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會員登入 | 加入會員
2017/01/06發表,已被閱讀 23,396 分類:喇叭
Lals Neo Classical 152喇叭 雷爾斯的喇叭使用號角高音與布邊紙盆低音單體,表面上看起來師法古董喇叭的設計,不過,雷爾斯以層層黏合的樺木製作號角,解決古董號角因為金屬材質導致聲音過利的問題,此外,低音單體也採短衝程設計,避免反應過慢、聲音模糊的缺點。因此,雷爾斯的喇叭,不但保有古董號角喇叭的迷人韻味,聲音清晰度與細節解析度也十分優異。此言並非我憑空想像捏造,因為今年五月我前去雷爾斯試聽他們的Classical 12 SE,便體驗過他們喇叭的風采,果然是名不虛傳。

只是,那次離開雷爾斯之後,心中一直有所缺憾,一來是因為對Classical 12 SE的聲音念念不忘;二來,是那次試聽時,雷爾斯的旗艦級喇叭——Neo Classical 152——就立於Classical 12 SE之後,龐大的箱體,讓人不好奇也難,可惜當天時間有限,無法感受這對旗艦喇叭的聲音面貌。幸好,就在上個月,公司安排了試聽這對旗艦喇叭的機會,正好得以滿足我對這對旗艦喇叭的好奇心。


金檀貼皮,木工繁浩

Neo Classical 152高168公分,寬82公分,深68公分,論箱體體積,是我自入行以來交手過的喇叭之中最大的一對,即便本人身高178公分,站在Neo Classical 152面前,也不免被其巍峩的形體所震懾。我仔細端詳了一下這對旗艦級喇叭,發現其箱體背板呈圓弧型。我驚呼:「這做起來一定很費工吧!」雷爾斯主事者之一——黃日興先生說道:「的確,若沒有現在合作多年、技術值得信賴的木工廠,我們也不可能推出這對旗艦級喇叭。」黃先生介紹,這對Neo Classical 152與他們其他喇叭一樣,箱體採用俄羅斯進口的樺木層層黏合而成,內部也以複雜的龍骨結構支撐,讓箱體擁有絕佳的抑震能力,即便播放大音壓的音樂,依舊可以保有穩如泰山之勢。

黃先生還特別強調,Neo Classical 152的貼皮做法與其它喇叭不一樣。「這次貼皮採用紫檀木中最為名貴的『金檀木』作為原料,而且為了讓木紋銜接更為流暢,採用了『自然拼貼法』,一百片木皮中,只有兩、三片可作為拼貼的原料。」的確,Neo Classical 152的木紋貼皮略帶金黃色的光芒,左右聲道對稱,帶來視覺上的和諧感。而且木紋的流動感比雷爾斯其他喇叭看起來更為強烈,散發出高貴的質感。說到此,雷爾斯另一位主事者——柯俊益先生正好忙完手邊的工作,拿出手機給我看他們先前在木工廠拍的照片,只看見照片中,一張張金檀木貼皮詳加配對,並一一寫上編號,無論選料與工序,看起來十分繁浩。


Neo Classical 152採用價格高昂的金檀木貼皮,並以「自然拼貼法」處理箱體稜角的木紋銜接,讓木紋流動看起來更為自然。

MTM排列紙盆低音與超大樺木號角

儘管這對旗艦級喇叭體積碩大,但是單體配置並不複雜。Neo Classical 152採2音路3單體設計,2個低音單體與號角中高音採取MTM方式排列,讓喇叭以貼近點音源的方式發聲,有助提升定位以及結像的清晰度。低音單體方面,採用口徑15吋的布邊紙盆單體,其中振膜上的同心圓皺摺,比Classical 12 SE上的12吋低音單體更為緊密,防塵罩則採用布織材質,整體結構更為強韌,而單體後方的磁力系統採用大型的磁鐵,相信能傳達出不小的威力。此外,Neo Classical 152的低音單體特別採用短衝程設計,這樣可以加快低音單體的反應速度,至於威力會不會因為衝程變短而有所減損?別擔心,正因15吋的低音單體面積龐大,能推動更多的空氣量,能量自然也不容小覷。

