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發表,已被閱讀 9,024 分類:喇叭
世新音響Avalon Precison Monitor 2試聽記 一年前,Avalon Precision Monitor系列剛引進臺灣時,我有機會聽了PM1(Precision Monitor 1)。這是該系列最小的一款落地喇叭,但放起音樂也是虎虎生風,聽它放蕭士塔高維契第一號鋼琴協奏曲,那是何等剛猛雄健;聽它放金屬製品的同名專輯,又是何等剽悍凌厲;聽它唱蕭邦的鋼琴協奏曲,又顯出似水柔情;聽它表現理查史特勞斯的小提琴奏鳴曲,又是何等細膩浪漫。事隔一年,我又與Avalon Precision Monitor重逢,這次遇到的是PM2。

PM2的高音單體採用一種稱為Carbon/Glass的玻璃碳振膜,採凹盆設計,高盆延伸可達50kHz。下方的中音單體則是一個3.5吋的陶瓷中音,在中高音周圍還加上了毛氈以吸收繞射的聲波能量。

單體不同,規格更好

Precision Monitor 2(後簡稱PM2)體積比PM1大一點,而且多了一個中音單體。PM1是2音路3單體設計,而PM2則是3音路4單體的架構。不僅如此,單體也都不一樣了。

PM1的高音是一顆環形振膜的尖鼻子高音,到了PM2則改用了類似陶瓷材質的玻璃碳振膜,原廠沒有詳說,只稱這是Carbon/Glass。這個1吋的高音,振膜為凹盆式設計,高頻延伸規格極好,可達50kHz。中音單體則是一個同為凹盆式的3.5吋陶瓷中音,這是與PM1最大的不同,將中頻段切出來,交給中音單體發聲。低音單體方面,則與PM1一樣用上Avalon常用的Nomex Kevlar複合材質振膜,但是尺寸較大,有7.5吋。更大的低音,不一樣的高音,讓PM2具有比PM1更寬廣的頻率響應。

原廠也表示,不管他們的單體振膜運用了什麼不同的材質,但都有共通的原則,那就是振膜質量要輕,輕了才好推,反應才靈敏。此外內阻要高,這樣諧振就會少,而且不會有能量蓄積。總之,Avalon力求降低單體在時間領域的失真。

低音用上了2顆Avalon常用的Nomex Kevlar複合材質振膜,振膜直徑為7.5吋,配合底部的低音反射孔,可發出24Hz的深沈低音。

Avalon喇叭箱體是絕學

更大的箱體,卻沒有帶來更高的效率。PM2標稱的靈敏度是89dB,意外地比PM1的93dB還少了一些。但89dB也不算低,原廠還說,經過他們特別的設計,PM2在阻抗變化很小,對擴大機的反動電勢也被降到最低。因此,就算用25W的擴大機推也沒問題。

真正厲害的,仍屬Avalon的箱體製作。Avalon最引以為傲,也最具識別性的鑽石切割箱體,具多重意義。他們採用厚實的板材,多層疊合製作帳板,箱體切出斜面,並且維持沒有任何平行面。這樣一來,箱內就不容易產生駐波,在外部的繞射情況也會減少;可說是內外效益雙收。

而且,只要從側面看Avalon喇叭,就會注意到它們總是略略後仰。這個仰角設計,則可以調整高音和低音的時間相位差。聲音是時間的事,時間相位對了,聲音就對了。所有Hi End喇叭都在竭盡所能地處理時間相位問題,Avalon自有他們的一套哲學。

Avalon最著名的鑽石切面箱體,讓箱內全無平行面,減少駐波產生,也提高了箱體的剛性。

從另一個角度欣賞Avalon的鑽石切面。

SEE技術讓聲音更精準

Avalon還在箱體內部運用了稱為SEE(Stored Energy Elimination)的技術,有助於衰減箱內能量,這樣聲音就會更乾淨,細節再生及訊息還原力就會更高,音像會更清楚,背景也會更黑,即便在大音壓下,也能維持高性能的表現。是否真的如此,等等我來告訴你。

PM2的箱體採低音反射式,可是,反射孔在哪裡呢?就如同其他Avalon喇叭一樣,藏在底部,你不把喇叭放倒,還真不容易看到。我在上次聽PM1時勉強拍了一張黑金石的反射照,這回我就沒拍了。

