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7發表,已被閱讀 6,481 分類:喇叭
JMR Bliss Jubilé書架喇叭 你有聽過JMR(Jean-Marie Reynaud)這個牌子嗎?我在音響展的百鳴展房裡,曾聽到過這樣的對話:

「這是什麼牌子的喇叭?」
「JMR,是個法國品牌。」
「是新品牌嗎?」
「不是,它已經有超過50年的歷史了。」
「喔,這樣啊,第一次見到...」

其實,早在十幾年前,我第一次踏入林主惟主事的新天新地唱片行前,也從來沒聽過JMR。第一次聽林主惟介紹JMR時,「我只聽過JM Lab(早年的Focal)」,我的回答直接了當。

Bliss Jubilé是JMR全新世代 Jubilé 系列的最後一塊拼圖。原廠建議搭配JMR的Magic Stand腳架使用,達到最佳效果。台灣代理商也提供合購優惠,消費者可以參考。

過了兩年,我從研究所畢業,工作後拿到的第一份年終獎金,就去買了一對JMR Twin MK3,外帶JMR自家腳架Magic Stand,以及JMR自家喇叭線HP216a。那時候的我,還沒有踏入音響媒體工作,身份單純,就是一個愛樂者,我所需要的喇叭,就是像JMR那樣,能發出開放、自然、透明、流暢的樂音。

十多年過去了,其間我進出過幾對喇叭,只是,沒想到去年我又換回了JMR。關於我尋覓喇叭的故事,都寫在「聲自慢—我的新喇叭:JMR Abscisse Jubilé」一文裡。我非常驚嘆JMR在世代交接之後讓人耳目一新,從Jubilé世代開始,不但外觀設計突破了以往的格局,聲音表現更有大幅躍進。上次買JMR的時候,我還很年輕,接觸的喇叭也很少,音響見識淺薄,但深深被JMR的聲音所吸引;所以我買了。這次買JMR,因為媒體工作之便,我得接觸許多喇叭,也得聽見許多昂貴系統,最後我的選擇仍是JMR,理由一樣:我被JMR的聲音給說服了,尤其是Abscisse Jubilé,所以,我買下她。

JMR的魅力到底在哪裡?會讓我在外轉了一圈之後,仍回頭找她?

為音樂而存在的JMR,需要花時間來品味

她的聲音非常自然,不只是自然,是非常自然。自然到一個程度,你不覺得你在聽音響,也不會強調什麼如臨現場的想像,而是很快地被捲入音樂當中。由她放出來的音樂,就是音樂。說服人的,不是聲音,而是音樂。如果聽JMR喇叭,你還一直留意聲音表現如何,那麼顯示你沒聽懂JMR;甚至我能大膽推測:其實你沒那麼愛音樂,你在乎的其實是音響。JMR喇叭的存在,不是為了追求聲音效果和器材價值的音響迷存在的,而是為了真正愛音樂的人,真正想聽音樂的人,一心只為與音樂交流的人。

新一代的 Jubilé系列喇叭,除了實木貼皮版本,還有烤漆版可選。烤漆不隨俗用亮面鋼烤,而採珍珠漆塗裝,在燈光下別有風韻。

然而,這也就是JMR的知名度打不開的原因。在音響展裡這麼多喇叭,這麼多音響,大家爭奇鬥艷各施所長。此時,要吸引人的注意,最簡單也最取巧的方式,就是大聲播放音效出眾的樂曲。這非常有效。每個參觀者逛音響展的時間是有限的,假設有120個房間,2個小時平均分配下來,一個房間只能待1分鐘;若不辭辛勞地花4個小時看展,一個房間也不過停留2分鐘。廠商要做的,就是把握展出時間的每一分鐘,吸引每一個路過的來賓進來,想辦法把他們留下來,並讓他們對自家產品留下印象、產生興趣。但JMR喇叭不是這樣,它們需要你花時間,靜靜的品味;任何匆忙性急地踏入JMR展間,只想得到聲效刺激的人,總難在片刻間領會JMR要帶給人的美好。

