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5發表,已被閱讀 7,524 分類:訊源
mbl、Nagra、dCS三雄相爭 各位看官且別奇怪為什麼梁過會在此發文,這一切都是dCS Vivaldi One的錯!

當初我看到這部機器在台發表,不知上哪去瞧瞧,跟漢丞提起時,剛好他跟經銷商有預約試聽了,於是我和Vivaldi One的初結緣他是見證人,所以本文奉獻給U-Audio,前言表過回歸主題。


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數位訊源的演化過程也是如此。一開始的CD播放機都是單機式,而後漸漸出現分工的兩件式、三件式,當然也有四件式了,CH Precision應該可以更多件⋯然而,數位流興起後,又漸漸出現把許多功能都整合起來的機型,我用著的dCS Vivaldi One就可以是其中代表作,單一機身裡建置了所有想得到的使用方式:CD以及SACD光碟的播放,Roon ready數位流的播放,當然也可以當成DAC使用,不但有一組USB輸入可以連結電腦播放檔案,另一組USB接隨身碟,還可以外接數位轉盤,除了該有的同軸輸入(有3組,保證接收192kHz/ DoP 64)、一組光纖(96kHz),AES的數位輸入就有兩組,這兩組合併使用時是可以接收最高達384kHz及DoP 64/ 128,然而分開來各自都可以獨立運作接收 192kHz/ DoP 64,也幸虧有這個功能才促成了本文的誕生。


是的,本文是挑戰沒人嚐試過的3個轉盤之間的橫向比對:首先是Vivaldi One內建的Esoteric VMK3VRDS Neo,再來就是兩個不同世代的飛利浦讀取系統。mbl 1621用的是 CDM-12 pro, Nagra用的是 CDM PRO2。因為AES端子配搭上高階的Transparent Reference XL AES數位線,可以確保傳輸的精確性,所以Vivaldi One上面這個罕見的兩組AES輸入,讓我得以盡情享用dCS先進的Ring DAC功能(我的認知是AES優於同軸),當然飛利浦系統只能讀取CD,所以只能就這部份來進行。


負責任的廠家雖然外購讀取系統,一定會自行Modify,每家都有自己的秘技,不一而足。外觀上,mbl 1621最簡單,掀蓋式加上像鍛造鋼圈般的CD鎮;dCS就是一個滑動抽屜式的承盤(碟片在抽屜閉合之後才會固定在讀取系統上);Nagra最可愛,雖然也是滑動的抽屜式,但是整個讀取系統都是固定在這個抽屜一體的,也有一個小小的磁吸CD鎮。從這裡就可以看到廠家的各顯神通,基本上都是儘量讓讀取系統穩固的工作。

接下來就是moment of truth,進入實際聆聽的階段:

第一個登場是鄭京和的「巴赫無伴奏小提琴」裡面大家都熟知的「夏康舞曲」,選擇熟悉的音樂是可以專注於分辨音色、音質上的不同。兩組飛利浦系統都有傾向於較寬鬆的走向,Esoteric 則是適度凝聚的線條。mbl則更鬆一些,相對的Nagra則是中高頻、高頻比mbl亮一些。細節以Esoteric最多,Nagra次之,年紀最大的mbl以毫釐之差位於第三。

請特別注意我的mbl 1621是第一批引進的,已經服役超過12年以上,雷射強度有否衰減我也沒檢修過,這麼多年來只修了轉軸的膠墊(只花費1500元)。在這第一個回合,Esoteric以參考級的全面性演出勝出,細節多而順暢,空間感也最優,兩組飛利浦系統則是稍稍暗了一些,並列第二。

第二回合是細川綾子「A Whisper of Love」專輯中的「Too Young」,情勢略有不同,Nagra的女聲唱來最有韻味,原音bass彈來既寬鬆又清晰,Esoteric獨具的高解析力在此卻少了些許韻味,原音bass很清晰卻稍緊了一些。mbl比Nagra的人聲更鬆一些,一樣的婉轉有致,原音bass也更鬆一些。這一回合應該是Nagra第一,mbl 第二,Esoteric第三。

進行至此是不是越來越有趣了呢?

