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5發表,已被閱讀 112,170 分類:線材
DC Cable DSC-3訊號線 國內製線品牌德城,如今堂堂邁入卅年。為了慶祝生日,也為了紀念這個有意義的年頭,德城決定「復刻經典」。

純銀導體,兩股平衡結構

DC-Cable DSC-3是從早年AV2300重新改良製作而成。DSC-3採用純銀作為導體。銀是所有金屬中導電率最高的,換句話說,也是最適合作為電傳導的導體。既然銀比銅有更好的導電率,為何線材多半還是使用銅導體呢?這就是成本的問題。以當前原物料報價,1盎司的銅料,價格大約是2.1美元;1盎司的銀料,價格約為17美元,兩相一比,銀價約是銅價的8倍。要是線材都用上純銀,廠商的成本自然要加上好多,您想,這樣線材價格要貴上多少呢?

既然是紀念產品,又要復刻經典款式,德城用料當然不能手軟,DSC-3給你全銀導體。線芯為細芯絞線,採兩股平衡式結構,每股線內則為三股各自獨立的純銀線,三股線的線徑不同。內層加上鋁箔包覆,做為屏蔽,並有雙層隔離網加強隔離效果。屏蔽對於訊號線來講非常重要,因為外界有許多EMI/ RFI的電磁波,若串染到線材,就會產生雜訊,再經過擴大機的放大,便將劣化音質。以德城這種老經驗的製線高手,當然知道如何拿捏,才能設計出效果、成本最佳的組合。為了讓線材所感染到的雜訊不至於導入擴大機中而被放大出來,德城採用了「3進2出」的手法,讓屏蔽網在輸出端不落地,這樣就避免了雜訊污染的問題。以同期推出的另外兩款復刻經典的訊號線DSC-1和DSC-2來講,它們都僅使用了單層隔離,高階的DSC-3則使用了雙層隔離。價位不同、等級不同,當然,保護規格也不同。


嚴選用料才能確保品質

線材的披覆層是PE材料,但其配方也經過研製,摻入了特殊的材料,能讓披覆層具有更強的抗氧化能力,這使線材可以更加耐久耐用。最外層還有編織網加強,這可不僅是為了美觀,套在線材外面的編織網,可以提供一定的避震作用,還可抗靜電,這都能對傳送微弱電流的訊號線提供一定的保護。德城以手工純熟的工匠,使用銀錫焊接線材。所使用的RCA端子也是德城自己生產的料件,由純銅車製而成,表面還有鍍金,外部保護殼為霧銀色漆面。RCA端子為迫緊式設計,使用時需向前轉鬆,以利插上器材的端子座,接上之後再將霧銀色外殼向後轉緊,以保持線材與器材的連接穩定且緊密。

線材本身相當簡潔,全線沒有標籤,端子連接處也沒有熱縮套。如果不講,還會以為是DIY的產品。但RCA訊號線不像平衡訊號線,公母插形狀有別,所以就算不替平衡線標上方向性,也能清楚該怎麼接線才對。RCA訊號線沒標方向性,那要怎麼接呢?別擔心,德城相當巧妙地將方向箭頭的標籤做在端子內部,只要將RCA端子的外殼鬆開,即可看到「in」和「out」的標示貼紙,看好再接,就不會錯。如果您不是經常換線調音,線材接上就不太會動了,那就只要第一次接線時注意就好,如果您愛抽換線材,請務必留意方向性。


乾淨、透明是本質,華麗、活生塑美聲

DSC-3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華麗」。當系統接上這線,登時音樂就華麗了起來,尤其是高頻的色彩、輝度、層次都不一樣,就像是在烘烤出來的派上頭,灑上一層雪白糖霜似的。我不會形容這線是中肯、無染的,我認為它帶著一些染色,這是德城對待旗艦線材時,所亟欲展現的自家聲音美學觀點。千萬不要一看到「染」字就嚇著,DSC-3染得很健康,染得很漂亮,甚至,染得有毒。

