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4發表,已被閱讀 48,806 分類:喇叭
Avalon Indra落地式喇叭 在喇叭設計的歷史上,Avalon可說是樹立典範的創新者,他們不僅是全世界第一家採用全無平行面超複雜音箱設計的廠家,也是第一家應用陶瓷單體和鑽石高音的喇叭廠家,這些是Avalon看得到的特點,其他在分音器上面的複雜設計,則是外表看不到的創新。多年以來,Avalon的喇叭一直維持極高的可辨識度,幾乎一眼看到喇叭,就能講出那是Avalon的設計,而Indra便是Avalon最新推出的中高階款式。在Indra之上,還有Eidolon Diamond、Isis與Sentinel II,以下則有Ascendant一連四款喇叭,產品定位剛好在中間的位置。

不過說來慚愧,寫音響評論這些年來,雖然經常遇到Avalon,但多是驚鴻一撇,或是在音響迷家裡面,或是安排音響店現場試聽,總之,Avalon與我緣淺,沒機會好好借回來試聽一段時間。去年Avalon原廠副總裁Lucien Pichette來訪,對於Avalon的介紹詳細而不誇張,更讓我心嚮往之,我們約好CES見面,屆時可以採訪總裁Neil Patel,於是在動身赴美之前,我請同仁向歐美商借Indra,等我CES回來進了辦公室一看,才知道出動Indra非同小可,難怪多年來我一直緣慳一面。

重量級的木箱包裝

此話怎講?Avalon喇叭運送時,都是採用木箱封裝,Indra的尺寸雖然只說是中型落地喇叭,但加上木箱之後,就是龐然大物了,所以Avaolon喇叭的搬動,件件都非同小可,每次都要勞師動眾。歐美小劉將Indra送來,還費勁地幫我們拆箱,簡單的擺好位置,就等我回國試聽了,還真要感謝他們的協助。

為何Avalon要採用如此重量級的包裝?這是老闆Niel Patel的堅持。他說,消費者花了不少錢來買Avalon喇叭,原廠自然要想盡辦法,在喇叭送到消費者手上之前,盡可能維護產品的周全完整,所以Avalon從一開始就堅持使用重量級的木箱包裝。此外,Neil也堅持每一款喇叭都要附上「精裝版」的說明書,裡面詳細記載喇叭的設計特點、Break-in方式、擺位注意事項、空間與系統配合建議等等,用家可以仔細推敲如何在自家空間調整出最佳狀態。Neil認為,產品不僅本身要好,精緻的包裝與說明細節,更能讓用家在拆箱時馬上感受到選擇了「與眾不同」的精緻產品。有人說Hi End音響屬精緻工業的一部份,Avalon照顧細節的作法,體現了Hi End精緻的內涵。

聲音的藝術品

在美國與Neil Patel的專訪,約莫一個小時的訪談,我更相信Avalon成功的秘訣就藏在Neil Patel身上。這位仁兄風趣健談,對於音樂與藝術的愛好則完全投射在音響設計上面。我問Neil有沒有所謂Avalon之聲?他說每一對Avalon喇叭都有自己的個性,都是他親自設計調校,雖然大小有分、價格有別,可是表現都非常的棒,就好像畫家作畫,大小有分、價格有別,可是你怎麼叫畫家說他的畫風都一樣,或挑選一幅他最滿意的作品?對Neil而言,Avalon的喇叭並不是一般消費性產品,而是聲音的藝術品。

延續著Avalon的傳統,Indra依然採用全無平行面的音箱設計,喇叭正面向後傾斜8度,作為時間相位的機械補償。從照片上看起來,Indra像是大型喇叭,尤其是以仰角拍攝的角度,更顯得氣勢不凡,但實際上Indra的身高僅有104公分,寬度僅26公分,擺放起來不佔空間,卻有絕佳的視覺效果。與Eidolon Diamond比較起來,Indra只矮了6.35公分(2.5英吋),寬度與深度差距也不大,可說是稍小的Eidolon Diamond。

箱體製作,費工費時

看著擺放在試聽室的Indra,可真是漂亮,精緻打磨的箱體與玲瓏有致的線條,看了真叫人喜歡,如果把Indra精緻的設計外觀和義大利Cassina家具擺放在一起,視覺上肯定是相得益彰。如果把兩者的價格拿來比較,一套Cassina的沙發恐怕比Indra便宜不了多少,Indra還能夠演唱好聽的音樂,你說,Indra究竟是貴還是便宜?

