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5發表,已被閱讀 35,131 分類:前級後級喇叭
美國Avalon Isis落地式喇叭(二) 這次對Avalon Isis的報導,我們只搭配過一套擴大機,也就是Jeff Rowland的Synergy IIi前級加上立體聲的312後級,所以與其說是評論,還不如這是描繪二者搭配的綜合聽感。這樣的搭配好嗎?根據過去多年來的經驗,Jeff Rowland的擴大機與Avalon的喇叭可以起到互補的作用,前者聲音較柔和寬鬆有彈性,後者卻是精緻細膩不以強悍取勝,配在一起聲音洋溢著高貴感,高音晶瑩濕潤有光澤,中音通透精確,低音反應速度很快,播放所有音樂都會舖上一層柔韌的底部,聽起來非常舒服美麗。

Avalon並不挑擴大機

我記得看過一篇對Avalon設計者Neil Patel的訪問,他說喇叭的設計,平衡感是最重要的一環。雖然喇叭設計必須是科學性的,因為所有理論上的依據都是來自於科學驗證,但如何讓喇叭到了消費者的空間裡能夠好聽?平衡性將會是最重要的關鍵。喇叭設計者,必須先徹底瞭解每一個元件的特性,這是科學層面的考量﹔在進行設計時,要讓它們組合成和諧的一體,無論就聲音或是完成度皆是如此,這就是精神層面的考量了。

Avalon不會去設計特別適合某種擴大機,或是在某些空間特性下才能發揮的喇叭,因為那種做法或許很具科學性,但是絕對無法滿足精神層面上的標準。還有一件事說明了Neil Patel的執著,他喜歡把音箱的低音反射孔甚至喇叭接線柱都配置在底部(這回Isis的反射孔仍在底部,接線柱移到背部),一來這合乎設計理念,二來不會影響美觀。有人曾經抱怨接線端子在音箱底部換線很不容易,Neil Patel卻反問,為什麼需要一直換音箱線呢?接線一旦完成之後,擺位調整好不就可以開始聽音樂了嗎?

在世界上其他音展中我們見過Avalon搭配Krell、Gryphon、Ayre、Boulder、Classe等許多品牌的擴大機,效果都相當傑出。不過我印象中最喜歡的仍是與Jeff Rowland的組合。這二家公司都在科羅拉多州,距離並不遠,二位老闆也很熟,在世界很多地方二個牌子經常又都屬於同一家代理商,所以經常能看到這種搭配,Jeff Rowland會讓Avalon聽起來更柔美寬大。其實只要是細緻而沒有粗暴火氣的擴大機都適合Avalon,柔性而低頻豐富的德國擴大機應該也適合,一些雄壯有力的後級雖然可以把Avalon擠出更多低頻,但可能也同時會破壞它的精緻美感。至於真空管機,功率太小者可能無法很好控制低頻,功率大低頻豐富而質感又細緻清澈的真空管機,或許是Avalon喇叭的絕配,但這樣的產品實在不多。

身材高大的Avalon Sentinel喇叭。
記得曾在台灣聽過一對巨大的Avalon Sentinel喇叭,三截音箱獨立的設計中包含一部加拿大Classe製造的2400瓦擴大機,內建主動式低通濾波線路,用來驅動100Hz以下的極低頻訊號。由於Avalon在Sentinel身上裝置了一套均衡器,所以在任何房間中都不會產生明顯駐波影響整體聲音表現。Sentinel有一個外置分音器,使用的單體比起前一代旗艦Osiris的陶瓷超高音單體、鈦金屬高音與鈦金屬凸盆中音等更為精進,中音改用德國Thiel陶瓷振膜單體,二只超低音也由Poly-Kevlar換成了Nomex-Kevlar振膜單元。這對重達300公斤的巨無霸以Jeff Rowland Coherence前級與Model 8T後級搭配,由於Sentinel具備有主動式超低音,並不需要非常強大的擴大機,所以並沒有使用9Ti後級。結果我們聽到的聲音不但具有大型音箱龐大從容的優點,音質細緻程度也令人稱道,低音部分則乾淨俐落毫不癡肥,極低頻也相當凝聚沒有任何渾沌不清的情形。與過去Avalon給人小家碧玉的感覺大不相同,Sentinel是真正的大型系統,可以發出很大的音壓,也有能量與延伸兼備的極低頻,大小音量間的動態起伏非常驚人,衝擊力大概能與一些四件式喇叭相媲美。