最後,分音器怎麼設計,原廠沒有多提,但強調他們捨棄線路板,全採搭棚製作。此外,這個分音器還有兩個重點,第一,他們強調時間相位的準確性;第二,他們小心控制分音器零件的磁場互擾問題。

從側面看,PM2就跟其他的Avalon喇叭一樣呈略略後仰。這個仰角設計,可以調整高音和低音的時間相位差。

Esoteric配Pass

這次試聽PM2的地點是在世新音響,地點鄰近台北捷運行天宮站,出站步行2分鐘就到了,交通非常方便。世新音響的高老闆為PM2搭配的擴大機是Pass Labs的XP-22前級與X250.8立體聲後級。前者為兩件式、電源分離、全平衡、雙單聲道設計的前級,線路以旗艦前級XS為基礎簡化而來,並且採用了與二哥XP-32相同的音量控制。後者則是250W的AB類立體聲擴大機,與自家XP-22前級恰是同級的搭配。

訊源方面高老闆則配上今年新推出的Esoteric K-03XD SACD/CD唱盤。這台Esoteric的中階唱盤,內含Grandioso系列下放的兩大革命性技術--VRDS Atlas轉盤機構,與Master Sound Discrete DAC分砌式解碼線路。它準確而滑順的音質,非常具有類比氣質,足以提供講究音質的愛樂者最高的聆聽滿足。


前級是Pass的XP-22,採兩件式、電源分離、全平衡、雙單聲道設計,線路以旗艦前級XS為基礎簡化而來。

Pass X250.8是250W的AB類立體聲擴大機,與自家XP-22前級恰是同級的搭配。

充滿美感的精準之聲

系統一開聲,就感覺到Avalon PM2的妙處:聲音真的配得過Precision之稱,非常精準。音像極其清晰,輪廓線條俐落,聲音密度很高,發聲體很有實存感,卻又不緊繃不生硬。細節資訊非常豐富,即便到了低音域,依舊維持高解析,可以見得細緻的聲音紋理。

不過,我還是得說,這其實是高老闆搭配調整出來的聲音,同樣是PM2,換個擴大機、換個訊源,聲音又不同了;同樣的系統,換個人來調整、擺位,聲音也會不一樣;倘若把整套系統搬到別的空間,同樣讓高老闆調聲,聲音也不會一樣。我的描述,全然是記錄那天下午在世新音響所聽見的。

世新音響鄰近台北捷運行天宮站,出站步行2分鐘就到了,交通非常方便。試聽室相當寬敞,聲音能量得以舒展開來,聽音樂沒有壓力。

音像和舞台極其清楚,畫面透明可見層次

我放上的第一張CD是汪德指揮柏林愛樂的布魯克納第九號交響曲。當第一樂章開頭緩緩而生的樂音吐出,聽見那弦樂緩慢而深沈的低鳴,像是大地初生。法國號悠悠地劃破黑暗與混沌,光來了。定音鼓輕敲,那是大地的心跳。這段音樂輕而且柔,但這初始的動機裡卻是這般富有想像的畫面。弦樂閃著絲綢般的光澤,以織度極高的密度表現出綿密且連續的聲音。好美的弦樂,好有張力。當音樂走到激烈處,強襲而來的樂音,充滿震撼的能量和溫潤的光澤感。PM2的這個陶瓷高音表現的真好,會硬嗎?很多人聽到陶瓷單體就怕它聲底硬。我在PM2上聽到的不是硬,而是準確。PM2呈現出極清楚的音像和畫面。這點我後面還會說道,那天下午聽的每一張CD,音樂畫面都是這樣清晰明透,一覽無遺。

就像我說的,PM2的聲音一點不硬,卻十分的真實,描繪力實在驚人,我聽到的每個聲音,都因為訊息充足,而足能構成想像的畫面,甚至那些畫面還有特寫,可以見得其中的紋理。聽弦樂的撥奏,那個聲響清澈而有彈性。聽木管的吹奏,那是溫潤而有光澤的。聽銅管咆哮,那是燦爛而有力的。聽弦樂團齊奏時的張揚能量,那是滿富精神的。第一樂章行至末了,那主題的再現,是衝動而激烈的。一種意欲撕裂地表的,衝破天際的能量直湧衝出,PM2把布魯克納那以塊狀的音樂流動,用音塊和音塊推擠碰撞而產生出強烈的情緒,都宣洩了出來。