Neo Classical 152採用口徑15吋的布邊紙盆低音單體,其中振膜上的同心圓皺摺,比Classical 12 SE上的12吋低音單體更為緊密,防塵罩則採用布織材質,整體結構更為強韌。此外,該單體採短衝程的設計,可讓單體反應更為靈敏,傳達清晰的低音。

雷爾斯喇叭最大的特色就是以樺木夾板CNC車製而成的壓縮式號角單體,不過,Neo Classical 152的號角單體開口較寬,製作比其它號角單體更為困難。黃先生介紹到高音單體時,特別拿出單體的設計草圖跟我解釋,該號角單體由一個100mm大型金屬振膜壓縮式單體發聲,而且在單體與號角之間加上1個4cm的轉接口。「這個轉接口的功用,可以提升單體的效率,就好像以手指輕微擠壓水管一樣,可以讓增強水流的壓力。」黃先生說。

Neo Classical 152的號角並沒有與箱體黏死,不過該號角十分厚重,僅以一人之力是無法搬動的。從照片中可以隱約看見號角後方的100mm金屬振膜壓縮式單體。

雖然Neo Classical 152上的號角是以CNC車製而成,但製作起來一點都不容易。「體積巨大,重量沉重,光是生產CNC刀具便是個問題,光是車製一面的成本便十分變十分高昂。」此外,由於號角開口較寬,壓縮單體發聲時,氣流容易朝中央傳出。為了讓聲音擴散更為均勻,Neo Classical 152上的號角加了櫸木製作的等化片。這些等化片擁有彎曲的表面,一方面有引導音波、增加聲音擴散性的功用,另一方面則可讓號角單體的頻率響應延伸到500Hz到600Hz之間。如此設計,可以讓Neo Classical 152的分頻點到500Hz,讓中音的部位由號角單體發聲,使得人聲聽起來更為突出。此外,Neo Classical 152的號角也如同Classical 12 SE,可從背板上的旋鈕調整效率,以適應不同的空間聲學條件。

Neo Classical 152的樺木號角中,具有櫸木製作的等化片,除了有協助聲波擴散的功用外,也可讓號角單體的頻率響應往下延伸至500Hz到600Hz之間。

Sower SA-150T:威力十足的單聲道綜擴

這次試聽所搭配的訊源,與上次試聽一樣,為身兼USB DAC、數位前級以及耳擴的Audiolab M-DAC。不過這次試聽所動用的擴大機非同小可,由今年首度亮相的Sower SAT-150T單聲道擴大機出馬。這台擴大機由曾錦龍先生所設計製作的,他原本在學校教授音響實作,退休之後,為了打造他心目中理想的擴大機,於是推出了Sower SA-150T,並在今年TAA音響展中初試啼聲。一般的單聲道擴大機都是單純的後級,可是SA-150T是「單聲道綜合擴大機」,讓前級與後級電路,左右分離,減少串音的發生。

試聽時搭配的訊源為Audiolab M-DAC,USB DAC、耳擴、數位前級多功能合一,是相當著名的高C/P值機種。

SA-150T採取AB類混合設計,在散熱鰭片的內側搭載36對精心配對的功率放大晶體,在30瓦以內輸出為純A類放大;8歐姆承阻下,輸出功率達150瓦;隨著承阻減半,輸出功率也跟著倍增,到2歐姆負載時,輸出功率可達600瓦,是十足的大電流設計。此外,SA-150T的大型環型變壓器以及音量控制電路都以鋁合金防護罩密封,當時在TAA音響展中,曾先生在雷爾斯的展房中曾向我表示,SA-150T的電路設計可以阻擋來自市電的噪訊,無須額外處理電源。

由曾錦龍先生所設計製作Sower SA-150T為單聲道擴大機設計,大型環型變壓器以及音量控制電路都以鋁合金防護罩密封,功率級搭載36對精心配對的功率放大晶體,8歐姆承阻下,輸出功率達150瓦。

