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會員登入 | 加入會員
2018/03/26發表,已被閱讀 9,006 分類:喇叭
巴洛克聽ProAc K8 「K」系列代表英國ProAc的旗艦系列,總共只有兩款落地喇叭,分別是K6與K8,從數字上您可以清楚分辨,K8大於K6,所以這次我來巴洛克試聽的K8,就是ProAc目前最高階的喇叭。


現階段ProAc最高技藝

ProAc目前的產品線區分為五大區塊,其中以Response系列最為重要,全系列總共有7款喇叭,從書架型的DB1到落地款最大的D48,構築出ProAc最完整的產品線。Studio系列僅有一款SM100,在家用消費市場上比較少見,但是James Taylor在美國納許維爾農場穀倉的錄音室用了ProAc,還出現在許多MTV影片當中,也推升了ProAc專業用喇叭的知名度。至於Tablette系列,只有Teblette 10與Tablette 10 Signature,這是ProAc最長壽的產品,1979年問世,歷經十度改款,依然受到市場歡迎,所以他們乾脆把這款喇叭獨立出來,自成系列。Centre系列也僅有一款喇叭,就是Centre Voice,讓兩聲道的ProAc用家可以搭配多聲道應用。

最後就是「K」系列了!這是ProAc現階段最高技藝的展現,在此之前稱為Carbon Pro系列,首度應用碳纖維振膜製作低音單體,不過到了「K」系列,低音單體振膜材料又換了,這個K代表Kevlar,也就是俗稱的防彈布,與碳纖維的特性類似,具備高剛性、輕質量的物理特性,許多Hi End喇叭廠家也都不約而同採用,這可能是「英雄所見略同」,也代表材料科學進步到哪裡,音響產業自然也要進化到新的技術層次,想做到最高等級的程度,最好的材料應用選項有限,所以殊途同歸變成通則。


真正的三音路設計

K系列與Response系列顯著的不同,是真正的三音路設計,其他ProAc的喇叭幾乎全都是兩音路,而K系列的兩款喇叭K6與K8都是三音路,而且單體應用的形式也不同,K8配備了鋁帶高音,中音則是大尺寸凸盆軟半球振膜,而K系列之外的ProAc喇叭,全部都是絲質軟半球高音,而且也沒有軟凸盆中音,這些都是K系列才有的技術。

K-8所使用的鋁帶高音單體,磁力引擎採用Alnico鋁鎳鈷磁鐵,這是天然永久磁鐵,產量很少,價格昂貴,ProAc還在單體外面加上6061航太鋁合金車製外框,不光是鋁帶高音這個鋁合金固定外框,中音與低音單體也都加上這個外框。中音單體尺寸是75mm,我常戲稱這是「饅頭中音」,許多經典的英國喇叭都有相似的設計,譬如ATC與PMC,在他們的高階喇叭裡面,經常可以看到大口徑軟半球中音。

K-8最具份量的設計,要數8吋低音單體!這個8吋低音單體採用Kevlar纖維編織的防彈布,背後加入特殊塗層,而且採雙低音配置,不僅可以增加低頻量感,同時可提高工作效率,讓喇叭更好驅動。很多人都覺得大型落地喇叭不容易推,事實上K-8的工作效率達91.5dB,數據上看起來並不是難推的喇叭,基本上超過90就不難推了。還有,K-8採用低音反射式音箱,採向下發射設計,所以底部由柱子架高,就是要保留低頻宣洩的空間,讓低頻比較不容易受到背牆反射的干擾。





獨特超近場聆聽法

來巴洛克試聽K-8,代理商朱先生採用的喇叭擺放方法相當特殊,使用「超近場聆聽法」!如何超近場?就是把喇叭擺得很接近聆聽位置,巴洛克的聆聽空間是漂亮的長方形鞋盒狀,照理說可以把空間均分為三等份,喇叭擺在前面1/3處,聆聽者坐在後面2/3處,可是「超近場聆聽」則反其道而行,把2/3以上的空間留給喇叭宣洩,而聆聽者與喇叭縮在後面1/3的位置。或許這麼說還很難形容,但假如我告訴您,這根本是把K-8當作「超級大型耳機」來聽,或許更容易了解。

