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6發表,已被閱讀 7,098 分類:喇叭
日月音響品味T+A HV旗艦系列 德國T+A高舉「理論與應用」(Theory and Application)大旗,雄霸音響產業四十多年,標榜德國第一大音響品牌。2018年適逢T+A四十週年,推出了Solitare CWT 1000-40 Anniversary紀念喇叭,鈦孚音響第一時間引進,並且在2019年高雄音響展上,搭配全套旗艦系列HV器材開聲,而這套T+A旗艦音響系統,在高雄音響展後搬回台北日月音響,約好時間來此品味一番。


格外用心調整精確音場定位

和日月音響是多年熟朋友,二樓的獨立試聽空間也相當熟悉,在這裡聽過不少大型喇叭,像是Dynaudio Evidence Master、Consequence UE......等等,這次來聽Solitare CWT 1000-40,感覺喇叭尺寸小了一號,可是聲音表現卻超出對尺寸的預期,而且這次日月朱經理玩得可仔細了,事前花了不少工夫調校,還搬出難題來考我,也真讓他考倒了。

調什麼?考什麼?原來朱經理這次完全套T+A,特別重視音場與聲音定位,精心調整喇叭擺位,讓每一樣樂器都真實又準確地浮現在寬闊的音場當中,可以聽聲辨位,展現栩栩如生的音樂畫面感。以前我來日月聽器材,都是放我一個人關起門來好好玩,這次朱經理自己先動手,要我聽聽他挑選的音樂。



定位好漂亮的Girl From Ipanema

第一首聽的就是喬芭托的「來自伊帕尼瑪的女孩」(Girl From Ipanema),怎麼來這麼簡單的曲子,這哪裡難得倒Solitare CWT 1000-40?而且還是T+A旗艦組合?可是音樂一開始,我就感受到這次「聽起來不一樣」!哪裡不一樣?音場定位既清晰又通透,尼龍吉他撥彈著輕鬆的巴薩諾瓦節奏,位置略為偏左,喬芭托的歌聲凝聚在中央,嗓音甜美,爵士鼓與低音貝斯略為後退,隨後冒出來的薩克斯風則是位置偏右,這張唱片我熟得很啊,怎麼用Solitare CWT 1000-40來聽,音場定位與音像凝聚格外漂亮。

第一首熟悉又簡單的「Girl From Ipanema」,就讓我覺得Solitare CWT 1000-40不簡單,日月音響可把整套T+A旗艦系統玩出門道了。我常覺得,音響器材不管做得多好,最終還是要靠人來聽,靠人來校正,沒有對的人來處理專門的事,很容易讓好東西失去應有的表現,看來日月音響引進T+A,把玩一年多以來,已經找出好聲方程式了。


Solitare CWT 1000-40配頂級HV

來,看看日月音響怎麼搭配全套頂級T+A音響系統,數位訊源用MP3100 HV SACD,前級是P3100 HV,後級則是M40 HV,也是四十週年紀念產品。訊號線的配的是荷蘭Siltech,而且是最高等級的「三皇冠」,電源線與喇叭線也清一色用Siltech。HV系列是T+A的最高等級產品,標榜High Voltage高電壓設計,效法真空管機放大線路,拉高工作電壓,讓晶體放大元件可以具備更高的工作線性。

其實HV系列推出多年,記得在2013年TAA圓山音響展時,T+A創辦人兼總裁Siegfried Amft親自來台,介紹的主題就是HV系列,不僅工作電壓比一般晶體機至少大一倍以上,他們也捨棄了常見的OP AMP放大,而是用晶體分砌出全差動平衡放大線路,這樣才能做到無負回授。



根據正確理論做出最佳應用

雖然已經是六、七年前的採訪,可是印象依然相當深刻,Siegfried是一位技術底子很強的老闆,採訪內容非常的「硬」,我採訪時要抄寫筆記,有些專有名詞還要請Siegfried手寫,甚至在筆記本上畫線路圖給我看。有了那次的採訪經驗,讓我感受到T+A是一家務實的公司,老闆本身就是硬技術底,凡事講究科學根據,按照正確的理論做出應用。

