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5發表,已被閱讀 5,653 分類:喇叭
試聽 Piega Master Line Source 3 Piega 是來自瑞士音響品牌,以鋁合金製作喇叭箱體聞名,代理商通知竹北新憩地有一對 Master Line Source 3(以下稱 MLS 3),約好時間前往試聽。

戴天楷寫了「古典篇」

不過在我準備動手寫稿的時候,這才發現,編輯部有人搶先一步聽過 MLS 3,還寫了「體驗 Piega MLS 3 線音源的魅力」,原來戴天楷與新憩地規劃了一系列講座,名為「音樂說書人」,與諸多愛樂者一起分享了理查.史特勞斯「英雄的生涯」、西貝流士「芬蘭頌」、馬尼亞爾(Albéric Magnard)「正義的禮讚」,用的就是 MLS 3,而且是 MLS 3 在台灣第一次公開活動擔綱演出。

再仔細讀戴天楷的文章,當天 MLS 3 搭配的擴大機,是日本 Spec RPA-MG1000 單聲道後級,是目前 Spec 的旗艦擴大機,也是首度抵台開聲,搭配自家 Pure Direct Connection 音量控制,還有 Sound Mode 切換開關,等於有兩種音色讓您自由選擇,相當有趣,而我去新憩地聽 MLS 3 的時候,一樣是 RPA-MG1000 搭配,一樣是 Pure Direct Connection,我再寫一次不是多餘?

不講古典的「番外篇」

還好,天楷在文章中段打住了器材的說明,回到新憩地的「音樂說書人」講座內容,就是講理查.史特勞斯、西貝流士與馬尼亞爾的音樂,還有 MLS 3 與 RPA-MG1000 搭配起來的音樂重播效果,這代表那天大家應該沒有聽到古典以外類型的音樂,所以我這篇可以補上「番外篇」,講講古典以外的音樂,MLS 3 與 RPA-MG1000 的聲音表現如何。

Piega 擅長使用鋁合金製作喇叭箱體,MLS 3 也不例外,但是 Master Line Source 旗艦系列則另有新技術,那就是「線音源」。什麼是「線音源」?這要對比「點音源」來講,一般常見的點音源設計就是書架喇叭,一個高音單體搭配一個中低音單體,就是簡單的點音源設計,講究一點變成 MTM,兩個中低音中間夾著高音單體,關鍵的發聲點會聚焦在高音單體的位置,所以稱為「點音源設計」,而同軸單體就是最講究的點音源,讓高音與中低音單體都位於同一個軸線上,發聲點完全重疊,以重現精確的音場定位。

有別於「點音源」的「線音源」設計

那什麼是「線音源」?就是把多顆高音單體、中音單體與低音單體,採垂直排列,重點是單體數量要多,連成一條線,就變成線音源。來看看 MLS 3 的單體,中高音採用 4 個 Piega 自家手工製作的 Line Source Driver 111,搭配 4 個 UHQD 低音單體,其中兩個發聲,另外兩個做被動輻射式單體(passive Radiator)。



4 個 Line Source Dirver 111 排成一列,中央是高音,外圍是中音,中高音的頻段全部包括在這 4 個鋁帶平面振膜單體裡面,而且採雙面發聲(dipole),這是 Master Line Source 系列有別於其他 Piega 喇叭的設計,而這樣的設計,讓 MLS 3 擁有媲美靜電喇叭的通透中高頻,以及深遠寬闊的音場,同時兼顧動圈式單體的低頻量感與衝擊力,可說魚與熊掌得兼。


混合了雙面發聲喇叭與動圈式喇叭

為什麼大家都說靜電喇叭通透又開闊?除了靜電喇叭工作原理不同於動圈式喇叭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去除了喇叭箱體,完全沒有箱音的染色,所以最為通透開闊,是 bipolar 雙面發聲的迷人特質,所以先不計較靜電喇叭的低頻好不好,光是雙面發聲營造的寬闊音場,就讓許多動圈式喇叭汗顏。