把喇叭當作超大型耳機,與聆聽位置非常接近,這時候考驗的是喇叭的聚焦能力。基本上喇叭的分陰氣在設計時,都會有最佳投射距離,這好像相機的鏡頭,每一個鏡頭都有最短對焦距離,在這個距離之外才能夠對焦,可是巴洛克的擺放方式,絕對比理想的喇叭聲波投射距離更遠,所以,比聚焦距離更短的聆聽位置,會讓音場從喇叭後方浮現。要怎麼驗證超近場聆聽的調整位置適當?很簡單,喇叭位置消失時,您聽不到左聲道與右聲道的分別,而是在喇叭後方形成一個寬闊漂亮的音場,代表您已經調整到適當的位置了。


能夠讓喇叭消失在空間當中,這「超近場聆聽」似乎是非常理想的擺設方法?沒錯,但是這樣的擺設在一般人家裡面幾乎不可能實現,因為器材的走線絕對會影響生活動線,除非您可以犧牲生活的便利性,為了求得最好音場呈現,讓居家走動的空間經常要遇到線材阻隔。

我跟朱先生說,這樣的擺放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緣木求魚,為什麼要這樣來聽K-8?朱先生說,K-8當然可以按照傳統的方式擺設,但是他發現「超近場聆聽」可以玩出音響的樂趣,這樣擺放純粹是為了示範,要讓更多人知道,喇叭並不是只有一種擺法,而是靠人的巧思,玩出不一樣的聲音樣貌。因此,在2017年TAA圓山音響展上,巴洛克在大型展房展出,卻使用Franco Serblin最迷你的Lignea,而且採超近場聆聽擺放,喇叭距離離第一排位置一米半的位置,就連參觀者要從前面通過,都要小心不要碰到喇叭。在圓山那麼大的展出空間,迷你的Lignea卻展現了龐大寬闊又深遠的音場,巴洛克這番出奇招,吸睛效果確實高。

可是Lignea是小型書架喇叭,用相同的方法來聽尺寸大上數倍的K-8,會不會有壓迫感?不會!前提是您的調整位置正確。巴洛克的設定是不做任何Toe-in,喇叭正面平平地面對聆聽者,以鋁帶高音超寬的聲波擴散角度來說,這樣的擺設很合理。再來,巴洛克還有諸多秘密武器,就是ASI聲波諧振器,幾年下來朱先生已經玩得滾瓜爛熟,到處都藏著密技,就算U-Audio的試聽室也裝了ASI,我玩的程度還輸他遠得很。

從Electrocompaniet綜擴配到前後級

剛開始的時候,朱先生用Electrocompaniet ECI 6DX綜合擴大機搭配ProAc K8,訊源用EMC1 CD,加上Rockna Wavedream。ECI 6DX的輸出功率對應ProAc K8的4歐姆阻抗,規格是200瓦,不小了,朱先生說,先用綜擴來搭,然後再換大系統。他從NAS上面選了幾首經典搖滾來放,刻意催出ProAc K8的低頻,不錯,低頻顆粒飽滿厚實,很有震撼力。


輪到我播自己帶來的CD了,先拿出皮耶絲、杜梅與王健合作的「莫札特鋼琴三重奏」,愉快的音符在鋼琴上流洩,大提琴拉奏著長音,小提琴在後面裝飾,莫札特的快板就是如此愉悅,ProAc K8的鋁帶高音有著漂亮的高頻延伸,鋼琴尾韻的細膩度很好。假如您認為英國喇叭總是中頻濃濃的,高頻略暗,那麼ProAc K8在高頻段的延伸與光澤,肯定讓您一改對英國喇叭的既定印象。我試著把音量再開得大一些,樂器的音像拉近了點、形體大了一點,而高頻段的延伸則讓音場同時拉得更為深遠,立體感更好。