第二樂章開頭又是弦樂部的撥奏,此起彼落的撥奏,張羅出一個清晰有寬度的舞台。隨後樂團以強奏方式奏出前頭弦樂撥奏的主題,在反覆與變化之中,木管的和聲,銅管的聲援,堆疊出的層層音響,我聽到的音樂不但是立體的,還是鮮活的,甚至是可觸及的,那些樂音碰撞著我的身體,然後直抵內心。不是音響厲害,是汪德和柏林愛樂了不起,是布魯克納的魔力難以抗拒。然而,透過音響,把20年前的現場拉到了此時此地。我每次聽見這般感動的音樂時,總覺得自己是那個擁有控制蟲洞本事的時空旅人。

訊源方面高老闆則配上今年新推出的Esoteric K-03XD SACD/CD唱盤。這台Esoteric的中階唱盤,內含Grandioso系列下放的兩大革命性技術--VRDS Atlas轉盤機構,與Master Sound Discrete DAC分砌式解碼線路。它準確而滑順的音質,非常具有類比氣質,足以提供講究音質的愛樂者最高的聆聽滿足。

聲音富有色彩和能量,動態對比驚人

充沛的能量、穩重的場面、輝煌的高音、清楚的解析、透明的音場,這是我從PM2上聽見的精彩。這樣的特質,不僅在布魯克納第九號上可以聽得,在柴可夫斯基第四號交響曲裡同樣可得這樣的特質。聽的是去年底甫過世的楊頌斯,他年輕時指揮奧斯陸愛樂的版本,他的柴可夫斯基交響曲至今仍是我最喜歡的錄音之一。

第一樂章開頭以銅管率先發難,法國號開門見山地吹出貫穿全曲的動機,隨後整個銅管部和木管部都跟上,一陣激烈的宣示之後,音樂歸於安靜。然後柴可夫斯基以一段舞曲風格的主題承接上去,經過豎笛帶頭的反覆後,情緒漸張,激烈抵達高峰後隨即歸於平靜,再帶入第二主題,之後兩個主題相互交揉發展。PM2所構築出來的音場又深遠又開廣,後頭拔起的銅管號聲厚度真好,小號煽出如火的熱情,還帶有金黃溫暖的光澤。PM2所採用的這個高音單體性能的確好,它賦予了音樂美好的色彩。

就如我前面所說的,PM2的成像力優秀,而且分離度高,那些樂器和聲部顯得立體而明確。而且PM2不是只有深沈低音,它的低音域解析力實在出眾,低音弦樂沈鳴時,可以感覺到低音弦樂的質地,乃是有力且帶著韌性的。猛起的強奏,是柴可夫斯基曲子裡常見的手法,他先以柔美的音樂讓你放鬆,或以沈靜的樂段導引你陷入深思,隨後倏地發動攻勢。這些衝鋒般的猛攻,不僅震懾人心,也是音響系統的嚴苛考驗。在Pass X250.8的操駕下,PM2既能顯出柔美嬌態,又能展現狂暴強悍。

更過癮的是第四樂章,一開頭就是充滿力度的強奏。那時年值青壯的楊頌斯,操著較快的速度,奧斯陸愛樂卻也跟著急進,音樂飛快馳走,合奏依然穩定,楊頌斯掌握的真好。喔,30年前的錄音現場是楊頌斯來掌握,我聽到的現場,卻是由Pass和Avalon PM2來操持。

奇妙的三角鐵體驗

一陣疾走之後,後方閃過兩聲三角鐵,好清脆,好具體。三角鐵是很小件的樂器,但很奇妙地,在樂團裡它的聲響卻具有無比的穿透力,即便藏埋在樂團合奏之中,你也能夠辨識出它的蹤跡。這個版本的三角鐵錄的並不誇張,比例很接近在音樂廳裡聽見的,弱卻清楚,定位很明確,泛音很豐富。PM2不僅可以展現銅管跋扈囂張的金屬質地,也能把三角鐵那種空靈清新的質感表達出來,真是能武能文。而且,這個三角鐵的明確性,足以說出PM2那個高音的本事,以及它之所以稱為Precision Monitor的原因。不信,你去聽聽看,聽柴可夫斯基第四號的第四樂章,或者聽帕格尼尼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李斯特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在PM2上你可以聽到非常迷人的三角鐵。


