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2發表,已被閱讀 10,749
Norma Revo IPA-140綜合擴大機 19世紀的義大利作曲家貝里尼(Vincenzo Bellini)根據法國詩人蘇美的劇作,創作了歌劇「諾瑪」(Norma),就此奠定了他在義大利歌劇界的卓越地位。自視甚高、鮮少誇讚別人的華格納讚揚貝里尼完美地結合了音樂、文學與心靈的藝術;蕭邦和李斯特不約而同地對貝里尼的歌劇深深著迷;史特拉汶斯基甚至將他與貝多芬相提並論。能夠獲得這些音樂家的讚賞,還活不到34歲就因結核病英年早逝的貝里尼,也應當了無遺憾了。

19世紀的義大利作曲家貝里尼(Vincenzo Bellini)
基於史卡拉歌劇院的委託,貝里尼創作了這齣讓他站上高峰的歌劇「諾瑪」,僅僅花了貝里尼3個月的時間就完成了。他在歌劇創作上的才華,於「諾瑪」一劇展露無遺,不但可見得他擅長的流暢而華美的旋律,而且透過Norma這個角色,把美聲唱法(bel canto)的技藝帶入一個新高點。飾演Norma的女高音不但要有高明圓熟的歌唱技巧,還得要有出色的演技,才能把這個情感濃烈的女英雄(heroine)扮演的好,此外更要有過人的體力,以因應劇中長達近一小時連續演唱的吃重戲份。因此,不是什麼女高音都能唱Norma,也不是任何女高音都能把Norma唱得好。

這次我聽的擴大機,就叫做Norma,聽過之後,我不禁要說,她,真的就是Norma。她能重現音樂中微妙的音韻,演繹藏於音樂之中的諸般情感;她好似身負無窮的驅動力,推起喇叭總是愜意從容,難治的喇叭、難播的音樂,在她手中都不成問題。

來自藝術之鄉Cremona

Norma Audio的所在地是義大利的Cremona,這是歌劇大師威爾第的故鄉,也是三大小提琴家族的發源地,直到今天,仍是提琴的重要產區。你說:這跟音響有什麼關係?誰說提琴工業的集中地,當地的音響品牌聲音就會比開在紡織業集中地要好聽?的確,這兩者沒有直接的因果關係,但是,有間接關係。

Cromona雖然市鎮規模小,人口不過三萬人,但是人文和藝術氣息濃厚,當地幾乎天天都有音樂表演,如果你願意,每天都可以去聽現場音樂演出。住在那裡,連音響都不用,你可以過19世紀布爾喬亞的生活。住在這裡,長在這裡,音樂就是生命的一部份了,甚至就是體內的基因了。Norma的老闆Enrico Rossi在受訪時表示,他每週都會抽出2、3天晚上去聽音樂會,這是他的習慣,更說,為要做出聲音最自然的音響器材,他非得經常聽真實樂器的演出不可。


講到這裡,我要插入一段話,談一個老問題:品評音響的性能和品質,真的非聽古典音樂不可嗎?我在外演講時,也都在跟讀者們溝通這件事。插電樂器,也是演出;流行歌曲,也是音樂;但是,古典音樂採用直接演唱、自然樂器發聲,以古典音樂為師,會讓音響更具有客觀性。這不是一個古典樂迷在自我吹捧。自然樂器即便每一把琴、每一個演奏家演奏出來的聲音都不一樣,卻能有一個準。當你熟悉鋼琴的聲音,你一聽就知道蔡琴專輯裡鮑比達的伴奏不是真的鋼琴;倘你熟悉小提琴拉奏的聲音,就會知道透過什麼器材放出來的提琴聲美則美矣,卻不真切。可是,我們沒辦法說這把電吉他的聲音很真,或那個電風琴的聲音很真,因為插電樂器,透過不同的擴大機,不同的增益調配、不同的效果器使用,聲音千變萬化。所以,我才說,古典音樂才能幫助我們認識音響的本質。我是這樣的人,我是秉持這樣的態度來聽音響、寫評論,因為我相信唯有如此才能讓讀者看到最誠懇的描述。Rossi聽音樂,也是同樣的道理。而且,聽了這台Norma的旗艦綜合擴大機Revo IPA-140,我認為,他是真的去聽了音樂,也真的喜歡音樂,跟我一樣。

