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8發表,已被閱讀 7,224 分類:訊源
Mola Mola Tambaqui DAC 從大學時代開始接觸,咖啡一喝就喝了 20 幾年。除了義式機,塞風、摩卡、法壓、手沖這些常見的方法都玩了,家裡一整櫃子的器具,磨豆機也有好幾台,手搖的、電動的、錐刀的、平刀的。我喜歡手動操作的感覺,比起為了快速、大量產出而生的電動咖啡機,我覺得手製的咖啡風味更為獨特,每一杯都可以不一樣,每一杯都是獨特的存在。

不過,有一件事,我考慮了好多年,即便身邊好些喝咖啡的朋友都在勸進,多年來始終不碰的,就是烘豆。那些玩烘豆的朋友,一再說:你都喝這麼久了,該玩的都玩了,就差這一步。有人甚至說:當你開始烘豆,你才真正認識咖啡。

這些話確實有道理。對一個愛喝咖啡的人來說,能自己掌握的環節越多,所製作出來的咖啡,越是具有與眾不同的意義。這種獨特性的風味,是咖啡品飲者所致力追求的。

音響其實跟咖啡很像。越是 Hi End 音響,原廠越是想要掌握一切,他們總是試圖在說服消費者:我們留意每個環節,在各個部分都有我們自己的觀點。在今天這個數位串流大行其道的年代,DAC —數位類比轉換器—是音響系統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然而,市面上大多數的 DAC,都是使用晶片廠所提供之現成的 IC 晶片。音響廠商可以設計嚴謹的電源供應,可以在類比線路上展現其獨到見解,但是,最關鍵的 DAC 部分呢?


當今市場上知名的 DAC 晶片廠,不外乎 Burr Brown、ESS、AKM 旭化成,我們見到的解碼器,裡頭多半用的是來自這三家晶片廠的 DAC 晶片。使用市售的 DAC 晶片沒有不好,IC 晶片其實就是一組完整的線路架構,只是經過了微型化,使之可被大量複製。隨著半導體技術的進步,晶片越來越小,性能卻越來越強大。對音響廠商來說,足以影響聲音,好注入自身美學觀點的途徑很多,他們大可利用電源供應、類比放大、I/V 轉換來達到目的,再加上還有升頻演算、SRC、數位濾波等數位處理,即使 DAC 這一部分,留給 IC 來完成,照樣可以烹調出僅此一家的美食。

這跟我不踏入烘豆領域,謹守後端沖煮技藝的觀點類似。我四處尋覓咖啡豆,鑑賞不同烘豆師的手藝,其實也是樂趣。我也結識了願意小批次客製烘豆的老師,雖然不是自己烘的,卻是照我的喜好烘出來的,其意雖不中,亦不遠矣。透過人為沖煮,同樣一支豆子,手沖作出一杯咖啡,可以透過控制研磨、水溫、注水、粉水比、萃取時間等要素,經由手沖的技法和器具來達到目的,沖煮出風味各不相同的咖啡。甚至我可以按心情,混合不同的豆子,作一杯自己的特調。


我們都有經驗:雖然兩部解碼器用上一樣的 DAC 晶片,他們的聲音表現卻是不同。影響聲音的因素很多,廠商儘管做自己更擅長的事就好。他們依然可以創造出讓人喜愛甚至驚奇的產品來。自己不烘豆,不代表喝不到好咖啡。

可是,另有些人不這麼以為。那些自己烘豆的,他們一手掌握烘焙過程的時間和溫度,自行定義每一個階段與時點。就像是音響廠商不用現成市售 DAC 晶片,而是自己設計線路,自己撰寫演算法。市場上不採用現成 DAC 晶片的廠商,若不是採用 FPGA 晶片,搭載自家撰寫的演算法,就是以 R2R ladder DAC 階梯電阻式的架構。凡是採用後兩者的廠商,他們的解碼器產品無不有名。但整體來講,不管你用不用市售晶片,走的不外乎就是 Delta-Sigma 和 R2R Ladder DAC 兩條路子,各廠再輔以自家的升頻演算技術,就構成了看似百家爭鳴的天下態勢。