譬如談到HV系列的厚重機箱,Siegfried說那是必要的結果,因為提高工作電壓,就需要強大的電源供應,訂做大型環形變壓器,機箱必然要厚重,避免電路工作時的振動干擾。我每年去慕尼黑音響展,都可以看到T+A把HV系列的機器拆開給大家看,機箱內部做了許多隔間,將不同的線路各自獨立,避免干擾產生失真,每一樣設計都有所本,而不是為了厚重而厚重,做得大一點讓機器看起來昂貴,這些加料都從技術上考量的實際需求。


我見過最複雜的喇叭設計之一

再來要看Solitare CWT 1000-40喇叭了!這是我見過設計最複雜的喇叭之一,因為它融合了靜電喇叭與動圈式喇叭設計,而且結合了線音源與密閉式箱體,外觀看起來雖然簡潔,可是藏在Solitare CWT 1000-40箱體裡面的技術應用卻相當複雜。

我們先從線音源講起,也就是Solitare CWT 1000-40型號當中CWT的由來,這是Cylinder Wave Transducer的縮寫,線音源的發聲方式,可以讓聲波像圓柱體般向外擴散,聆聽者可以聽到更多直接音,減少反射音的影響,而我們一般使用的喇叭是點音源設計,直接音的傳輸衰減比較快,所以更容易受到反射音的影響,理論上說來說,線音源是比點音源更理想的喇叭設計理論。


成本高昂的線音源設計

可是為什麼大多數喇叭都是點音源設計?少有線音源設計?就連T+A也只有旗艦系列Solitare才加入線音源設計?因為太困難、成本太高了。您看Solitare CWT 1000-40,光是那個靜電高音,長度就達96公分,而靜電高音旁邊,還有8個中音單體,這8個中音單體加上超長的靜電高音,形成CWT發聲的線,讓聲波以發聲的這條線為中心,平均地向外擴散近似圓柱體的聲浪。

要做很長的靜電高音,不容易。要做8個中音單體排成一條線,難度還好,但是要挑選8個性能非常接近的中音單體,就必須要大量製作,逐一測量,挑選性能規格最接近者配對使用,每一道工都是成本。其實線音源以前也有不少經典喇叭,像是早年Genesis、Infinity,還有McIntosh的四件式喇叭,現在只剩下McIntosh還有做線音源設計的喇叭,其他都已經消失了,您就知道做線音源喇叭有多困難了。


選擇理論上更好的線音源設計,T+A早就知道成本會增加,但Solitare CWT 1000-40畢竟是旗艦喇叭,一定是不計成本地投入,反正T+A連單體都自己做,優先配對給Solitare CWT 1000-40再說。此外,線音源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因為多單體排列,所以每一個單體工作的負擔都相對小,失真也降低。您看,一般點音源喇叭就一個中音,要負責的頻段與Solitare CWT 1000-40那8個中音一樣廣,8個中音單體去平均分攤,不是每個單體工作起來都很輕鬆,也不容易失真嗎?

Solitare CWT 1000-40的靜電高音,負責2kHz以上的頻率,那8個中音單體負責200Hz~2kHz的中頻,200Hz以下的低頻,由4個低音單體負責,配置在Solitare CWT 1000-40喇叭箱體兩側,這4個低音單體兩兩成對,中間用金屬棒撐住拉緊,採用Push-Push設定,這樣低音單體工作時,互相可以抵消振動,降低低音單體的振動,傳導到喇叭箱體所產生的音染。


超複雜的密閉式鄉體設計

再來就是密閉式箱體,Solitare CWT 1000-40外觀看起來線條柔和漂亮,箱體外面還有碳纖維飾板,可是內部卻非常複雜,96公分長的靜電高音,背後有獨立密閉箱體,8個中音單體背後,各自有其獨立密閉箱體,彼此互不干擾,其他剩下的箱內空間,就留給4個低音單體使用,同樣也是密閉式音箱。您就知道Solitare CWT 1000-40的音箱有多複雜,而不是拿一個密閉箱體,單體裝一裝就好,藏在漂亮喇叭箱體內部的隔間,細部結構真的很複雜。

講了這麼多有關Solitare CWT 1000-40的技術內容,該回到日月音響來聽音樂了!話說朱經理才播放聽起來簡單輕鬆的「Girl From Ipanema」,展現Solitare CWT 1000-40搭配全套T+A HV頂級器材,在重現準確音場定位的能力之後,準備繼續播放他事先準備好的CD,但我早已經把帶來的CD擺在桌上,準備開始聽了,朱經理便說:「好,你先聽,聽完換我放。」咦?跟以前來日月聽的時候不一樣,這次有鋪新梗喔!