廣告

The Oscar Peterson Trio的「We got requests」,是每個音響迷都該有的參考片,調音時的重點在於平衡、自然。這裡聽兩首:「The days of wine and roses」;「You look good to me」。三個表現各有千秋,所以我要給個禪意十足的形容,請各自解讀:如果是週六早晨,我會用Esoteric來播放;平日的下午,我會喜歡Nagra的聲音;傍晚時分或是深夜,我會放鬆在mbl的演奏裡。所以在這張CD的播放時,我認為各擅勝場,既沒有贏家也就沒有輸家。

Leonard Cohen 「Ten New Songs」只聽他的歌聲,Esoteric 最年輕,Nagra年長了五歲,mbl又再年長了三歲。因為mbl唱來的滄桑感最符合他的年齡,我偏好mbl排第一,另外兩者並列第二。

「Chesky CD12」這張也是我長期調音的參考,這裡出現了比較需要複雜敘述的狀況。選擇的是「斯拉夫進行曲」,Esoteric演奏的弦樂組稍稍偏亮,mbl 則偏暗,而Nagra則在兩者之間;銅管組也類似,Esoteric 比較有金屬的光澤感,mbl仍然是較溫潤,Nagra依舊在兩者之間;低音大提琴、定音鼓、大鼓的部份,Esoteric凝聚而清晰,mbl和Nagra都較龐大,但是mbl較蓬鬆,而Nagra較堅實。在這裡我選擇Nagra爲第一,mbl次之。

再來一張大場面的作品,Sinopoli指揮的華格納唐懷瑟序曲,在這裡是Esoteric以全面性精準的詮釋大獲全勝,Nagra以微小幅度次之,mbl因為對空間描繪能力稍遜而殿後。

Pires, Dumay和王健演奏的「莫札特:鋼琴三重奏」則是三者各具特色,我無法說是誰能贏過誰。

整體看來本文很像是用三組唱臂+唱頭的組合,然後接上同一套唱放來演繹,還好RING DAC算是中性能夠忠實的擔起任務。

行文至此好像該分個高下,然而一路走過來卻越來越清楚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即便是自身心情狀態的不同,都可能會選擇用不同的組合來聆聽,更別說每張軟體錄音的相異之處是更大的變數。但結論仍舊不可無:

Esoteric有著最優的解析力和空間描繪能力;mbl的低頻、超低頻量感較多(高頻也稍暗),但是對軟體的寬容度最高;Nagra在兩者之間,有時較靠近Esoteric有時比較靠近mbl,聽爵士人聲有說不出的迷人韻味。mbl與其它兩組稍不同的是,音場的深度淺了一些,但是寬一些,聆聽起來非常輕鬆,但如果樂器、人聲3D感再強化一些就超級可怕。

整體來說,Esoteric的解析力無話可說,但是稍偏冷調,而飛利浦系統則相對偏暖一些。基本上,我想這只是一個有趣的比對,對大家的實質幫助應該不大,只是個分享,是爲此文。

廣告

[試聽報告] 真的可以貼牆擺-展樂音響試聽Wilson Audio TuneTot
Wilson Audio在2018年推出了一萬美金等級的TuneTot書架喇叭,台灣算是第一批正式出貨的市場,我先到台北非常音響聽過,採用接近正三角形擺放的「超近場聆聽」,即便這是目前Wilson Audio最平價的喇叭,但聲音表現依然是高水準演出...《 全文

[新聞] G2旗艦的精簡版-Auralic Vega G1數位類比轉換器
2018年慕尼黑音響展,Auralic再度推出新產品—Vega G1 DAC,外觀上和Vega G2十分相像,內裝上可視為G2的精簡版。如果以售價來看,Vega G1可視為取代舊款Vega的產品。同樣具有Orfeo A類放大模組、Auralic自家開發的Tesla運算平台...《 全文

[新聞] 30周年限量登場-dCS Vivaldi One數位訊源
推出了限量版Vivaldi One數位訊源,有多限量?全球只有250台而已,每台機身都有專屬的限量編號喔!Vivaldi One是一款All-in-One的旗艦級數位訊源,支援CD、SACD、DAC、網路播放還有豐富的數位輸入端子,所以您可以把它當作單機使用《 全文

[新聞] 風姿綽約的瑞士品味-Nagra Classic DAC
[專題報導] mbl也能玩轉Roon了-專訪mbl首席研發工程師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統元音響喬遷出清大特賣
台北老字號音響店統元音響將於7/13喬遷,由原仁愛路四段搬遷至台北市大安區樂利路18號1樓,因此7/11前原店內所有電視、音響、擴大機…等,都以「驚人超特價」出清,機會非常難得,大夥兒請把握機會喔!《 全文

TAD M1000後級
TAD在M1000中大膽採用D類擴大設計,不僅讓M1000有高效率、高功率的特性,也讓M1000不必具備散熱鰭片,讓機箱有著優美、簡潔的外觀。搭配1000VA的電源供應、特製的電解電容、以及阻抗極低的MOSFET電晶體,確保M1000擁有靈敏迅速...《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