有一台 DAC 很不一樣,它既不用現有的 IC 晶片,走的路子也不同於 Delta-Sigma 和 R2R Ladder DAC,它另闢蹊徑,卻締造了極有魅力的聲音。它就是 Mola Mola 的 Tambaqui DAC。

獨家DAC架構,既非ΔΣ,亦非R2R

Tambaqui DAC 怎麼做呢?首先,它就跟很多廠家一樣,先將輸入的數位訊號做升頻。Tambaqui 透過自家的演算法,將數位訊號先升頻取樣至 32 bit / 3.125 MHz 的規格,不僅具有市面上頂規級別的位元深度,取樣率更是來到 3.125MHz 之多。我不清楚這個數字怎麼來的,但是這比 DSD 64 的 2.8MHz 還要高,是 CD 規格取樣率 44.1kHz 的 70 倍到 71 倍之多。

然後呢?有趣的來了,Mola Mola 讓 Tambaqui DAC 把升頻後的 PCM 數位訊號轉換成 PWM 格式。PCM 是「脈衝編碼調變」(Pulse-code modulation),將類比訊號的強度,以同樣的間距分成若干段(根據取樣頻率),再以二進位的數位記號加以量化記錄,那是一個正弦波形狀的取樣記錄。至於 PWM 則是「脈衝寬度調變」(Pulse-width modulation),同樣是將類比訊號進行數位化,卻是透過脈衝的寬度來記錄類比訊號的強度,這是一個疏密波的記錄形式。


再來呢?Mola Mola 設計了一組由離散元件構成的 32 級(32-stage)的 FIR DAC,再加上一組單級四階(single-stage 4th order )的濾波器作I/V轉換,將 PWM 訊號轉換成類比訊號。如此一來,便可實現高達 130dB 的訊噪比,換言之,就是 130dB 的動態範圍。這樣的表現,幾乎是 24bit 的數位音訊訊噪比的極限,更幾乎達到 DSD 256 檔案的水準。此時,即便以全幅訊號(full-scale signal)輸出,失真也能被控制在噪底(noise floor)之下。原廠在規格上怎麼標的呢?他們說 Tambaqui 的 THD 和 IMD 失真值「not measurable」,意思是「低不可測」;若真要給個數字,大概是 -140dB。這些原廠的敘述,基本上就是在告訴你:Tambaqui DAC 成功解決了噪訊和失真的問題。

Mola Mola 的 Tambaqui DAC,不用市售的 DAC 晶片解碼,數位類比轉換的路徑也摒棄了傳統上 Delta-Sigma 和 R2R Ladder DAC 的方法,他們開創出來的 FIR 濾波處理 PWM 訊號的途徑,避免了 Delta-Sigma 和 R2R Ladder DAC 各自的問題,更帶來了讓人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的聽感。規格上亦可來到 PCM 32bit/ 384kHz 和 DSD256,對得起它的身價,也對得起 Mola Mola 之名。

小巧精緻,介面豐富

Tambaqui DAC 小小一台,外觀與 Mola Mola 的擴大機造型一致,作為寬度僅有 20 公分的半尺寸機種,擺在音響架上看起來小巧精緻。說到精緻,它確實質感不俗。以曼波魚為名,Mola Mola 的器材有著 CNC 切出的波浪狀機身,雖然看起來四四方方,有稜有角,卻帶著柔軟的弧形線條,剛中帶柔,剛柔並濟。前面板上什麼字也沒有,當中一個圓形顯示幕,左右各兩顆小圓按鍵,按鍵上方設有一個 LED 燈號。Mola Mola 的器材,有著一貫的簡約美感。