Norma現下產品可分兩個系列,一個是高階的全尺寸器材,稱為Revo系列;另一個則是訴求年輕市場的半尺寸器材,稱為HS系列,取half-sized之意。Revo系列的器材有訊源、前後級擴大機,以及兩款綜合擴大機。兩款綜擴,小的是Revo IPA-70,大的就是這篇的主角Revo IPA-140。


特點一—每聲道高達36A的大電流輸出

誠如其型號所暗示的,IPA-140每聲道有140W,一般來說,擴大機有這等功率,要應付一般的中小型喇叭就都沒有問題。但是,Norma Revo IPA-140可不只是這樣。它有幾點過人之處,而且,真的過人。

首先,她採大電流輸出。你恐怕要說:標榜大電流輸出的擴大機很多啊,沒什麼稀奇的。的確,一般來說,只要負載阻抗減半,輸出功率可以倍增,我們都會認定這是大電流設計的擴大機;例如很多音響迷喜歡的Accuphase擴大機就是這樣,原廠甚至有信心地標出對應1歐姆負載時的輸出功率。但請聽好,Norma說IPA-140是大電流輸出,也不是空口白話,數字會說話:IPA-140每聲道可連續輸出36A電流,峰值輸出更可高達150A。這數值很高嗎?我舉例說明,您就知道了:Spectral Audio每邊350W、售價3萬美金的單聲道後級DMA-400,其峰值電流輸出是90A;Soulution牌價5萬美金的125W綜擴530,原廠標稱最大電流輸出是45A。這樣一比,就知道訂價新台幣25萬的IPA-140能夠有這樣的輸出電流,是多麼不簡單的事。


特點二—高阻尼因數,抓得住單體

其次,Norma擴大機一律都標榜高阻尼因數(damping factor),這點與其大電流設計的理念有關。擴大機的阻尼因數就是負載的喇叭阻抗與擴大機內阻的比值,若喇叭阻抗為8歐姆,擴大機輸出內阻為0.1歐姆,阻尼因數就是80。一般來講,晶體機的阻尼因數多半在40以上,真空管機就比較低了。Revo IPA-140的阻尼因數多少呢?大於500。高阻尼因數有什麼好處?簡單講,阻尼因數越高,擴大機對喇叭的控制力越好,越能夠精準地控制單體的運動,讓單體往前、往後、停止都在擴大機的控制之下。阻尼因數低的擴大機,就比較不容易抓住單體。Rossi認為他要追求最像真的聲音,因此,喇叭單體必須能精準的運動,如果上一個音還沒結束,下一個音就進來,音色就會變了,解析也會受影響,因此,他設計的擴大機阻尼因數都很高。這樣一來,配合大電流輸出,他可以確保最不容易控制的低音單體能夠精準動作。

特點三—直逼2MHz的超高頻寬

其三,Revo IPA-140擁有超高頻寬,原廠標稱的頻率響應範圍是0-1.8MHz,一般的擴大機能標到100KHz就已經很厲害了,Norma的擴大機竟可到將近2MHz之多。就我所能想到的,能達到這麼高頻寬只有Soulution的旗艦單聲道後級701,而且Soulution家族也僅有701到的了,前面提到的昂貴的530綜擴也只到800KHz「而已」。為什麼要這麼高?Rossi說雖然我們都會質疑頻率響應做這麼高沒有意義,問題是這真的聽得出差別。他說:「如果把2MHz的頻寬壓到1MHz,你就會感覺不一樣了,聲音的光澤會受影響,你會發現少了些什麼。」