既然這線有此華麗特性,我便挑了一張古樂錄音來聽,一聽,果然對味。我選的是Christina Pluhar帶領L’Arpeggiata古樂團所錄製的「All’Improvviso」(Alpha, 512)專輯。Christina Pluhar本身是一位長頸魯特琴和豎琴演奏家,而她所帶領的L’Arpeggiata古樂團除了演奏古樂曲目,他們也將蒐羅來的古代歌謠予以改編演奏。DSC-3讓音樂的空間層次感相當好,畫面顯得十分透明而純淨,好像是一個杯體乾淨光潔的玻璃杯,裡頭裝著純淨開水,因為杯子的高透光,所以杯子裡頭裝什麼都看得清楚,也因為裡頭的水乾淨,我甚至能透過這成水的杯子,看到杯子的另一邊去。DSC-3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乾淨、透明、沒有一點濁氣。整個舞台空間,就顯得清楚明白,L’Arpeggiata古樂團人數不多,各曲也多半是部分成員參與演出,因此每個樂器演奏時,聲音的獨立性就高,我可清楚辨別各樂器的定位,而且有寬度、有深度,畫面感十足。

華麗,當然是來自於音色表現。特別是其高頻,尤為亮眼。無論是魯特琴或巴洛克吉他的彈奏,琴音顯得溫和卻又具光澤。聽小提琴演奏更顯該線高頻延伸的好,那飄散上騰的泛音實在是美。我一再表示DSC-3的聲音具有華麗感,但您可別以為它聽久會噪,非但不會,而且越聽越叫人著迷。那個泛音漂亮的,充分說明它是一條設計良好的銀線,這種既飄逸又有光彩的泛音,在銅質訊號線上可不容易求得,至少我自己慣常使用的Esprit Structura 2以及Real Cable Cheverny 2,都算得上長於高頻質感的銅質線材,與DSC-3相比,都明顯遜於一籌。

高頻漂亮,不覺中也拉出了中頻的美感。DSC-3的中頻段帶著一股清新氣息,正好似「減一分則太瘦、增一分則太肥那樣地穠纖合度」。大提琴演奏除了樂器本身的樂音質感溫潤有澤,令人聽來舒暢,還帶著一股迷人的鼻音,但這又不像是我們聽現代大提琴的那種黏膩質感,而是以更悠遠豐厚的琴箱共鳴帶出來的。聽單簧管吹奏亦是妙絕,這張專輯裡,演奏者Gianluigi Troversi使用了兩種不同音高的單簧管,當他吹奏單簧管家族中音高最高的piccolo clarinet時,顯得生動靈巧,吹奏到高音處,能夠充分展現木管樂器應有的高音光輝,卻又不致亮到過激白熱,令人難受,反而聽來諧和舒適。當吹奏alto clarinet時,則又顯出厚實溫暖,DSC-3讓音樂的轉折以及快速吹奏展現出俐落活潑的氣質。


音像立體浮凸,聽來卻無壓迫感

人聲演唱當然也是亮點。透過DSC-3,能聽見很多演唱時的發聲細節,但它呈現的方式,不是一股腦兒地把細節全拋給你,這種給法,容易導致聽覺疲憊而不耐久聽;DSC-3並非如此。歌手的音調變化明明白白,轉折之間圓滑不帶生硬乾澀。形體刻化非但清楚,還很立體,樂器是如此,人聲更為明顯。各個發聲體間有著良好的分離度,不會黏乎在一起。形體清楚,如果太過前傾,雖可帶來更強烈的感染力,也可能因此帶給人聆聽的壓迫。DSC-3的舞台維持著一個距離,讓音樂聽起來不感壓力。這樣聽人聲,真是舒服愜意,真是享受。

聽我一再強調此線的「華麗」特質,會疑心它低頻不夠嗎?您可全然放心,DSC-3從中低頻以下也維持相當良好而健康的體質,聽低音大提琴演奏時,那個有著飽滿共鳴,卻又帶著寬鬆特性的低頻,讓這數字低音角色的樂器,襯出了樂曲的豐富層次。DSC-3的低頻不是大港的,而是精巧的。