Isis再度挑戰

不過Sentinel或Sentinel II的體積與價格恐怕多數人仍無法承受,所以Neil Patel花了幾年時間開發出他自認為最滿意的Isis音箱,在體積與價格上更容易被接受。Isis的造型看起來就像小一號的Sentinel,它的高音與中音箱體也是向下俯瞰的,但Isis的箱體並非如Sentinel般分離而是一體的,製作難度反而更高。由於Isis的身高有150公分,為了讓坐在沙發上的聆聽者能夠聽到整體的高、中、低音焦點,必須將高、中音往下俯視,加上表面切割成鑽石棱面,貼上特選配對木皮並經多次上漆打磨,而重量又超過100公斤,拍照就成了大難題,最後我們只能用代理商提供的相片加上幾張特寫,希望讀者能一窺其全貌。

Isis與Sentinel最大的不同有二,一是鑽石高音與陶瓷中音單體;二是省略低音的主動式設計,但提升整體的效率讓它更容易驅動。我們在B&W等喇叭上面聽到的鑽石高音都有種特殊音質音色,Isis也不例外,經常在音樂演示會上使用的一張金弦唱片明星打擊樂團演奏的「卡門幻想曲」,這些年來不曉得聽過多少次,卻從未感受過如此栩栩如生的現場舞臺感。鐘琴、鐵琴、三角鐵、鑼鈸、大鼓、響板等樂器的質感、活生感、小音量時的細節、透明度、前後定位、速度與暫態反應、空間感描繪、樂器的比例與形體感大小,?弱動態起伏,這一切都是一種前所未聞的高解像度感受。

欣賞穆特指揮與演奏的莫札特小提琴協奏曲,弦樂很甜線條又很清晰精緻,高貴質感唾手可得,高度透明感卻一點不感耀眼白熱化,音場內的各種聲音細節好像用放大鏡在看似的。搭配的Jeff Rowland擴大機一般印象都比較溫和斯文點,沒想到遇見Isis也變得活蹦亂跳,而它偏暖的聲底與高超的分析力則讓Isis沒有一丁點金屬單體容易發出的乾硬聲響,國內的口水歌人聲錄音、雨果唱片精選第12集的民樂、Philips的弦樂錄音,Isis所呈現的柔順悅耳、暖意盎然卻又華麗精緻的高音,真是會讓人心情激動。

女歌手Axinia Schonfeld(自彈鋼琴自唱)與薩克斯風手Friedhelm Schonfeld(她的父親)二人錄製一張帶有爵士風味的情歌選集,簡單的樂器,一氣喝成的製作,Jeff Rowland與Avalon聯手呈現的臨場氛圍逼真到令人訝異的程度,這應該是整個系統的功勞,只要其中一個環節有問題都無法重播出如此驚人的像真度。試音時我們使用柏林之聲Burmerter的001 CD機、Pro-Ject RPM10 LP唱盤(配Ortofon MC唱頭與EAR唱頭昇壓器),線材以美國Cardas為主。

