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0發表,已被閱讀 180,688 分類:喇叭
JMR Lucia書架喇叭 從箱子裡小心翼翼地取出Lucia,讓我想起了曾經擁有過的JMR Twin MK3。兩者的價格差不多,在那個歐元比現在更低的年代,Twin的在台售價與Lucia相當。Twin是Jean-Marie Reynaud所設計最便宜的入門喇叭,Lucia則是小老闆Jean-Claude Reynaud設計的喇叭中最便宜的一款。兩者在設計上有很多不同,包括單體設計、箱體結構都不一樣。不過,我不是要寫Lucia和Twin的比較文,關於Twin的討論就此打住,把我們的焦點轉回Lucia身上。

1967年創立的JMR,到今年為止,恰好五十週年。音響產業當中能夠歷經各種大風大浪,歷半世紀而不衰的品牌還真不多見。很多你我都知曉的Hi End品牌,都比JMR年輕,甚至年輕的多。為了慶祝這個重要的里程碑,JMR也有一系列的計畫,陸續推出Cantabile和Abscisse的Jubile式樣,此外,也推出了一個入門款喇叭,一同作為五十週年紀念,那就是Lucia。

Lucia是一個2單體2音路的書架喇叭,是JMR慶祝50週年的產品之一,也是現下JMR最便宜的喇叭。

使用AAC訂製單體,

Lucia是一個2單體2音路的書架喇叭,高音單體使用了一個25mm的絲質軟半球釹磁鐵高音。JMR現在的喇叭,高階款式都用上成本較高的絲帶高音,較低價位的則使用絲質半球高音。高音單體開口周圍有一個ABS框架製成的淺號角狀導波器,有助於高音單體的擴散。中低音則是一個130mm的紙盆單體,紙盆表面還有塗料層,提供振膜相當的阻尼,以減少振膜本身的諧振。中音單體使用了直徑25mm的鋁質音圈,質量比銅質音圈更輕;磁力系統則由雙磁鐵構成。外框架則是ABS材質,以利於消除諧振。中低音振膜中央有一個子彈型的相位錐,能夠減少單體中央的渦流反應。這個中低音單體在音樂重播過程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因為高、低音的分頻點設在3500Hz,也就是說,這個中低音單體要負責3500Hz以下的所有頻段,而音樂的主要聲域都在這個範圍,再高,都是泛音而已。我們透過Lucia聽見的音樂,所有的基音都是由這個中低音單體負責,這樣,您知道它的厲害了吧!

這兩個單體都是向AAC Technologies公司訂製的。AAC的全名是Applications Acoustiques de Composites,也就是「複合[材料]的聲學應用」。早年的法國單體老廠Audux,在創辦人過世後,品牌和工廠先被Harman集團接手,後來則移交給AAC集團。AAC集團現在的業務範圍甚廣,從聲學到光學都有涉入,而JMR所訂購的單體則是來自AAC法國廠,也就是早年Audax生產線的製品。

高音單體使用了一個25mm的絲質軟半球釹磁鐵高音,周圍有淺號角狀的導波器。

一改傳統,走簡約風,求年輕化

在分音設計方面,Lucia採用二階分音,具有12 dB/ Octave的分頻斜率。一般來講,低階分音使用的被動元件較少,聲音受到零件特性而有渲染的機會較少,當然,電損也比較少,因此被很多製造商和音響迷認為是最好的分音設計。但是低階分音因為斜率比較平緩,因此也有可能增加了高音單體在分頻點以下,以及中低音單體在分頻點以上的聲音成分,這些部分可能因為超出了單體的負荷範圍,而有可能出現失真,因為還可聽見的範圍內,因此可能會影響音質。至於高階分音,則因為分頻斜率較陡峭,因此聲音的雜質較少,錄音室的鑑聽喇叭就需要這樣的高階分音,以達到更低失真的要求。不過,高階分音的分音器就相對複雜。Lucia的分音器採二接分音,是一種在分音系統複雜度與聲音純淨度上的平衡作法。此外,Lucia一如其他的JMR喇叭,分音器不使用電路板,是以搭棚方式製作,原廠認為,這樣的聲音最乾淨。