既然先用ECI 6DX來推ProAc K8,證明這喇叭不算難推,祭出理查史特勞斯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吧!我拿的是Telarc版,電影配樂的音效比一般演奏更為誇張,深沈的低頻聲浪產生聆聽情緒的壓力,銅管的主題有如遠方號角聲,一波一波漸強,彷彿黎明初升,幽暗微明,隨後綻放四射光芒,瑞氣萬丈,交響樂團火力全開。才兩分鐘不到的音樂,我第一次聽音量開不夠大,再來一次,推大的音量讓低頻滾滾而來,銅管更為明亮,音樂的對比更大,這ProAc K8頗為耐操,即便大音量催逼,定音鼓敲擊卻更厚實,音樂規模益顯宏大。

壓榨喇叭實力仍然需要大傢伙

幾首曲子聽過,我想該換擴大機了吧?沒錯,朱先生搬出EC頂級搭配,用EC 4.8前級搭配NEMO單聲道後級。皮耶絲、杜梅與王健再度登場,莫札特變得更為鮮活靈動了,果然,更好的前後級搭配更能壓榨出ProAc K8的實力,我沒有開更大的音量,盡可能維持與之前聽的音量一樣大,但是擴大機更好的控制力,讓音樂細節更為豐富,王健的大提琴長音拉奏更為厚實,而皮耶絲的鋼琴更為明亮,尾韻更富光澤,左手低頻段的節奏輕快,右手明亮的音符則讓音樂聽起來更為愉悅。ECI 6DX把ProAc K8推得很好,而EC 4.8與NEMO則推得非常好。


辻井伸行 「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換上辻井伸行的「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這是他贏得范克萊邦鋼琴大賽的現場錄音,聽柔美的第二樂章慢板,弦樂群鋪陳的導奏,帶著夜晚的氣氛,銅管長音吹起,暗示著鋼琴該進來了,鋼琴彈奏著夜曲一般的慢板,ProAc K8中高頻段呈現濃郁且透著清亮的音色,鋼琴背後有著木管呼應的旋律,輕聲地呼應著,但是音樂的重心依然在鋼琴上面,逐步升到最高點,然後輕輕飄落。

兩首古典曲子聽過,該換個口味,拿出「Johny Hartman & John Coltrane」,聽熟悉的「My One And Only Love」,我用比較大的音量來聽,錄音底層有著老類比母帶的細微嘶聲,低音大提琴、鋼琴與薩克斯風的形體,ProAc K8呈現出龐大且凝聚力高的音像,把音樂與人的距離拉得更近,超近場聆聽的擺設,讓喇叭完全消失在空間當中,John Coltrane的薩克斯風吹奏細節,ProAc K8細膩的展現,吹奏時音色細微的變化,是John Coltrane想要表現的音樂情感,兩分多鐘的樂器演奏,簡直把唱歌的Johny Hartman晾在一旁,可是當Johny Hartman開始唱歌,凝聚的嗓音帶著迷霧一般的音色,您還可以聽見為歌手刻意加入的回音音效,強化了錄音的空間感。



用馬勒第九號交響曲決勝負

這些都是音樂的細節,在ProAc K8上面,您享受的是豐富又舒適的音樂細節。聽到這裡,我直覺認為ProAc K8是一對個性溫醇的喇叭,它不算難推,EC的綜擴就能推得不錯,可是換上高階前後級,ProAc K8馬上更上層樓。不行,我得拿更難的音樂來試聽,這是我今天來巴洛克「決勝負」的曲子: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馬勒第九號交響曲」第四樂章。

「馬勒第九號交響曲」第四樂章是交響曲中的特例,用慢板呈現,而不是正常的快板。弦樂群沈重的旋律劃開序幕,然後一段有如安慰一般的旋律化解了沈重,四個音的動機不段堆疊,只靠弦樂群堆疊出張力,在ProAc K8上面,弦樂群的力度強勁,但不顯緊繃,即便我用很大的音量來聽,聲音也不會變得刺激緊張,但是弦樂群的音樂織體綿密又厚實,推升的音樂情緒的壓力逐步高漲,推升到極點時,音樂乍歇,只剩下低音管低沈地吹奏四個音的主題,彷彿死神的腳步。