不過,MLS 3 並非純粹的雙面發聲喇叭,而是混合動圈式的設計。雙面發聲喇叭因為去除了音箱,百分之百沒有箱音,但是如果要做到夠低的低頻延伸,平面喇叭的面積必須做得很大,譬如我早年用過的 Magnepan,若想要把低頻延伸拉到 25 Hz,尺寸要比門板還要大,不容易擺進居家空間,所以,MLS 3 只讓 4 個 Line Source Dirver 111 負責中高頻,低頻交給動圈式單體,為了維持 MLS 3 瘦瘦高高的線條,所以低音單體選用 180 mm 口徑 UHQD 單體,如此一來, MLS 3 才能採用線音源設計,並維持 23 公分寬的面板,比例與線條都漂亮,擺在家裡就像是會發聲的高級傢俱。

廣告

獨家「Acoustic Lens」解決擺位問題

雙面發聲喇叭並非 Piega 的創舉,很多年前就曾經流行過,但是現在並不多見,主要的問題就是擺位困難,因為 bipolar 發聲,必須注意反射音與直接音的平衡,因此多半要求使用者讓喇叭距離背牆遠一點,因為雙面發聲喇叭距離背牆越近,反射音越強,可是反射音會比直接音慢一點到達耳朵,造成時間相位差,所以聽雙面喇叭時,最好讓喇叭遠離背牆,降低反射音的干擾。問題是,一般居家空間怎麼容許平面喇叭放在房間正中央呢?就因為居家應用比較困難,所以這些年比較少見到平面雙面發聲喇叭。

那 MLS 3 是線音源雙面發聲設計,不會有相同的問題嗎?當然有,可是 Piega 有解決之道,就藏在喇叭背後的「Acoustic Lens」:注意 MLS 3 那 4 個 Line Source Driver 111 後面,有一整排倒 V 字型的格柵式開口,其目的就是幫助聲波擴散,讓向後發聲的背波可以更快、更均勻地發散,降低時間相位差,就不容易干擾直接音。根據 Piega 的資料顯示,MLS 3 最近可以距離背牆 30 公分,就可以調整出好聲音,我想很多人家裡如果想擺 MLS 3,給它與背牆 30 公分的距離,應該不難吧?


伴隨咖啡廳聲響的聆聽空間

我在新憩地聽 MLS 3 ,其實根本不需要擔心背波干擾的問題,因為喇叭離背牆很遠,不容易產生駐波蓄積的干擾,如果把喇叭後方的空間都算進去,MLS 3 大約站在空間 1/4 處,而我聆聽的位置大約在空間的 1/2 處,後面還有 1/2 的空間讓 MLS 3 的音樂能量擴散,意思是說,空間後方幾乎沒有反射音干擾,就算有,能量也會衰減成自然的空間感。

不過,新憩地是複合空間,是音響店,也是咖啡店,還賣精緻手工點心,吧台忙碌起來,磨豆機的馬達聲伴隨著 Espresso 機器的蒸氣聲,還有啜飲咖啡時,杯盤碰撞的細碎聲響,這些都是我聽 MLS 3 的背景音樂,但這不會構成干擾,我會用大腦的過濾系統,把這些無關音響系統的聲響忽略,專注欣賞 MLS 3 與 RPA-MG1000 的聲音之美。


音響好,台灣咖啡也棒

比約定的時間略早抵達新憩地,中午時分的客人尚未散去,還有帶著嬰兒的媽媽,我不急著聽,先拍照,欣賞 MLS 3 的造型之美,此時 MLS 3 輕柔地播放音樂,輕聲細語地擴散在新憩地的空間裡,沒有飽滿渾厚,但襯托出咖啡廳輕鬆自在的悠閒,我一邊拍照,一邊問主人張先生有關 MLS 3 的搭配細節,也聊聊音響業界的消息,順道品嚐新憩地自家台灣咖啡,這可是張先生與咖啡小農契作的台灣咖啡,得來不易,且風味絕佳,品飲的不僅是咖啡,還有台灣本土的獨特風味,有別於中南美洲或非洲精品豆,就算您不玩音響,我也要大力推薦您來新憩地品嚐台灣精品咖啡。