仔細端詳Indra的細部木工,八角型前障板可說是「慢工出細活」。在CES採訪Niel,他還秀了一段拍攝Avalon工廠的影片,但還沒有配音說明,只能用看的,但卻已經勝過繁瑣的說明。原來Avalon的音箱,包括Indra在內,都是用許多MDF板貼合,然後直接削切出箱體的斜角,做出音箱初胚,這過程要損耗許多材料。

初胚完成,接著要替喇叭貼上原木皮,Lucien在一旁補充說:「木紋的配對很不容易,而且天然木皮表面有時候會有不規則的樹瘤痕跡,木工需要花費很多時間修補,而在美國生產Avalon,工時耗費越多代表成本越高。」配對好的木皮還需要木工一面一面貼上去,Indra上下各有兩處斜角,平貼上去的木皮,最後一定會有多餘的面,木工要仔細地把銜接處割掉,影片看到這裡,Neil說這個工作最危險,一不小心就會把薄薄的木皮銜接處割壞了,那整個音箱就得刨掉重做。

光是Indra的音箱需要多少時間製作?Neil說至少要一個星期,而Lucien則提醒我,畫面上看到製作中的Indra和Isis半成品,已經都賣掉了,現在廠裡面一直趕工,應付全球訂單需求。供不應求的原因不僅是木箱製作難,他說優秀的木工也不多,Avalon自家也不過一、兩個老手可以處理全部的程序,難怪生產速度慢,趕不上訂單的需求。

廣告

Indra並非延續Eidolon的設計

由於Indra看起來比Eidolon Diamond稍小一些,箱體複雜程度幾乎完全比照Eidolon,我本猜想,Indra就是從Eidolon修改而來,不過Neil卻糾正了我的想法。對於Neil而言,每一款Avalon喇叭都是獨一無二,就算外觀相互有延續性,但內部卻大不相同,幾乎每一款產品的開發都是全新的開始。以Indra來說,內部架構就和Eidolon很不一樣,分音器也要重新設計,因為Eidolon Diamond使用鑽石高音,中音雖也是陶瓷單體,但低音則是11吋的大尺寸單體,與Indra所使用的單體完全不一樣,所以整個Indra的設計還是要從頭開始,而不是Eidolon的延續。

如果說Indra在哪些方面有延續性,Neil告訴我,有很多新的想法是來自Isis,他說Isis是近年來Avalon在喇叭設計上的一大突破,讓喇叭更不受空間限制,很容易擺放,也不難驅動,聲音特質依然維持Avalon的特色。可是Isis好雖好,Neil說它還是一對大型喇叭,價格還是居高不下,所以他想要設計出一對不到Isis一半價格,聲音表現卻有Isis九成功力的新產品,那就是Indra了。

追求完美的代價

看到這裡,讀者或許會問,那Avalon不是自打嘴巴,聲音表現只差一成功力,價格卻多了一倍,消費者的算盤一打,當然都會買Indra了,怎麼會用多一倍的價格追逐10%的聲音提升?這其實是Hi End令人著迷,散盡千金的道理。要買一套播放起來聲音還可以的音響系統,預算不必多,十萬元以內豐儉由人,好好搭配聲音其實還真不賴,但是當愛樂者嫌低音不太夠、中頻有點虛、高音也不夠華麗,這時候就麻煩了,如果十萬元能搭配出80分的系統,至少要多花一倍的錢,才能增加10%的音質提升,補上那不足的一點點。如果想好上加好?對不起,追求完美的最後一段路,肯定是銷金窟,只問口袋夠不夠深。設定預算追求合理音質表現,可以用理性態度的面對,花大錢追逐「一點點」的提升,不是理性消費,但追逐「絕妙好聲」,對不起,那是實現「音樂重播藝術」的範疇,不是理性消費,而是不計一切代價來尋求音樂重播之美。

從Avalon原廠的說明,我們可以發現長相接近Eidolon Diamond的Indra,骨子裡其實是延伸自Isis的技術。Indra所選用的單體,中、高音單體還是Avalon長期愛用的陶瓷振膜,低音仍是Eton特製Nomex/Kevlar振膜。其中,高音單體雖不是鑽石振膜,但是內藏的釹磁鐵引擎、音圈和框體設計,則與鑽石高音雷同,差異僅是振膜不同,所以Indra的高頻延伸比較保守,只有25kHz。而兩只7吋Eton低音,加上低音反射孔的助力,延伸可達28Hz。