讓音樂更顯美感

再聽布拉姆斯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我挑的版本是鋼琴家Rudolf Buchbinder與指揮Nikolaus Harnoncourt合作的版本,樂團則是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Teldec, 80212)。布拉姆斯在舒曼自殺後,情緒激動難以撫平,因此創作了一首雙鋼琴奏鳴曲來宣洩心中複雜翻湧之情。之後,他把這首曲子先改寫成一首四樂章型式的交響曲,隨後再將之改寫成鋼琴協奏曲,那時,布拉姆斯只有23歲。激動又沈重的心情,以定音鼓和樂團的持續低音,構築出一座幽暗陰沈的高聳城堡,讓人觀而生畏。DSC-3給了一個寬闊深遠的空間感,讓這段音樂聽來更顯肅穆莊嚴。不過,就連布拉姆斯用盡低音弦樂部、低音號、長號,外加定音鼓的連續猛轟,也遮藏不住DSC-3那天生麗質的華美光彩;它一定程度地和緩了樂曲的深沈和陰鬱,讓樂曲聽來更昂揚些、振作些。


弦樂的質感真好。DSC-3讓大會堂管弦樂團的弦樂聲部聽來特別細緻、富有華彩,猶如波光粼粼,煞是迷人。尤其是到了第二樂章,慢版速度格外能鋪陳出悠悠情愫。布拉姆斯在這個樂章裡,譜寫的是多情少年蘊藏心底那刻骨銘心的愛,是入骨的深情。DSC-3把這樂章詮釋得真好,那弦樂、那木管、那鋼琴,無處不美。如果聲音鈍鈍的、濁濁的,就顯不出這個樂章的好。那鋼琴的琴音,堅實卻不冰冷,有厚實質地卻不呆板,有著點一下便即暈染開散的感覺,有亮度、有彩度。在第一樂章與第三樂章中,幾處快速音群和連續琶音,可以聽見分明清楚的音粒,絲毫沒有拖泥帶水的遲滯與含糊。低音和弦的維持讓人滿意的重量感,而且還有清晰的琴箱共鳴,說出DSC-3的低頻解析力出色。

我一直認為Buchbinder和Harnoncourt雖然處理音樂向來精細,他們的音樂風格卻是理智多於情感。不過,這時,我卻聽見了一種奠基於絕頂精準與細膩的演奏,展現出來的有澎湃波濤,又有似水柔情。這不正是布拉姆斯嗎?他把所有對克拉拉舒曼的感情深埋於心,明是多愁善感的,卻又一心在創作上恪遵古典派的格律與型式。但即便如此,音樂中的激情卻怎麼也藏不住,那種充滿不安的違和感,就把自己的本相給說清楚了。DSC-3讓我越聽越進入樂曲當中,越聽越得想見著布拉姆斯。

DSC-3 vs. DSC-1,同門相爭輝

若拿同樣為雙股平衡結構的DSC-1,也是過去AV2100的復刻版,與DSC-3相比如何?前者使用的是7N銅導體,使用單層隔離。雖然銅料較便宜,但要精鍊到7N等級高純度,也就拉高了冶煉成本,因此DSC-1雖然用得是銅導體,德城也沒有隨便,用上7N銅,顯示其紀念版的製作誠意。兩者結構相似,導體不同,聲音當然味道不一樣。

DSC-3的華麗感是DSC-1比不上的,聽起吉他、鋼琴尤其顯出DSC-3純銀線的炫麗光華。DSC-3的細節也更多一些,樂器演奏時的按鍵、吹奏等聲響細節都有助於音樂畫面的再現,演奏時樂音的轉折變化也更讓音樂顯得更生動,DSC-3在這些表現上都勝於DSC-1。華麗感與細節量,銀線自有其優勢,兩相比較,高下可判。但聲音寬鬆或凝聚,則是一種音質的特色,用家各有其取向偏好,這就比較難以勝敗相分。看到這裡,您大概心裡也有譜,是的,您猜得完全不錯,DSC-1的聲音更寬鬆一些,在低頻表現上相當明顯。以Leonard Cohen的「Ten New Songs」(Columbia, 501202 2)中的第一首「In My Secret Life」為例,在DSC-3上聽來,鼓聲和Cohen的歌聲都要收束一點,形體也更清楚,聲線邊緣更圓滑,鼓聲聽來更為結實,更有彈跳感,吉他彈奏的變化更清楚、確實。然而,DSC-1也並沒有差很多,只是整體聽來更顯寬鬆,聽起這首曲子,雖然沒有鮮明畫面,卻添加幾分lounge味道。所以我才說,這是選擇的問題。