Tambaqui 的輸入介面豐富,我們數一下:它有傳統的同軸、光纖、AES/EBU 各一組,供你連接 CD 轉盤等訊源。它還備有一組 HDMI 介面的 I2S 輸入,若有相對應的訊源,I2S 是比 S/PDIF 和 AES 更理想的傳輸路徑。此外,還有一組 USB type B,可供連接電腦或音樂伺服器,作數位串流播放。更直接的串流路徑,當然就是走網路;Tambaqui 有一組 RJ45 的乙太網路輸入,隨插即用,非常方便,而且支援 Roon Ready。這麼高級的 Hi End 器材,也有親民的地方,你可以在手機的藍牙功能裡找到它,經過配對,可以簡單地用手機當訊源,讓 Tambaqui 來為你服務。


在類比輸出方面,它沒有單端輸出,Mola Mola 只給了一組 XLR 平衡輸出,透過內建的數位音控,Tambaqui可以身兼數位前級,直入 Kaluga 單聲道後級。原廠建議用家,如果純粹進行數位聆聽,無需連接其他類比訊源,以 Tambaqui 搭 Kaluga 是最理想且簡單的系統,而且花費更少。

它還顧到了耳機使用的需求。背後有一組 4 pin XLR 平衡耳機輸出,以及一組 6.3mm 的單端輸出。耳機輸出安置在後方,使用上確實不夠直覺,但是,看看那漂亮的機身,你怎會捨得為了使用方便而破壞整體的美觀呢?這可不是隨隨便便什麼 DAC 耳擴,這可是 Mola Mola Tambaqui 啊!

手機App遙控,一手掌握設定

Mola Mola 為自家器材設計了漂亮的、有弧線的遙控器Premium Remote,外觀與自家器材頗為一致,側面看去,就像一條魚。不過,代理商沒有送來,箱內只附了一只Apple TV的遙控器,遙控代碼相同,故可共用。但我更喜歡沒有遙控器。Mola Mola 提供了遙控 App,手機下載後經藍牙配對,即可使用。你可以在 App 上控制音量、左右平衡、選擇輸入、韌體更新,還可調節面板燈號亮度,並調整輸出電壓。


是的,Tambaqui 的輸出電壓可調。你可以在 App 裡找到輸出電壓一項,它有三段可調:6V、2V、0.6V。出廠的預設是 6V,他們為了讓Tambaqui可以適應於一些輸入 6V 訊號會承受不住而失真的前級,設計了較低電壓的輸出,2V 輸出大約降低了 10dB 的音量,0.6V 大約降低了 20dB。如果當你沒有經過前級,而讓 Tambaqui 直入後級時,為免不小心音量開的太大,設定成較低的輸出電壓,可以確保不生憾事。


聲音細緻秀雅,解析力和活生感一流

我在 U-Audio 的試聽室,以 EAR Yoshino 的 868 前級搭 509 單聲道後級,喇叭則是 Wilson Audio 的 Alexia 2,以 Roon 播放 Tidal 上的音樂,串流路徑並用上了 Ansuz的PowerSwitch D.TC Supreme。精巧的 Tambaqui DAC 依偎在 Alexia 2 身邊,表現卻是全面的,一點不顯小,表現音樂時,讓人見樹又見林。

Mola Mola Tambaqui 的聲音細緻秀雅,細節豐富,解析力卓絕,活生感極佳。在播放室內樂時,很能彰顯它在這方面的長處。例如聖桑為室內樂創作的動物狂歡節,比起一般常見的奏鳴曲或三重奏、四重奏有著更豐富多樣的配器。不僅有弦樂五部,更有木管、鋼琴和打擊樂,Tambaqui在播放這首曲子時,充分展現了它純淨的音質和清麗的音色,更由於緊緻的形體,勾勒出更清楚的輪廓以及定位感。例如在「序曲和獅王進行曲」裡,那些弦樂和鋼琴上行再下行的樂句,模仿獅子的吼聲,聽起來聲聲清楚。Tambaqui 過人的解析力,在樂曲一開始就展露無遺。