分音器是Avalon的不宣之秘

Avalon的不宣之秘,還包括分音器,Indra也不例外,即使我和Neil面對面,他也沒講分音器內容,只談設計的過程。Avalon喇叭的分音器全部採用手工搭棚,捨棄PCB板以避免造成音染,這是從Accent 2開始的傳統,Indra也不例外。有趣的是,Neil人住在紐約,但Avalon工廠在科羅拉多,設計分音器的工作又非Neil定案,所以Avalon在工廠裡面會把喇叭完成品寄給人在紐約的Neil,但分音器不裝上去,同時把各種規格的電感、電阻全部寄給Neil,讓他可以方便地拔插更換,交替試聽,找出最佳的分音器被動元件配置。

這樣試聽調整分音器需要多久?Neil說這好像問畫家需要多少時間畫出作品一般,怎麼能量化,他說以前需要很久時間,半年以上很正常,像Isis就很費時間,他調整了將近一年才定案。但Neil說他最近調整越來越得心應手,Indra大概調了兩個多月就完成了,算是過程比較順利的一款Avalon喇叭。

網罩、腳釘是聆聽Indra的兩大要點

聆聽Indra有兩個重點要注意。第一,Indra的正面網罩不僅是保護單體和裝飾,同時也是Indra整體設計之一,網罩後面有吸音棉,切割的角度也經過計算,是聲音阻尼的一部份,所以原廠建議聆聽時最好安裝網罩。第二、Indra的低音反射孔設計在底部,所以原廠配備了Apex腳釘,可以將喇叭底部撐高,為低音增加吞吐的空間。也因為低音反射孔設置在底部,所以喇叭擺放位置的地板材質,對聲音也有影響,如何調整Indra到最佳狀況,還需要用家的巧思搭配。

為了迎接Indra,U-Audio準備了dCS Puccini SACD唱盤、Audio Research LS-26前級與Reference 110後級,而Puccini SACD本身具備數位音控,聆聽過程也試著以Puccini直入REF 110。過去一般刻板印象,都認為Avalon不好推,但Indra似乎對擴大機友善許多,在商借的dCS與ARC尚未到齊前,我還使用了Hegel P2A與Cyrus 6vs2綜合擴大機搭配,Indra也能有均衡的表現,只是規模感和重量感稍輕。相較之下,ARC的前後級組合,驅動力和餘裕度當然比起綜合擴大機好得多,試聽心得也以dCS配ARC為準,但兩部綜合擴大機也能將Indra推出水準以上的表現,顯然不能說是一對難推的喇叭。

Indra轉性,變得很好推了?

從Indra在編輯部開聲的第一天,我們便已經對這對喇叭著迷了。歐美小劉幫我們把Indra拆箱放好,但還沒有上腳釘,Indra送到時,我人還在美國,同事們不敢造次,等我回國才試聽。等我回到台北上班,看到Indra之時,興奮之情不在話下,等不及ARC和dCS送到,便接上Cyrus 6vs2綜合擴大機輕鬆聽,本以為僅是小試牛刀,素來難推的Avalon,拿普通功率的綜合擴大機大概不容易搞定,沒想到音樂竟是如此迷人,辦公室的同事全都坐不住了,馬上湊到Indra前面搶皇帝位試聽。這般搭配Cyrus 6vs2,可真出人意表,難道Indra轉性了,變得很好推?回頭想想CES展上Avalon的搭配,不也是小功率單端真空管機嗎?看來Indra真的不一樣了,不再是難推至極的怪獸,而是想讓人輕鬆聽音樂的伙伴。

剛裝好的前兩天,Indra並沒有加上Apex腳釘,一方面是還在找擺位,一方面是Apex腳釘的安裝有些耐人尋味,我反覆看了幾次說明書,確認無誤才動手安裝。原因是Apex腳釘和Indra之間,並沒有固定用的螺絲,也就是靠Indra的重量壓在Apex腳釘上,這腳釘有些高度,又採用三點避震,不免讓人擔心Indra擺上去夠不夠牢靠。不過說明書既然這麼寫,理當沒錯,也就按照Avalon的方法照做。加上Apex腳釘的Indra,低頻段的實力更能展現,好處是低頻的聲音密度和速度感都明顯提升,更顯得出音樂的重量與權威感。

用Cyrus 6vs2搭配Indra大約三天,接著ARC與dCS送到,立刻上陣搭配,器材並安放在GPA Monaco Modular碳纖維音響架上面。搭配著大功率前後級的Indra,音樂表現的質地、規模、氣勢,當然與6vs2不可同日而語,但6vs2並沒有細瘦、乾扁、毛燥的缺陷,僅是音樂的力道強度、聲音密度、音場規模顯得比較小。加上原廠在音響展都敢用單端真空管機,可見Indra並不是吃功率的怪獸,反而可算是輕推的喇叭。

廣告

愛樂者夢寐以求的寶貝!