Live音樂會的空間感強烈

不管了,該輪我上工了!拿出芭托莉的「Live in Italy」,錄音地點在義大利最古老的奧林匹亞歌劇院,搭配大鍵琴與古樂器,重現巴洛克時期的音樂歷史感,現場音樂會錄音的空間感非常開闊,這次日月把整套T+A調整得非常自然,喇叭完全消失在空間當中,聽第四軌的韓德爾「Lascia la Spina」,負責高頻的靜電喇叭讓錄音的空氣感更顯開闊,芭托莉的歌聲浮現在音場正中央,右側是大鍵琴,清脆的撥彈音色質感甚佳,弦樂群則在左側,整個音場又深又寬,錯落有致的樂器位置與演唱歌聲,還有漂亮的強弱對比,音樂表情既鮮活又自然。

再換一張空氣感漂亮的唱片,選馬友友的「Bach Trio」,這張錄音選在James Taylor位於納許維爾鄉下的錄音室,由穀倉改造而來,所以錄音空間非常高,Solitare CWT 1000-40輕鬆地重建了開闊的錄音現場,曼陀鈴清脆又愉悅的撥彈,對比大提琴與低音大提琴的低沈,清晰亮麗的曼陀鈴,底層鋪著厚實的大提琴旋律,還加上低音大提琴襯底,下盤更厚,如果低頻太多,或是有駐波干擾,聲音就會感覺鈍鈍的,可是Solitare CWT 1000-40的低頻線條收得漂亮,帶著鬆Q的彈性,襯托曼陀鈴的音色更顯明亮且顆粒分明。

強弱分明且舉重若輕

我看朱經理好像想要拿他的CD來播了,趕緊加快進度,拿出「布拉姆斯第二號交響曲」,選伯恩斯坦指揮維也納愛樂的版本,直接聽第四樂章。為什麼選它?因為第四樂章從弱奏開始主題,然後主題再來一次的時候,樂團要立馬迸出強奏,用壯盛的氣勢掀開有如節慶一般的歡欣鼓舞,很考驗音響器材的動態對比,只見Solitare CWT 1000-40舉重若輕,由弱到強的對比不但明顯,而且交響樂團的音色呈現得非常漂亮,維也納愛樂溫潤的銅管光澤,還有如絲綢般的弦樂群,交織在一起的鮮活感,加上布拉姆斯變化豐富的節奏,聽到音樂激烈之時,彷彿可以想像伯恩斯坦揮舞指揮棒的模樣。

再來要聽什麼?朱經理在一旁督軍,好像要我早點打好收工,輪他上場?好吧,最拼的上來吧!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的「馬勒第五號交響曲」,直接從第一樂章開聽,Solitare CWT 1000-40深遠又寬闊的音場,讓開場的銅管從音場深處竄出來,獨白吹奏送葬進行曲的主題,鐃鈸巨響敲開了樂團齊奏,猛烈又沈重的送葬進行曲主題,拖著沈重的步伐前進,隨後弦樂群補上美麗卻又帶著憂鬱表情的旋律,哎呀,我在寫樂曲解說嗎?Solitare CWT 1000-40真的讓我陶醉在馬勒的音樂當中了,我的筆記只寫著,低頻綿密有勁,動態對比大,銅管漂亮,音樂絕美,然後就沒了,可見我真的全心投入音樂當中了。

精選「全球首度錄音」CD

「Chopin: The Two Piano Concerto」
其實我那天還多聽了幾張CD,但是朱經理準備的菜色,比我經常寫的CD更為新鮮可口,且看朱經理搬出什麼菜來?