箱體採用MDF板材製作,表面沒有木皮裝飾,而是以三道噴漆處理,箱體為消光而非亮面,僅有黑白兩色而非多彩可選。JMR就算製作50週年紀念喇叭,還是一樣的低調。因為是噴漆處理,因此箱體的接縫都藏在漆底下,表面相當均勻平滑。看不到螺絲釘,也不見任何接縫,樣子真是清爽。前帳板兩側做了弧形切角,箱體後方則把弧形切角做在箱體上下兩側,前後有別。類似的外觀設計也可見於JMR最新推出的旗艦喇叭Adara以及同為紀念款的Abscisse Jubile上面,在一片簡約裡留下巧思的足跡。前帳板在單體周圍貼上一圈絨布面,這有兩個功用,第一,可以蓋住固定單體的螺絲,維持外觀的簡潔;第二,絨布面可以吸收減少繞射狀況,讓聲音更純淨。

中低音則是一個130mm的紙盆單體,表面有提供阻尼的塗層;音圈直徑25mm,使用比銅更輕的鋁質音圈;磁力系統則由雙磁鐵構成;振膜中央有一個子彈型的相位錐,能減少單體中央的渦流反應。Lucia的高音和中低音單體,都是由法國的AAC廠生產。

偽裝成傳輸線的低音反射式設計

Lucia還有一點標出了它的與眾不同。JMR喇叭向來採取Jean-Marie Reynaud所設計的三角型傳輸線箱體,透過箱內的斜向格板,讓低音透過簡單的傳輸線設計,配合箱內取代吸音棉的阻尼塗層,達到乾淨快速的低頻反應,與傳統迷宮式傳輸線設計不同。但是,Lucia卻採用低音反射式設計。不過,一般喇叭的低音反射孔,不是做在前面,就是在後面,也有少數廠家會把低音反射孔做在底部,但Lucia不管哪一面都看不到傳統的圓型反射孔。反射孔在哪裡呢?因為Lucia雖然是反射式設計,卻採用了與自家傳統設計一樣,在音箱前帳板下方開了一個長條型的開口。對其他JMR喇叭來講,是傳輸線開口,對Lucia來說,這就是它的低音反射孔。相較於傳統的設計,低音反射孔的通道多半用厚紙筒或塑膠管製成,這種長條狀的反射孔則需要以木板加工,製作成本更高。Lucia當然可以做成圓孔狀的低音反射孔,但是這種形狀的低音反射孔會有一個問題。

因為氣流在通過低音反射孔的圓柱形通道時,中央氣流流速較快,周圍氣流受到反射通道管壁的擠壓,再加上摩擦力,流速較慢,這樣就成了氣流噪音。喇叭製造商都知道這個問題,各家提出不同的解決方式,有的是把孔徑加大,有的是利用反射孔通道表面的紋路打消噪音,又或者是利用改變反射孔的形狀,使之不成圓形,而是橢圓或在中央增加隔版,還有的利用把低音反射孔設置在喇叭底部,無論怎麼做,目的就是為了減少噪音干擾。當您看到喇叭廠商特別著墨其低音反射孔的設計,除了利用精確計算的比例製作的低音反射孔,能有效增加低音量感和喇叭效率,另一個要解決的重要問題,就是氣流噪音。JMR Lucia的這個反射孔也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

Lucia的設計相當簡約,就連端子也只有single wire。

一反自家聲音美學傳統,走出自己的路

聆聽Lucia分別在U-Audio試聽室以及我家客廳。我在U-Audio試聽室使用的擴大機除了代理商一併出借的Micromega MyAmp以外,還有McIntosh MA8000。前者是個30W的AB類擴大機,小巧精緻,還內建DAC,相當實用,在台僅售22000元,以價位論,與Lucia真是相配。McIntosh MA8000的輸出功率足有300W,推力是MyAmp的10倍,售價則是24倍,這樣搭起Lucia,似乎有點頭重腳輕,「太超過了」點,不過,用上好擴大機,才能探得Lucia的底線。