音質綿密有織體感,低音域解析力出眾

Avalon PM2的速度明快,力道收放之際毫不遲疑。以阿格麗西在2006年盧加諾音樂節的蕭士塔高維契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為例,這首曲子雖名為鋼琴協奏曲,卻是以一架鋼琴、一把小號,配上弦樂團的協奏曲,編制不特別大,蕭士塔高維契卻成功透過這樣簡單的編制,發展出性格多重的驚奇來。帶有詼諧曲性格的第一樂章,狂亂又帶著幾分醉意,阿格麗西的鋼琴走得又快又急,又強又猛,女王在這個音樂會現場的演奏,比起她在其他的版本裡都精彩。鋼琴重壓下去,力道強悍,低音深沈。PM2表現的鋼琴真是乾淨,而且在第二樂章裡,鋼琴墮入最低八度的和弦,那段低音域由強而弱的一陣探索,和弦的乾淨度,是我聽過此曲最好的經驗。有的書架喇叭也能表現出乾淨和澄澈,但是力道軟了點,低音少了一截,震撼力仍欠。有的大喇叭,豐厚有之、力量更猛,但清晰度卻不及這PM2。

PM2在表現此曲裡的鋼琴,那真是把乾淨、清澈、光澤、堅實、豐厚、力道、深沈等各方面表達的平衡而勻稱。你可以從第二樂章跨入第三樂章的鋼琴演奏中證實我所言不假。而第三樂章開頭,在鋼琴獨奏之後湧出來的弦樂,那飽滿的張力,綿密的織體感,讓我聽著不禁抬起頭來,放下打字的雙手,專注地享受這一段美好與精彩。隨後又是詼諧曲的疾走,弦樂快速的張羅著,鋼琴與小號分別絆著嘴,那個三方對話,真是精彩。結構清晰而不亂,然後激烈地發展,衝上高峰,隨後又猛然暫停片刻,再交給鋼琴、小提琴以帶著幽默口吻的方式再現。

我怎地都沒提小號?銅管前面兩曲不是講過了嗎?好的,我再講一點。這裡的小號獨奏最精彩處就在第四樂章那裡,小號以一種溫暖調性,帶著厚度地吹奏著,少了跋扈個性,展現出溫和的一面。弦樂團以弓背擊弦,好活生的一幅畫面。音樂就是要這樣活,才能引人入勝。PM2這般的活生感真是醉人。

讓老錄音活了過來

說到活生感,我接下來要講幾張專輯,都能說明PM2的活生感。首先是Oscar Peterson三重奏的「We Get Requests」專輯,這CD一放下去,我登時興奮了起來:好鮮活的質感啊!這是1964年的老錄音,但這系統竟讓聲音聽來這般鮮活,樂器質感好極了。Oscar的鋼琴琴聲鏗鏘,琴音密度極高,收凝出顆粒感,卻不乾澀,而是帶有光澤和水分,就像鮮橙裡飽滿含水的汁囊一般。鼓組也能為活生感作見證。扎實的鼓聲,力道分明,強弱層次清楚,銅鈸那細碎的、輕靈的、飄揚的質感,表露無遺。貝斯的撥奏飽滿卻不臃腫,就像我前面說的,PM2的低音域解析是第一流的,那些低音都還有層次和紋理。就像第六軌「You Look Good to Me」裡面,貝斯以拉奏方式演奏,配合鋼琴宛若賦格般的反覆,左邊銅鈸輕敲,帶出清脆燦爛、餘韻飄飄的聲響。這段前奏,真是迷人極了。這張專輯很多人都有,你要證實我說的真不真切,你帶著張CD去世新音響聽看看,就知道我有沒有吹牛。

人聲沒味道?一點也不!

