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會員登入 | 加入會員
2017/12/29發表,已被閱讀 37,317 分類:線材
禾樺職人極線「秋」電源線 幾個月前寫了職人極線的「夏」電源線,均衡、鮮活又自然的聲音,讓我心裡相當喜歡,同事治宇聽過之後,更是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直接聯絡禾樺下單購買,換下的聽說還是國外知名線材廠的電源線。在寫那篇評論的時候,我就推斷禾樺送評計畫,大概就是慢一季。所以,在季春將過的時候送來了「春」,在時節入秋才送來「夏」,要等「秋」線來到,恐怕不入冬是不成的。我的豫言果然成真,終究是到了冬天才聽到了「秋」。


這次,該我入坑了。

禾樺推出這個職人極線系列,相當有意思,使用當前線材市場最常見的四種導體材質,「春」採銀導體,而且是OCC單結晶銀;「夏」採銅導體,是OCC單結晶銅;「秋」也是銅導體,不過使用的是芬蘭無氧銅;「冬」雖然還沒送評,我可以直接告訴大家,用的是「銅鍍銀」導體。這四種材質的線材,聲音特性恰好如四季分明,各有千秋,又宛若當季,聽過之後,不得不佩服禾樺取名巧妙。料想替此線命名者,必是文士高人。佩服。


芬蘭無氧銅導體、音響級鍍金電源插頭

既然都講了是芬蘭無氧銅導體,還有什麼可以說的呢?唉,還真沒有了。禾樺設計電源線,往往不喜歡搞一堆不同線徑的線芯,或是夾雜不同導體,又銀又銅。其實,這種紛雜的線材設計,的確比較危險,若沒有掌握好,很容易造出偏頗個性來。這個「秋」裡頭就是三股線,火、水、地各一股,各股線內由相同線徑的線芯組成。老老實實地,只要把該做的做好,導體要純要均勻,披覆材料要選對,隔離屏蔽做好,施工做好,基本上,這樣的電源線就不太會有什麼大問題了。禾樺就是走這種腳踏實地的路。

外表也好看。其實,職人極線每一季都好看,只是挑選的棉布套顏色不同,因此顯出不同的氣質。我前面說過,職人極線四個季節,每個季節恰好都與那條線的聲音走向特徵相符,其實,連顏色也是呼應的。「春」是金銀混編,看起來欣欣向榮;「夏」是以紅為主,混以黑線,就是熱情洋溢;到了「秋」,以黑為基底,摻入咖啡色細線,展現出秋天的蕭瑟和深沈。「冬」還沒看到實品,略過不表。而且電源插頭也用的好,他們特別挑選了音響級別的插頭,插pin是純銅鍍金,可耐久抗氧化。從插頭連著線身,有著厚實的熱縮套包覆,上面還印有職人極線以及「秋雨」的字樣。漂亮,雅致,還有氣質。這個系列,是我見過禾樺賣的線裡最有概念的。


形體飽滿健康,三頻均衡自然

聲音呢?您對秋天有多少想像?算了,我覺得這樣提問是在誤導人。應該這樣問:您對芬蘭無氧銅有多少想像?是的,它就是無氧銅電源線的聲音,但是,是做得相當好的無氧銅喇叭線。「秋」的聲音厚度甚好,密度也不錯,前者從任何音樂都可以感受到,後者則特別可從鋼琴得知。「秋」帶出的聲音形體飽滿健康,不僅有實體感,還有立體感,在這個價位裡,難得聽見質感有水準,還能出色表達空間和舞台層次的,「秋」做的讓我很滿意,如果考慮售價,那就是非常滿意。

「秋」三頻相當均衡,自然而不造作。沒有刻意隆起或強調的頻段,中頻段到中高頻段在厚度與解析上取得良好的平衡,表現人聲和薩克斯風時,能得到高度滿足。高音的光澤感以及泛音表現不差,但不算高竿,延伸不如「春」和「夏」,但純以欣賞音樂來講,一點不會不夠。至於低頻則很自然,不會有特別雄壯或臃腫的感覺,反而有著相當的靈活度,彈性很好,還兼有解析,這在表現低音大提琴時很能體會。