約莫半個多小時過去,客人逐漸散去,帶著小嬰兒的媽媽與朋友離開之後,只剩下一兩位客人,打聲招呼,說準備要試聽音響,會開的比較大聲,應該都是熟客,知道新憩地有時會有人來試聽音響,點點頭說沒關係,就開始聽 MLS 3 了。

「Live At Blues Alley」現場感真好

拿出 Eva Cassidy 的「Live At Blues Alley」,這是在華盛頓特區附近的 Blues Alley 酒吧的現場錄音,而且是 Eva Cassidy 生前最後一次錄製的現場演出專輯,不光收錄了 Eva Cassidy 的歌聲與吉他,還有小酒吧現場的熱鬧氣氛,我想應該很適合午後咖啡廳的氣氛吧?

聽第三軌的「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Eva Cassidy 自彈自唱,吉他溫暖的音色撥彈分解和弦,Eva Cassidy 清澈又富有情感的嗓音,浮現在 MLS 3 中央後方的空間,形成漂亮的舞台感,一個年輕女歌手抱著吉他,輕聲唱著「When you're weary,
Feeling small......」,形單影隻,而唱到「I'm on your side」時,爵士鼓與電貝斯加了進來,配合著歌詞「我會在你身旁」,不光編曲好,電貝斯還花俏地彈奏漂亮的過門裝飾,讓整個音樂場景顯得更熱切。

喇叭自然消失在空間當中

此時 MLS 3 自然地消失在空間當中,閉上眼睛,就可以想像 Eva Cassidy 抱著吉他唱歌的模樣,而樂團裡的成員努力地回應 Eva Cassidy 的歌聲,做出情感豐富的「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而 MLS 3 不僅音場通透開闊,低頻段的量感與厚度,讓電貝斯花俏的根音與過門,兼顧飽滿音色與流暢線條,賦予電貝斯鮮活的樣貌,與爵士鼓一起把音樂炒熱,而唱到最高潮時,爵士鼓與電貝斯瞬間停下來,讓 Eva Cassidy 的歌聲收尾,並用細碎的聲響,結束了「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我已經忘了是來聽 MLS 3 與 RPA-MG1000 了,光是「Live At Blues Alley」就讓我在音樂當中流連忘返。這張現場錄音是在 1996 年 1 月 3 日錄製,1996 年 6 月發行,同年 11 月 2 日 Eva Cassidy 就過世了,如果您對這張唱片感興趣,推薦您看 youtube 的
Eva Cassidy - One Night That Changed Everything 紀錄片 」,當年與 Eva Cassidy 合作的樂手,在 25 年後回顧錄音的兩個晚上,大家把錢花光了,自費把音樂錄起來,也醉了兩晚,但成就了一張神奇的唱片。


不用大音量就能聽見歌聲中的情感

在新憩地,我沒有開到「接近現場」的音量,而是稍大卻不會吵到客人的音量,MLS 3 的低頻因為採用密閉式音箱,外加兩個被幅式單體,所以低頻的線條清晰,對比通透開闊的音場,簡直就是靜電喇叭那樣通透,同時兼顧動圈式的單體的強悍低頻,雖然我沒有開得太大聲,可是現場錄音的氣氛卻是相當濃厚。

錄音時的 Eva Cassidy 還不知道自己罹患癌症,歌聲中充滿年輕樂手的熱情與渴望,濃郁的情感藏在的大膽的嗓音變化中,而 MLS 3 與 RPA-MG1000 很自然地讓我聽得入神了,唱完「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酒館裡響起熱烈的掌聲,鼓手喊著「One, Two, Three」,一個過門就開唱「Fine and Mellow」,就這麼聽下去吧,聽 Eva Cassidy 熱切的歌聲中蘊藏的藝術家精神。