精彩的而立之作

德城的DSC-3算不上入門、稱不上平價,要說它屬於「人人負擔得起」的產品,那是一點也說不過去。然而,它的聲音表現比起更高價格的進口品牌訊號線,毫不遜色。它有著清麗秀氣的本質,音色中總是摻著幾許「華麗」,替所有的音樂都加上了色彩,調高了亮度,讓音樂畫面更清楚,也讓音樂更為活生豔麗。即便如此,它仍維持著相當均衡健康的體質,聽久也不覺疲憊。它沒有龐大的發聲形體,也沒有厚重豐滿的低頻,卻把形體刻化得清楚明晰,而且有個立體浮凸的音像,低頻足量適中,能讓音樂聽來安定又有層次。德城想以「復刻經典」來回憶創業初衷,這新版的DSC-3,確實展現了他們三十年來所累積的諸般不凡技藝與獨特美學。

德城,三十歲生日快樂。

器材規格

器材規格
型式:RCA訊號線
結構與導體:雙股多芯平衡式、銀導體
定價:19,800元
代理商:德城
電話:04-2557-8811
網址:www.dc-cable.com.tw

廣告
[新聞] 一次滿足各種需求-DC Cable Mysterious Power系列電源線
DC Cable Mysterious Power系列電源線有MSP-1、MSP-2與MSP-3三款,MSP-1注重渾厚中低頻,MSP-2重視細節表現,MSP-3則側重中高頻層次與速度,其中MSP-2整個系列的源頭,藉由MSP-2發展出另外兩款線材。MSP-2的水、火線採用超過1,000...《 全文

[試聽報告] 專治生冷乾澀-DC Cable T-4喇叭線
T-4內部用了T-1與T-2的導體。T-1是線徑為0.14mm的5N銅導體,也就是單純的多蕊細絞線;T-2也是5N銅,但有多蕊細線與粗銅兩種線徑;至於T-3則是多蕊銀線與銅線以特定結構混編而成。由此得知,T-4便是以多蕊細銅線,再加上另外兩種線徑的粗銅線...《 全文

[試聽報告] 最好是3條都買-DC Cable DSC系列訊號線
在這之前我們已針對Classic DSC系列的三款RCA訊號線寫過個別的評論,分別是DSC-1 — 正確播出細節 足矣、 DSC-2 — 銅銀合璧 色彩繽紛與 DSC-3 — 用華麗復刻經典而立之作,三篇評論由三個評論員撰寫。這一篇則是大結局,讓同樣這三位...《 全文

[試聽報告] 銅銀合璧,色彩繽紛-DC-Cable DSC-2 RCA訊號線
[試聽報告] 正確播出細節,足矣-DC Cable DSC-1訊號線
[試聽報告] 用心打造,聽了開心-DC-Cable Three Hearts系列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Voodoo Cable Stradivarius Amati喇叭線
Voodoo Cable 是成名已久的美國音響線材品牌,不過近期才有代理商引進台灣,Stradivarius Amati 屬於其高階線材,不僅結構複雜,且經過 Voodoo Cable 自家 Cold Fusion 超深冷處理,強調適合鋁帶高音、鑽石高音或鈹高音喇叭使用,這是相當少見...《 全文

NuPrime Evolution STA 後級擴大機
期待許久,NuPrime 旗艦 Evolution 系列的 STA 立體聲後級擴大機終於問世,它的外觀看起來和旗艦 Evolution One 單聲道後級相同,讓人覺得內部電路與技術應該也是承襲 Evolution One,事實上不只如此,Evolution STA 還搭載了新開發的 ODC 技術...《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