廣告

一笑顯本事—兼有厚度與解析

聽Cannonball Adderley領軍演奏的「Autumn Leaves」,這首法文歌曲由Joseph Kosma創作,隨後被翻成英文,一時聲名大噪,大家都來唱,都來演奏,立刻成了一首「標準曲目」,直到今天。這個收錄在「Somethin’ Else」專輯裡的曲子,是在1958年9月由Rudy Van Gelder在他的錄音室錄製的。錄音頗能彰顯RVG錄音作品的特色,溫暖飽滿,頗能傳達器樂本質。聽Miles Davis的小號嘹亮歌唱,Adderley自己的薩克斯風溫暖飽滿,帶著噓噓嘶嘶的氣音遊走,Hank Jones的鋼琴雖沒有現代錄音的純淨堅實,但RVG錄音裡特出的圓潤顆粒感,卻是另一種迷人之處。還有,Sam Jones的貝斯,在後頭鋪陳著節奏,噗噗噗的撥彈著,配上Art Blakey的鼓,這裡可聽聞許多爵士鼓演奏的細節。啊,這「秋」和RVG真是絕配啊!

再聽一首演奏曲,是鋼琴手Jacky Terrasson主奏,收錄在「Rendezvous」專輯裡的「Autumn Leaves」,這是現代錄音,設備和技術遠勝RVG當年,效果截然不同,或者我該說,風味截然不同。Terrasson彈奏出一顆顆晶瑩剔透又圓潤閃爍的琴音,在一種冷清寂靜的氣氛裡,飄盪出這些個音符,這些都指明了「秋」在聲音密度上的不俗表現。當Terrasson快速彈過的裝飾音,隱藏在切分後頭,那手指的微顫,是一個輕點,我還是可以聽見。「秋」固然有著銅導體的厚聲傾向,可是一點沒有遮蔽細節,該聽見的,我沒少聽。

換上人聲,Eva Cassidy在「Nightbird」專輯裡也唱了「Autumn Leaves」,那個吉他的共鳴感很好,撥弦彈奏的細節很清楚,Eva歌唱的咬字和唱腔,那些諸如唇齒音、氣音等發聲細節也都明明白白。細節還是重要,細節都是來自於資訊量,資訊量越多,細節越多,音樂的畫面感就越好。「秋」雖然導體用的不過是無氧銅,但是細節表現相當有水準。再聽一個男聲演唱的,我挑的是Tony Bennett的現場演唱,樂曲開頭觀眾的掌聲顯出了開闊的空間感,此外,掌聲很有肉感,嗯,好的開始。老先生開唱了,他站在舞台的中央,音像感覺略後一些,鋼琴輕柔地伴奏著,舞台感很明確。Tony Bennett的歌聲細節豐富,活生感相當好。雖然年紀大了,中氣沒那麼充沛,但他唱到高處時的情緒也得以釋放。「秋」的中頻既有厚度又有解析,表現人聲真是有一套。

二笑露氣韻—人聲器樂皆宜

換一首歌吧,「Autumn Serenade」如何?先聽Johnny Hartman和John Coltrane合作的錄音,Johnny Hartman的嗓音厚度甚好,本身就是這個味道,我不覺得「秋」有什麼加油添醋,最多就是為Hartman的嗓音天了一皮圓潤。當聽到Hatman壓下嗓子唱出低音,那聲音真是有磁性,拉高之後一個輕輕滑過的轉音,又叫人最迷。Hartman唱歌實在引人入勝,甚至,這是催情度極高的男聲;加上了一條「秋」,這韻味就更迷人了。

再一張「Autumn Serenade」,是演奏版,由大提琴家Valentino Radutiu演奏,再加上鼓和鋼琴,三重奏形式。只見得大提琴以富有歌唱性的腔調拉奏著,這裡的大提琴與一般以為的「鼻音感」不一樣,比較直接一些,也比較粗獷一點。大提琴琴身的共鳴感豐富,盪出另一種聲音魅力。鋼琴聽來圓滑潤澤,音粒分明,與大提琴交相擔任主奏角色。至於一旁的鼓,則展現了俐落和輕靈,不搶戲地伴同著大提琴和鋼琴,唱好一首秋日小夜曲。