Holly Cole的「Don’t Smoke in Bed」專輯是我那天下午播放的第一張有人聲演唱的專輯。這麼理智的,這麼精準的PM2,放起人聲會少了味道嗎?一點也不。Holly Cole的形體清楚,輪廓感明確,歌唱細節,舉凡咬字、喉韻、氣音、共鳴,無不鮮活清晰。唱到高亢之處,歌聲能量吐出,真是充滿感染力。當她輕柔地歌唱時,又好像是在講故事一樣,讓人聽著入神。好的系統,就該是這樣,播放什麼像什麼,而且要能帶人沈浸於音樂之中。這張專輯比起前張Oscar Peterson的錄音晚了30多年,數位錄音帶來更低的底噪、更大的動態、更豐富的訊息量,一前一後,呈現出了時代的差異。

動態,動態,好優秀的動態

Avalon PM2強悍的動態表現,可用Joel Grare領軍的「Paris, Istanbul, Shanghai」這張專輯得到證實。第三軌的貝斯,再度展現出PM2又沈又乾淨的低頻,撥奏動作歷歷在目,那個指頭撥動琴弦,由張而馳的細節,鋪出琴弦振動的質感,堆出了歷歷在目的畫面感。爵士風的低音提琴獨奏,卻引出了第四軌重新編曲的古樂。這原是巴洛克時期作曲家Marin Marais的樂曲,卻在Joel Grare等人的新詮下,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面貌。聽魯特琴與鐘聲交織出的質樸美好,聽二胡(沒錯,他們為古樂加入了二胡)唱出東方的愁緒。音樂本不該一成不變,就當這樣充滿想像和變化。

第四軌裡的鐘聲太少了,第七軌開頭以鐘聲起始,隨後加入了大提琴,大提琴帶著濃重鼻音的腔調唱著,鐘聲可輕可重,那些交疊在一起的不同音高的鐘聲,堆出了瑰麗的聲響圖畫。第八軌同樣精彩,那裡金屬打擊樂燦出的繽紛火花,真是美麗。在多重我喊不出名字的民俗打擊樂器交相歌唱下,展現出比前曲更多瑰麗的精彩。這裡開始,好幾軌都考驗系統的強弱和動態的對比,也考驗瞬態與速度。我上次去聽PM1時也帶了這張去,這次在世新音響,他們的試聽室更大,容下更大的PM2,這張CD聽起來更活生精彩。

這裡的打擊樂器多元,來自不同地域,許多民俗樂器在其中,我真喊不出那些樂器的名字,卻很陶醉於那真實萬分的聲響之中。你道我又不認識那些樂器,怎麼能說這樣的聲音有真實感呢?當然可以。這是一種直覺,出乎聆聽經驗累積得來的判斷。就像我們聽一張未曾聽過的專輯,那位演唱者我們不認得,但是我們知道什麼真實人聲的質感,所以,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歌聲重播出來的真實性。所以,我有把握說:PM2放出來的那些樂器,實在真實。

第十軌裡由弱而強、逐漸大聲的打擊樂,那是對系統的大考驗。動態,動態,動態。能呈現更大的動態,音樂的表情就更豐富。我在PM2上完全不擔心動態,在Pass X250.8穩當的驅動下,那些弱奏清楚分明,很有實存感,那些打擊樂的強擊,生猛有力,扎實具體。所有的證據都在告訴你一件事:PM2力求把所有的訊息還原出來。

第十一軌裡那富有彈跳的打擊樂質感,又活生又活潑。伴奏的手鼓聽來好生真實,就像在面前拍擊一樣。管鐘的共鳴豐富,飄盪在空間之中。高音延伸夠,空間感就會好;高音決定了音響系統空間感的重構。我一路講下來,不時都在提醒你:PM2的音場重建力是一流的。第十二軌又是動態考試,由小而大的打擊樂,儘管扭大音量來聽,那個強弱的對比之大,而且無論強弱,它的描繪都是清楚而真確的。在大音量下,PM2依然呈現出清晰的畫面,讓整個演奏鮮活地呈現在面前。這張CD我很熟,經常聽,也經常拿來測試音響系統,但最傳真的經驗卻都是Avalon帶給我的。下次還有機會聽Avalon,少不了這張。