你沒有用對杯子,沒有時間讓香氣積聚,沒有怡情品香味,沒有耐性探索口感回顧尾韻,沒有雅興用自己的人生經驗與之交流,一杯再好的威士忌,也顯不出價值所在。豪飲乾杯固然有其歡快之樂,但這樣喝得再多,也不能懂得時間粹練出來的那些珍釀究有多麼寶貝。JMR也是這樣。

給她時間,讓她帶你做一趟有深度的音樂巡禮

2019年的TAA音響展,JMR展出了年中才推出的書架喇叭—Bliss Jubilé。我趁工作空檔,到JMR展間坐一下,就聽見了前面所記述的對話。只見那人,在喇叭周圍轉了一轉,在音響架前瞧了一陣,找個角落便坐了下來;不到30秒,他起身離開。那時,房間裡正播放著年輕鋼琴家Ismael Margain彈奏的舒伯特第21號鋼琴奏鳴曲D.960的第二樂章,音樂平靜而深邃,柔和而優雅。他停留的時間只夠他聽廿來個小節,Bliss Jubilé沒來得及介紹自己,他就離去了。我坐在那裡,心想:真是可惜。這個樂章是個標準的三段式,在第二段右手主題與低音伴奏間有著非常具有歌唱性的對位,他若多坐一下,聽見後面那低音伴奏的和弦強勁的力道以及豐富的和弦音色,聽見踏瓣營造出來的音符延伸,交會融合後迸發出來的色彩,他定當驚嘆:這我從沒聽過的JMR喇叭,怎麼可以把鋼琴表現的這麼美麗,這麼豐富,這麼和諧。

當你願意給她時間,JMR回饋給你的是有深度的音樂巡禮。

在音響展裡聽不夠。身為JMR喇叭用家,以Abscisse Jubilé作為個人鑑聽標準的我,遇上這樣一對精彩的書架喇叭,豈有放過之理?消費者不能懂得JMR的好,是因為鮮少人能真正認識JMR的價值:評論員只把她當作是一對喇叭,音響店只把她當作是一款商品,在他們心裡,音樂是手段,音響才是目的;當這些關鍵的橋樑角色搞錯了方向,以致都不能深度認識JMR,又怎麼能帶領消費者領略其美好呢?久而久之,這樣的品牌當然就被淹沒在音響紅海之中。所以,我要為這樣的好喇叭多說幾句話。

透過兩側與上下的弧線設計,Jubilé系列喇叭在外觀上有著高度的一致性。

單體力求低失真

就其技術面而言,原廠網站的英文資訊豐富,代理商百鳴音響的網頁也有詳實譯文。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前往細讀。這對簡約低調、貌不驚人的書架喇叭,其實內在並不簡單。她與其他的Jubilé系列喇叭共享了部分技術,也以致敬的態度,承襲了過去JMR傳奇喇叭Offrande的基因。我僅挑出重點提示與您,這樣,我們就能領會這喇叭的好聲音其來有自。

原廠提供的照片,組裝完成的Bliss Jubilé,等待最後貼上商標。

簡言之,JMR Bliss Jubilé跟所有的喇叭一樣,技術重點就在單體、分音器和箱體。她的高音用上一顆被JMR主事者Jean-Claude Reynaud認為是他所聽過最好的28mm絲質軟半球高音,首先用在Cantabile Jubilé上,後來用在Euterpe Jubilé上,現在則用在Bliss Jubilé上。這顆高音好在哪裡?原廠表示,這顆高音的擴散性一流,線性表現和內阻特性優異,由釹磁鐵驅動,反應快速,而諧振點遠低於工作頻段。高音外圍採用鋁合金車製的號角狀導波器,藉以控制擴散角度並提高發聲效率。

這顆高音是JMR老闆Jean-Claude Reynaud認為是他所聽過最好的28mm絲質軟半球高音。擴散性一流,線性表現和內阻特性優異,由釹磁鐵驅動,反應快速,而諧振點遠低於工作頻段。高音外圍採用鋁合金車製的號角狀導波器,藉以控制擴散角度並提高發聲效率。

