乎完美的機械結構,讓內部線路、變壓器在工作時所產生的任何振動,都可以透過機械接地將振動導出,更納入了 Grandioso X 世代所採用的浮動式頂板,以及自家開發的特殊腳墊,讓音樂重播更具活生感。

外觀看起來與前代一樣 Grandioso C1X,其實裡外大不同。這樣一台 Esoteric 全新世代的旗艦前級,表現如何呢?這就是我此行前往代理商勝旗試聽所要知道的。


新裝潢的試聽室配上全套 Esoteric

我才一到勝旗辦公室,就發現試聽室的門換了,推開厚實的隔音門,裡頭裝潢也不一樣了。先前的勝旗試聽牆壁和天花板有很多木作,器材的背牆還有一排矮櫃。以前去試聽,勝旗還要特別把矮櫃的拉門都打開,聲音才好聽。現在矮櫃都打掉了,器材可以退得更後面,天花板打掉了木作,高度也提高了。牆角的圓弧處理也被拆除。整個音響室煥然一新。

勝旗為 Grandioso C1X 準備了全套的 Esoteric 系統,包括旗艦訊源 Grandioso P1X 轉盤搭配 Grandioso D1X 數位類比轉換器,還外接了 G-02X 時脈產生器,並備有一台 N-03T 串流播放器供我選用。後級用的是 Grandioso S1 立體聲後級,負責發聲的則是 Tannoy Westminster Royal GR 西敏寺喇叭。很好,這是我認為最理想的試聽方案,Esoteric 的器材,最好就是這樣聽一整套,透過他們的 ES-Link 介面,從數位到類比,從訊源到擴大機,一貫相連,這才能發揮他們家器材的完整實力。

Grandioso C1X 讓整套系統展現出堂而皇之的雍容大氣。我來勝旗試聽,好幾次都是由 Westminster Royal GR 擔綱歌唱。雖然試聽室裝潢改了,整體聲學條件自不相同,但我仍覺得,這次聽見的西敏寺,是我在這裡聽過最開放、最大氣、最有氣勢的一次。音場拉的很開,不僅往左右兩側延伸,深度也直推往後,聲音寬鬆而吞吐自然,沒有一點緊繃感。這些特質讓音樂顯得容易親近而且風采迷人。


清晰又豐富的層次,本事都顯在細微處

初到這裡,我邊與蘇先生閒話,邊準備拍照。那時候,Grandioso P1X 裡面放的是 Rafael Kubelik 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演出史麥塔納的「我的祖國」(當然,這是 Esoteric 發行的SACD)。即便在小音量下,那些音樂的起伏和細節,也都交代的清清楚楚。這套組曲我還算熟,當中大家耳熟能詳的「莫爾道河」也是我音樂講座的口袋曲目。音樂在那裡走著,我心裡也跟著江河漂流而去。

拍照完畢,我把音量開大聲欣賞,西敏寺大開大闔地奏著這套史詩級的交響作品。「高堡」開頭的豎琴鏗鏘而出,開門見山地奏出高堡主題,那些撥奏的聲響細節清晰而具體。Grandioso C1X 具有豐潤而綿密的質地,讓這序奏裡的豎琴滿有實在感。隨後銅管和木管接連加入,之後導入弦樂,小提琴鋪陳出如綢布般細緻又帶著柔和光澤的聲響,由後方穿透而出的三角鐵,則點綴出幾許華麗;音樂的層次就這樣展開。音樂的層次不只存在於空間,還存在於時間,更存在於結構。空間是舞台的配置,時間是小節的遞移,結構是總譜所記各聲部的加總,Grandioso C1X 把這音樂層次的三個面向,都說的精彩。

「莫爾道河」開頭的木管,先由長笛起始,吹出富有流動感的旋律,隨後單簧管加入,那是支流的會合,弦樂加入後,豐富了聲響,水勢漸漲,當中偶現的豎琴是粼粼波光,唉啊,當這些都聽明白了,河流的形象就立體了起來。河流拐一個彎,來到河岸村莊,2 拍子的波卡舞曲道出了婚禮的歡樂。音樂在弦樂的斷奏聲中漸漸退去,低音管暗示著夜晚到來,在長笛和雙簧管的短促音型裡,小提琴反以悠遠的長音,描繪出月光下的波光閃耀,好似仙子起舞。Grandioso C1X 說故事的功力都在這裡。整個場景開展於我的面前,西敏寺呢?早就不見了。一路走來,那些木管、豎琴、三角鐵、弦樂,無不清楚,那些質地好實在,在透明的畫面裡清楚呈現。