特點四—線路設計嚴謹

再者,Norma器材的線路設計嚴謹,不僅Revo IPA-140是這樣,其他Revo系列的擴大機和訊源器材也是這樣,甚至連HS系列的器材也遵循一樣的設計標準和理念。包括什麼呢?第一,Rossi對挑選零件一絲不茍,例如他們挑選功率晶體,淘汰率高達8成,每1000個晶體,只留下大約200個。電容尤其難辦,他們就遇過同一廠商、同規格的電容,但是聲音不一樣,原因就出在裡頭的電解液不是同一批的。這麼小的地方,他們也要注意。Rossi說:「不能小看器材裡的小零件,他們就像槓桿原理一樣,一點點差異,都會被放大到讓你聽見。」第二,Norma盡量少用集成線路元件,例如OP放大或音控晶片等。理由很簡單,這些集成線路元件受限於成本和體積,聲音沒辦法做到最好,都是妥協的產物。明知其不足,為何還要用呢?所以,Rossi自己設計離散式的增益線路,而且用黑色金屬盒屏蔽封裝,只要打開Norma擴大機就會看到這些黑盒子。第三,Norma器材內的電路板幾乎看不到SMD元件,絕大多數元件都是焊接的。並且,他們也盡量減少內部接線,電路上的接線少了,接點也就少了,那就意味著降低了損耗和雜訊感染的風險。

特點五—全雙單聲道設計


Norma Revo IPA-140嚴格講是一台加上被動前級的雙單聲道擴大機。Rossi認為因為現在的訊源輸出增益都夠大,因此,如果省略前級的放大,就減少一層失真的可能,聲音也能更純淨。這種設計現在越來越普遍,雖然看起來是綜擴,但實際上是加了音量控制和訊源切換的後級擴大機。

從它背板上的端子佈局,一望便知這是dual mono的雙單聲道架構。一般來講,單聲道擴大機是指一個機箱裡只有一個聲道的放大線路,立體聲擴大機則是一個機箱裡有兩個聲道的放大線路。但有的立體聲擴大機做得講究,強調它是將兩組各自獨立的單聲道放大線路放在機箱內,分離的電路板,拉開兩個聲道間的距離,這樣可以帶來近似於單聲道後級的效果,使得聲音分離度更好,串音干擾更少。Revo IPA-140就是這樣,而且,他是非常完整的雙單聲道設計,從電源進來,就一路都是雙單聲道,左右聲道各走各的。電源是兩套,增益級線路是兩套,放大線路是兩套,從一進來就兵分兩路,非常Hi End的設計。


多元應用加上模組化設計

她一共有5組輸入,包括4組單端的RCA和1組平衡的XLR。不過,沒那麼簡單。Norma非常聰明地讓擴大機能適應用家的多面需求,因此,各組RCA輸入都有特定的功用。如果類比用家不想外接唱頭放大,可以購買Norma的唱放模組,會使用第一組RCA輸入;如果用家想要外接其他擴大機,可利用第二組RCA做前級輸出;又如果用家要把Revo IPA-140融入既有的劇院系統,可以將環繞前級類比訊號直入第三組RCA,這時,IPA-140會跳開自己裡面的音控,當作是純後級使用。上述所有的功能,都要打開機箱上蓋,透過內部的jumper來調整。前面三組因為都可以切換成不同功能,因此雖然在出廠狀態下都是類比輸入,卻不如第四組來的直接。此外,因為Norma Revo IPA-140的線路並非平衡架構,因此,XLR輸入之後還會經過OP轉換成單端訊號,因此,用家可考慮優先使用第四組RCA輸入。原廠建議用家自己嘗試看看,再決定是用RCA還是XLR。

Norma的擴大機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大量採用模組化設計,他們連機箱都共用一樣的機箱。這是非常聰明的作法,能以有效減少開發成本,而且可以透過加裝模組來滿足不同客戶的需求。Revo IPA-140可以選購唱放模組,還有一款USB DAC模組,這樣一來,就可以把所有功能都整合在一個機箱裡。