至於中低音用的是一只170mm的紙盆單體,振膜背後施加阻尼塗層,並採用雙磁鐵引擎。為了提高散熱效率,避免磁力系統過熱導致衰退,他們採用透氣的鋁質音圈套筒,配合最小遮蓋面積的背後鋁合金框架,而其彈波材質也有助於音圈散熱,這些設計,都為降低失真。單體懸邊採用泡棉和橡膠複合的材料,使得單體具有靈敏而準確的位移回復力。中低音背後還有一根不銹鋼的固定柱,鎖定在箱體背面,強化低音單體的穩定性,減少自身的機械振動。單體是喇叭的靈魂,JMR花功夫說明他們的單體怎麼設計,正因它們決定了這喇叭的表現。

中低音用的是一只170mm的紙盆單體,振膜背後施加阻尼塗層,並採用雙磁鐵引擎。單體懸邊採用泡棉和橡膠複合的材料,使得單體具有靈敏而準確的位移回復力。

搭棚分音器、「四次耦合共振腔」技術箱體

採二階分音的分音器,所有元件都經過測量、配對,誤差值在1%以內。他們用直徑 1.0mm的純銅導線繞製成低阻抗的空心電感,選用高品質、無電感效應的電阻,配合銀箔電容,以點對點搭棚方式焊接製作分音器,並將之固定於特殊的抗震板上。機內配線則悉數採用自家的HP1132 鍍銀銅線,喇叭端子則用上WBT的製品。

喇叭端子採用WBT製品,鋁合金的端子蓋板後方則是手工搭棚的分音器。上方圓形的橡膠蓋,則是固定中低音單體的螺柱,鎖在背板上。

最特別的是箱體。JMR認為傳統的反射式或密閉式箱體,都會在箱體內部,靠近分頻的位置產生空氣高壓,這種效應容易引起可聽聞的箱音。其他廠家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有的透過阻尼物吸收能量,有的透過非平行面的箱體形狀打散能量。JMR則是透過特殊結構來疏導箱內的反射波能量,這個設計稱為「四次耦合共振腔」(4 coupled cavities),並且在通道前方留下長條狀的開口, 這是從之前JMR的傳奇型號Offrande傳承而來的。這樣一來,JMR可以把喇叭箱體對聲音的負面干擾降到最低。

技術如何是一回事,聲音才重要。我提的這些技術,哪一點引得起您的興趣呢?Bliss Jubilé和所有JMR喇叭都一樣,說再多,也不如一聽。所有精彩的地方,都在開聲之後。

JMR透過特殊結構來疏導箱內的反射波能量,這個設計稱為「四次耦合共振腔」(4 coupled cavities),並且在通道前方留下長條狀的開口, 這是從之前JMR的傳奇型號Offrande傳承而來的。

重建豐富又完整的訊息,讓鋼琴聽來特別有味

再以前面那張舒伯特D.960為例。第一樂章開頭是悠揚而富有歌唱性的主題,在反覆之前,插入一段左手在低音部位的震音,第一主題幾經反覆後,導入第二主題。舒伯特在這個樂章裡透過歌唱性的主題,節奏性的音型,低音部的震音,創造出開闊而富有詩情的意境。我對JMR喇叭重播鋼琴的能力沒有任何懷疑,但Bliss Jubilé的表現也太讓我驚艷了。書架喇叭能發出這樣有規模感的聲響,能重建這麼豐富又完整的訊息,特別是在低音域部分,雖然延伸有限,但解析一流。一般來講,能有此表現的書架喇叭定當不便宜。已經停產的Offrand就是其一。但Offrande雖有書架的外型,JMR卻把它歸類為落地式,因為它的腳架不是選配,而是與喇叭一體的。我聽著Bliss Jubilé,不禁回想起當年在新天新地店裡與林主惟一同聽音樂的情境,那時候聽的喇叭,正是Offrande。Bliss Jubilé完全無懼於鋼琴音樂重播的複雜性,它以一種極其清新、自然、透明、開放的姿態,描述著鋼琴家與鋼琴間的心靈對話。