在銅管的斷奏和定音鼓的滾奏中,旭日東升,莫爾道河的主題再次響起,隨著音樂逐漸急促激昂,河水來到狹窄的河道,湍急的水流,猛烈的水勢,讓人跟著緊張起來。我在這裡聽到的緊張不是聲音的,而是情緒的、音樂的。那豐厚的合奏中,定音鼓強力奏下,這些,都表達的好明白。穿過這段激流地形,河水來到布拉格,大江大河的恢弘氣勢,這是西敏寺所擅長的,但 Grandoso C1X 讓這氣度更為堂皇,更為 Grandioso。流經布拉格城市的發源地高堡,響起前一首的「高堡」主題,隨後音樂漸弱,意味著江河繼續奔流而往前,逐漸消失於遠方。我欣賞所聽見的總奏樂段裡的壯闊,我更欣賞在弱奏時微動態的呈現。Hi End音響賣的可不是一味大聲、大聲、再大聲,真正的本事,都在細部,都在微弱處。

聲線圓滑、質地緻密、透明快速

聽鄭明勛指揮巴士底歌劇院管弦樂團的聖桑第三號交響曲,1999 年的錄音唱片底噪更低,音樂動態更大。聖桑在第一樂章前半,設計了豐富的合奏和對位,我聽見了聲部層次極其清晰的畫面。小提琴那十六分音符的快速音群,聽來毫不含糊,而且弦樂質感出眾。同樣地,當樂團速度放慢,音量放輕,那些器樂的質感跟著浮現起來。Grandioso C1X 所帶出來的這一切細微的訊息,實在豐富。彷彿前端給它多少,它就能給出多少,好像這一切都是如此理所當然。

因為數位訊源輸出的放大倍率夠,配上音控,直入後級成了很多人所認為最「直接、乾淨」的方式,對他們而言,加上前級反而污染了音樂。我聽著聖桑的音樂,欣賞著面前充滿細節、力量、場面的演奏,想著這個音響圈爭辯多時的問題。我沒有立場,但,此刻,我站在前級這一邊,而且,是 Grandioso C1X 這邊。

細節再生絕不是高解析規格那麼簡單,在數位訊號轉譯的過程,在類比放大的過程,要不失真,要減少噪訊,數位端有數位端要關心的,類比端有類比端要做好的。眼下這套 Esoteric Grandioso 系統,正在給我上這一門課:當每一個環節都是對的,出來的音樂就是這樣動人。


第一樂章下半以管風琴深沉的樂音伴隨著低音弦樂展開,西敏寺豐厚飽滿的聲底中顯出清晰的層次。重新整治過的試聽室,聲音比以前更為乾淨,尤其在低音域方面。當弦樂緩緩地,悠悠地唱出帶著淺淺哀傷的旋律,底部襯著的是管風琴一層一層的樂音。Grandioso C1X 展現出無比的從容。當小提琴在高音域滾著如波濤般的起伏旋律,那質地之美,就像是音樂廳所聞,直接卻又細緻,我聽的是數位音樂,出來的聲音卻極為類比。類比,不是指音色溫暖豐厚說的,而是指聲線的圓滑、質地的緻密、層次的開展、音色的自然說的。Grandioso C1X 把聖桑這絕美的樂章說的太精彩了。

至於第二樂章後半那莊嚴的部分,由管風琴以雄偉的姿態翩然而出,西敏寺在這裡完全展現了它的王者身段,或許它的低音不是最沈的,或許它的高音不是最亮的,但在此時,一切都是那樣平衡,那樣的低音下潛與量感恰恰好,那樣的明亮感也恰恰好,難得的是那個吞吐自在的氣度。好像我一直在說喇叭的好,我又有什麼辦法,我聽的是一整套的系統。我也不能確知哪一個部分是 Grandioso C1X 所賦予的,但我能確定所聽見的鄭明勛指揮的聖桑第三號交響曲,是我這幾年聽過最美好的經驗。那個由聖桑搭建起來一層、一層、又一層的音響結構,就像是棟建築一樣,直到終曲,那迸發出來的合奏,在管風琴持續的低音中,管弦樂團強而有力地奏出輝煌又華麗的樂句。