在正式試聽前,我先讓系統發個聲,發現將SA-150T的音量轉至第二格時,喇叭音量便十分大聲。這似乎顯示了兩件事:第一,Neo-Classical 152的發聲效率高達100dB(1W/1m),依此規格數據來看,效率相當高,用小功率擴大機便可推得很好,若用SA-150T這樣的大功率擴大機,更是不成問題;第二,SA-150T在音量轉在沒到九點鐘方向的位置,音量便十分大聲,可見曾先生在設計這台擴大機時,野心十足,有意要向其他難推的喇叭挑戰。不過,就在這短暫的測試間,我發現SA-150T的聲音十分乾淨,又帶著一些暖味,因此變遵照雷爾斯的安排,由兩台SA-150T負責推動左右聲道喇叭。

每台SA-150T具備一個XLR平衡式輸入以及單聲道正負極喇叭輸出端子。

廣告

人聲情感熱烈,活靈活現

試聽一開始,我先播放宋冬野演唱專輯《安和橋北》(摩登天空M072)中的名曲〈董小姐〉打頭陣,結果這對喇叭雖然體積龐大,但是重現人聲,卻猶如人體肌肉骨骼一樣精巧,各個咬字吐腔充滿生命力,根本讓人忘記聽到的聲音是由沒有生命的喇叭與音響器材傳出。宋冬野的歌聲開始出現時,可以輕易察覺到不偏不倚的成形於喇叭前方中央之處,而且深沉渾厚,充滿磁性,與他虎背熊腰的體型完全相符。

這不表示我聽的歌聲是沉鬱缺乏生氣的,或是因為喇叭箱音過中而讓人聲有濃厚的鼻音。相反地,Neo Classical 152重現的歌聲,音色暖熱溫厚,卻又充滿生動的暫態細節。當他唱到「渴望著衰老」一句時,在「著」字之後有著明顯的停頓。這個停頓透過Neo Classical 152重現,我彷彿看宋冬野就站在雷爾斯試聽室之中,突然縮緊喉頭,閉上嘴巴,嚥一下口水,再準備換口氣,唱出下一個字。

宋冬野的歌聲聽起來如同他的身形,這是否表示所有人聲透過這對碩大的Neo Classical 152播放,形體都會瞬間放大。不然!在〈董小姐〉的後半,有女聲加入,同樣透過這對喇叭傳送,女生合唱的歌聲嬌嫩纖細,純淨中又略帶稚氣,與宋冬野的歌聲形成極大的反差,這也顯示Neo Classical 152能夠忠誠表現每個人的嗓音特性,而不是一味兒地將人聲皆以放大、加厚處理。此外,宋冬野與女生唱到每個句子結尾的地方,那些從嘴巴中吐露的氣息,還有從吉他擦弦中微微傳來的震動聲,各個輕盈如飄浮在空中的羽毛,唯妙唯肖,充滿生命力。

聽完小清新風格的民謠演唱,我接下來播放古巴國寶級女伶歐瑪拉(Omara Portuondo)於2002年專輯《愛的花朵》(World Circuit WCD76 )中的〈禁忌〉(Tabu)。樂曲一開頭帶有神秘氣息的長笛聲,透過Neo Classical 152播放,可以明顯感受到滿滿的體熱與氣流自笛聲中流瀉而出。之後歐瑪拉開始演唱,歌聲結像於喇叭略為後方的中央位置,展現出不同於前一張專輯的錄音視角,而且我所聽到的歐瑪拉演唱歌聲,彷彿不是由電流轉換成磁力推動喇叭單體產生的聲音,而是融合血肉溫度與情感靈魂所演唱出的歌聲,十分能打動人心。

播放同專輯的〈哈瓦那(Habana)〉一曲,開頭的小提琴與吉他演奏,在細節、定位等等音響特質不但讓人感受到逼真具體的形象,而且伴隨著吉他彈奏的指甲摩擦聲音,透過Neo Classical 152播放而出,不會讓人覺得刮耳,反而如同音樂一般美妙動人。歐瑪拉錄製此專輯時,已經74歲,她的歌聲從這對雷爾斯旗艦級喇叭傳送而出,不用說,不再只是空氣震動形成的物理現象,反而在行氣吐納之間,感受到不少歲月淬煉下的迷人韻味與深層情感。Neo Classical 152傳達出的歌聲,有著如同熱可可一般濃郁得化不開的情愫,是我有史以來聽過最美妙的一次。