豐富的音色重現,說出她懂德布西

在JMR的臉書粉絲頁裡,老闆Jean-Claude Reynaud曾表示,當他在聽德布西弦樂四重奏時,非常驚訝地發現Bliss Jubilé帶給他的樂趣竟比落地的Euterpe Jubilé更多。這是怎麼一回事?臉書上沒明言,我也沒發訊問JCR,我有Abscisse Jubilé,一比就知道了。如果我能察覺出JCR所說的妙處,那麼,我的這組對照組,就更能凸顯Bliss Jubilé的優勢。我聽的是Quatuor Ebène在Erato的錄音版本,他們的演奏生氣勃勃,神采奕奕,是一個帶有青春氣息卻又顯得溫柔的德布西弦樂四重奏。德布西給第一樂章下了一個「活力充沛且堅決地」的表情。這是什麼?第一個音出來,開門見山地陳述出第一主題,嗯,懂了。Quatuor Ebène並沒有像Alban Berg的經典版本那樣強化堅毅的個性,反以一種較為柔美的語調歌唱著,這有什麼好處?他們更突顯出德布西在這首曲子裡的和聲的美妙。德布西的弦樂四重奏不同於海頓以降超過一個世紀間的任何作品,聆聽的重點不在於主題的呈示、對位的巧妙,更在乎於和聲的應用,他在探索調式音樂所激發出的色彩可能。

面對這樣的曲子,非常考驗系統—尤其是喇叭—對於音色再現的能力。到了第二樂章,音樂表情一轉,這時德布西要的是「十分生動而有節奏感」。樂章開頭就以撥奏的和弦製造出一種詼諧曲般的戲謔氣質,弦樂器撥奏的琴弦鬆弛變化帶來的音色轉替,其反應是極短暫的,能表現的如何,都在乎那一剎那的功夫。聽得Bliss Jubilé的表現,就會明白為什麼JCR要強調他採用的單體反應速度很快,失真很低。第三樂章是表情豐富的小行板,速度放慢之後,更能體會德布西作曲的高明,在那狀似不和諧中製造出最高的和諧感。Bliss Jubilé呈現出一個透明、開放的畫面,聲音一點不因為是室內樂,不因為是書架喇叭,就小裡小氣的,我聽見的舞台是展開的,四件弦樂器的質感精微純粹,在合奏之時,彷彿能又彷彿不能指出樂器的定位,在樂器獨奏、力道放輕之時,那個透明的畫面,讓你一目了然地指出樂器之所在。那是有形有體有質地的樂器。JMR真的懂德布西。

廣告

充分展現優質書架喇叭的輕盈與靈動

前面說的故事如何呢?與Abscisse Jubilé相比,Bliss Jubilé讓我意外地呈現出更開闊而大方的聲音,聲音更明亮也更爽朗一些,因此,德布西弦樂四重奏的和聲聽起來更為鮮明。換上Abscisse Jubilé,很快地可以察覺這是更高級的喇叭,聲音質感更好,就顯示在更好的綿密感和織體感,而且音像也更加明確,雖然在規格數據上Abscisse Jubilé的氣動高音延伸更高,但實際聽來,卻不若Bliss Jubilé的高音那樣引人注目,再聽下去,卻會發現Abscisse Jubilé在兩端的表現都更沈穩而有厚度,更豐富的低音域訊息量,讓大提琴與低音域和聲更為飽滿,而泛音結構的完整性也更好,你會感受到色彩的豐富與飽滿。那JCR在誇的是什麼呢?若我的領會無誤,Bliss Jubilé少了一截箱體,低音的量感更節制一些,連帶使其聲音更透明、更活潑、更靈動。我想,我選對版本了,Quatuor Ebène跟Bliss Jubilé同樣有著青春的樣貌。