無論用哪一台擴大機推,Lucia都能發出溫暖厚實的聲音。我對此感到十分詫異,這與我認識的JMR之聲非常不同,我聽過多對JMR喇叭,從JMR時代到JCR時代都聽過,甚至還曾是JMR用家。Lucia的聲音真讓我認不出它是JMR。JMR喇叭的聲音向來靈動活生,質地較輕較柔,聲音高度透明。我尤其喜愛他們家的Offrande,它的聲音尤其如此。如果哪天我要再當JMR的用家,那一定是Offrande。可是Lucia的聲音卻不像這樣的JMR印象。聽著聽著,我又開始覺得,它還是JMR。

怎麼著一下說不像,一下又說像呢?在音色、音質、透明度、活生感上,它似乎少了傳統JMR的特色,但它卻同樣具有開放的特質。JMR的喇叭,不管是哪一對,不管是20年前的,還是今天的產品,它們的聲音都很開放。怎麼地開放法?就好像是人講話,戴著一副醫療用口罩講話,和把口罩摘下來講話,哪一個聲音比較開放呢?JMR喇叭就像這樣,其他的喇叭跟它們相比,JMR喇叭就是這樣開放,而且是自然流洩出來的。聽起音樂相當輕鬆。它的音樂性就是這麼來的。Lucia同樣如此,聲音同樣開放,而且音場很容易就構建出來。

雖然小,寬深音場輕鬆得

以科普蘭的平凡人號角為例,這首曲子只有定音鼓、大鼓、銅鑼和銅管部,如果是交響樂團演出,木管部和弦樂團都不出聲。因為只有銅管部和打擊樂,這些聲部都位在樂團的後方,因此,聆聽此曲,無論那個版本,都能聽見一個較深遠的音場。我聽的是大植英次指揮明尼蘇達管弦樂團的版本,音場錄的很深,鼓聲也結實深沈。我先用MyAmp來推Lucia,那鼓聲「咚」下去,結實有形體,「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最後一聲,銅鑼跟著敲響,然後是小號進場,接著重複同樣旋律時,法國號加入,接著長號加入,漸次把音樂拉向高峰。Lucia在表現鼓聲時,讓鼓聲有其結實度,尤其是定音鼓的聲音特質表現的甚是明白,可惜大鼓的深沈悠遠的感覺略遜一籌。這個沒辦法,Lucia的低音單體就那麼小,說是說5.2吋,但如果僅計算平面的直徑,僅有4吋而已。這樣的小口徑音單體怎能推得出氣勢和重量?撇開低頻天限不談,各銅管的音色和質地,Lucia描繪的清清楚楚,分辨各種管樂絕非難事。至於音場,啊,深啊!

我也以這首曲子為測試曲,試看搭配JMR Magic Stand腳架或換用一般金屬腳架的差別。U-Audio試聽室裡有兩組金屬腳架,一組管內有灌沙,一組沒有。同事們試聽書架喇叭,多半優先使用灌沙的腳架,聲音聽起來比較穩。因此,我就以這組灌沙的腳架與Magic Stand相比。當我把Lucia從Magic Stand移到金屬腳架上,聲音就變得比較浮一點、躁一點,音像的立體感稍稍退步,差別最大還是低頻,放在Magic Stand上的低頻硬是在量感和延伸上都更甚金屬腳架。我也以其他書架喇叭來測試比較,都得到同樣的效果。我上來喝水的時候,同事問我在做什麼,怎麼一下好聽,一下聲音又退步?我把Magic Stand的事告訴他們,總編也嘖嘖稱奇:「看來這腳架是真的有用。」當然,事後我所有測試都是以Magic Stand搭配Lucia為準。

多嘗試擺位樂趣無窮

這時,Lucia是以正面朝前的方式擺放,音場開闊自然,輕鬆呈現。但因為U-Audio試聽室超過25坪的空間,對於Lucia實在太大,聲音的密度相形不夠。為求取更有密度、更扎實的聲音,我將兩支喇叭由原本的190公分遠,拉到170公分,這樣一來,密度就更好了。接著,我又試著將喇叭稍微toe-in一些,略向內收。這下,鼓聲聽起來又再結實了一點。

換上布拉姆斯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由吉利爾斯擔任鋼琴演奏,約夫姆指揮柏林愛樂的版本。這首曲子不好播放,尤其是第一樂章開頭,布拉姆斯寫下了強烈的衝突感,稜角分明,聽起來很容易緊張,這正是布拉姆斯的用意。這個版本又是個不好播的版本,如果系統平衡度不夠,聲音會嫌緊繃且傾向乾硬。用Lucia聆聽,能把布拉姆斯在樂曲中營造出的緊張感給表現出來,略為厚實溫暖的聲音,把音樂中的深沈情緒漸次鋪張。我試著開大音量,但我也發現了聲音漸漸變硬變緊,音質改變,讓人不悅,這是失真出現的信號。怎地出現失真了?