中高頻不僅清晰,還有豐富情感

再換上一張藍調音樂,聽「Crossroad」電影原聲帶,Ry Cooder 擔綱製作,還演奏 Slide 吉他。聽「Feeling Bad Blues」,音域集中在中頻段,Slide 吉他金屬指套一搭上弦就是和弦,和弦滑過去的時候,還加上了 60 年代經典的顫音效果器,每個音符都抖動晃蕩著,彷彿藍調人憂鬱飄忽的心情。電影中男主角彈奏「Feeling Bad Blues」的場景,是旅途中遇到的女主角不告而別,而且知道吹口琴的老樂手 Willie Brown 騙他,根本沒有失落的最後一首 Robert Johnson 終極藍調歌曲,把情緒全部發洩在電吉他上面。

電吉他 Solo,又是形單影隻的藍調,不過錄音可沒這麼簡單,在 MLS 3 與 RPA-MG1000 上面,Slide 吉他當然是主角,凝聚在喇叭中央,背後慢慢加入其他吉他的裝飾,在電吉他 Solo 的空白處,補上一些豐富的細節,Slide 指套在弦上滑動時,吉他音色是尖銳的,而手指按壓撥彈的低音,溫暖又柔和,兩者對比交替,帶出藍調音樂的憂鬱與無奈,背景還有 Dolceola 這項特殊的樂器,聲響有點像是中國的揚琴,更顯藍調的滄桑,而 MLS 3 與 RPA-MG1000 把音樂中的情感擬真地重現。

入迷了!CD 一路聽下去

四分多鐘的「Feeling Bad Blues」,一樣讓我聽得聚精會神,這是很多年前的電影(正解是 1986 年),我還在 MTV 裡面看了很多次,只為了看 Slide 吉他究竟怎麼彈,在新憩地聽 MLS 3 與 RPA-MG1000,腦袋裡轉的都是年輕的回憶,不知不覺音樂結束了,CD 接著播放「Somebody's Calling My Name」,雖然有吉他裝飾,實際上更像是 Acapella 無伴奏人聲,MLS 3 與 RPA-MG1000 把聲部漂亮的呈現,位置清晰且層次分明,馬上吸引耳朵的注意力。

「Sombody's Calling My Name」曲子短,一分多鐘而已,馬上接到「Willie Brown Blues」,這是電影最後的高潮,在年輕吉他手與魔鬼支持的吉他手對決之後,用帕格尼尼反敗為勝,魔鬼撕毀 Willie Brown 的靈魂契約,劇情已經圓滿,年輕吉他手找到屬於他的藍調,老口琴手的靈魂得到救贖,唱起歡樂的「Willie Brown」,唱歌的就是電影裡演老口琴家的 Joe Seneca,他有著獨特的黑人嗓音,在出道演電影之前,本來就是藍調樂手。


音場定位與層次漂亮

「Willie Brown」從口琴開始,電吉他彈奏標準藍調和弦,還有 Slide 吉他的裝飾,爵士鼓與低音貝斯讓場面越來越熱,用 MLS 3 與 RPA-MG1000 來聽熟悉的唱片,雖然沒有刻意操大音量,可是音樂的層次自然地撐開了舞台感,口琴與歌聲在中央,電吉他的聲音也比較前傾,而爵士鼓與低音貝斯則比較後退。

雖然這是錄音室作品,但是多軌錄音效果做得很自然,聽起來像是現場演出,MLS 3 讓中高頻的細節輕鬆地浮現在空氣當中,而低頻段則有乾淨且清晰的線條,藍調的音樂場景熱鬧,每一項樂器的細節卻不會混亂,清清楚楚把錄音的細節重現。

用兩張鄉村藍調唱片,就寫完 MLS 3 與 RPA-MG1000 的聆聽感受,會不會太少?因為戴天楷寫在前面,講了「音樂說書人」的古典篇,所以我那天聽的古典音樂,就不寫進去了,雖然我也聽了羅森伯格著名的發燒貝多芬錄音,還有莫札特雙鋼琴協奏曲,甚至馬勒第一號交響曲都出馬了,可是我得把這些素材放棄,因為這是「番外篇」,不寫 MLS 3 與 RPA-MG1000 的古典音樂表現,只聽古典之外的音樂。