我不是在圓JCR的話,我只是想探究設計者的意圖—他想在這對喇叭上跟我們說什麼。再用威士忌做比喻。每一款威士忌,其瓶內所裝的,其實都是酒廠的調酒師想要跟我們說的話:他如何發現了一種絕妙的調配組合,這其中有多少豐富的內涵,透過香氣、透過滋味、透過口感、透過餘韻,我們品飲的時候,同時就領受了這些豐富,我們也就與調酒師和酒廠,有著超越時空的對話。聽音樂也是這樣,透過重播音樂,我們與作曲家與表演者有了對話。JCR用德布西弦樂四重奏來說他的Bliss Jubilé,這是什麼意思?你要聽這曲子,才能懂得。與其用很多描述聲音的形容詞,還不如用這樣的密碼,能解譯的人,就是知音了。

高度透明活生,氣質開放爽朗,還有難得的細膩

放得了小,也要放得了大。以貝多芬的三重協奏曲為例,聽的是Paavo Jarvi指揮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Nicholas Angelich擔任鋼琴、Gil Shaham小提琴、Anne Gastinel 負責大提琴的版本,這是我最近聽得一份十分精彩的一份錄音,錄音本身就細膩又透明,跟Bliss Jubilé的氣質完全相符。第一樂章沒有導奏,直接以低音弦樂奏出第一主題,第二主題改由小提琴引導出場,兩個主題以非常相似的音型開頭,呈現出兄弟血親般的樣貌。第二主題之後那有力的結尾,跟著是獨奏樂器進場。先是大提琴,然後是小提琴,再來是鋼琴接續複述第一主題,這時,樂團稍事安靜,把舞台讓給了三位獨奏家。爾後再進入第二主題,同樣經過一段獨奏家們的發揮後,帶入發展部。Bliss Jubilé極透明的畫面感,讓音樂呈現出鮮活的氣質,我聽著聽著,忽然想起了一對喇叭,那高度的透明和活生,那種開放爽朗的氣質,那清晰有序的層次,那豐富的細節資訊,就像是Stenheim Alumine Two一樣。高水準的書架喇叭就該這樣啊!

Bliss Jubilé可親的不只是價錢,連音樂也是可親的。柔情似水的第二樂章,開頭那個獨奏大提琴奏出抒情又感性的主題。Gastinel 的這段獨奏真是精彩極了,溫柔的恰到好處,過了,就流於矯飾,少了,便失之無味。Gastinel 的琴音,緊緊抓住每個聽者的心。聽鋼琴的琶音,聽小提琴的伴奏,每個音符都是細膩。音樂在不停歇的狀況,直接進入輪旋曲樂章,音樂轉入輕快又活潑的波蘭舞曲風格。在獨奏樂器間美妙的對話當中,Bliss Jubilé質感的細膩顯露無遺,這種細膩,在10萬元以下的喇叭上是很難找到的。這細膩的質感是什麼?真的很難說明白,但是在JMR喇叭上,你可以察覺出它們與同價位喇叭在聲音的細膩度上就是有差別,別人可能高音更飄逸、更華麗,中頻可能更飽滿、更厚實,低頻可更豐厚、更深沈,但是你卻可以察覺處JMR喇叭有一種特別的細膩感,而且這在Jubilé世代的喇叭上尤其明顯。這感覺,就好像是一個人的教養,我們無法用履歷、學歷來判斷,你得與他相處,你得去感覺這個人,深度地認識這個人。Bliss Jubilé上的細膩感,就是這樣—一種屬於喇叭的「教養」。

不怕應付大編制音樂

還可以更大嗎?可以的。Bliss Jubilé聲音開放的程度,讓我放起任何大編制的管弦音樂,都能聽得過癮。我用大音量聆聽Martha Argerich在盧加諾音樂節現場錄製的蕭士塔高維契協奏曲,聽見激流般充滿力勁的弦樂團和鋼琴;我讓Bliss Jubilé高聲播放布列茲指揮維也納愛樂的馬勒復活,從第四樂章到第五樂章,Bliss Jubilé從容地面對其間劇烈的動態變化;我也用她來聽聖桑的第三號交響曲「管風琴」,Bliss Jubilé很能表現出樂曲中的恢弘和瑰麗。當然,她還有是天限,低音的延伸若再好一點,聲音的厚度若更添一皮,這些都能有效地提升Bliss Jubilé播放大編制音樂時的表現。可是,凡事都有一體兩面,低音增加了,似乎音域完整了,但音樂可能就沒有那樣靈動活生;厚度提升了,卻可能會減損細節和紋理。作為一對不到10萬元的書架喇叭,Bliss Jubilé全面性的表現,讓人讚嘆。