幾乎可對應所有好的評語

細究她的設計,讓人覺得這台擴大機確實處處展現了設計者Enrico Rossi充滿know how的機鋒睿智;但Revo IPA-140真正的本事,都在接上系統,開了聲,才真正讓人感到驚艷。她怎麼著好呢?她好到一個地步,幾乎一個音響評論員在撰寫評論時所能寫下的所有優點,都能用在她的身上。她非常的安靜,背景極黑,這很容易就讓音樂浮現出來,而且細節豐富,即使是最細微輕柔的曳動,她也不放過。她的質地密度極高,卻又不乾瘦,體質健康勻稱,帶有水分;那種質地的恰到好處,就像火候拿捏得宜的清蒸魚,倘在鍋中多待幾時,肉就老了,要是提早些時起鍋,恐怕魚肉還未熟透。並且,她的速度很快,但她快得不著痕跡,她的快不像darTZeel那樣電光石火般犀利迫人,卻像是勤練補雀功、腳步輕靈幻化的小龍女。另一面,IPA-140的兩端延伸也十分優秀,這不是看了0-2MHz的豪邁數據就信口誇讚。實際聆聽起來,她不僅可以幫助喇叭發出深沈又具解析的低音,向上發展的泛音完整度更是出色,這讓IPA-140推起任何喇叭,似乎喇叭都的音色都豐富起來,色調都鮮豔繽紛起來了。


驅動強悍精準,音色繽紛美麗

先談談它的驅動力。一部擴大機的驅動力強悍,那受惠的不只是動態,還會有均衡而自然的全頻段表現,失真低,音色就美,音質就純,音樂的整體表現都會非常傑出。我用不同的喇叭搭配Revo IPA-140,都能獲得讓人滿意的效果。首先是公司的參考喇叭Dynaudio Contour 60,它那兩顆10吋低音是擴大機的考驗,要抓的住,那Contour 60的威力才顯得出來。再來,就是Contour 60調走中性,如果擴大機質感不夠,聲音會稍嫌單調,如果擴大機質感夠好,才能顯出Contour 60的迷人之處。

Revo IPA-140的反應敏捷,低音乾淨快速,接上Contour 60,喇叭若放在我平常習慣聆聽Contour 60的位置,低音會稍嫌不足。這個位置比編輯部同仁習慣的位置要往兩邊各拉約25公分,並且擺出一個內傾角度,讓喇叭軸心投射到我肩膀外側約20公分的位置,這是我先前在U-Audio試聽室裡聽Contour 60搭配PMC Cor、Avid Sigsum時的位置,這樣擺可以拉出一個寬闊深邃又透明的舞台,喇叭的存在感也少,聽起管弦樂兼有氣勢、層次和細節。但這次不能照樣擺。

剛開聲時,CD放的是魯普彈奏的舒曼鋼琴協奏曲,普列文指揮倫敦交響的版本。第一樂章開頭的強奏,怎麼聽就是不過癮,衝擊力不足,即或後面加入的鋼琴高度凝聚,音色漂亮,但是管弦樂團就顯得疲弱一點,那不是這個錄音的本色。後來我漸漸減少間距,直到接近編輯部同仁的「標準位」,並且讓喇叭正面朝前發聲,這才把音樂的重量全找了回來。這樣一調擺位,Revo-140的威力盡現。怎麼個好法呢?那鋼琴的音粒密度非常高,但不僅僅是一顆顆的顆粒而已,每一個音符像是包了糖衣的糖果,繽紛灑落,在燈光照耀下,分外美麗。樂團聲部層次分明,小提琴聲部鋪陳出帶有光澤的綢緞般的聲響,低音弦樂湧現時則鬆軟又有彈性,像是水波床的搖盪一樣。這可是Kenneth Wilkinson的經典錄音啊,這樣才對啊。為什麼我習慣的擺位不對呢?料想原因就在於Revo IPA-140的速度快,喇叭拉得開,低頻還沒凝聚成形就消散了,自然下盤虛弱;先前我用PMC Cor和Avid Sigsum都是中低頻飽滿厚實的擴大機,因此,反倒拉開了才能顯出透明音場。

Contour 60的聲底比較中性理智,沒有什麼討喜的染色或獨特韻味,這也是為什麼編輯部會選擇它做參考喇叭的原因。但是這就讓Contour 60該搭什麼擴大機成了一個問題。音響評論工作者的參考喇叭當然以中性見長者為佳,但一般愛樂者可不一定能一直聽中性、理智的聲音,天天吃低糖、低鹽、低油的飲食,可不是人人受得了。因此,像Contour 60這樣的喇叭,擴大機怎麼搭配就重要了。我過去的經驗,Audio Research GSi75有著超乎75W綜擴的控制力,加上一點甜甜的管味,與Contour 60很搭;T+A PA2500 R綜擴的驅動力十足,聲底具有扎實密度和綿綿厚度,特別容易形塑出形體和音像,加上一點微微的暖意,也是一個可長久聆聽的組合。這回Revo IPA-140則是目前我拿來與Contour 60搭配過售價最便宜,音色最漂亮的擴大機。