廣告

化腐朽為神奇

用好的錄音得到好的聲音是應該的,Jeff Rowland Synergy IIi前級+312後級與Avalon Isis的組合,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卻是播放普通錄音,甚至差一點的錄音也都有平順悅耳的聲音。我想一方面是Avalon本身就以精緻細膩見長,而Jeff Rowland功放又賦予它更濃密的甜味、黏稠有彈性的質感。過去Avalon的喇叭很適合在安靜的空間中以適當音量品味音樂,馬勒、蕭士塔高維契等大型交響樂或重金屬搖滾樂Avalon也能對付,但卻非它所長,有人形容這好比拿勞斯萊斯當越野車開,有點可惜了。現在Isis不但是勞斯萊斯,也同時具有悍馬軍車般的強大動能與超凡性能,在平坦的路上它能提供最佳精確性與反應速度,並有優雅高貴的質感與流暢甜美的舒適;來一段大動態的音樂(雨果唱片「龍騰虎躍」中的「夜深沉」)它也能鼓起空氣流動讓低頻充盈耳際,龐大的音壓足以使心頭心跳加快。由於這樣的特性,加上Jeff Rowland 312後級以柔美聲底和強大驅動力為後盾,我欣賞了二張口水歌錄音,越聽眼睛睜得越大。

我們都知道這些口水歌錄音加了許多味精,最後又以限制器壓縮了動態,所以乍聽之下美則美矣卻不夠活生。Jeff Rowland與Avalon毫不遮掩的把混音過程中不同樂器加上各異的殘響差異披露出來,我們可以聽到人聲的嘴型不自然的放大,樂器比例不對,低音能量過多等等許多問題,但加在一起後卻不覺煩躁厭惡,反而被那迷人的質感給吸引住了。人聲表現得飽滿又甜美,小提琴泛著油亮光澤,真人一般高的結像與形體很難在小喇叭中表現出來。爵士鼓腳踩大鼓的紮實有勁彈性固然過癮,合成樂器營造出來的軟Q低頻更是越聽越好聽。低音電吉它的快速撥奏龐大卻很凝聚,彷彿皮球一樣音符一顆顆彈射出來的躍動感,是過去Avalon喇叭少見的,也是溫和的 Jeff Rowland所罕有的。蔡琴「機遇」第九首鋼琴用力彈奏時,堅實的觸鍵能量具有的帝王般氣勢,鑽石高音把麥克風鈴震失真的情形交代清楚。這只高音單體不僅細密甜美,播放銅鈸輕擊聲它會穿透而出,金屬振動質感無比真實;欣賞銅管樂器似乎可以看到黃金色光輝閃耀,那種亮而不刺,潑辣卻不粗糙的效果,讓所有樂器都平添價值。

美麗的質感贏過一切

不過我也發現,在中小音量時Isis音箱的二只13吋單元並沒有想像中可怕,說明書中並未標示分頻點,旗艦Sentinel II的低音單元只負責100Hz以下聲音,平常運動量不多,猜想Isis的設計也差不多。這個時候Isis播放多數音樂以美麗的質感取勝,在Jeff Rowland的搭配下反應迅速、聚焦精準、分析力極高、透明度也達到一覽無遺的程度,高頻段華麗細緻,中頻段爽脆不濃,低頻段有彈性而量感適中。無論錄音再差的唱片透過這套組合聽起來都不會覺得高頻段刺耳,反而是柔美精緻讓人心曠神怡,中頻段則有溫暖的氣氛,很通透的畫面與清晰準確的結像。低頻雖然沒有強烈衝擊性,不過低頻很輕柔很舒服很優美,這種略帶軟質的低音非常討好。Jeff Rowland並不會過度催逼想擠出更多低頻能量而使聲音生硬,相反的從極高頻到極低頻,Isis都表現得精緻柔美而平衡,這是某些追求極致Hi-Fi的產品所欠缺的。

