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15發表,已被閱讀 4,870 分類:喇叭
家登音響試聽Vienna Acoustics Liszt 驅車從成功路轉入民權東路六段,兩旁多是新建住宅大樓,這裡遠離了商業區,僅有零星的餐廳與店鋪。再往前就是民權隧道,過了隧道,會遇到捷運文湖線,捷運沿線才是內湖的精華地帶,商業活動最繁茂的地方。不過,就在這暫離喧囂之處,有一間音響店,對我來說既陌生又熟悉,那就是家登音響。

我剛入行時,第一次出外燴任務,就是去家登音響;那一次我緊張的很。外出試聽,只有一次機會,不像器材送來編輯部,可有幾週時間相處,慢慢摸索找出特性。外出試聽,判斷得準,記述得準。我還記得,那次主編治宇不放心,還自動請纓陪著我一道來,和家登打個招呼。想到那時候的菜樣,似乎還嗅得到那股菜味。

那是我第一次去家登,所以我說熟悉。不過,當時的家登還位於民生社區,他們開店不到兩年,就毅然搬到現在的民權東路店址。更大的空間,運用的彈性更多,音響表現更好,連生意也拓展開來了。「回想起來,我每一次決定得都很快。一找到店面,就跟公司提離職,結果就從代理商業務變成自己開店。一看到這裡,我就決定把店搬過來。」家登音響的主事者何家達這麼說。

現在的家登,營業範圍更廣,經手的品牌更多。店裡陳列的不僅有商品,所有的設備也都是展示的一部份,就連廁所也是。摒除開放空間裡的陳設,主要的試聽室有兩間,一間以家庭劇院和相對較低價的兩聲道系統為主,另一間則是展示Hi End器材。因為展示的器材有別,空間的規劃也不一樣。劇院那間結合環控系統,因此包括燈光和窗簾都是展示項目;Hi End音響那間則強調空間聲學處理,以發揮器材最佳的音響效果。家登新店,我則是初次造訪。


像鋼琴之王李斯特致敬

我來家登的任務,就是來試聽 Vienna Acoustics 的次旗艦落地喇叭Liszt。你會不會覺得奇怪:原廠所要致敬的對象—19世紀偉大的鋼琴家與作曲家 Franz Liszt —是匈牙利人啊!李斯特在世時待在維也納的時間也不多,怎地以他為名呢?在 Concert Grand 系列裡 Haydn、Mozart、Beethoven 等都在維也納發展過,且此三人均是維也納古典樂派的代表人物,以他們三個來命名毋庸置疑。嵌入式喇叭以 Strauss 來命名,也是對圓舞曲之王的致敬。怎地冒出一個匈牙利人呢?

唉,因為我們都是「外國人」,所以才不懂。對奧地利人來講,19 世紀時維也納宮廷掌權的範圍是奧匈帝國,可是連同匈牙利在內。難怪乎,他們以Liszt為名的次旗艦落地喇叭,列為 Imperial 帝國系列。至於旗艦系列的 Klimt 又是誰呢?當然是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最貴的兩對喇叭 The Music 和 The Kiss 都是克林姆的知名畫作。

產品的命名實在有學問,型號品名起的好,可以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甚至產生某種意象的投射,讓人未見其物,也能明其內涵。廠家多以產品類別和性能為命名邏輯,只是各家邏輯不同。有的廠家則另有一本姓名譜,Vienna Acoustics 就是這樣。Klimt、Liszt、Beethoven、Mozart......,這些名字真好不是?

Liszt 雖屬 Imperial 系列,非與旗艦 The Music 同屬一個系列,Liszt 的設計卻直逼旗艦,一身本領都是跟擺在一旁的 The Music 學的。幾乎可說,Liszt 就是 The Music 的縮小版。

分體式模組化音箱,可旋轉調角度

Liszt 跟旗艦 The Music 一樣採分體式音箱,中高音為獨立音箱,與低音分離安置。上、下兩個音箱之間則以精密的鋁合金轉軸機構加以隔離,可避免箱體震動相互干擾,並可左右旋轉調整角度,實現最佳的聚焦成像。且轉動為無段式的,使得調整聚焦角度更為精準。一般喇叭要調toe in都得移動整支喇叭,我們都有經驗,喇叭要是重一點,移動總是費勁。Vienna Acoustics 在高階款上,設計了可旋轉調整的中高音模組化箱體,讓調整內傾角成了再輕鬆不過的事。