聽見演唱中細微的轉音和喉韻

只能聽古典嗎?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問。當然不是。我之所以都以古典音樂為參考,是因為古典音樂是真實樂器發出的聲音,其空間感和舞台感也比任何流行音樂更為真實,也因如此,古典音樂的錄音與製作都更講究。在流行音樂錄音裡,什麼最真呢?人聲,Bliss Jubilé在表現人聲時因其透明自然的特性,因此人聲有一種特別的真實感和親近感。她不是給你一個壯碩的形體,飽滿的聲腔,而是在一正常的比例下,自然地描繪出歌唱者演出形貌的點滴。你可以試試伴奏樂器少、接近清唱的歌曲,即便是片段,你都可以感受到JMR要給你的是什麼樣的人聲,健康的,爽朗的,清晰的,直接的,無虛飾的,無雜質的,而且,當你在Bliss Jubilé上聽見了別的喇叭上不一定那樣鮮明清楚的轉音或喉韻,你就會驚訝這「你不熟悉的品牌」的入門喇叭,怎麼可以重現這麼多音樂訊息。

容易驅動,搭配擴大機首重質感

而且,Bliss Jubilé還有一點我認為非常值得誇讚的,就是她很好驅動。我在試用期間,一共用上五組擴大機,有不過30、40W的Micromega MyAmp、Lavardin IS Reference、Audiomat Adagio 2,以及大功率的NuPrime DAC-10H配ST-10的前後級組合和Lindemann Power 1000後級。在搭配過程中,我發現Bliss Jubilé透明乾淨又自然無染的聲底,很能展現出前端器材的特性,我在前端做出任何改變,換線也好,加墊材也好,Bliss Jubilé都能讓我覺察出箇中的差異。再者,我也發現Bliss Jubilé比規格上顯示的數據更好推。原廠稱其為4歐姆、88dB,實際使用起來,我一點不覺得它的4歐姆有何妨礙(原廠宣稱,4歐姆其實是最低阻抗了,全頻段沒有更低的阻抗),我用MyAmp和IS Reference都推的好得很,不僅兩端出得來,場面撐得起來,動態起伏也有餘裕。我想,搭配上,不是功率的問題,而是質感好不好的問題。

這是原廠提供的測試圖,頻率響應相當平直,低頻到45Hz以下才開始衰減,低於40Hz處開始滾降。

搭配自家Magic Stand II使用,效果最佳

最後一件事是腳架。原廠特別建議用家搭配Magic Stand II使用,以使Bliss Jubilé徹底發揮實力。這個Magic Stand II,其實不只是喇叭腳架。書架喇叭的腳架,一般來講具有兩重最主要的功能,第一是架高喇叭,讓書架喇叭的高音可以對齊或接近聆聽者耳朵的水平軸線;第二是隔絕振動,所以所有的喇叭製造商都在強調自家腳架的震動隔絕效果,腳釘、腳錐如何如何等等。JMR的Magic Stand II卻不是。原廠表示,一般的金屬腳架即便怎麼去做避震,腳架本身的共振卻難以避免,這卻會造成失真。JMR不去處理迴避或隔絕振動的問題,而是把Magic Stand II設計成上下兩截,前面板構成斜面,這樣看似簡單的結構,卻能有效消除100-400Hz的振動噪音,這個技術,稱為赫茲諧振器(Helmholtz Resonators)。其頂板和底板都是平面,腳架直接落地,喇叭則直接放在腳架上,這樣「不合常理」的擺法,卻很奇妙地有效。可以感覺到低頻的延伸更好,而且低音域的解析非但不因沒有腳錐隔離而混濁,反而有著良好的解析。此外,也可感覺音像更為立體、形體輪廓更清楚、定位層次都提升。我不是理科背景的,說不清楚這箇中道理。但我是使用者,還是持有者。打從10幾年前買Twin MK3時,我就買了Magic Stand,用到現在,喇叭都換了,腳架依然留著。因為,它有效。