但把音量開大,Isis又不同了!樂器的形體感依舊飽滿圓潤,質感還是汁多美味,但低音的能量開始釋放出來了,而我也發現搭配的Jeff Rowland 312後級優點。「龍騰虎躍」中「夜深沉」一段使用了中國的大鼓,比起西方定音鼓又更堅實緊繃的特色,Isis的二只13吋低音不但速度快,而且力道迸射把音粒一顆顆彈出來,那種深潛的彈跳力實在非常棒,凝聚又有彈性,線條清晰又具有結實的形體感,能量豐富且下潛很深,幾乎所有低音的要素它全具備了。我不曉得換用其它擴大機Isis是否表現依然精采,但Jeff Rowland 312的驅動力與控制力的確讓人矚目。


早期的Avalon在速度感方面容易讓人感到遺憾,尤其是Model 5、Model 3這些後級可能會讓人覺得慢,加上一貫的溫潤聲底,因此經常被形容為「晶體機中的真空管機」。這些年來Jeff Rowland的速度感在逐步提升,從Model 321可能還不到電光火石的程度,卻能用「恰如其分」來形容,它不是沒頭沒腦的亂快一通。我們聽聽腳採大鼓的暫態反應或是電Bass的彈奏都能發現,Jeff Rowland在大音量時已經可以爆得很過癮,爆得很精采!而傳統Jeff Rowland擴大機給人的印象如密度感與重量感很好,溫潤而具親合力的音色,柔和不帶殺傷力的透明感,恰如其分的活生感、細節再生能力等,也都完整的保留下來。特別是中頻浮凸的感覺讓Isis在輕快的速度與靈敏的暫態反應之餘,聲音還非常流暢且溫煦。

我很同意Avalon設計者Neil Patel的說法,一旦把Isis擺好了就請多聽音樂,在Jeff Rowland擴大機的襯托下,眼前盡是一片美麗的世界。

廣告

[新聞] Avalon的第三種變形-Aspect走出全新設計風格
早在Avalon副總裁Lucien Pichette去年來台受訪時就表示,2009 CES會場上Avalon將推出「風格相當不一樣的嶄新喇叭」,答案揭曉,這對Aspect喇叭獨特的「A」造型,的確與眾不同。《 全文

[試聽報告] 耀眼璀璨的音樂炫彩-Avalon Indra落地式喇叭
多年以來,Avalon的喇叭一直維持極高的可辨識度,一眼看到就能講出那是Avalon的設計,而Indra便是Avalon最新推出的中高階款式。在Indra之上,還有Eidolon Diamond、Isis與Sentinel II,以下則有Ascendant,產品定位剛好在中間的位置。《 全文

[專題報導] Hi End音響是追求藝術的事業-專訪Avalon總裁Neil Patel
Avalon在音響發展史上已經寫下了輝煌的紀錄。他們是全世界首家製作完全無平行面喇叭箱體的廠家,同時也是第一家採用陶瓷單體,更延續到鑽石高音的領先者。藉著CES展覽之便,我和Avalon總裁Neil約好專訪,才發現原來成功的秘密,就藏在Neil 身上。《 全文

[試聽報告] 堅持原則的Jeff Rowland-美國Avalon落地式喇叭(三)
[專題報導] 堪稱當代設計典範的Avalon-專訪副總裁Lucien Pichette
[試聽報告] 科學與藝術的結合-美國Avalon Isis落地式喇叭(一)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全方位表現的Burmester B18
每個男人心中,總有一輛 Porsche。每個愛音響的男人心中,也都夢想著屬於自己的 Burmester。我會這麼對比,當然有道理。Porsche 和 Burmester 均為德國名列前茅的精品品牌,他們的製造哲學都體現了德國人一絲不茍的工藝精神...《 全文

EAR Acute Classic真空管CD唱盤DAC
歷經數代演進,EAR 經典的 Acute CD 唱盤已進化到最新的 Acute Classic 世代,除了維持根本的真空管血統,更加入 USB audio 功能,讓使用者除了能繼續聆聽珍藏已久的 CD 唱片之外,也能連接電腦,一次盡享豐富多元的音樂來源,更添使用的便利性。《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