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1/10發表,已被閱讀 7,803 分類:喇叭
鈦孚試聽 Peak Dragon Legacy 丹麥 Peak 在 2023 年慕尼黑音響展,首度讓旗艦喇叭 Dragon Legacy 亮相,單支喇叭重量高達 225 公斤,參考售價高達 18.5 萬歐元,以直攻頂峰的策略,將 Peak 的品牌高度推向 Hi End 第一線,可以感受到 Peak 揚名立萬的企圖心很強。鈦孚很快地將這對巨龍引進台灣,經過細心調整,讓我首次見識到 Dragon Legacy 的震撼威力。

前 Dynaudio 創辦人加入經營團隊

Peak 並不是新冒出頭的品牌,早在 1996 年由 Per Kristoffersen 創立,台灣很早就引進,但是能見度不算高,並不是喇叭不夠好,而是同價位競爭的喇叭品牌太多,而 Peak 的品牌行銷做得相對少,所以在台灣市場安靜了許多年,但是對 Peak 原廠來說,公司的歷史在 2021 年有了重大改變,那就是 Wilfried Ehrenholtz 加入了 Peak。

Wilfried Ehrenholtz 是誰?假如您搜尋 U-Audio 網站,就會看到許多有關他的專訪報導,他是丹麥 Dynaudio 的創辦人之一,領導公司多年,但他在 2018 年離開 Dynaudio,從其創業的 1977 年算起,他與 Dynaudio 有著四十年的緣分,本以為 Wilfried 快樂地享受退休生活,沒想到他還是鍾情於音響,尤其是喇叭的設計與製作,於是在 2021 年投資 Peak,成為新的共同擁有人之一,而另一位投資者則是 Lennart Asbjorn。


直接衝 Hi End 一步攻頂

新的投資為 Peak 產品線帶來新鮮的面孔,在 2021 年推出三款全新喇叭,分別是 Sonora(25,000 歐元)、Sinfornia(45,000 歐元)與 El Diablo(55,000歐元),最後才是2023 年登場亮相的旗艦喇叭 Dragon Legacy(180,000 歐元),驚人的價格把 Peak 的江湖地位直拉到頂尖。

Dragon Legacy 高昂的價格引人矚目,我想不少人會覺得 Peak 坐地起價,但是 Dragon Legacy 無論從設計到製作,都有其值得研究之處,且讓我們看看 Peak 如何將佈局這手棋,一步就讓 Peak 攻頂。


找高手協同設計

首先當然是 Wilfried Ehenholz 入主 Peak,但是設計 Dragon Legacy 時,還找來另一位喇叭設計名人 Karl-Heinz Fink,他是 Fink Audio-Consulting 的主事者,從事喇叭設計三十多年,但主要是提供設計服務,而非製造,是許多音響品牌「幕後」的功臣,直到 2014 年才以 FinkTeam 推出喇叭,而 Fink Audio-Consulting 依然維持提供喇叭設計的業務,也是 Dragon Legacy 幕後推手之一。

Fink Audio-Consulting 協助設計過哪些喇叭?先講 Fink 曾經待過的公司,包括英國 Harbeth、ALR-Jordan,自立門戶之後做喇叭設計服務,理論上不能講明哪些喇叭,但合作的品牌倒是查得到,包括 Tannoy、Yamaha、Q Acoustic、Boston Acoustic、Castle、D&M,可見 Fink 在喇叭設計產業的影響力。

單只重達 225 公斤的巨獸

有歐洲 Hi End 音響名人加持,Dragon Legacy 一出手就要夠重,這個重,直接反映在喇叭的重量,單只喇叭重達 225 公斤,所以 Dragon Legacy 底座裝上六個腳釘,這樣喇叭才夠穩,而其重量的來源當然來自音箱。

就 Dragon Legacy 的設計理念,音箱講求厚實穩重,藉以消除一切振動的干擾,這是音箱設計的金科玉律之一,為什麼說之一,因為英國喇叭另有薄板設計,音箱本身會共振,這兩個理論各有其科學依據,發展多年至今,各自的道路並不相同,但是 Peak 的選擇顯然是消除共振的路線。


複合式箱體去除諧振干擾

Dragon Legacy 怎麼製作盡可能消除共振的音箱?答案是雙重音箱,外部 14 mm 厚的胡桃木,其實只是裝飾之用,包覆在音箱外層,胡桃木底下藏著真正的音箱,在 Dragon Legacy 音箱內層,是厚度達 46mm 的 4 層高阻尼材料箱體。

此外,Dragon Legacy 內部區隔為 5 個獨立箱體,對應 5 個喇叭單體,所以在音箱銜接之處,內部隔間的厚度更高,直球對決,用厚實且阻尼特性高的材料,複合為高抑振喇叭箱體,我想,這個喇叭箱體是 Dragon Legacy 最主要的重量來源。