在「公雞和母雞」裡碎念不止的單簧管主奏是為母雞,而公雞則是鋼琴在高音鍵堆積出來的咄咄逼人。聽那一來一往,簡單的旋律,短小的音符連串堆起一段公雞和母雞之間的拌嘴。同樣精彩的鋼琴亦可見於「野驢」當中奔馳的節奏,而「鋼琴家」裡頭那剛健硬派的琴音,又是一番風味。Tambaqui 的聲線清晰,聲音堅實,表現起鋼琴,又特別凸顯了琴音的尾韻所盪起的光彩。這種氛圍,可見於「水族館」一曲,而最末了的鋼片琴,在 Tambaqui 的描繪下,顯得格外清秀亮麗,靈氣逼人。同樣的打擊樂,見於「化石」,那木琴敲出的音符聽來扎實,又帶著幾許木質的溫潤。Tambaqui 不走溫暖飽滿的路子,卻是一派靈秀清麗的姿態。表現這首動物狂歡節裡諸多小曲,更凸顯了樂曲的精緻美感。

旋律線條之外,還聽見更多

聽馬友友與 Kathryn Stott 合作的 Songs of Comfort & Hope 專輯,這張專輯發行在 2020 年疫情當道之時,馬友友意圖透過音樂來撫慰受傷的人心。我尤其喜愛其中「Shenandoah」這首美國民謠,歌曲描述了當年中西部開拓路上的艱辛。經過重新編曲後,僅餘大提琴和鋼琴,開頭是鋼琴以穩定的單音彈奏,隨後大提琴以撥奏暗示出主題旋律。接著將單音發展成和弦,大提琴改成拉奏,演奏出更完整的旋律與和聲。Tambaqui 描繪出的聲線乾淨清楚,琴音堅實,顆粒飽滿。但Tambaqui的飽滿,不是厚實的,而是依然保有鮮活樣態的,是穠纖合度的,那個「飽」和「滿」,是質地上的感受。

大提琴的聲韻更是美不勝收,我在前面的動物狂歡節沒有特別寫「天鵝」,因為我要把大提琴的美留到這裡講。Tambaqui 表現出的大提琴,不只有鼻音般的琴腔共鳴,更帶有清楚的聲線。那美感,亦可在「Goin’ Home」一曲裡得見。這是改編自德弗札克第九號交響曲第二樂章的曲子,馬友友灌注了豐富的情緒在每一個音符和樂句的轉折裡。Kathryn Stott 的鋼琴賦予了畫龍點睛的妙用,把音樂的情緒提煉的更鮮活。Tambaqui 把音樂家所塑造的音符,內在更豐富的層面,毫不保留地呈現出來。

我很難告訴你,這就是 Tambaqui 所謂非 Delta-Sigma、亦非 R2R Ladder 的解碼途徑所帶來的效果。但是,那份活生,那份透明,那份乾淨,那份寫實,那份純淨,卻是獨特而美好,極其吸引人的。它的聲音,更有一份直接感,可是,卻又保有高度的細膩。它的直來直往,跟我記憶中的經驗都不一樣。

起伏從容的動態反應,盡顯樂團弦樂的美感

在聆聽室內樂時,我著重的是 Tambaqui 如何能呈現聲音細緻的美感,但到了大編制樂曲時,我更希望聽見的是壯闊的、澎湃的音響。特別是當我放到馬勒的時候。我放上 Michael Tilson Thomas 指揮舊金山交響的馬勒第五號交響曲,第一樂章還沒聽完,我幾次起身,怎麼著?不對,這樣的馬勒不對。馬勒怎能如此秀氣?Mola Mola 宣稱 Tambaqui 的訊噪比達 130dB,也就是說它的動態範圍可達 130dB。當然,我實際上聽不了那麼寬廣的聲音動態,但是這個數據指出 Mola Mola Tmabaqui 絕對能夠展現音樂中的龐大動態。此時的馬勒,不太像我認識的馬勒。我拿起手機,點開 App。查到現在的 Tambaqui 輸出電壓設定在 2V 的位置,我把它切到 6V。