決勝負的一個樂章,我打算安靜地把整個樂章聽完,差不多半個小時的音樂,馬勒用極大的配器對比,呈現強大的音樂張力,樂團推到最大的音量時,音樂突然消失,只留簡單的樂器重複動機,然後再次堆疊、攀升,推向另一個音樂的高峰,而越是後面的音樂高潮,硬是要強過前面一波,然後再回到極度壓抑收縮的音量,彷彿每一次的努力,都是無法翻越的障礙。ProAc K8把音樂的張力用高密度的聲響呈現,幾段首席小提琴獨奏,讓交響樂變成室內樂,再回到管弦交響的龐大聲浪,ProAc K8不怕操,越操,越能把馬勒的龐大音樂反差表現出來,最後,樂章在越來越慢、越來越小聲的四音動機當中消失,彷彿生命的消逝,這是馬勒所完成的最後一首交響曲,彷彿預示了自己的死亡。

長達半小時的樂章,我與巴洛克朱先生沒有談話、討論,「馬勒第九號交響曲」第四樂章從有到無,終止在寧靜當中。音樂停下來一會兒,朱先生才幽幽道出:「拿這麼難的音樂來考試,到底有沒有過關?」

「您說呢?」我這麼回答:「半個小時的漫長樂章,音樂很美吧!」ProAc K8能如此呈現馬勒的音樂,究竟過不過關,我的答案不言自明囉。

器材規格

ProAc K8
類型: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
阻抗:4歐姆
建議擴大機功率:10瓦至500瓦
頻率響應:20Hz至30KHz
靈敏度:91.5 dB/W/m
單體:8吋聚合物與克夫拉(Kevlar)編織低音振盆單體 X 2、3吋鋁合金淺號角軟半球中音單體 x 1、ProAc alnico磁鐵鋁質絲帶高音 x 1
尺寸:1230mm(H)x 240mm(D)x 450mm(W)
重量:70Kg(未開封)
網罩:克林普綸
標準貼皮:北美白栓木、桃心木、櫻桃木、楓木
高級貼皮:眼紋楓木,黑檀木
價格::2,200,000元(黑檀木)
進口代理商:巴洛克
電話:(02)2516-7050
網址:www.ansbach.com.tw

廣告

[試聽報告] 超近場聆聽的樂趣-再探ProAc Tablette 10
果不其然,這次與前回聽到的大不相同。聲音更開,更活,更有規模。這改變很大部分得力於空間,空間大了,空氣的流動就更有餘裕,聲音也就顯得更自然。聲音跟空氣的關係密不可分,巴洛克對空間的整治,首重空氣的流動,小朱常說:...《 全文

[試聽報告] 雖是五萬喇叭,也值得編輯出馬-ProAc Tablette 10試聽記
他的不按牌理出牌,不是新鮮事。除了把Tablette 10放在這樣的房間,還把喇叭拉到房間的中線,這個房間不過是個約末3米x 3米的房間,距離已經很難拉開了,還放在中線,我坐在位子上,身體往前靠一點,手一伸就摸到喇叭了。喇叭的目視間距約...《 全文

[試聽報告] 披著紳士外衣的惡魔-ProAc D48R試聽記
ProAc D48R不是新喇叭,原廠已經推出三年了,去年,本地代理商巴洛克首度引進,其實也不算太晚,不過,喇叭還沒落地,就被客人訂走了。第一對D48R在台北的經銷商開箱時,我也在現場。那次採訪,首度聽見D48R的聲音...《 全文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Audion Sterling EL34 PCB MK1
在外型上,Sterling EL34 維持著一貫的設計美學,霧黑色面板與機箱搭配鏡面拋光的不鏽鋼上蓋,造型簡約俐落。在內部線路上,原廠指出Sterling EL34是採用高品質的PCB印刷電路板,而且還強調內部使用的零件均來自美國及歐洲的製品...《 全文

Lyngdorf FR-1壁掛式喇叭
薄型設計的Lyngdorf FR-1壁掛式喇叭厚度僅有11.5公分,卻能發出直探50Hz的優異低頻,怎麼辦到的呢?原來,除了外觀所見的1顆1吋絲質軟半球高音與2顆6.5吋鋁合金中低音外,FR-1箱內還藏了一顆8吋被動輻射單體,因此可在容積有限的密閉音箱中...《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