鮮亮音色還帶尾韻,卻顯出冷靜的氣度

Revo IPA-140的音色調性略趨鮮亮,但不讓人覺得有什麼白熱的刺激感,反倒聲音具有高級機才顯得出的安定和冷靜。帶有一絲微微的尾韻,就把音樂的光給打上了。但是,質感就在這裡。就好像料理後淋上的醬汁,看似無奇,實是畫龍點睛;這麼一筆,點出神氣,活龍再現。Revo IPA-140與其他的擴大機相比,就是多了那股神氣。例如聆聽曾經來台多次的法國打擊樂大師Jean Geoffroy用馬林巴琴演奏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馬林巴琴是用棒槌擊打木製琴鍵發聲,但木琴鍵下方還有金屬共鳴管,因此,其聲響包括了木製琴鍵和金屬管共鳴產生的音韻,而共鳴管的聲響並非說停就停,因此,彼此交融出來的音色異常豐富。Revo IPA-140放起這張唱片,把什麼是音色給說的清楚了。聲音色彩的呈現都在於泛音,泛音表現有賴於高音。Contour 60這個Esotar2高音雖是傳統的絲質軟半球,但質量極輕,因此反應速度快,泛音表現是絲質軟半球高音裡的翹楚。Revo IPA-140讓這馬林巴琴的豐富音韻能以盡顯,那飄揚而上隨即於空中消失的泛音實在迷人。同時,馬林巴琴的低音鍵在金屬管共鳴下,迴盪出豐潤而深沈的低音,這低音沈下後又向外發散的聲音也美極了。Revo IPA-140讓Contour 60聽起來不那麼理智,而是讓人愉悅的薄酒萊。

鼓聲扎實有力而且速度飛快

這樣講起來,她比較適合放古典音樂囉?也不盡然,一台好的擴大機,不該僅能限於某種類型音樂,而是放起什麼音樂都好聽。Revo IPA-140放起有重拍節奏的Michael Jackson真讓人熱血沸騰。以「Dangerous」專輯為例,第一軌的「Jam」開頭著名的打破玻璃聲效很好,若系統調的好,那玻璃撞破瞬間碎片噴發並彼此撞擊帶來的一系列聲音,具有行進的方向,而且混音工程師做出的空間感很好,讓人好像身歷其境一般。Revo IPA-140的速度夠快,聲音清晰,把這段充滿畫面感的聲效播放得極好。隨後的重拍落下,每一聲都有力,都扎實,而且還能把重重混音下的層次拉出來,Michael的聲線清楚明確而且立體。聽「Black & Whiite」,開頭的父子對話橋段十分寫實,站在門外的父親權威的命令,兒子激昂的回話,父親用力敲門予以喝叱,一遠一近描繪得很有畫面感。開場過了,音樂展開,電吉他導引出旋律線,帶有非洲風的電子節奏敲響,Michael的歌聲從音樂中浮起,Michael的歌混音技藝有多高明,Revo IPA-140都知道。

在公司試聽室的聆聽是短暫的,是片段的,回到家裡,與之朝夕相處,更是被她深深吸引。在家裡我搭配兩套喇叭,一個是書架喇叭Pierre-Etienne Leon Quattro Plus,一個是2.5音路的落地喇叭Jean Marie Reynaud Orfeo Jubile。這樣一對比,我發現,Revo IPA-140雖然售價僅僅25萬,但她完全可以對得起售價兩倍的喇叭,甚至更貴的。後端越好,她越精彩。

PEL Quattro Plus我用了10年了,這對isobarik設計的小喇叭有兩顆低音,一顆藏在裡面,與外面這顆單體做等壓運動,這使得這個4.5吋的低音單體可以更精準的運動。這個喇叭雖小,但聲勢不小,而且它透明度高、乾淨俐落的特性,是我聆賞音樂的良伴。我在家搭配的擴大機有兩套,一個是NuPrime DAC-10H與ST-10前後級,一個是Audiomat Adagio MK2管機。前者取其寬大音場和豐富細節,更有充沛動力能以因應大場面;後者則有溫暖細膩的管機韻味,夜深人靜時,我尤其喜歡聽Adagio,即便開小聲聽,那些微弱動態和精細紋理始終能清清楚楚。但是對比起Revo IPA-140,這兩台在該價位帶表現優秀的擴大機都要被比下去了。