EAR Yoshino 868 吃 6V 訊號沒有問題。我重做設定之後,從頭再放一次,這個馬勒,我認識。原廠說,輸出電壓從 2V 切到 6V,可以增加 10dB 的音量。但我聽見的,不只是音量的提高,連聲音的厚度和飽滿度,也跟著進步。

馬勒罕見地在第一樂章就安排了葬禮進行曲,開頭的小號奏出三短一長的動機,音樂從佈滿著哀傷情緒起始。但馬勒隨即就把這動機擴大發展成為第一主題強壯的合奏。之後更是帶著粗獷又激烈的熱情放聲吶喊。至於如暴風雨般激烈的第二樂章,樂章一開頭就充滿攝人的力量。一陣狂風暴雨之後,音樂突然歸於平靜。大提琴幽幽地唱著送葬的曲調,彷彿回首第一樂章的往事,這時,Tambaqui 呈現出弦樂高貴又充滿光彩的美感,質地緻密,齊奏時又顯綿密,厚實卻不臃腫,層次依然清明。

動態,是我們聽馬勒時,所必須注意的。那在最弱與最強之間的強烈對比,能把人從地上帶往天上,又從天堂墜落地獄。我把試聽室的冷氣也關掉,享受著 Tambaqui 帶來那完整的音樂動態,那天寬地闊的豪情,與前面聽室內樂時的精緻柔美、鮮活靈動的氣質,又是兩樣。Tambaqui 仍是 Tambaqui,在不同輸出電壓的設定下,可以帶來聲音全面性的改變。

鮮活立體的人聲,傳遞著豐富情感

不過,動態又豈止聽交響樂才需要呢?人聲演唱,最引人入勝的地方也就在於動態,歌唱者能怎麼運用身體的共鳴、力量的控制,再加上唱腔和分句的詮釋,那才是真正歌唱迷人的地方。例如舒伯特的藝術歌曲魔王。我舉兩個例子來說明。一個是標準的獨唱家與鋼琴的配置,由男中音 Dietrich Fischer-Dieskau 演唱、Gerald Moore 鋼琴伴奏。這個版本是經典中的經典,經典在於 Fischer-Dieskau 多變的唱腔,一人分飾四角:旁白、魔王、男孩、父親,各有各的表情和樣貌。魔王充滿魅惑的聲調,先是柔聲誘拐,後是厲色威嚇,男孩在驚懼之時的呼喊,這些一來一往間的對比,就是動態。Tambaqui 把落差和對比拉開,以鮮活又立體,宛若雕刻般的形體矗立於前。Moore 的鋼琴獨奏亦是精彩,那奔流的馬蹄聲,加上呼嘯而過的夜風,那些顆粒堅實又俐落的音符,一路奔走而過,提供了歌唱家演示詩劇時流動的場景。

至於次女高音 Anne Sofie von Otter 的版本,鋼琴換成了歐洲室內樂團,由 Claudio Abbado 指揮。樂團演示的馬兒奔走不若鋼琴活生,但小提琴部的震音,使四圍的空氣更加詭譎可怖。厚重的低音弦樂湧現,賦予了樂曲十足的重量,Tambaqui 的弦樂既有密度,又有實體感,讓人一聽便喜。Otter 的歌唱細節豐富,那些德語發音和咬字的細節,聽得清清楚楚;到底,訊息量和透明度,都是 Tambaqui 所長的。Otter 唱到後段,魔王的恫嚇與男孩的驚恐,連同旁白的情緒也跟著激昂起來。當歌唱的動態出來了,音樂的情緒就豐富了。