無論從外觀或聲音表現上,Indra具備宛如絕世美女一般的超魅力,讓人一聽就上癮,為之迷醉。音響很奇妙,有些喇叭設計很合理,音響效果也很棒,但音樂總是少了一點魅力,沒有讓人立刻豎起耳朵想好好聆聽的動能,好像諸般美德齊備,卻是不怎麼討人歡喜。而Indra則是渾身上下散發魅力的喇叭,那是難以言喻的音樂氣質,音樂一飄散出來,真是迷死人了。你想,不過是一對喇叭,卻能讓人馬上把情緒完完整整地投入音樂中,這不正是愛樂者夢寐以求的寶貝!

用Indra聽音樂真是享受,我要說U-Audio營運將近一年以來,Indra是送進編輯部評論最好的一對喇叭,也是讓全辦公室為之迷醉的喇叭,幾乎不想把Indra送回代理商。兩個多星期的聆聽期間,上班真是一大享受。大夥兒都不想下班,趁晚可以恣意以龐大的音量聆聽,享受完全沈醉在音樂當中的樂趣,我也藉機邀請主筆輪流來試聽室嘗鮮。每到曲終人散,心裡面盤算的主意都一樣:哪天真想把Indra給請回家,要不編輯部添購做為參考,那可就天天上班都有耳福了。

使人融入音樂之中的魔力

Indra的魅力,在於輕鬆自在的高頻延伸、在於線條優美又有緊緻密度的中頻、在於權威感十足的低頻,這些都是「有形」的切割音樂來形容Indra的性能,實際上,Indra最迷人處,就是不著痕跡地把人帶入音樂當中。是的,當音樂響起,你會忘了Indra的存在,腦海裡浮現的影像,是卡拉洋站在柏林愛樂之前的暢快揮舞,是阿卡多神情凝聚地展現帕格尼尼炫技指法,是Carol Kid親暱甜美的歌聲,是林生祥唱「種樹」的客家草根味,也是卡拉絲演唱「茶花女」的濃情豔緻。是的,Indra唱起音樂來,馬上讓人想忘記音響的存在,尋覓音響的至高境界,不也只為了聽見音樂的真滋味嗎?

在Indra上面品味音樂的滋味,是清甜甘潤、回味無窮的,不但可以聽見音質音色之美,那種完全把情緒投入音樂當中的魔力,更可以聽見藏在音樂當中的弦外之音。像是Katherine Jenkins在「From the Heart」專輯中演唱「公主徹夜未眠」(Nessun dorma),這位美女級女高音,身材曼妙不在話下,唱起歌來竟是渾圓厚實,在Indra當中表現這首曲子,更顯其超魅力,腦海中浮現的景象是交響樂團眾星拱月,Katherine Jenkins娓娓唱出杜蘭朵公主思緒的千絲萬縷,美人美聲,思緒全神貫注在音樂當中,期待的最後「星星漸逝!天亮時,我將獲勝!」(Tramontate, stelle!All'alba vincero!)的最高潮來臨,跟著全場聽眾熱烈鼓掌,Barvo!

Indra具備極高的音樂密度,如臨現場的包圍感與深邃清晰的音場定位直可說無與倫比!譬如阿卡多的「魔鬼的顫音」,許多音響迷都特別注意三角鐵的高頻延伸夠不夠清脆響亮,但在Indra上面,你可以得到更多,三角鐵不僅清脆亮麗,還可以聽見三角鐵的位置,從舞台後方清晰地穿透,宛如浮現在半空中的敲擊點,真實到不行,小提琴與三角鐵的唱和應答,更是把「鐘」的樂曲意念,充滿情感地表現出來。

剛烈有勁,輕如風拂

這般高密度的音質重現能力,聆聽鋼琴也是無上的樂趣。像是阿格麗希在EMI錄製的「蕭士塔高維奇第一號鋼琴協奏曲」,權威的觸鍵運勁,在Indra上面表現得淋漓盡致,或重或輕,濃烈之處剛勁有力,輕柔之處如風吹拂。同樣是鋼琴演奏,聆聽未滿30歲演奏貝多芬「悲愴」的Jonathan Biss,情感表現就是和成名的大師不同,年輕而有活力的音符躍動感,在Indra上面聽來格外清新,「悲愴」之中蘊藏著無窮熱情,彷彿欲破繭而出一般。擁有Indra的朋友,確實可以忘記音響的存在,聽見這些藏在音樂中的情感和表情,那是擁有Indra的真幸福。