蜘蛛振膜同軸中高音

Liszt 的中高音為同軸設計,高音為一顆 1.2 吋(約30mm)的絲質軟半球高音,以釹磁鐵驅動,振膜表面塗有特殊的阻尼物。高音前方設有一個金屬網格的保護罩,且其罩上的開孔有助於高音的擴散與投射距離。原廠大方表示,這個高音歷時 2 年的研發,是 Vienna Acoustics 近年來最好的高音單體之一。

圍繞在高音周圍的中音單體十分特別,一般的單體多為錐盆設計,但 Vienna Acoustics 卻開發出平面振膜的中音。該平面振膜的材質為 X3P 聚合物混合玻璃纖維製成,更特別的是振膜背後再加上了特殊的「蜘蛛」(Spider)支架,兼收振膜本身的輕質量,與蜘蛛支架的高強度特性,能以適應劇烈的活塞運動,並具備快速的暫態反應與高解析力。

這個 6 吋中音的磁力系統同樣為釹磁鐵驅動,搭配 50mm 的音圈,更利於精準的單體運動。Vienna Acoustics 將中高音設計成同軸,使得中音和高音的時間相位得以一致,結像更為清楚。而中高音箱體背後亦有一個專屬的反射孔,用以調節箱體內的氣壓,使其反應更為快速;這也是取經自旗艦 Klimt 系列的設計。


三顆蜘蛛振膜低音

下方的低音音箱,搭載 3 顆 7 吋 X3P Spider-Cone 低音錐盆單體,振膜材質同樣採取 X3P 聚合物,背後也具有「蜘蛛」支架,兼具質輕與高強度特性。而這 3 顆低音單體又分別裝載於兩個獨立腔室,最上方的低音單體使用一個獨立的腔室,下方兩顆低音則共用一個腔室。而這兩個腔室又各自有其獨立的低音反射孔。此一設計可使低頻向下延伸更好,又能平順地與中音銜接,並保有速度與流暢感。


嚴選零件製成的分音器

在分音器方面,Vienna Acoustics 向來堅持簡單至上的原則,採取相位飄移較小的一階或二階濾波線路,輸出也僅有一組喇叭端子。可是,他們在意所有零件的品質,因為分音器上這麼多的零件,每改動一個,都會影響聲音,其組合千變萬化。他們照著科學的計算,然後經過反復試聽,才定案每一個零件。例如他們選用了昂貴的精選電容,誤差低於 1% 的金屬氧化皮膜電阻,其中所用的空心電感則是他們以自己開發的製具繞製而成的,其誤差更低於 0.7%。而且,他們連連分音器上零件的佈局都要計較,因為這也會影響聲音。


誤差小於 0.3dB

喇叭底部為厚實穩固的底座,由金屬支架與大型腳釘構成。單組的喇叭端子,採用特殊的合金配方製成,傳導效果更好,且更大的端子較一般端子更易施力旋轉。端子上方的金屬銘牌上除了標註相關資訊外,更加上一個作曲家 Franz Liszt 的剪影,向作曲家致敬的意味不言而喻。原廠也強調,所有的Liszt都是在位於維也納的工廠手工製造的,每一支喇叭的誤差不超過 0.3dB,如此誤差幾乎可忽視不計。


調整內傾角好方便

這樣一對來自音樂之都維也納的喇叭,還以李斯特為名,究竟能有怎樣的表現?何家達為 Liszt 搭配的擴大機是 Burmester 099 前級配 911 後級,訊源則備了 Burmester 061 上掀式唱盤以及 Lumin 的次旗艦串流播放器 T2,一旁還有 VPI 的 Classic 唱盤;類比與數位,實體與串流,全都備齊了。我帶了 CD 來,隨身的 Macbook Pro 也可以當作 Roon Core 操作串流播放,這樣就可以從心所欲地放音樂。太好了,家登果然專業!





初始,阿達讓整支喇叭略略內傾,沒有調中高音模組的角度。這時,聲音結像已然不錯,結像與質地比較寬鬆,聽起來沒有壓力。我試著調整中高音模組的內傾角度。我在Tidal裡找到 Ella Fizgerald 和 Louis Armstrong 的對唱專輯,這是 1956 年的單聲道錄音,沒有立體聲的音場干擾,我可以更清楚地抓左右平衡與結像的立體感。經來回調整後,最後定案於讓喇叭投射到我肩膀外側約 20 公分處,這時,結像更有實體感,再內傾的話,聲音就太濃太飽了。每個人對聲音的認知不同,調音擺位沒有標準答案,端看個人喜愛。