萬千鋼琴表情盡在其中

在表現起鋼琴這樣考驗音響的速度、力量、音色、質地、暫態的樂曲時,Esoteric 和 Tannoy 聯手展現了音響上和音樂上的美。以 Martha Argerich 在 2006 年盧佳諾音樂節現場演出的蕭士塔高維契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為例,這裡的鋼琴在 Argerich 的彈奏下顯得剛健果敢,充滿冒險犯難的氣質。這是什麼意思?你得去聽才能懂得。阿姬在錄音室和現場演出的風情是完全兩樣的,這裡,她瀟灑而寫意地演奏著,音樂被她賦予了神氣,帶著狂放和野性往前奔馳著。彈到高音時,顆粒鏗鏘,晶瑩剔透,力量灌入下,呈現出堅實的撞擊感。當速度放慢,琴音則顯得圓潤飽滿,聽來通體舒暢。左手徘徊在低音域時,那豐富的琴弦振動和著琴身共鳴,那些訊息都好清晰。緩板裡的悠遠深長,道盡了 Grandioso C1X 的精妙氣質。弦樂奏出絲滑而透著絲光的弦聲,那是可以勾人魂魄的。隨後幾聲強力重擊的低音和弦,就像是經過低迴省思後的頓悟,又像是命運的叩門。

這曲子的編制特別,一架鋼琴、一把小號,配上一個弦樂團。當小號吹響,那金屬的、溫暖的、帶著金黃光澤的號聲,溫柔中透著幾分堅毅。那是安慰嗎?安慰誰呢?安慰我回去之後就此聽不到這樣的音樂,要我別陷入遺憾嗎?不,聽到第四樂章,開頭那重量感十足的低音弦樂,配上那紛而不亂的疾走音樂朗聲怒放時,我想,遺憾終究是免不了的了。

優異的速度、動態及瞬間反應

我在 Joel Grare 的 Paris-Istanbul-Shanghai 專輯上,再度聽見了什麼叫做大氣,什麼叫做從容,什麼叫做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我帶的這張是 CD,可是,透過 Esoteric Grandioso D1X,可以做升頻。勝旗原本的設定是 2 倍升頻,在我使用Esoteric訊源的經驗裡,這樣的升頻效果很自然,對於堅持原汁原味的人來說,除了採用 Original 原始訊號外,亦不妨從 2Fs 的升頻開始,體驗 Esoteric 的升頻技術。不過,放到這張專輯,我卻選擇將之升頻成 DSD。這張專輯的動態很大,豐富的打擊樂器,結合了民俗音樂、民族音樂、爵士風,音樂難以歸類。不過,這張專輯若能放得活生,一切就對了。Esoteric 這幾年的升頻技術相當成熟,我每次使用他們家的唱盤,都會在原格式、2 倍 PCM 升頻、DSD 間輪著聽。升成 DSD 後,這張專輯聽來打擊樂更為凝聚立體,而且音場的前後層次更加分明,舞台稍微收小一點,但換得其他的好處,我很是喜歡。

我沒想到,真沒想到,Westminster Royal GR 的速度可以這麼快。一點不拖,一點不慢,Grandioso C1X 搭配起還屬於前一世代的 Grandioso S1 後級,不能採用他們引以為傲的 ES-Link 傳輸,只能透過傳統的平衡式傳輸。但速度感、瞬態反應都讓人滿意。聽打擊樂,系統的速度一慢,俐落感少了,就不夠過癮。這張專輯除了有大動態,還有快速度。Grandioso C1X 把這音樂裡的激越和奔放都毫不遮藏的展現出來。

漆黑背景中浮現乾淨細膩又立體鮮活的人聲

像Tannoy西敏寺這種同軸喇叭,放起人聲總有種特殊的迷人腔調,一方面,那是 Tannoy 的韻味,一方面,來自同軸單體點音源發聲的準確。聽 Sarah Vaughan 在 1985 年的巴黎演唱會為例,完全清唱的「Summertime」,在她字句一吐出之時,那充滿細節的、清晰的、立體的、富有畫面的嗓音,充滿說服力。沒有任何的伴奏,全場鴉雀無聲,Sarah Vaughan 充滿抑揚頓挫和不斷改變發聲方式的多變唱腔,把人直帶往 35 年前的巴黎現場。Grandioso C1X 的背景真是黑,黑的把舞台聚光燈聚焦在 Sarah Vaughan 身上的畫面都透過聲音還原了出來。讓人不只聽見她,更看見了她。「Just Friends」一曲裡的擬聲唱腔,活潑而逗趣。你總說西敏寺、總說 Tannoy 是英國濃郁風味,我也一直這麼認為,但這時我要收回這樣的論點。我所聽見的這鮮活演唱和演奏,哪裡是一句英國腔可以說清楚的。「Waves」一曲,音樂轉慢,三重奏在旁輕聲伴奏著,鋼琴燦著漂亮的光澤,鼓組在旁不時騷動著,貝斯則輕柔地賦予節奏。Sarah Vaughan 的歌聲形體和口型都清晰可見,那些句末的抖音,那些拉長音的喉韻,那些鼻腔和顱腔的共鳴,那些圓滑的轉音,真要聽過這張,才知道她有多會唱歌。或者,真要聽過 Grandioso C1X 在這裡張羅的一切,才知道 Esoteric 有多會做擴大機。