反應迅速,能量充沛

聽完了男聲、女聲的獨唱專輯,我發現Neo Classical 152在重現人聲方面有著擄獲人心的魔力(當然,表現器樂演奏也有出類拔萃的表現),於是我決定播放巴哈世俗清唱劇BWV205(Harmonia Mundi 2951544)中開頭的「風之大合唱」(Zerreisset, Zersprenget, Zertrümmert Die Gruft),看看這對喇叭是否能帶來我過去未曾聽聞的感受。結果,Neo Classical 152雖然搭載著兩枚龐大的低音單體,可是播放起這首快節奏的合唱曲,絲毫不會拖泥帶水,反而收放迅速,展現出乾淨俐落的質感。合唱團與樂團各聲部從頭到尾都保持著穩定、清晰的層次感,如此聲音特性,充分展現出巴哈樂曲對位精巧的特色。此外,樂曲從弱聲逐漸攀升到強聲,動態變化明顯,而且整個合唱團與樂團高聲演繹的地方,也不會有刺耳的壓縮感。合唱部分中,雖然有大量「s」、「z」等摩擦子音,聽起來卻十分清晰而自然,不會讓人覺得樂曲充滿毛躁的氣流聲。

值得一提的是,這張專輯的錄音電平較低,我必須將Sower擴大機的音量調至第五、第六個刻度,正好給這對擴大機表現的機會。在聆聽過程中,我不但感受到這對擴大機寬廣不受限的動態變化,而且底噪十分乾淨,音色略帶溫潤,推動Neo Classical 152,可說是門當戶對,好上加好。


結像滴水不漏

接下來,我播放我播放北歐前衛爵士演奏專輯《Aki Rissanen / Jussi Lehtonen Quartet with Dave Liebman》(Ozella OZ058CD)中的〈The Gong Song〉。樂曲一開始連續打擊的大鑼聲,每個擊點粒粒分明,而且透過這對巨大的喇叭聆聽,可以感受到槌子與鑼巨大的形體,彷彿海嘯般滾滾襲來,與先前在其它喇叭上聆聽的感覺格外不同。鑼聲結束敲擊之後,其尾韻透過這對喇叭的播放,一直瀰漫在整個聆聽空間中,揮之不去,完整重現細微的音波。穿梭在樂曲間的笛聲演奏,聽起來嘹亮通透,快速吹奏的橋段中,可以明顯感受到吹奏者舌頭的運動,讓笛聲充滿抖音,而Double Bass的彈奏聲,透過喇叭上巨大的低音單體播放,充滿著動人的彈力。

我再將氣勢加碼,播放歌劇《阿依達》(EMI 7234 5 5 6246 2 8)第一幕第一景結尾中,阿依達與眾人高呼祈求Radames帶領的軍隊凱旋歸來、並獨自留下唱出對Radames複雜情感的片段。樂曲一開始,無論是男低音演唱的埃及王、男高音演唱的Rademes、女高音演唱的阿依達、還有女中音演唱的Amneris,每個獨唱者的歌聲明顯在前,樂團與合唱的聲音明顯在後方,而且各個形體,比例一致,沒有哪個獨唱著的聲音特別突出或是特別肥厚的情形發生。更重要的是,Neo Classical 152節像相當密實,喇叭之間的聲音絲毫沒有空洞感,舞台寬度與深度透過唱至「Guerra! Guerra! Sterminio, all’invasor!」樂隊與獨唱者齊力發聲的地方,速度緊湊,情緒高昂,低音單體以電光火石之勢,節奏精準地為樂曲帶來宏偉磅礡的氣勢,聽起來大快人心,十分過癮。

之後,由卡芭葉擔綱的阿依達詠嘆調「Ritorna, vincitor!」,那高漲的情緒爆發力,透過這對喇叭聆聽,完全沒有隱藏,而且氣息的強弱變化十分鮮明,尤其唱至高音的抖音,富含血肉感,彷彿可以看見卡芭葉站在舞台上,以丹田之力敞著嘴巴與喉嚨深情演唱,形象相當逼真。