BIS的唱片,黑底金字的封面,曲目是「Chopin: The Two Piano Concerto」,底下有World Premiere Recordings的字,奇怪,怎麼是世界首錄?蕭邦這兩首鋼琴協奏曲的唱片多得是啊?朱經理按下CD播放鍵,知道了,原來是室內樂版本,而不是傳統的管弦樂團協奏曲版本,難怪是世界首錄。

考題來了!原來朱經理早就準備好了,要來考一下總編的聽力,他說這是室內樂版本的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那說說現場有多少樂器?我說要重來一次,讓我仔細聽,熟悉的第一樂章音樂浮現,鋼琴已經進來了,和協奏曲不同,協奏曲前面是樂團Tutti,沒有鋼琴,但可能室內樂版本厚度不夠,要鋼琴幫忙彈和弦,強化聲音厚度,這倒讓我比較難辨認室內樂的編制了。

室內樂可以輕鬆聽聲辨位

沒問題,Solitare CWT 1000-40在朱經理調校之下,聽聲辨位的能力很強,音樂繼續走著,我開始算樂器,左邊有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我猜是弦樂四重奏,靠右邊應該是中提琴與大提琴,加上鋼琴就有五樣樂器,可是這樣還不太對,因為低頻段有厚度與濃密感,應該還有低音大提琴,所以是六件樂器,弦樂四重奏加鋼琴與低音大提琴,但是Solitare CWT 1000-40的低頻很漂亮、很飽滿啊,會不會多加了一支低音大提琴,來模擬交響樂團的氣勢呢?當我算到六樣樂器,準備點名還有一支低音大提琴時,朱經理說:「夠了,就這麼多人,再算下去就不對了!」



果然是老朋友,給我留面子,就在我要猜錯之前,趕緊說我答對了。其實是Solitare CWT 1000-40搭配全套T+A HV系列,不僅聲音通透,日月更是調整出精確的音場定位,我才能聽著音樂猜想樂團編制,左邊的第一小提琴與第二小提琴比較好辨認,中提琴較難,但是可以猜想只有一人,大提琴也是,雖然聽得出精確的定位,但是豐沛飽滿的低頻,讓我不禁要猜想,究竟是大提琴還是低音大提琴會多出一個人,您就知道Solitare CWT 1000-40的低頻,在日月音響表現得有多好。

考試考過了,我算一半答對,一半被考倒了,接下來呢?我在朱經理的CD當中,看到一張沒聽過的專輯,那是Andris Nelsons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的「蕭士塔高維奇:第五號交響曲」,這首曲子難,而且是青壯一輩國際矚目的新銳指揮,我很好奇,馬上來試試看,直接聽壯盛的第四樂章,而且把音量催大,聽聽Solitare CWT 1000-40的能耐到哪裡!


精彩萬分的蕭士塔第五號交響曲第四樂章

木管與銅管掀開序幕,定音鼓猛烈地敲打強烈的節奏,銅管與弦樂群互相較勁,我第一次聽Andris Nelsons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的版本,只覺得速度好快,根本是拼命往前衝,一波高潮快過一波,越聽越High,果然是年輕新銳指揮,霸氣十足,殺氣騰騰,但這樣猛加油門可以嗎?

只見Solitare CWT 1000-40在狂風暴雨的旋律當中,揮灑出嘹亮的銅管,讓音樂更顯絢麗,下盤低頻的穩定度,規模宏大,對比光輝燦爛的銅管,讓交響樂團的能量與張力更顯強悍,Andres Nelsons的膽子很大,當飛快衝殺的主題落下,進入慢的樂段,指揮卻變得更慢,快與慢之間的強烈對比,強化了音樂的戲劇性張力,果然是年輕指揮,快,要更快,慢,也要更慢。



「蕭士塔高維奇第五號交響曲」的第四樂章,大約12分鐘,我要仔細聽完,畢竟難得用全套頂級T+A音響系統,當然不能放過。樂章中段暗下來的浪漫樂段,Solitare CWT 1000-40把豎琴的音色表現得真漂亮,音符顆粒迴盪在音樂廳中,音樂到最安靜之時,鼓聲再起,準備要回到快速的主題,然後從小調轉入大調,這是一段煎熬的過程,弦樂群帶著粗糲感的張力,對比銅管的衝撞,定音鼓步步催逼,累積從小調衝向大調的能量,終於,弦樂張力撐到最高點時,大調的主題浮現了,光輝燦爛的終曲展現熱力四射的音符,弦樂群卻是頑固地重複相同的音符,直到定音鼓奮力敲打,才邁向終曲的音符。