逼近音樂重播的高峰

這次勝旗之行,領教了 Grandioso C1X 的威力。那種堂皇大氣的場面,醇美豐厚的質地,鮮明活潑的色彩,收放自如的動態,豐富清楚的細節,著實迷人。或許你要說,這些形容詞,不也可以套用在其他的音響器材上嗎?我沒辦法反駁你,我只能說,Grandioso C1X 所表現出來的堂皇、豐醇、鮮活、從容和細膩,是 Esoteric 最高水準的表現,也是逼近我所能想像音樂重播的最高境界。

若求超越的表現,只能等待 Grandioso M1X 抵台之後,我們再續說這個 X 世代的傳奇。

器材規格

型式:前級擴大機
輸入:RCA x2;XLR/ ES-Link x3
輸出:XLR x2;ES-Link x2
輸入阻抗:50kΩ/ XLR;68kΩ/ RCA
輸出阻抗:30Ω/ XLR、ES-Link
尺寸:445 × 132 × 449 mm(主機);445 × 132 × 452mm(電源)
重量:20.2 kg(主機);29.0 kg(電源)
售價:1,530,000元
進口總代理:勝旗
電話:02-2597-4321
網址:http://winkey-audio.com.tw/

廣告
[新聞] 旗艦血統的次旗艦-Esoteric C-02X 前級
Esoteric C-02X是他們家前級擴大機的次旗艦,再上去就是Grandioso C1X,然而,原廠不諱言C-02X的設計,其實傳承自Grandioso,可謂出自Grandioso家族的系譜。Esoteric C-02X秉持自家高階機一貫的傳統,內部為雙單聲道設計,左右聲道各自獨立...《 全文

[試聽報告] 百年號角歷史的現代經典-Avantgarde Trio Luxury Edition 26
其實,我聽的不只是 Avantgarde Trio Luxury Edition 26,還加上了 2 Basshorn,可是標題長度容不下,只寫上 Trio Luxury Edition 26。全球限量 26 對的 Trio Luxury Edition 26,恐怕是一生僅有一次的試聽機會,搭配 Avantgarde 量身定做的即時低頻...《 全文

[新聞] 純 FET 放大中階耳擴-Stax SRM-400S 靜電耳機耳擴
日本 Stax 更換新機的動作並不頻繁,不過近期似乎到了改朝換代的時機,前不久推出 SRM-500T,取代 SR-006tS,中間相隔了十一年,而日前則宣布 SRM-400S 晶體靜電耳擴登場,取代原本的 SRM-353X,是值得矚目的大改款。SRM-400S 採用全晶體...《 全文

[新聞] 卡拉揚「普契尼:杜蘭朵」-Esoteric SACD三張新片上市
[新聞] 歷時十一年首度改款-Stax SRM-500T 真空管靜電耳擴
[新聞] 身負來自Grandioso的基因-Esoteric N-05XD串流DAC
[新聞] 首度採用分砌式DAC-Teac UD-701N 數位類比轉換器
[新聞] 全新研發 Master Sound Discrete Clock-Esoteric Grandioso G1X 校正時鐘
[新聞] Grandioso X世代的最後拼圖-Esoteric Grandioso M1X 單聲道後級
[試聽報告] 真空管添一分嫵媚-Stax SRM-700T 靜電耳擴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Acoustic Signature Maximus NEO
Maximus 是 Acoustic Signature 廣受歡迎的入門唱盤,如今也已晉升為 Maximus NEO 世代,持續拉開與其他品牌的差距。雖然是入門級產品,但 Maximus NEO 所搭載的 Acoustic Signature 的獨家技術可是一個都沒少,包括 AVC、CLD 和 DTD。《 全文

Nirvana Audio Chronos 量子音波時鐘
Nirvana 是梵語的 Nirvāṇa,即涅槃之意,指佛教中的最高境界,凡入涅槃者,將不再有生命中的種種煩惱與痛苦,也不會再進入輪迴。以 Nirvana Audio 為名,難道是想帶你從音響的換機煩惱中解脫,再也不必陷入無止盡的升級迴圈了嗎?Nirvana Audio...《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