Indra可以演示出撲天蓋地的音樂氣勢嗎?至少在U-Audio十多坪的試聽室當中,Indra完全沒問題,甚至可說是隨心所欲。一路從貝多芬、布拉姆斯、德弗札克的交響曲聽過來,然後到了馬勒。喜歡龐大配器的馬勒,一直是音響系統的難題,尤其那豐富又複雜的情感交織,音響不僅要能把聲響的氣勢表現得當,還要刻畫出細膩的情感。

用Indra聽馬勒如何?聽聽伯恩斯坦指揮的「馬勒第五號交響曲」第四樂章,那波光漫爛如水一般流動的旋律,簡直把心思都帶到九霄雲外,音樂美得不得了,慢慢地把情緒平靜下來,跟著流動的旋律搖盪起伏,人世間音樂至美,大約是如此了吧?換上阿巴多指揮柏林愛樂的「馬勒第六號交響曲」,音樂的風景為之一變,旋律依舊美不勝收,但蘊藏其中的死亡動機,卻又鬼魅般地如影隨形,音樂不單是美好純真,還包含著陰暗恐怖,這般交織的音樂情緒,在Indra上面變換多端,起伏不定,請跟著音樂調整呼吸,感受馬勒那簡直難以承受的重量。

陷入低潮的編輯部

送走Indra之後,編輯部面對了將近一個星期的低潮,大家上班都不太想開音響,因為追不回Indra那般美得宛如不是人世間可以聽到的樂音(當然,這還包括送走ARC和dCS)。究竟Indra有多好?套句Neil Patel的話:「我(在Avalon)的任務是在聆聽過程當中,不讓音響在中間變成阻礙。」是的,Indra的珍貴之處,不單是音樂全頻段的完整重現,更在於細膩動人的音樂情感流露,那才是擁有Indra的幸福所在。

Indra器材規格

型式:3音路4單體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單體:1吋陶瓷振膜釹磁鐵高音×1、3.5吋陶瓷中音×1、7吋Nomex Kevlar複合材料振膜低音×2
頻率響應:28Hz~25kHz
建議擴大機功率:50~200瓦
效率:87dB
阻抗:4歐姆
尺寸:1040×260×410mm(高×寬×深)
重量:50.8kg(每聲道)
進口總代理:歐美
電話:(02)2700-3678
網址:www.omegaaudio.com.tw
參考售價:118萬元

廣告

[新聞] Avalon的第三種變形-Aspect走出全新設計風格
早在Avalon副總裁Lucien Pichette去年來台受訪時就表示,2009 CES會場上Avalon將推出「風格相當不一樣的嶄新喇叭」,答案揭曉,這對Aspect喇叭獨特的「A」造型,的確與眾不同。《 全文

[專題報導] Hi End音響是追求藝術的事業-專訪Avalon總裁Neil Patel
Avalon在音響發展史上已經寫下了輝煌的紀錄。他們是全世界首家製作完全無平行面喇叭箱體的廠家,同時也是第一家採用陶瓷單體,更延續到鑽石高音的領先者。藉著CES展覽之便,我和Avalon總裁Neil約好專訪,才發現原來成功的秘密,就藏在Neil 身上。《 全文

[試聽報告] 堅持原則的Jeff Rowland-美國Avalon落地式喇叭(三)
在Hi-End音響廠商中,很少有像Jeff Rowland這麼「守舊」的。許多廠商通常是產品每年翻新一次,媒體才會投以關愛的眼光;擴大機不夠,最好連喇叭、CD唱盤一起做,最好從便宜到高價產品通通都有。Jeff Rowland卻只做擴大機,不涉入非專長領域。《 全文

[試聽報告] 搭配Jeff Rowland完美呈現-美國Avalon Isis落地式喇叭(二)
[試聽報告] 科學與藝術的結合-美國Avalon Isis落地式喇叭(一)
[新聞] 繼承Isis的優良血統-Avalon Indra隆重登場
[新聞] CES現場系列報導-Avalon Indra搭配dCS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全方位表現的Burmester B18
每個男人心中,總有一輛 Porsche。每個愛音響的男人心中,也都夢想著屬於自己的 Burmester。我會這麼對比,當然有道理。Porsche 和 Burmester 均為德國名列前茅的精品品牌,他們的製造哲學都體現了德國人一絲不茍的工藝精神...《 全文

EAR Acute Classic真空管CD唱盤DAC
歷經數代演進,EAR 經典的 Acute CD 唱盤已進化到最新的 Acute Classic 世代,除了維持根本的真空管血統,更加入 USB audio 功能,讓使用者除了能繼續聆聽珍藏已久的 CD 唱片之外,也能連接電腦,一次盡享豐富多元的音樂來源,更添使用的便利性。《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