活生的舞台,讓人重返現場

再用一張專輯來說明,一套理性又精準的音響,不該是冷酷無情的,只要音樂裡有熱情,它就該是熱情的,它不詮釋,它是一個窗戶,讓你看見窗外那音樂裡的花花世界。以Marcus Miller的「Tutu Revisited」專輯為例,這張由他領軍重新回顧詮釋自己當年與Miles Davis合作的經典專輯,是現場演出,當然充滿了四射熱力。就聽第一軌「Tomaas」一曲,聽那加上弱音器的小號,以尖瘦的聲腔唱著,尖?瘦?是的,加上弱音器的小號,就該是這樣,這是演奏者所要的。但是,會刺耳嗎?一點也不,我在PM2上聽見的小號,那是昂揚而挺拔的,充滿色彩感。就在小號即興發揮之時,背後的鼓聲和貝斯不斷,那節奏給予了堅固的支撐。鍵盤和薩克斯風偶現,賦予和聲和呼應。好一幅活生的舞台啊!輪到Marcus Miller的貝斯出場了,乾淨又俐落的貝斯,沒有絲毫的含糊,這種清澈見底的透明感,呈現出貝斯更豐富的色彩與體質,那些音色變化變得更清楚了。這張我最近常帶在身邊,試聽喇叭時,只要喇叭夠大,不忘拿出來比試一番,Avalon PM2是我近日聽過最精彩的一次「Tomaas」。下次還要聽Avalon,這張也要記得帶著。

一對真正的喇叭,應該適合於播放各種類型的音樂。Avalon PM2就是這樣的一對喇叭。我前面花了很大的篇幅說它在播放古典音樂時有多精彩,我沒挑室內樂,我只選了交響曲和協奏曲,但是,所有的音響表現其實都在那三張CD裡說明白了。我再用三種不同類型的爵士樂,老錄音、新錄音、融合爵士現場演出,確認了它在表現小編制錄音時,刻化樂器的質感,不管插不插電,那些樂器該有的質地和音色,都能毫不保留地清楚表現。至於打擊樂首重的動態對比,Avalon PM2能輕易地把層次都拉了開,從極弱到極強,將音樂裡的表情說得淋漓盡致。

當我們把音樂轉到流行、搖滾、金屬,這些強調重拍節奏,還不時透過混音堆疊出豐富聲響層次的音樂,Avalon PM2表現還是最高水準的。

聽Michael會讓人癲狂

例如聽Michael Jackson唱的「They Don’t Care about Us」,開頭那些孩童戲耍對話的場景清楚真確,就好像是在看電影一樣。合成器炸出了猛烈聲響,電子節奏強悍地打著,Michael以壓抑而充滿力量的聲腔歌唱,那音樂的感染力強烈、激烈、熱烈,就這樣散發了出來。你可能認為Avalon喇叭很精準,你可能認為叫做Precision Monitor的PM2很理性,但是,這裡的Michael是會教人喪失理智的。再聽他重新翻唱「Come Together」,這是僅有的Michael版的發行,這裡的重拍節奏在一些中大型落地喇叭上聽來會很重很沈沒錯,卻少了PM2的俐落,PM2敲的還是很沈,很重,很有力,但硬是比別人都乾淨。而且它不管音樂內容的混音怎麼複雜,總是能夠解析地清楚明白,絲毫沒有凌亂。這樣的音樂,怎麼會吵?Michael不吵的!Come Together不會吵的!聽到對的音響你就知道了。

是鐵漢,卻有柔情

天團Guns’N Roses也可為證。我以兩首最了不起的抒情搖滾鉅作「Don’t Cry」和「November Rain」為例。「Don’t Cry」裡的鼓打得又強又猛,而且結實極了。音樂發展到後面,電吉他飆出,那瑰麗宏大的音畫,摻著融合其中的歌聲和鼓聲,這般解構分明的畫面,讓這首金曲精彩萬分。「November Rain」開頭的鋼琴,明說了這曲子的抒情靈魂。隨後進入的鼓聲,瀟灑地敲下幾聲,便即交給弦樂和鍵盤來鋪陳。那鼓聲,不用我說,你也猜得出—是的,強壯又有力,龐大卻結實—好真實啊!這曲子的配樂規模比「Don’t Cry」更大,加入了弦樂的支撐,音樂的色彩更豐富。其中一段Slash的電吉他獨奏,那是搖滾史上最感人的一段solo。唉呀,還好出門前我抓了這張,經典,就該這樣。謝謝Avalon PM2讓我聽見這麼精彩的Guns’N Roses。