這時,總編寫稿到一個段落,起身舒展筋骨,走下樓來看看我聽得如何。他聽見這聲音,就建議我換MA8000試看看。「這價差這麼大,搭起來豈會相稱?」「搭起來聽了再說。」他還是鼓勵我換擴大機試。換了擴大機,才知剛剛那個真是失真。我以相近的音量,讓Lucia唱著布拉姆斯,這時看到MA8000的功率顯示表指針不斷向我眨眼,在樂曲高潮,樂團tutti處,指針一下跳到30W的格線,甚至還在峰值輸出處,指針閃過了30W格線之後。天啊,吃了這麼多功率,難怪剛剛MyAmp才推得上氣不接下氣。不是MyAmp推不動,開小聲一點,還是能聽,換個爵士樂,還是能聽。但是碰上大型管弦作品,又要催音量,逼出音樂動態,30W是不夠用的。

換上MA8000,這才聽出了Lucia的實力。樂團賣力推送能量時,擺在25坪音響室裡小小的Lucia也賣力地唱歌,就像我前面講的,聲音開放,這種自然不造作的個性,在JMR歷代「先拜」上都可聽見,Lucia同樣深諳本門路數。但我仍不滿意,覺得聲音的厚度可以更好一點,於是我拉近了與喇叭的距離,兩只喇叭的水平軸線與我聆聽位置的距離大約1公尺,然後把兩只Lucia往外拉開到大約2公尺左右,然後將喇叭大幅toe-in,讓喇叭單體的中心線在我面前交叉。這種擺法非常詭異,卻叫我聽到了長大了的Lucia。

最大的差別就是聲音的厚度,鋼琴的聲音更加豐潤,弦樂的密度甚好,管樂吹想時座落的位置隱約可見。不是在正常擺位下那樣的清晰定位感,但是聲音的實體感相對更佳。此外,最過癮的地方是,喇叭消失了,喇叭完全消失了,我眼睛一閉,一個舞台就在我面前,好像我自己就是大師約夫姆,站在指揮台上,舞動指揮棒,催動著樂團說著布拉姆斯心中的美麗與哀愁。

搭配起JMR自家的Magic Stand,能夠有效提升聲音表現,特別是低頻的延伸更好一些。使用時,喇叭與腳架間可以黏土相接,腳架直接落地;無論是喇叭與腳架間,或腳架與地面間,無須放置任何腳墊腳錐,否則Magic Stand的功效就要打折扣了。

適合小空間使用

原來,Lucia可以這樣玩。是因為JCR本人是錄音師出身,所以才造就了這樣的Lucia嗎?雖然我旋即就停止了這種無憑無據的胡思亂想,但我又發現,Lucia的單體規格和特性,似乎與LS3/5A這經典鑑聽喇叭相仿,不僅單體尺寸相近,頻率響應也不強調兩端的延伸,更強調中頻段的表現。這是個讓我覺得有趣的對比,我把Lucia帶回家,在較小的家中客廳,繼續我的實驗。

我家客廳連著飯廳是一個鞋盒狀、約10坪的空間,空間裡沒有什麼聲學處理,但是有沙發、書櫃、唱片櫃、窗簾、壁掛電視、餐桌椅等家具,牆壁上也有掛畫、照片,畫框大小不一,整體來講,像這樣的居家空間可以達到自然的吸音、擴散效果;以掌擊聲研判,殘響不過長,但一點回響就能維持聲音的明亮與豐潤。

我將Lucia放在我所習慣的位置上,喇叭相聚約175公分、離背牆約180公分,左右喇叭離側牆約75公分,喇叭略向內toe-in約12度。起初,我還擔心會不會太遠,但開聲後,我覺得完全多慮了。