廣告

一流的透明度,一流的純淨感

首先,Revo IPA-140的音場不僅寬且深,更有第一流的透明度。我在U-Audio試聽室還不敢這麼肯定,那裡有辦公大樓難以避免的隔間共振,加上地下室總有個不停歇的機械噪音。在我家卻沒有這等問題,加上牆面都是實心磚牆,天花板也少了為禍的輕鋼架,聲音乾淨很多,細節也更容易浮現。我在家聽Revo IPA-140,其透明度之高,有著讓人一望而穿的舞台;聲底之乾淨,有著滑順而細膩的聲線卻全無毛噪。這時,我才敢說:Revo IPA-140是我聽過透明度最高,聲底最乾淨的擴大機之一。


放起編制簡單的室內樂時,尤其感覺好處。例如聽卡普松兄弟與其他法國音樂家合奏的舒伯特鱒魚五重奏,這份Virgin的錄音本來就透明乾淨,在Revo IPA-140的驅動下,更顯精緻細膩。四把提琴以小提琴和大提琴的獨奏相對較易凸顯,提琴發聲的特質在IPA-140下似乎益發明顯。這錄音沒有刻意突出提琴的擦弦質感,但是琴弦振動與琴身共鳴帶來的豐潤質感,加上鮮明而活潑的演奏,讓琴音充滿光澤與色調。Revo IPA-140把這些質地、色彩都說得明明白白。低音提琴頓下所襯出的音樂厚度,鋼琴彈出斑斕淋漓的溪流水波,交織出的音樂畫面生活又清新。

如果換上JMR Orfeo Jubile,那音樂的色彩更是漂亮。Orfeo Jubile所使用的氣動高音非常優秀,聲音不僅有光彩,還有厚度,卻完全不見氣動高音常見的噪感;加上它有全音域發聲的頻寬,動態也更大,即便如鱒魚這樣的室內樂,唱來更從容、更輕鬆之餘,甚至覺得更精緻、更細膩。低音提琴的重量感更好,書架喇叭的Quattro只能聞得低音提琴到來,但Orfeo Jubile就能見得低音提琴的形態,而且起伏之際還可見得清晰的質感。

細節全無遮藏,盡顯聲音質感

聽Diego Tosi演奏的拉威爾小提琴奏鳴曲,這張錄音裡的的樂器質感就鮮明了。在拉威爾看來,小提琴和鋼琴本是不相容的樂器,因此他在樂曲中不僅沒有塑造二者琴瑟和鳴的樣貌,相反地,他刻意凸顯出二者的獨立性。在全曲近乎透明的畫布上塗上透明的顏料,演奏者怎麼書寫這樣柔和而透明的氣質,從而營造出瑰麗卻親近的的色彩,是演出重點。同樣的,在音響系統上也是。Revo IPA-140本身高度透明又澄淨的特質,加上其一流的音色描繪力,配上那淡淡的尾韻,讓拉威爾這曲聽來尤其美好。第一樂章開頭以鋼琴彈奏單音起始,然後小提琴以應答方式加入,濃濃的思緒在一片無染的空氣中散漫。兩件樂器一左一右,小提琴站的靠前一點,這是錄音師造出的突出感。這樣一來,可以聽見更多演奏的細節。聽那個擦弦質感,聽那個琴音低迴,聽那顫音抖動,聽見的越多,就越認識這曲子。充滿藍調風格的第二樂章,小提琴像是在歌唱一般,卻一反古典音樂裡「如歌」的寫作,返照出時代的風味。鋼琴開始強力急促的彈奏斷音,小提琴間或以撥奏或悠揚長音拉奏,這就是拉威爾要說的歧異性嗎?Revo IPA-140讓Orfeo Jubile唱出了絕妙的拉威爾。