在歌唱的力勁變化中,感受活生的現場感

不只古典音樂如此,這樣的特質,表現起流行音樂,也同樣精彩。例如來自丹麥才女歌手 Eivor 的 Live 專輯,當中的英文歌曲「Where Are the Angels」,雖然配置簡單,就是 Eivor 和吉他,但 Eivor 多變的唱腔,配上吉他豐富的共鳴聲,聽起來韻味十足。Tambaqui 清秀的質地與亮麗的色調,好像是高對比、高亮度的電視,呈現出色彩豔麗又極富立體感的畫面。Eivor 的歌唱聲線清晰,形體清楚;吉他的質感出眾,結束時觀眾的歡呼,把一種充滿現場的氛圍帶了出來。是的,Tambaqui 的聲音就是這樣,活生感一流。

聽「Natureboy」,吉他以清秀的琴音配合著 Eivor 的歌唱,一點不搶戲,卻把氛圍鋪陳得如此之好。電吉他透過音箱放大的琴音與空心吉他不同,卻同樣可以營造出迷離的氣氛。Eivor 在歌曲中段以後,唱出長段的高音,甚至以海豚音演唱,那真是精彩啊!當她反復再唱第二段時,拔起的歌唱,吐出的強悍力道,那是 Eivor 歌唱時在多變唱腔以外最吸引人的地方,那就是她歌唱時的力量運用,在強弱之間拉出的張力。膾炙人口的「Summertime」在她唱來,卻是全新的風貌,她納入了更多即興的元素。聽她運用鼻腔和頭腔共鳴拉出高音,與中音薩克斯風對話,真是美極了。歌曲後段,當她賣力唱出「Summertime and the livin’ is easy」時,那吐出的力道,足以把人的靈魂抽離軀體。Voodoo,那真是 voodoo,只是,這是來自 Eivor 的,還是 Tambaqui 的?

重新書寫音樂的組織和色彩

聽「一個巨星的誕生」電影原聲帶,Tambaqui 把 Lady Gaga 和 Bradley Cooper 在這部戲裡的演唱與對話各個橋段,重現了出來。那些穿插的劇情結合歌曲,一路聽下來,像是把電影重新看過一遍。一開始的「Black Eyes」一曲,就宣告了 Bradley Cooper 毫無疑問地是個被演戲耽誤的歌手。他操著帶有搖滾歌手的頹廢感的唱腔,在強壯飽滿的伴奏下,交織起一片壯碩有力的音響。聽那些樂器,Tambaqui 總能把那些繁複的音樂,解離的清楚明白。至於 Lady Gaga 的歌聲,在她重新詮釋的「La vie en rose」這首法國香頌裡,以一種雄渾有力的美國精神,唱出這屬於女主角 Ally 自己的玫瑰人生。聽她歌唱的力量,那中氣十足又飽滿堅毅的歌聲,具有十足的穿透力。最末了她在短暫停頓後拔起唱出的「...en rose」,唉呀,Tambaqui 把這些精彩說得更精彩了。

精彩的鼓聲又可見於「Out of Time」和「Alibi」兩曲,前曲先是連串的鼓棒敲擊,清脆爽朗的擊打聲中,吉他開始唱說自己的事,沈重的大鼓加入,音樂的重量和厚度漸趨完整。「Alibi」中強壯飽滿的鼓聲伴著張揚的電吉他開場,隨後以重擊的鼓聲伴著 Jack 滄桑又富有磁性的歌聲出來,扭大音量來聽,好棒!Tambaqui 把這些音樂裡的組織與色彩,用一種鮮明又活生的手法重新書寫。它在重播這個原聲帶時,給的不只是聲音,更有畫面。