MTM 點音源設計

三音路設計的 Dragon Legacy,使用了 5 個單體,中間是 MTM 點音源排列的雙中音夾著高音單體,上下堆疊雙低音單體,這些單體都是為了 Dragon Legacy 量身訂做。

從高音單體講起,26 mm 絲質軟半球高音,看起來好像不怎麼特別,可是它的磁力引擎與眾不同,使用 6 個強力釹磁鐵,環狀排列,應該是為了磁力最佳化,這樣的設計我很少在高音單體看到,倒是曾經在中音與低音單體上面看過,根據 Peak 的規格,這顆高音單體可直上 30 kHz,以絲質軟半球高音來說,性能相當好。

嚴格配對單體誤差 0.1 dB 之內

Dragon Legacy 使用的高音單體,在單體背後有獨立腔室,用來消除高音單體背波干擾,外部有導波器提升擴散性,都是很有道理的設計,並非 Peak 獨有,但是 Dragon Legacy 有一項規格比別人強,就是嚴格配對,原廠說其高音單體誤差低於 0.1 dB。

這是非常罕見的嚴格誤差值,單體本身是機械物理工作,配對誤差值要求這麼低,可能要淘汰掉不少高音單體,這也顯示 Peak 高舉「不計成本」(cost no objective)的理念,不是隨便講講。


中音看得出 Dynaudio 的影子

Dragon Legacy 使用的兩個中音單體,口徑是 15 cm,振膜採一體成型,懸邊是低遲滯橡膠,磁力引擎為對稱設計,搭配銅環,構成短音圈、長磁隙架構,讓音圈前後移動時,可以維持線性的磁力狀態,因圈套筒使用高剛性、輕質量的 Kapton 材料,搭配 Hexacoil 六角形線圈繞組,進一步縮短音圈的長度。

咦?看起來似曾相識?沒錯,很有 Dynaudio 的味道,尤其是 Hexacoil 六角形線圈繞組。

低音單體同樣量身定做

28 cm 口徑的低音單體,同樣是為了 Dragon Legacy 特別訂做,振膜是複合材料,紙盆搭配輕質量發泡材料,透過雙重材料複合,取得剛性與阻尼的平衡。音圈套筒使用鈦金屬材料,口徑為 75 mm,採長衝程設計,搭配低音反射式音箱與優化氣流噪訊的開孔。原廠的技術性描述並不誇張,而是非常標準的喇叭設計理念。

關於 Dragon Legacy 的設計特點,大致表過,感覺在喇叭箱體的製作部分,Fink 的著力比較大,他們擁有許多測量振動的儀器,所以複合音箱應該是 Fink Audio Consulting 的手筆,而單體的設計規格,感覺上 Wilfried Ehenholz 參與較多,包括短音圈、長磁隙,搭配 Hexacoil 音圈繞組,都是 Dynaudio 出名的技術內涵。


千瓦單聲道後級伺候

龐然大物的 Dragon Legacy,音箱一體成型,拆箱搬動絕對是大工程,所以我來鈦孚試聽,現場搭配的擴大機是美國 Constallation,包括 Altair II 前級與 Hercules 單聲道後級,8 歐姆 1,000 瓦輸出功率,低至 2 歐姆可達 1,800 瓦,這麼大的功率,驅動 Dragon Legacy 應該游刃有餘,數位訊源搭配德國 T+A MP 3100 HV,數位串流播放器是 Innous Pulsar。




習慣還是用 CD(我算老派吧),將「Dave's True Story」放入 MP3100 HV,聽「Marisa」,簡單的配器,電吉他 Clean Tone 的前奏,帶出分解和弦,Dragon Legacy 烘托出漂亮的電吉他音色,濃郁又飽滿,對比主唱 Kelly Flint 甜美性感的嗓音,Dragon Legacy 在音場中央凝聚出歌手的 3D 結像,電吉他ˇ與歌聲起舞,等電貝斯加入,鋪上厚實的底盤,Dragon Legacy 呈現輕鬆又自在的音場,自然地消失在聆聽空間當中,而低頻豐沛的量感,還有很好的彈跳力道,聽見電貝斯精彩的裝飾,推升節奏的躍動感。


低頻量感與質感都很好

聽「Marisa」,不算對 Dragon Legacy 的大考驗,僅是牛刀小試,不過可以感受到 Dragon Legacy 在低頻部分,不管量感與質感都相當好,這首曲子沒有爵士鼓撐場,要靠電貝斯撐起節奏,花俏的 Walking Bass,音符高低跳躍幅度很大,要是低頻質感表現不佳,電貝斯的音符顆粒糊了,節奏感就不好,音樂就缺乏活力,在鈦孚聽 Dragon Legacy,完全是打開的音場,電貝斯的顆粒躍動感十足。