播放搖滾、流行和藍調,high翻了

Lucia來到了小公寓,就顯得如魚得水了。聲音的厚度和密度表現比起在U-Audio試聽室裡聽到的更較人滿意。這種特性,對於播放流行、搖滾、藍調、爵士音樂更是相得益彰。以播放Celine Dion的巴黎演唱會為例,第一軌「J’Attendais」一開頭的觀眾鼓譟,便即顯出音場的開闊,Celine Dion一開唱,觀眾更好似瘋狂一樣尖叫起來,Lucia就這樣輕輕鬆鬆地把現場帶了來。Celine Dion的嗓音厚實有肉,法文咬字的細節清楚明白。唱及後段,鼓聲出現,鼓聲展現出相當的彈性和力道,重量感雖然當然還是不夠,但是音量開大之後,鼓聲的力道還能再逼出一點。播放到第三軌「Power of Love」時,那有彈性又有勁道的鼓聲,更是較人越聽越high,Celine Dion充沛的聲音能量亦是表露無遺。透過Lucia,我發現錄音裡的一些不耐久聽的刺激感被消蝕掉了,歌曲就更順暢更好聽。音量開大也不嫌吵。

真能不吵?那我放個吵一點的。端出Michael Jackson的「They Don’t Care about Us」,這首歌叫Lucia一播,真是聽到叫人從椅子上跳起來。在孩子們嬉戲狀的歌詠後,合成器的電子音效就開始發聲,不,是發威。那爆炸性的音效,又快又狠,像是劃過天際的閃電,又像是牛仔甩出的長鞭,炸出來的音效像是有重量,鞭及而來,我這廂聽見好像被鞭子抽打一樣。至於「Dirty Diana」的鼓聲,又深又沈,顆粒飽滿,又是讓人不自覺會把音量調大的曲子。Michael操著如泣如訴的嗓音,把心頭的悲戚唱將出來,Lucia把這曲子裡的翻騰情緒表現得真好。如果要聽鼓聲,豈能不提「Billie Jean」?那個從頭到尾沒停過的鼓聲敲得結實,敲得滿有力量,聽了Lucia唱「Billie Jean」,任誰都要點腳搖頭。

放起Metallica的「Sad but True」,從一開頭伴隨著電吉他出來的鼓聲,每一聲都是直捶心窩地凶悍有力。到了「Holier than Thou」,Lars Ulrich那招牌的快速擊鼓,在Lucia上聽起來就像是扣著連發機槍扳機一樣,犀利剽悍。至於播放藍調音樂,Lucia也能把音樂的重量和深沈帶給聽眾,聽Eric Clapton與B. B. King合唱的「Riding with the King」,兩把吉他,兩個男人,兩種味道。沙啞又有厚度的人聲,加上龐大厚重的鼓聲,把藍調音樂中的那草根味唱了出來。至於John Scofield和Lee Ritenour合作的「Lay It Down」,兩人的電吉他聽起來質地圓潤,透過效果器發出的哇哇聲頗為生動,鼓聲的彈性聽起來則實在迷人。第二軌「Am I Wrong」是Keb’ Mo的歌,開頭的腳踩大鼓渾圓飽滿,而且顆粒真大真結實,撲撲撲地,敲得人過癮極了,這鼓聲讓我覺得像捶背,這是聲音的按摩。吹響的口琴帶來了美國南方的空氣,這鼓和這口琴,一個低沈一個高亢,一個聲音是一顆顆的音粒,一個則是能延長聲響且吹出不同音調,音樂裡有著鮮明對比。Keb’ Mo的歌聲一出來,那聲音的厚度真好,有厚度就有實體感。鼓像真的,口琴像真的,Keb’Mo也像真的。單是試聽見這音樂的實體感,就夠引起共鳴,什麼高音、中音、低音、透明度、空氣感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了。

Lucia並不難推,只是靈敏度稍低一些,需要加大一些音量,在小空間裡,以Micromega MyAmp這樣的30W AB類擴大機就能推得出令人愉悅的樂音,若空間較大,要催出更高音壓,則要搭配功率高一點的擴大機。