人聲清晰而立體

這時,Ella Fizgerlad 甜美的聲腔,與 Louis Armstrong 厚實沙啞的嗓音,清晰而且立體。Vienna Acoustic Liszt 的中頻真迷人,溫暖厚實還有解析,那些個人唱腔特質,無不顯露,又不會過於刺激。這是 96kHz/ 24bit 的 MQA 檔案,高解析檔案會刮耳嗎?會尖瘦嗎?會有數位感嗎?家登這間試聽室有做聲學處理,喇叭背牆和天花板都有擴散與吸音,地上鋪設地毯,聆聽座位的後方不是硬牆,而是放著書櫃,每一格都擺著東西,書櫃後方還藏著吸音棉,大大減少了反射音。透過聲音富有類比感的 Lumin T2 播放,這裡的數位串流,一點都不數位感。「Can’t We Be Friends?」一曲開頭的鋼琴,音粒飽滿溫暖,充滿木頭的質感。貝斯同樣是飽滿的,背後的鼓組輕敲,銅鈸細碎的金屬震顫,聽起來舒服極了。在「They Can’t Take that Away from Me」當中,Armstrong 唱到「The way you sing off key 」時,聲音一沈,那迴盪於喉頭的低音真是迷人啊!

綿密強韌的聲音質地

同樣是人聲,同樣是單聲道,換聽 Maria Callas 演唱 Umberto Giordano 的歌劇「Andrea Chenier」裡的詠歎調「La mamma morta」。由大提琴揭開序奏,又沈又緩地奏出哀傷的曲調,才慢慢帶出 Callas 的歌唱。女主角因事故失去了家人,目睹了母親為救她而死,念及於此,悲從中來,歌曲從深沈哀痛的音調開始,愈唱愈激昂,Liszt 不僅勾勒出那清晰又具體的大提琴聲聲哀鳴,更把 Callas 所唱出的哀愁表現的好生感人。那些動人的因素就在於細節、質地與動態。Liszt 賦予了綿密強韌的聲音質地,聲音織體的密度讓歌唱更像是從人唱出來的,那是人的聲音,是有生命的。這與前面聽 Ella 與 Louis 的歌唱時的迷人原因一致。但這裡,更多了動態。歌劇之所以迷人,之所以能讓你在明明聽不懂歌手在唱什麼,依然為之感動,就在於詠歎調裡那起伏的動態。扁平的聲韻難以讓人有共鳴,聲量的變化、音域的起伏,才構成了音樂美麗的原因。Liszt 唱出的 Callas,那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豈能不迷人?

廣告

溫潤音色迷人,鋼琴富有重量

既然型號是 Liszt,我就來聽 Liszt 吧!放上 Alfred Brendel 演奏的 B 小調奏鳴曲。如果要我選一首李斯特最偉大的作品,那定是 B 小調奏鳴曲;如果要我選一個最喜愛的B小調奏鳴曲版本,那就是 Brendel 這個 1991 年的 Philips 版本。這不是一首炫技的曲子,不像梅菲斯托圓舞曲或超技練習曲那樣,作品本身就充滿野性美。B 小調奏鳴曲極富哲思,架構雄偉嚴謹,從架構中瞭解樂曲,從而探究和聲與音色的運用,它帶給人的聆聽樂趣,是深邃而奧妙,且發人深省的。從來少有人把 Brendel 視為技巧派的鋼琴家,但若真認識他,就會知道他的技巧絕非泛泛,這首 B 小調錄於他 60 歲的時候,正值藝術境界顛峰。聽他以高度獨立的手指,彈出清晰而全無含糊的琶音、震音與快速音群;聽他深思熟慮地奏出明確的聲部分離,聽他在踏瓣以及手部力量運用的巧妙交織出奇幻的音色。我坐在家登試聽室裡,幾乎聽完了整首 B 小調奏鳴曲。我已經不在乎喇叭是不是叫做 Liszt 了,我只在乎聽見的演奏實在美妙,那重現出來的鋼琴形體與重量,和弦的豐美聲響,用力敲擊琴鍵帶來的瞬間衝擊感,把 Brendel 的錄音,重播的迷人至極;那種感動,甚至不是什麼重回現場所能比擬的,那是涉入音樂、沈浸其中的妙境。