廣告

三笑展神態—靜如處子,動如脫兔

改聽Ella Fitzgerald和Louis Armstrong對唱的「Autumn in New York」。只聽得Ella和Louis兩人的嗓音特徵分明,Ella那帶著點嬌嗲的甜潤音色,配上粗礫沙啞的Louis,「秋」充分的細節呈現力加上中頻的厚度與解析,就把這兩人的歌聲表達地勢切而傳神。換成山本剛(Tsuyoshi Yamamoto)三重奏的爵士演奏版,氣氛驟轉,立刻墜入一種寧靜清明的空氣裡,細膩感比起50年代老錄音真是大大進步。音像的立體感著實出色,貝斯和鼓尤其出色。舞台的陳設清清楚楚,左側的鋼琴音色澄澈晶亮,音質圓潤堅實,中央的貝斯音粒飽滿而清晰,撥奏顆粒感很好,右側的鼓則是細節出眾,繽紛有韻。

還沒聽古典音樂是吧?換上Evgeni Koroliov彈的柴可夫斯基四季,我只聽三曲跟秋天有關的曲子,「八月」講的是收割,樂曲以快板開頭,展現出農收的歡欣之情,中段轉入緩慢的情緒,隨後再現快板。這裡的鋼琴明快俐落,動靜之間平衡而隨心所欲,一種歡愉和滿足的情緒都見於其中。「九月」主題是狩獵,只見那琴音泛著光澤,模仿狩獵號角的聲響,我這時倒是有點貪心地想著:「如果高頻的延伸再好一點,是不是泛音會更美?」到了「十月」這是最美的秋天,柴可夫斯基用充滿感傷的行板語調,唱著秋天的寂寥。琴音溫潤,質地是凝聚的,情緒是舒緩的,優雅地唱著作曲家心裡的愁緒和跌宕。聽那鋼琴淡淡的尾韻,心裡想:「其實這樣也不錯,很好了。」

不想聽韋瓦第的秋,對於這位把一首曲子寫了四五百遍的作曲家,我實在把想把時間花在他的作品上。那還有誰呢?多著呢,聽葛利格怎麼樣?葛利格有一首「In Autumn」的序曲作品,聽的是老賈維(Neeme Järvi )指揮哥登堡交響樂團的版本。這首曲子一聽就知道是葛利格的作品,完全就是葛利格的風格。曲子裡帶有一種北國秋日的蕭瑟感,透過弦樂和管樂,表現出不同的風聲。不同聲部和器樂的輪番演奏,就描繪出了整個舞台的空間,寬、深、層次、距離。弦樂、木管、銅管各樂器的質感也能忠實表達。銅鈸和三角鐵金屬碰撞的聲響,則極具穿透力,只是這時我又感慨那高頻的飄逸感若再多一點就好了。到了樂曲結尾,葛利格造出了一個帶有勝利歡呼氣氛的高潮,音樂的動態和張力打開,「秋」把音樂維持在一個沈穩安定的範圍內,任憑葛利格如何高歌呼喊,它也氣定神閒。

關於聲音,我說得夠多了。倘若再講馬勒「大地之歌」第二樂章的「秋日孤人」(Der Einsame im Herbst),或是理查史特勞斯「最後四首歌」當中的第二曲「九月」,其實都是抒情的女高音橋段,「秋」是不怕人聲的,那是它的強項。我就不細講了。謝謝「秋」讓我在冬日溫故了秋天的諸般風貌。從50年代的單聲道老錄音,到21世紀的數位錄音,從爵士到古典,從人聲到器樂,從鋼琴獨奏到管弦樂曲,我實在看不出「秋」有什麼曲子不能放。