再來一張爵士樂,聽「Cookin' With Miles Davis Quintet」,「My Funny Valentine」是經典爵士標準曲,鋼琴與爵士鼓開場,爵士鼓刷輕拂的細碎聲響,撐開音場的開闊感,鋼琴凝聚又明亮的分解和弦,帶有漂亮的重量感,強弱對比清晰,由強而弱的前奏,引出 Miled Davis 的銅管,由低而高,由暗到亮,Dragon Legacy 呈現出溫潤的質地,彷彿將我帶回錄音現場,我總覺得,能讓人更接近錄音現場,是音響最迷人的地方,聽 Dragon Legacy,這種喇叭消失,只剩下音樂的臨場感,很是吸引人。


「Cookin' with Miles Davis Quintet」是爵士錄音大師 Rudy Van Gelder 留下的珍貴音樂遺產,這張專輯在 Hackensack 錄音室現場錄音,當年可沒玩多軌錄音,而是在錄音室設定好位置,巧妙擺設麥克風,直接錄到盤帶,錄音充滿的音樂現場的鮮活感。這張專輯讓 Miles Davis 名聲大噪,隨後推出「Relaxin' with Miles Davis Quintet」、「Steamin' with Miles Davis Quintet」與「Workin' with Miles Davis Quintet」,一年連發四張專輯,捧紅了 Miles Davis,也讓吹薩克斯風的 John Coltrane 一起紅了。在寫 Dragon Legacy 的時候,我複習著這段音樂,看著筆記本上的聆聽感想,腦海裡滿滿是錄音現場的想像。

帶有監聽性格的真實感

Dragon Legacy 的低頻權威感與重量感,撐開了龐大的音樂規模,聽「Adele 25」,選「Send My Love For You」,開場 Adele 講話的聲音很小,引導吉他開始彈奏,電子鼓猛爆的節奏,配上吉他悶聲撥弦,Dragon Legacy 呈現龐大的音場,低頻猛爆,錄音加料的破綻跑出來了。

為了讓流行音樂聽起來動感十足,少不了中低頻段的壓縮加料,在 Dragon Legacy,低頻撐得龐大,同時可以聽見錄音室加料的痕跡,感覺有點加過頭了,這裡可以感受到 Dragon Legacy 帶有監聽性格的真實感。


室內樂如烹小鮮,自然又通透

輪古典音樂上場,從室內樂開始,聽皮耶斯、杜梅與王健合作的「莫札特鋼琴三重奏」,Dragon Legacy 的音樂魅力更強了,即便是巨型落地喇叭,Dragon Legacy 唱起鋼琴三重奏,柔美的聲音線條配上清晰的三重奏音場位置,簡直把人帶到錄音現場,莫札特 K.502 第一樂章是快板,鋼琴領軍,大提琴襯底,鋼琴明亮的旋律底下,大提琴的長音帶出悠揚的氣氛,小提琴鮮豔地裝飾,並與鋼琴相互呼應,Dragon Legacy 唱出如歌的氣息,幻化出自然又通透的舞台感。


換個激烈的音樂,聽「Tango Tango」,第一軌「Jalouise(Tango Tzigane)」從激昂的小提琴開展,鋼琴襯底,Dragon Legacy 呈現更為龐大的音像,這是錄音刻意營造的氣氛,把樂器拉得更近,靠鋼琴擴展空間感,低音大提琴拉奏的牛筋味,粗壯又直接,雖然 Dragon Legacy 配上雙 28 公分口徑的大型低音單體,低頻卻不會拖泥帶水,我想Constallation 前後級也貢獻不少,牢牢控制住 Dragon Legacy 的低音單體,遇到猛爆的低頻時,可以催出龐大量感,同時維持相當好的暫態反應速度。


卡拉絲歌聲美,同時聽得出時代感

聽人聲的表現,換卡拉絲登場,聽她唱歌劇「托斯卡」詠嘆調「為了藝術為了愛」(Vissi d'arte),我聽的是 2014 年的 Remaster,把七十年前的單聲道錄音,重新後製,做成立體聲,這也是我認為數位重製版本效果最好的卡拉絲。

用 Dragon Legacy 聽卡拉絲,第一個感受到的是錄音年代感,即便經過數位重製,早年錄音頻寬較窄,集中在中頻段的歷史氣氛,Dragon Legacy 馬上顯露出來,可是卡拉絲的歌聲一出來,立刻成為焦點,凝聚在喇叭中央,雖然錄音集中在中頻段,可是 Dragon Legacy 刻畫出來的卡拉絲樣貌,卻是那麼地深情,唱著為藝術而生、為愛而活,娓娓道來,唱到最後,女主角悲嘆上帝為何如此對待她,最後幾個音的轉折,卡拉絲的歌聲中藏著哭腔,在 Dragon Legacy 上面聽來,格外揪心。