JMR推出的Magic Stand一共分成三部分,用螺絲鎖定,喇叭架底部不用腳釘,直接落地。

三重身份的三個結論

作為一個JMR的用家,看到並聽到Bliss Jubilé這樣的書架喇叭,讓我感到興奮。她售價平實,搭配容易,聲音又如此之好,她是讓人認識JMR美學的起點。

作為一個音樂愛好者,Bliss Jubilé讓人這麼輕易地接近音樂,不是表面地,而是深刻的,不只是走馬看花,而是身涉其中;而且所進入的世界是如此之寬,但門檻卻是這樣的低。

作為一個音響媒體工作者,我已經盡了職責,用文字記述了我與這對喇叭相處後得到的諸多感動與啟發。但我說的再多,也不如你去聽她一聽,看看她是不是跟別的喇叭都不一樣,是不是真如我所說的可以帶你進入音樂之中。

器材規格

型式:2單體2音路三角傳輸線式書架喇叭
單體:28mm 絲質軟半球高音x1;170mm紙盆低音x1
頻率響應:40Hz-25KHz
靈敏度:88dB
阻抗:4 Ohms
建議擴大機功率:40-150W
最大承受功率:80W
峰值承受功率:150W
尺寸:416x210x290 mm (HxWxD)
重量:11KG
定價:Bliss Jubilé/ 69,000元;
Magic Stand II/ 25,000元,與Bliss Jubilé合購優惠21,000元
台灣總代理:百鳴音響
電話:04-2463-7799
網址:site.currants.info


廣告

[新聞] 五十年設計功力凝聚-JMR Voce Grande 書架喇叭
身為獨立喇叭製造者五十年,法國 JMR 一直以獨特的風格面向市場,而這款 Voce Grande 書架型喇叭,可說凝結了 JMR 五十年來的設計功力,以書架型喇叭的形式,加上不可分離的喇叭腳架,創造 JMR 獨有的工業設計氣質...《 全文

[專題報導] 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訪新天新地3
我與新天新地結緣超過15年了。創辦人林主惟離開淘兒唱片,自立門戶。在唱片業一片悲觀,唱片行一間一間收,店面一點一點縮水,單用低迷和蕭條都不足以形容的景氣環境下,林主惟跳出國際連鎖唱片公司,開設了新天新地....《 全文

[試聽報告] 從此,我們與音樂女神之間沒有距離-JMR Euterpe Jubilé喇叭
同樣維持920mm高、 200mm寬、33mm深的箱體尺寸,同樣以JMR獨門的「三角型傳輸線」讓小巧的音箱能夠傳達出優異的低頻下潛能力,同樣採用2音路、2單體的配置,Euterpe Jublié在諸多地方大體承襲了前代喇叭的設計,但是在許多細節...《 全文

[專題報導] 一所懸命之人,一期一會之念-專訪音場音響老闆林森宏
[試聽報告] 歷經50年桶陳,果然是好酒!-JMR Orfeo Jubile落地喇叭
[試聽報告] 聲自慢(一)-我的新喇叭:JMR Abscisse Jubilé
[新聞] 向經典喇叭致敬-JMR Bliss Jubile書架喇叭
[新聞] 為喇叭快速熱身-JMR Magic CD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抗疫期間來海山音響聽音樂
抗疫期間,不如買套好音響,在家安心聽音樂。海山音響228連假期間(2/28、2/29)照常營業,特別展示Sonus Faber Amati Tradition與Sonetto喇叭,以及McIntosh、Burmester全系列產品試聽活動,讓您聽好聲音,依舊好心情...《 全文

Edifier e255主動式5.1聲道組合
每組e255具備4支衛星喇叭、1支中央聲道喇叭,以及1台主動式超低音喇叭,其內建的功率模組可驅動各支喇叭,因此完全不用準備擴大機。不僅如此,e255採DSP電子分音系統,所有單體均獨立驅動,像是4支衛星喇叭與1支中央聲道喇叭的高音與中音單體...《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