神形兼備的極致聽感

總結上述的聽感,我發現Neo Classical 152體型雖大,但是重現音樂毫無蠻力與霸氣。過去聆聽一些不錯的喇叭,雖然有著清晰的結像與定位,但對我而言只是把聲音的形象描繪出來而已。但是Neo Classical 152卻大大不同。在其巨大樺木號角與兩支15吋布邊紙盆低音單體的呈現下,不但結像密實無死角,音樂情感更是熱烈萬分,尤其是人聲,更讓人感受到歌者的靈魂,可謂神形兼備。我當天在雷爾斯聽得樂不思蜀,不知不覺天色漸暗,要不是考量到自己阮囊羞澀,還有家中空間不夠大,還真把這對喇叭搬回家!

至於大家最關心的價格呢?黃先生說,Neo Classical 152 實售價一對880,000元,無論以形體、做工或聲音表現衡量,都有越級的水準。而且,黃先生與柯先生也強調,雷爾斯旗下產品均採實售價政策,均一、公開、透明,童叟無欺,這也是我覺得雷爾斯令人欣賞的地方。Neo Classical 152不但擁有古董喇叭令人迷戀的韻味,頻寬、動態與細節也都可圈可點,再度證明了雷爾斯精湛絕倫的工藝水準,在這邊極力建議大家抽空前去雷爾斯聆聽Neo Classical 152,感受音樂靈魂的所在!

器材規格

Lals Neo Classical 152
型式︰2音路3單體號角喇叭
低音單體:15吋紙盆低音單體
中音/高音單體︰100mm壓縮驅動器
頻率響應:20 Hz – 20kHz
平均阻抗︰8歐姆
效率:100 dB
最大承受功率:1000W
分頻點:500Hz
尺寸:1680 ×820 ×680 mm(高×寬×深)
重量︰160公斤
建議售價:880,000元/對

廠商資訊
製造商:雷爾斯
電話:02-2647-5757
網址: www.lals-audio.com.tw

廣告

[新聞] 因應原物料上漲-雷爾斯自2018年起調漲售價
據LALS雷爾斯音響來函表示,因應近期原物料價格上漲,生產成本跟著抬升,為反映成本,LALS雷爾斯產品自2018年起將全面調整售價,漲幅約在一成左右,特此通知。雷爾斯表示,LALS號角喇叭上市以來堅持所有產品皆為台灣設計製造...《 全文

[新聞] 號角搭配雙低音-LALS Neo-Classical 82落地喇叭
想找一款能夠聽音樂又可以看電影的號角喇叭?國內致力於號角喇叭研發的雷爾斯LALS旗下就有一款新發表的Neo-Classical 82落地喇叭,強調既能滿足兩聲道音樂聆聽,還能應用於多聲道家庭劇院之中。這款Neo-Classical 82落地喇叭採用兩路分音...《 全文

[試聽報告] 超值到破表-LALS Classical 8M號角喇叭
Classical 8M就像是一個「殺手級應用」的產品,讓你毫無防備開始用它、了解它,進而體會到號角的魅力而喜愛它,最後就不能沒有它。事實上,號角喇叭一直都不是便宜的東西,因為真正的號角喇叭,除了從外面看得到的那個號角要...《 全文

[新聞] 採用Altec單體-Lals 全音域喇叭
[新聞] 15吋中低音還能高效率-Lals Neo-Classical 15號角喇叭
[新聞] 36對功率晶體手工搭棚-Sower SA150T綜合擴大機
[新聞] 向下10度傾角設計-Lals Classical SR環繞喇叭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KECES Ephono唱頭放大器
KECES本身就擅長製作低噪訊的線性電源供應器,這次又將這個電源供應獨立出來,就是要徹底避免類比訊號線路受到電源干擾的可能性,為Ephono提供DC 24V/2A的電源。另外原廠強調電源箱體採用3mm厚的鋁合金材料打造而成...《 全文

Swiss Cables Evolution訊號線
旗下線材共分三級,最入門的稱為Evolution,上一級稱為Reference,最高級的稱為Reference Plus。無論哪一級,他們的製作理念大體一致:採用高純度的銅導體,這些線芯都是在特定氣體與溫度環境下緩慢拉伸而成;採用空氣絕緣..《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