馬勒才能盡顯強悍的音樂感染力

來吧,給 Dragon Legacy 最後一題考驗,聽伯恩斯坦指揮維也納愛樂「馬勒第五號交響曲」,第一樂章是沈重的送葬進行曲,銅管從音場深處竄出,隨後管弦樂團猛烈的回應,Dragon Legacy 撐開龐大的管弦交響場景,弦樂群的低音下行,呼應著銅管群的咆哮聲響,銜接美到極點的弦樂群,在綿密溫柔的弦樂底下,卻藏著定音鼓沈重的鼓點,暗示著送葬的腳步未曾停歇,死亡的陰影迴盪籠罩在底層,銅管再度回歸,拔高激昂的聲響,引來管弦樂團更猛烈的回應。

怎麼都在寫馬勒的交響曲?Dragon Legacy 呢?這是第一流的音樂場景重現,我已經沒辦法分辨究竟是 Dragon Legacy 好,還是 Contallation 夠力?又或者是 T+A 數位訊源的功勞?鈦孚這次擺出來的 Dragon Legacy,音樂重播的水準極高,尤其是低頻的權威感,加上很好的動態對比,在寧靜的試聽室裡,重現馬勒龐大的音樂氣象,同時照顧極弱的聲線,用絕佳的對比,帶出音樂感染力非常強烈的馬勒。


想聽,請來鈦孚

與 Dragon Legacy 相處一個下午,已經可以感受到 Peak 準備在 Hi End 頂尖領域,準備施展身手,與眾家高手比拼了,夠大夠中的身形,讓 Dragon Legacy 擁有權威感十足的低頻,不管量感或質感,都屬上乘,而絲質軟半球高音自然又細膩的音樂光澤,讓 Dragon Legacy 好聽又耐聽,假如您想聽見 Dragon Legacy 的好,年底音響展應該有機會,但如果等不及,請來鈦孚一探究竟。





器材規格

Peak Dragon Legacy
型式:3 音路 5 單體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使用單體:28 mm 軟半球高音× 1,150 mm 中音× 2,280 mm 低音 × 2
效率:89 dB
阻抗:4 歐姆(+/- 1 歐姆)
尺寸:1720 × 400 × 580 mm(H×W×D)
重量:225 kg(單支喇叭)
參考售價:190,000歐元

進口總代理:鈦孚
地址:105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號2F-7
電話:+886-2-2570-0395
網址:www.autek.com.tw
臉書粉絲專頁:鈦孚臉書粉絲團

廣告
[新聞] 供電倍增強化音樂動態-Constellation Audio Centaur II Mono 後級
美國 Constallation Audio新推出 Centaur II Mono,進化到第二代,外觀變化不大,細部做工更為講究,不過最重要的變化藏在機器內部,電源供應倍增再倍增,並強化機箱底盤設計,讓 Centaur II Mono 具備更強悍的音樂動態。《 全文

[新聞] 全新被動式數位音量控制-Constellation Audio Virgo III 前級
美國 Constellation Audio 這部 Virgo III 前級,屬於次旗艦 Performance 系列,外觀工業設計看起來變化不大,內部主要的更動,是加入全新被動式數位音量控制,取代 Virgo II 光敏電阻,主要的好處是不需要預熱時間,且簡化訊號路徑的電子元件,只有兩個...《 全文

[新聞] 三大技術加身-Audiovector Si C Super中置喇叭
使用單體部分,根據規格顯示Si C Super採用一顆編號T 2011的絲質軟半球高音單體,並且應用Audiovector設計五大元素中的SEC音場增強技術在高音單體的背後,有利於氣流的進出,再與LCC低壓縮概念技術作結合,不僅可讓單體直接按照擴大機訊號...《 全文

[專題報導] 進步從無終點-Siltech 四十周年 Ruby Crown 系列線材發表會
[新聞] 標榜 Ultra Hi-End 的巨龍-PEAK Dragon Legacy 旗艦喇叭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SVS Ultra Evolution Pinnacle 落地喇叭
如果你以為 SVS 厲害的就只有超低音,那麼你恐怕會錯過很多事情,SVS 新推出的旗艦喇叭 Ultra Evolution Pinnacle 具有雄偉的規模和創新的設計,優異性能足可和一流 Hi-End 喇叭匹敵。Ultra Evolution Pinnacle 外觀上最顯眼之處,就是面板的 5 顆單...《 全文

專訪 PMC 商業總監 Oliver Thomas
2024 年PMC 在慕尼黑音響展上,搬出有史以來最龐大的 PMC Dolby Atmos 多聲道系統,並邀請知名音樂家與製作人 Steven Wilson,現場播放專輯「The Harmony Codex」,以及由他操刀製作的 Dolby Atmos Music,現場以超級龐大 PMC 音響系統...《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