重現精準的音場,動態收放自如

至於 Liszt 在大編制管弦樂上的表現,就以 Krystian Zimerman 擔任鋼琴、小澤征爾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的李斯特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為例說明。在悉心調整中高音投射角度下,它可重現出精準的音場,開放卻不鬆散,舞台和樂團得以舒展,寬度和深度都得以拉得開,卻能兼顧獨奏樂器的形體與定位。青年時期的 Zimerman 就以了得的琴藝馳騁江湖,在這首協奏曲裡,李斯特設計了許多快速的琶音,營造出華麗的色彩感,是感官刺激強烈的作品。單是第一樂章,那豐富的音色,變幻萬千,讓人目不暇給。Liszt 既以 Liszt 為名,背後銘牌上還有李斯特頭像剪影,自然不能漏氣。Liszt 能夠充分表現出鋼琴的重量感,在低音域探索徘徊時,那清晰乾淨的低頻,把那些低音域的琴音細節表現的清清楚楚。它所配的單體尺寸並不大,3 只 7 吋的蜘蛛振膜低音,竟有這般高質感的低音表現。而這首曲子裡激烈的動態起伏,更讓 Liszt 有了施展的空間。前面講它在人聲動態表現上厲害,這裡聽見的是整個管弦樂團的動態,那動靜之間的收放,把音樂奏的激昂又熱情。

第三樂章那曾被 19 世紀名樂評漢斯力克譏諷的三角鐵,清脆細碎,光彩真是漂亮,輕柔還要清楚,有實體感還要有揚起的泛音,那個 1.2 吋的高音確實功不可沒。而這裡,我也見識到 Liszt 的微動態表現。它表現那些低音量的微弱聲響時,可以清楚明白,毫不費力。或許,我也該給 Burmester 的 099 與 911 記上一功,它們乾淨透明的聲底,忠實地、不遺漏地表現出那些豐富的訊息,豐沛的驅動力帶來從容不迫的動態反應。

低音驚人,氣勢驚人

Vienna Acoustic Liszt 的低音表現,不只是清楚,也夠深沈,深沈到我覺得它可以在更大的空間裡施展。以立陶宛管風琴師 Iveta Apkalna 在高雄衛武營音樂廳的管風琴錄音為例,自從我聽過這張錄音之後,茲茲念念地,一直想能親赴衛武營聽管風琴的現場演奏。這張唱片裡,Apkalna 選了兩首管風琴交響化的重要推手 Charles-Marie Widor 的第五號交響曲,以及 Louis Vierne 的第三號交響曲,在衛武營的管風琴上,這兩首曲子得到極佳的發揮。聽那繽紛多彩的音色,又聽得那震撼又深沈的低音,若不是空間受限,我還想把音量開得更大聲一點。Widor 第五號交響曲的第一樂章後段再現的主題,一面有著中高音域的旋律,底部還襯著低音的對位,那層層襲來的聲浪,震撼力十足。第二樂章的表情是「如歌的」,中高音域的旋律確實充滿歌唱性,但是深沈和緩的低音鋪陳於下,架構出穩固的聲響建築。到了第三樂章,低音更沈更猛,這下,我真服氣了。Liszt 的低音表現確實優秀,有量,有質,有深度。

要重現管風琴的壯麗,絕非易事。Liszt 在第五樂章的表現也是精彩極了。這是我最喜歡的管風琴觸技曲,短短 5 分多鐘的音樂,一層一層地反復著主題,似乎簡單,卻又複雜。雖然沒有形式上的變奏,但透過和聲的改變,加上對位的變化,以及音域的移轉,創造出瑰麗無比的音畫。我著實意外地能在 Liszt 這樣體型的喇叭上,聽見這般雄奇而絢爛的觸技曲。

清楚勾勒輪廓,明白重現細節

聽 Kyrie Kristmanson 的 Pagan Love 專輯,在「Song X」一曲裡,沒有別的旋律性樂器的伴奏,就是 Kristmanson 的清唱,配上拍手、彈指與打擊樂的節奏。歌手的嗓音直接,帶著綿密飽滿而溫暖的質地,輪廓清晰,轉音和咬字的發聲細節都明明白白。更精彩是那些打擊樂還有拍手和彈指,每一個發聲都清楚而且俐落,鼓聲按照樂器不同而異,大鼓的力道和顆粒感尤其突出,Liszt 傳達出的鼓聲乾淨,卻又不至於收得太緊而少了韻味。在專輯同名歌曲「Pagan Love」中,那乾澀的撥弦樂器質感直接。至於貝斯,錄得顆粒龐大,又得其低沈的聽感。「Talk」一曲開頭是貝斯的撥奏,這裡的低音顆粒感十足,而且又深又沈。我好像連著幾段都在誇 Liszt 的低音表現?真的,你得聽看看,真的優秀。