Nothing else better

我想為今天下午的聆聽做個完美的ending,這句點由誰來劃呢?交給Metallica如何?「Enter the Sandman」的樂音一出來,我就知道這就是結論了。我說過,PM2精準,刻劃出來的音像清晰而具體,沒有任何的含混不清。它所表現出來的樂器,質感非常明確,是什麼,就是什麼。而且有著龐大的音場,喇叭很容易就消失在空間之中。優異的低音域解析,讓音樂乾乾淨淨不拖尾巴。就像這裡的Metallica一樣。我甘冒著聽力受損的危險,硬是把音量調大,因為我要建立一個Metallica的參考經驗。

「Sad but True」裡的鼓聲,強壯飽滿又結實無比,每一聲都是Lars Ulrich奪命的重擊。電吉他鋪張出的渾厚音畫,緻密又強韌。這毫無疑問地是Metallica啊!「The Unforgiven」裡的木吉他率先展開一段抒情溫柔的序奏,但隨後鼓聲再起,又是James Hetfield蒼勁的歌唱,強烈的情緒再度爆發。這裡每一聲鼓都是往心窩裡打,配上Hetfield唱出的悲涼,誰聽了都要心碎。再聽到「Nothing Else Matters」,這首紀念86年過世的團員Cliff Burton的歌曲,Hetfield展現了他多變的唱腔。這裡他又能柔聲呢喃,又能悲壯呼喚,實在唱功了得。接連幾張人聲下來,PM2既直接又詳明地重現每個歌手的唱腔與聲線。此外,那些吉他獨奏和人聲演唱,有著明確無比的定位和形體。我雖無法證實Avalon PM2的相位準確性如何,但由這具像的吉他和人聲就足以說明Avalon所做的所有努力,都為讓你聽見這等明確、精準、聚焦的音像。得聽見這等的Metallica,真是幸運!

求仁得仁的Precision Monitor 2

再美麗的音樂也有終止線,再精彩的故事終將劃上句點。步出世新音響時,我心底滿是愉悅和滿足,Avalon PM2帶給我的聆聽經驗實在太美好了。無論我聽的是古典音樂,還是爵士樂,又或是搖滾樂,不管我求的是極盡能事的柔美,還是萬鈞雷霆的震撼,抑或是電掣星馳的敏捷,PM2總能近乎完美地重現音樂的萬般姿態和風情。

好了,下一個輪到誰?PM3?還是PM4?


搭配使用MIT Oracle MAtrix HD90喇叭線。

Avalon習用Cardas的喇叭端子,適用於Y插。

器材規格

Avalon Precision Monitor 2
型式:3音路4單體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單體:1 吋高音單體 × 1;3.5 吋凹盆陶瓷中音;7.5 吋 Nomex-Kevlar 振膜低音單體 × 2
靈敏度:89 dB
阻抗:4 歐姆
頻率響應:24 Hz~50k Hz
建議擴大機功率:25~400 瓦
尺寸:1120 × 250 × 410 mm(H × W × D)
重量:39 kg
售價:1,787,000元(標準色) ,加價310,000元(其他木頭色其他木頭 或 亮面漆)

進口總代理:歐美國際音響
電話:02-2796-7777
網址:www.omegaaudio.com.tw

廣告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復刻經典外加創新-專訪Thorens總裁
Thorens 是經典的黑膠唱盤品牌,2020 年他們的重頭戲,就是復刻 TD 124,但最新版的 TD 124 DD 變成直驅盤,原廠稱之為傳統加上創新,且讓我們看 Thorens 總裁 Gunter Kurten 介紹自家 TD 124 DD,並且說明 Thorens 未來的發展方向。《 全文

銅銀鉬導體-Stealth Riverie喇叭線
來自美國的線材廠Stealth以追求聲音的藝術為己任,他們透過先進的導體、線材的幾何、更佳的披覆、阻抗的匹配、諧振的控制等,來訴說他們自己的聲音美學。以他們家的Riverie喇叭線為例,看起來粗壯的很,其實重量卻很比想像中的要輕的多...《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