Norma的主事者Rossi在受訪時表示,音樂重播的動態、頻寬和速度,很大部分都跟喇叭的性能有關,但是,聲音的質感卻來自擴大機。聽完拉威爾小提琴奏鳴曲,我更能領會Rossi的意思了。

我在前面曾說道,如果擴大機有十足的驅動力,能以全面地掌握喇叭的運動,那麼不只是音樂的動態大、表現明快,不只是聲音俐落乾淨、不拖不慢,不只是兩端延伸充足、低頻沈的下且有質感,更能展現全頻段音色的均衡,並且能夠維持清晰的層次和明確的定位,音像和形體不僅分離而且具像。如果一部擴大機能以這樣驅動喇叭,那麼以這不擴大機為中心的系統就能勝任播放多元類型的音樂。


完美唱出柴可夫斯基的濃烈情緒

我以Alice Sara Ott彈奏、Thomas Hengelbrock指揮慕尼黑愛樂的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為例,這是一張錄音效果奇佳,演奏傑出的錄音,能以暴露一套音響系統的性能和實力。第一樂章開頭以法國號起首的四個下行音符響起,接著搭配一聲樂團總奏,鋼琴加入後,以固定三組和弦的上行音型加入,宣告了樂曲展開。樂音是有力的,舞台是展開的,琴音是飽滿的,聲部是分離的,和聲是交融的。一段鋼琴獨奏,直往下爬到低音後而止,那個琴音重量感之好,加上重壓和弦下,琴弦振動的質地,那畫面實在寫實。呈示部走到第二主題,情緒漸趨和緩平靜,這裡的鋼琴實在美,Ott的演奏浪漫卻不至於過於耽溺,維持著清晰而穩健的樂句。樂團奏出新的樂句後,漸次發展出另一個新的高潮,樂團能量逐漸疊加,構成一幅壯麗的音畫,在高點處,鋼琴悍然加入,以連串的華麗琶音為這段音樂做出結束,然後情緒一轉,再度歸入平靜,重新探索深處的自我。鼓聲把音樂導入了發展部,鋼琴展開與樂團的對話,音樂結構在在清楚。到了再現部,鋼琴有一段精彩的長篇獨語,既深情又華麗。末了在樂團加入後,再度展開一段帶有華彩風格的尾奏,恢弘而壯大地結束了第一樂章。Revo IPA-140把這些柴可夫斯基藏在音樂裡的濃烈情緒唱得完美極了。

怎麼我好像一直在寫音樂,怎麼沒描寫聲音呢?我的回答很簡單:音響不是為了讓我們聽音樂的嗎?一套真正好的音響系統,應該更能把我們導引到音樂裡面,而不是讓我們只聽見聲音而已。當你透過這套系統,進入了音樂裡,你就不需要太多術語來描述聽感了。你聽的,該是音樂,而不是聲音。Norma Revo IPA-140給我的,更多是音樂,而不是聲音。我的聆聽經驗,映證了Rossi是個聽音樂的人,而不只是一個電子工程師。

低音量下也好聽的晶體機

還有一點,也讓我對Norma Revo IPA-140感到驚奇。一般來講,擴大機都有一個最佳的工作範圍,音量太小,可能會因為輸出不足而無法完全驅動喇叭,致使音樂資訊不夠完整。我很喜歡Revo IPA-140在低音量下的表現,她能夠充分呈現出音樂的紋理和細節,甚至能呈現那些微弱的動態表現。例如聽Sarah Vaughan 1985年於巴黎的現場演唱會,這張現場專輯錄音活生,開大聲聽能把我帶回現場,小聲聽,則把我帶到一種想像的空間裡。在「Summertime」一曲當中,Sarah全程清唱,她充滿技巧地轉音,自如地運用身體的共鳴,以寬廣音域和多變聲腔唱出了令人陶醉的經典歌曲。在「Wave」一曲裡,同樣是輕柔吟唱,但加入了樂團伴奏。伴奏的三重奏不搶戲,稱職地伴著Sarah的演唱,鼓刷搖盪過去,帶出一層金燦燦的光彩,鋼琴則灑落一盤珍珠般的韻澤,Sarah的聲腔特質則清晰立體。我印象中,這樣小聲聽音樂,最美好的經驗都在管機身上,這回,在Revo IPA-140上,我聽見了比之管機毫不遜色的立體和精緻。如果你下次要去經銷商那裡聽Norma擴大機,請記得試試看把音量切小,聽看看她的低音量表現。