推送出厚實綿密的音樂織體

雖然 Vienna Acoustic 的喇叭向有著溫潤的特質,像我這種古典音樂愛好者,聽來真是滿意極了。倘若偶爾要熱血一下,它仍可勝任。以 Guns N’ Roses 的「Don’t Cry」一曲為例,鋪陳了兩分鐘的抒情演唱,在歌曲中段終於炸裂,張揚狂野的電吉他,把說不出口的情緒都表現了出來。愛,有多難?情傷,有多痛?都在這裡。聲底溫厚,稍微收斂了一點戾氣,卻又多了幾許抒情。同樣的抒情搖滾經典,「November Rain」,開頭的鼓聲,錄的又飽滿又有力,十足的陽剛。合成器加上弦樂,配上電吉他,交織出交響化的音響,那恢弘的氣勢,像是想把整個世界都給妳的深情,可是此情不待,這有多苦呢?Guns N’ Roses 知道,Liszt 也知道。尾奏的那段電吉他solo,配上鼓聲與和聲,那種厚實綿密的織體,簡直是黑洞,直把人吸進去。你想試試看 Vienna Acoustics 唱搖滾的風采嗎?告訴你,真的好聽。記得,來家登聽的時候,把音量開大一點,讓音樂把你包圍起來。

讓人回味再三

離開時,我飲盡杯中最後一口水洗哥斯大黎加的咖啡,冷掉了的咖啡,少了熱飲時伴隨蒸騰熱氣而散發出來的奔放果香,那柑橘類的香氣漸被葡萄酒與可可的滋味取代,在口腔中溢漫,吸一口氣,香味從口腔中傳到了鼻腔後段。喝咖啡的每一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滋味,但是,好的咖啡,餘味總是讓人回味無窮。音響也是這樣,Vienna Acoustics 的 Liszt,充分展現了原廠對音樂重播的理念,他們要把聆聽者帶得更靠近音樂。當你親近了音樂,那些感動會存在心底,讓你回味無窮。


器材規格

Vienna Acoustics Liszt
型式:4 單體 3 音路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頻率響應:28 Hz ~ 25 kHz
單體:7 吋 X 3P Spider-Cone 低音 × 3,6 吋 Flat-Spider-Cone 中音 + 1.2 吋絲質軟半球高音同軸單體 × 1
靈敏度:91 dB
阻抗:4 歐姆
建議擴大機功率:50 ~ 400 瓦
重量:88 kg / 對
尺寸:1210 × 295 × 435 mm(H × W × D)
售價:735,000元
代理商:卡本特
電話:02-2345-3199
網址:www.cpt.com.tw

廣告
[新聞] 可調角度的同軸單體-Vienna Acoustics Poetry 中央聲道
Poetry 屬於 Vienna Acoustics 高階的 Klimt 系列,配置的也是 Vienna Acoustics 最經典的單體 Spidercone,在透明的振膜後面,還有輻射狀的支撐架,提升振膜剛性,這樣就不怕電影猛爆場面的摧殘,而 Poetry 最關鍵的單體,其實是中央的同軸單體,外...《 全文

[新聞] 單體、分音器都進化-Vienna Acoustics Mozart Grand Symphony喇叭
來自奧地利維也納的喇叭品牌Vienna Acoustics,它們的 Concert Grand 系列有三款落地喇叭、兩款書架喇叭,另有兩款中置喇叭。該系列繼承了Vienna Acoustics自家的招牌技術,並恪遵自家嚴謹的手工傳統,喇叭一律在維也納當地製造。《 全文

[試聽報告] 和諧暢快 優雅大器-小音響試聽Vienna Acoustics Haydn Jubilee 30th
來自音樂之都維也納的喇叭對音樂愛好者的吸引力,正如同來自無速限高速公路之國的德國汽車對車迷的吸引力一樣強烈。我是個音樂迷,也是個發燒友,當我得知要去小音響試聽 Vienna Acoustics 的經典產品 Haydn Jubilee 30th 喇叭時,自然是喜不自勝...《 全文

[新聞] 有旗艦風範的二當家-Vienna Acoustics Liszt 落地喇叭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德城 DC-Cable S-320喇叭線
我們恐怕再沒機會開到 Mercedes Benz 的 S-320 新車,卻可以擁有 DC-Cable 的 S-320 新款喇叭線。小李完全沒有跟我提過任何關於 Mercedes 的事,但S-320這是個有傳奇性質的命名,道出了德城與名展對此線的期待。我要說:作為這個世代的 S-320,DC-Cable ...《 全文

McIntosh MCD85 CD/SACD唱盤
McIntosh以經典機種MC275的機型為靈感,開發出一系列新世代的入門機種,包括最早推出的MA252綜擴,還有C8前級與MC830單聲道後級,更有CD/SACD唱盤MCD85,悉數具備鑄造鋁的機箱,搭配拋光不銹鋼的前方斜面面板。這樣一來,用家就可以...《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