享音樂、品咖啡、快意人生

雙面發聲的 MLS 3,加上 Piega 獨家 Acoustic Lens,讓 MLS 3 很容易在居家空間擺放,喇叭面寬 23 公分,身高 165 公分,家裡面不難找到擺放 MLS 3 的位置,而我在新憩地雖然沒有大力操駕,卻見識到 MLS 3 輕鬆自在的一面,它擁有宛如靜電喇叭一般的通透感,但同時擁有動圈式喇叭的低頻線條與衝擊力,兩者融合起來的音色,就是 MLS 3 獨特的聲音魅力,既通透又飽滿,這時候配上一杯台灣精品咖啡,不枉快意人生,這樣的享受不難得到,去一趟新憩地,享音樂、品咖啡,愜意的午後時光不難,難的是如果迷上了 MLS 3 與 RPA-MG1000,恐怕就回不去了。

器材規格

Piega Master Line Source 3
型式:3 音路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單體:Line Source 單體 111 x 4;180 mm UHQD 低音x2;180 mm UHQD 被動輻射低音x2
頻率響應:28 Hz - 50 kHz
靈敏度:92 dB
阻抗:4 Ohm
建議擴大機功率:20 - 500W
尺寸:1650 x 230 x 330 mm(H x W x D)
重量:65 kg
參考售價:請洽代理商
台灣總經銷:享映有限公司
電話:04-2378-2211
網址:www.martinlogan.com.tw

廣告
[新聞] 特殊剛性懸吊單體-Martin Logan Sistine 4XC嵌入式喇叭
Martin Logan Sistine 4XC為4單體3音路的吸頂式喇叭,採用一只Folded Motion XT Obsidian氣動高音,單體尺寸為32 x 61 mm,但是因為是縐折單體,實際發聲的面積為114 x 70 mm之多,這樣的面積比起一般的凸盆高音要多了40%以上...《 全文

[新聞] 94 dB 高效率-Martin Logan Icon 3XW 嵌壁式喇叭
針對頂級客製化安裝需求,Martin Logan 推出旗艦 Masterpiece CI 系列嵌壁式喇叭,目前旗下共有四款產品,由大至小包括 Statement 40XW、Monument 7XW、Tribute 5XW 及 Icon 3XW,這次要介紹的是小當家 Icon 3XW。《 全文

[新聞] 頂級客製化安裝首選-Martin Logan Monument 7XW 嵌壁式喇叭
嵌壁式喇叭的性能就該受限嗎?Martin Logan 可不這麼認為。Martin Logan 的 Monument 7XW 是專為頂級客製化安裝而設計的產品,它具備 1 顆 Folded Motion XT Obsidian 氣動式高音,1 顆 6.5 吋中音,2 顆 6.5 吋低音,再搭配 3 顆 6.5 吋被輻射低音...《 全文

[專題報導] 新憩地音樂講座紀實(五)-體驗Piega MLS 3線音源的魅力
[專題報導] 新憩地音樂講座紀實(四)-小喇叭也有大氣勢
[新聞] 線音源設計-Piega Master Line Source 3落地喇叭
[新聞] 把握難得試聽機會-Piega Master Line Source 3 即將進駐新憩地
[試聽報告] 大空間音場更寬鬆-新憩地試聽 Piega Premium 701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Apple Music 也有高解析音樂了
Apple 於 5 月 17 日宣布,將從 2021 年 6 月起,Apple Music 將支援高解析音樂播放,並且還破天荒支援 Dolby Atmos 杜比全景聲播放。預計,初期將有 2000 萬首歌曲上線,預計 2021 年底將會完成總計 7500 萬的高解析音樂上線。而且,Apple...《 全文

iFi Audio GND Defender
依字面上來看,iFi Audio 最新推出的 GND Defender 是「地的防衛者」的意思,由此可知它是在處理器材的地迴路。GND Defender 的用法非常簡單,只要把它插在器材的 AC 電源輸入母座,再把原本的電源線插入 GND Defender 尾端即可,它會斷開器...《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