原來,自己烘豆,是件如此美好的事

作為音響媒體工作者,在評寫器材時,我不喜歡根據硬體、線路來告訴你產品的價值。音響器材存在的目的,是為了重播音樂,而不是實現電路的可能性,或者成為承載精品元件的花車。音響器材的意義,在於它重播音樂時所帶給人的感動與樂趣。當你在聆聽時,接受到更豐富、更深層的訊息,觸及了你裡面的人,敲扣著你的心扉,牽引出你的情緒。這時,你才懂得,什麼是:音樂使人滿足。音響的價值,只能體現在音樂之上。

Tambaqui 在重播音樂的表現上,超過了我的預期。它優美的身段,不只顯於外觀,更在於聲音。它獨特的架構,不是為了與他廠產品爭辯,而是為了挖掘更多音樂的內容,追尋音響是為音樂而生的本質。

原來,自己烘豆,是件如此美好的事。


器材規格

型式:數位類比轉換器
數位輸入:同軸x1;光纖x1;USB type B x1;AES/EBU x1;I2S (
HDMI) x1;RJ45乙太網路x1;Bluetooth (SBC, AAC, APTX, LDAC)類比輸出:XLR x1
耳機輸出:4 pin XLR x1;6.3mm x1
頻率響應:up to 80kHz
支援取樣率:最高 32bit / 384kHz PCM,4 倍 DSD
訊噪比:130dB
THD:無法量測(估計 -140 dB)
尺寸:200 x 110 x 320 mm(WxHxD)
重量:5.2kg
售價:42萬元
進口總代理:博韻音響
電話:(02) 2838-6199
地址:台北市士林區忠誠路二段26號1樓
網址: https://resound-audio.com/

廣告
[新聞] 原廠保證不限動態-GigaWatt PC-2 EVO+ 電源處理器
來自波蘭的電源專家GigaWatt旗下有好幾款電源處理器,消費者大可根據個人的需求和預算來選購。GigaWatt現階段的電源處理器共有四款,入門的PC-2 EVO+本來後頭還跟著PC-1 EVO,但是後者停產了,現在則改由Plus版本的新世代PC-2 EVO+ 擔任...《 全文

[新聞] 特殊線路造就驚人規格-Mola Mola Makua前級
荷蘭Mola Mola是Hi End音響界的特殊存在,他們家的東西體積都不大,但是無論哪一樣,都有其特別的設計。前級Makua也不例外。與綜擴Kula共用同樣的機箱,全尺寸的機身,外部是切成波浪形的厚實鋁合金板,外觀極簡,只有一個前面板中央的一個旋鈕...《 全文

[新聞] 1200瓦大輸出-Mola Mola Kaluga單聲道後級
Mola Mola 是來自荷蘭的音響品牌,旗下產品共通的特色是以厚實的鋁合金材料打造出如同波浪般的機身,就連遙控器也不例外,擁有極高的產品識別度!然而這次要介紹的是 Kaluga 後級擴大機,可以和自家 Makua 前級搭配成一套完整的前後級組合。《 全文

[新聞] 曼波魚到高雄了-Mola Mola全系列進駐樂林音響
[新聞] 既非 Delta-Sigma 也不是 R2R ladder-Mola-Mola Tambaqui DAC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Arendal Sound 1961 Subwoofer 1V
只用一顆 12 吋低音單體就能達到 16 Hz 的極低頻延伸,這樣的事情恐怕只有 Arendal Sound 才做得到,像是這款 1961 Subwoofer 1V,型號中的 1 表示只用了一顆低音單體,V 則意味採用了低音反射式音箱,再搭配一部可連續輸出 550 瓦功率的擴大機模...《 全文

Magnus Audio MA-430 後級
對美國的Magnus Audio來說,以Magnus為名,自然說出了其面向High End、創造偉大的自我期許。Magnus Audio在2010成立,他們的母公司是美國管機品牌Canary Audio。Canary多年來推出了琳瑯滿目的真空管擴大機,在美國境內頗負盛名。《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