「秋」「夏」比一比

如果跟「夏」來比呢?兩者都是銅導體,會差很多嗎?是的,還真的差很多。聽起來,採用OCC單結晶銅的「夏」,生性熱情活潑,音樂很有表現力;使用芬蘭無氧銅的「秋」就相對穩重而中庸,音樂聽起來一派輕鬆,毫無壓力。此外,「夏」的細節更多一些,音樂形體較重於輪廓,感覺比較薄一點;「秋」並不會遮蔽細節,只是沒有那樣鮮明直接,發聲體更有實體感,聲音較「夏」略厚。兩者價差約近一倍,不過「夏」的售價也不高,其實,還是要根據自己的口味以及考量器材搭配來選購。


三笑姻緣之我也點秋香

唐伯虎因秋香三笑而與之結締姻緣,華府的四位女婢春花、夏荷、秋月、冬梅又以四香相稱,這四女以四季起名,與「職人極線」四線不謀而合,而禾樺名字之中,又有「華」字藏於其中,怎地如此巧合呢?只不過,我名中既無伯虎亦無寅,六如桃花皆無關。只是聽得「Autumn Leaves」、「Autumn Serenade」、「Autumn in New York」三曲,就好比秋香的三笑;秋香的三笑如何嫣然迷人,這「秋」電源線唱來的三曲,就是它的三笑,也是那樣教人動心。

我比唐伯虎幸運的是,伯虎要娶美人歸,還得屈身入府,委充下人,這半年他到底有沒有領薪水就不得而知了。我這廂倒是輕鬆,打個電話匯個款,就留下我的秋香了。

是的,這秋香,已是我的。

器材規格

型式:電源線
導體:芬蘭無氧銅
長度:1.5M
售價:3,800
代理商:禾樺
電話:(07)237-2555
網址:www.rebel-audio.com.tw

廣告

[專題報導] 堅持所信,腳踏實地-訪響音音響負責人盧雲龍
他,盧雲龍,從電料生意起家,喜歡聽音樂的他,玩起音響,那熱忱,比誰都不讓。因為賣電料,認識不少供應商,既然有此條件,何不打造屬於自己品牌呢?經過一番努力,他推出以Rebel為品牌的零配件,有端子,有腳錐,還有插座蓋...《 全文

[試聽報告] 增添一抹詩情畫意-職人極線 秋RCA訊號線
「秋」訊號線除了最外層的編織層為深綠色之外,外觀設計幾乎與「夏」訊號線一模一樣。內中有二股OCC單晶銅絞線,其中一股負責傳輸訊號,另一股則是地。二股導體的線徑並不幼細,看起來頗有分量,可見「夏」訊號線的用料並不小氣...《 全文

[試聽報告] 個性鮮明 特立獨行-Rebel職人極線「夏」Summer SX1喇叭線
春、夏、秋、冬四系列的差別在於「春」用上了純銀導體,「夏」是單結晶銅,「秋」使用芬蘭無氧銅,「冬」則內含銅鍍銀導體。或許你會覺得奇怪,一般而言,使用純銀導體線材的聲音個性會比使用銅導體的鮮明,但從我剛剛的描述看來...《 全文

[試聽報告] 這不是超值,什麼是超值?-Rebel 職人極線「夏」電源線
[試聽報告] 簡單才是真美-Rebel職人極線「春」Spring SX1喇叭線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Telos QBT Run線機
這台Run線機在Run線時,會發出功率5W、電壓擺幅達24V的訊號,遠遠高出一般的音樂訊號,而Run線機每1.7秒便會完成一次全頻掃描,時間由用家自行決定。線材在這台Run線機的頻寬、電壓擺幅、功率與速度洗禮下,得以將潛能完全釋放...《 全文

Cardas Clear喇叭線
Clear喇叭線導體採用6N級的超高純度無氧銅,做成複雜的李茲結構(Litz)。為了降低集膚效應開發出來的李茲線,是以細芯導體表面做成漆包絕緣,緊密包裹纏繞而成。Cardas的李茲結構與一般的李茲線不同,他們發現若以鸚鵡螺紋的概念...《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