走出品牌傳統的窠臼,大膽說出我就是我

Lucia跟其他的JMR喇叭真的不一樣,JMR沒有一對喇叭能比Lucia放起搖滾、藍調和金屬樂這麼過癮的。其他更貴的喇叭,或許頻寬表現、兩端延伸更好,但都沒有Lucia這樣厚實聲底把樂音轉化成真的本領。聽起藍調,Lucia更草根;聽起搖滾,Lucia更叛逆;聽起金屬,Lucia更凶悍。Lucia給人的不是一個傳統JMR那樣書卷氣印象,而是另一種年輕的、直率的、坦然的、勇於挑戰的氣質。

在聽著Lucia的時候,我會不禁想著:「要是多一點高頻,就更有飄逸感了,泛音也會更漂亮。」「如果這低頻可以再多一點,那音樂的氣勢應該更容易出來。」如果如果如果,聽Lucia,腦袋可以想著千萬個如果,可是,如果真讓「如果」成真,這就不是Lucia了。

器材規格

JMR Lucia
型式:2單體2音路低音反射式書架喇叭
單體:1吋絲質軟半球高音×1,5.2吋紙盆中低音×1
頻率響應:65Hz - 20kHz
阻抗:6歐姆
建議擴大機功率:20 – 100瓦
分頻點:3.5kHz
尺寸:370×180×230mm(H×W×D)
重量:7kg
售價:33,000元

全省經銷點:
台北 新天新地 02-7728-8385
台北 小音響美聲專賣 02-2521-5650
新竹 新威力 03-572-6262
台中 楚培音響 04-2372-7891
台中 上峰音響 04-2452-6736
台中 宇祥音響 04-2376-5225
台南 音場音響 06-222-8001
高雄 韶韻音響 07-225-2260
高雄 首都音響 07-288-8222

進口總代理:百鳴
電話:(04)2463-7799
網址:www.currants.info

廣告
[專題報導] MARS技術打破空間限制-專訪Micromega國際銷售總監 Adrien Hamdi
這款Micromega M-One系列最新推出的器材,與M-100一樣有著強大的播放功能,也提供M.C.F(全稱Micromega Customized Finish)客製化外觀色彩定製服務,而且輸出功率更高,各聲道在8歐姆承阻下輸出功率可達150瓦。此外,M-150還搭載了...《 全文

[新聞] ICC補正技術消除數位聲-Lyngdorf CD-2唱盤
台灣音響圈有不少勁爆話題,百鳴取得了Lyngdorf代理權稱得上其中之一。Lyngdorf的創辦人Peter Lyngdorf可謂是當代音響界的一位傳奇人物,許多音響品牌都與他有所牽連—他在1983年創辦了Dali,90年代又出手相救當時陷入財務危機的Gryphon...《 全文

[新聞] 展現法國小公主的驚人實力-上峰音響JMR Lucia體驗會
代理商百鳴音響自然沒有忽略中部的音響迷,決定於於8月26日在台中上峰音響舉辦JMR Lucia體驗會。上峰翁老闆人稱翁大,擁有對音響的熱忱與專業,十多年來深耕台中為愛樂者服務。本次體驗活動除了將展現Lucia與MyAmp的超值套裝實力之外...《 全文

[新聞] 新世代音響的代表-Lyngdorf SDA-2400數位後級擴大機
[新聞] 前50名限量優惠-聆聽法國JMR x Micromega的美好
[新聞] 在小音響聽Lucia唱歌-JMR 50週年Lucia限量50活動
[新聞] 50週年鉅獻-JMR Cantablie Jubilee喇叭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藝聲取得丹麥 Bergmann Audio 代理權
Bergmann Audio 成立於 2008 年,創立者是 Johnnie Bergmann,他本身也是設計者。Bergmann Audio 所有產品都在公司內部進行開發、製造和組裝,每一個零件都由 Bergmann 親自設計,並在自己的...《 全文

試聽 Ferrum Wandla GoldenSound DAC
對於波蘭 Ferrum Audio 而言,創意與技術總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絕,像是戴天楷先前評測過的 Wandla DAC,搭載了 HQPlayer 開發者 Signalyst 為其專門設計的數位濾波模式,並且具備超級完整的連...《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