Bravo,真棒的錄音,現場如雷的掌聲,可見當天的演奏精彩萬分。糟糕,又講樂曲,沒講Solitare CWT 1000-40?這張「蕭士塔高維奇第五號交響曲」是日月的CD,您有機會去日月,請朱經理放給您聽,就知道Solitare CWT 1000-40有多威猛,也多細膩了,又快又強的管弦樂團強奏,難不倒它,而細緻柔美的浪漫樂段,通透自然、深邃寬闊的音場,細膩地重現音樂會現場的樣貌。記得,聽這首曲子的時候,一定要把音量操大,這樣才能了解Solitare CWT 1000-40與T+A HV系列的音樂動態對比有多大!


歡迎品味雍容華貴的音樂盛宴

這次來日月又上了一課,原來Solitare CWT 1000-40的音場定位可以調整得這麼漂亮、這麼準確,可以輕鬆數人頭,而且遇到猛爆的音樂場面,還能舉重若輕,這是Solitare CWT 1000-40喇叭的實力,也靠T+A全套HV系列器材,逼出Solitare CWT 1000-40的性能。日月音響用心將全套T+A旗艦音響系統,慢火烹煮,細心調校,準備好菜色新鮮又雍容華貴的音樂盛宴,就等有心人來此體驗,細細品味了!

器材規格

T+A CWT 1000-40
型式:密閉式三音路落地喇叭
單體:960×50mm靜電高音×1,120mm中音×8,210mm低音×4
分頻點:200Hz,2kHz
頻率響應:26Hz – 40kHZ
阻抗:4歐姆
效率:88dB
承受功率:300瓦
尺寸:135×32×46 cm(H×W×D)
重量:80 kg
建議售價:2,680,000元
進口總代理:鈦孚
地址: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號2樓
電話:+886-2-2570-0395
網址:www.autek.com.tw
臉書粉絲專頁:鈦孚臉書粉絲團

廣告

[試聽報告] 日月試聽T+A超級數位訊源-PDT 3100 HV配SD 3100 HV
怎麼講「超級」?因為SD 3100 HV最高解碼格式在PCM部分高達32bit/768 kHz,而DSD規格不僅是真正T+A 1-bit Analogue解碼,而且原生Bitstream還可升頻至DSD 1024(49.2MHz),等於是8倍頻的DSD,可說是前無古人啊,由T+A拔得頭籌...《 全文

[專題報導] 全新問世「超級數位訊源」-專訪T+A國際行銷經理
看起來是如此,但是如果我告訴您,SD 3100 HV是目前唯一可以解DSD 1024的DAC,應該夠厲害了吧?再來,PDT 3100 HV的SACD/CD承盤,全部都是T+A自家設計、製造,而不是外面買來的轉盤機構,這個厲害了吧?《 全文

[試聽報告] 傳統加創新的大改款-Dynaudio Confidence 60鈦孚嚐鮮
技術總是不斷進步的!這次Confidence 60延續既有Dynaudio技術,但他們從根本的精密儀器測量重新做起,在已經成熟的既有技術上,找出細微可以改進之處,綜合每一的小地方的技術精進,加起來就是New Confidence的大改款...《 全文

[試聽報告] 平價版Reference 75顯神通-Audio Research VT80 SE後級
[新聞] 尺寸迷你功率不迷你-T+A AMP 8後級擴大機
[試聽報告] 我也搭配不出來的超值好聲-Dynaudio XEO 30數位無線喇叭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試聽 Lampizator Pacific DAC 前級
來自波蘭的 Lampizator,花費十年時間磨鍊出 Pacific DAC 前級,這是 Lampizator 的旗艦機種,也是我見過最瘋狂的真空管 DAC 前級設計,而其聲音表現之好,音樂性格之強,讓我幾乎不想還給代理商,當 Pacific DAC 離開 U-Audio 之後,好幾天不敢...《 全文

新憩地音樂講座紀實(二)
Forte IIII SE是Klipsch在2017年推出的復刻限量版,全球只有70對,臺灣就只分到2對,而新憩地這次發聲的,已是最後一對。張先生說,就他所知,這對賣完,真的就沒有了,代理商要再叫貨,恐怕也叫不到,因為這是限量產品...《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