這是卡拉絲的諾瑪

在聲樂界有這樣的說法,老師們總是告訴學生,要把歌劇唱好,就要去聽卡拉絲(Maria Callas)怎麼唱,但是,老師也會告誡學生:「你可以聽她唱,但你不要學她。」這有兩層意思,第一,卡拉絲的聲音並非完美,稱不上是女高音的教科書,因此要學生別學;第二,卡拉絲對於劇中人物的刻劃,無人能及,她能把那些個性強烈的角色唱得濃烈又嗆人,這種詮釋,不是什麼人都辦得到,學生倘若想學,只怕東施效顰。而卡拉絲最精彩的角色是什麼呢?就是Norma。這齣歌劇奠定了卡拉絲在歌劇界的地位,甚至她歌唱生涯的終點也是Norma。聽卡拉絲演唱Norma,你不覺得她是在扮演一個角色,而會覺得在台上的,就是Norma本人。卡拉絲,就是諾瑪,諾瑪,就是卡拉絲。

聽Norma Revo IPA-140,我也是這種感覺—這不是唱片,這,就是音樂。

器材規格

Norma Audio Revo IPA-140
型式:雙單聲道綜合擴大機
輸出功率:140瓦/8Ω,280瓦/4Ω
頻率響應:0Hz-1.8MHz /- 3dB
增益:34dB
輸出電流:連續36A,峰值150A
尺寸:430×110×365 mm(W×H×D)
重量:25公斤
參考售價:250,000
進口總代理:上瑞
電話:(02)8642-4269
網址:www.soundray.com.tw

廣告

[新聞] 各級電路採分離式電源-Norma PA-160 MR單聲道後級
Norma打造這台Revo PA-160 MR,先從打造穩定的電源開始做起,除了透過穩壓設計打造低阻、低噪、高速、高電流的電源供應外,而且還用上了2枚400VA的環形變壓器,為增益級、驅動級與輸出級分別提供電源,避免電路互相干擾...《 全文

[試聽報告] 笑擁推力與通透自然-上瑞試聽ASR Luna 8
德國ASR從1980年代初期推出Emitter擴大機之後,就一直維持相同的型號名稱,原廠稱之為Emitter I與Emitter II,而台灣代理商上瑞引進的是特別版,在重要元件部分額外指定加料,所以稱之為Luna 6與Luna 8,而我這次要來聽的是Luna 8...《 全文

[新聞] 消除震動就看我-Thixar Eliminator諧振消除器
原廠表示,我們的音響器材,每一件都處於彼此相連的情況,即或你透過音響架隔開,或者並排放在地上,他們還是藉由音響架和地板間接相連;這意味著:所有的震動都會透過傳導而互相影響。解決這個問題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使用Thixar Eliminator...《 全文

[新聞] 最好的ASR在台灣-ASR Luna 6、Luna 8全面到貨
[新聞] 科學與藝術的結合-Norma REVO IPA-70B綜擴
[專題報導] 以音樂入味-專訪Norma Audio負責人Enrico Rossi
[新聞] 以品味與直覺打造-Norma Audio HS-DA1 DAC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YBA Genesis CD4 CD唱盤
您對上掀式CD唱盤情有獨鍾嗎?那麼YBA這部Genesis CD4 CD唱盤想必可以引起您的興趣。Genesis CD4使用Sanyo HD850雷射機構,上方有個滑蓋,將滑蓋往後推,即可將CD唱片放入,然後再放上CD鎮,就可以播放了。這個滑蓋的作用純粹只是...《 全文

Magnat Shadow 207落地喇叭
以箱體來說,原本Magnat就使用MDF來製作喇叭箱體,不過Shadow 207的前障板換上了新的E1-MDF,不僅增加了厚度,剛性也更好。低音反射孔使用新的Airflex設計,透過流體力學的強化設計,讓氣流導通更為順暢,降低氣流噪訊,以維持純淨《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