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歡迎光臨!會員登入 | 加入會員
2017/07/11發表,已被閱讀 4,768 分類:線材
Siltech Triple Crown的威力 四月份高雄音響展時,Siltech原廠主事者Edwin van der Kleij-Rijnveld與代理商鈦孚舉辦了「Siltech見面會」,隔一個週末在鈦孚朱總的私人招待所,舉辦了「Triple Crown三皇冠發表會」(參見戴天楷的報導),不僅打響了Triple Crown的聲勢,也讓Siltech在行銷上與消費者的距離拉得更近。

跳過了Double Crown的試聽

Siltech的主事者Edwin與我是舊識,來台灣做產品發表會的時候,大多也是我負責現場即席翻譯,這些合作多了,默契自然就好,像是問候的話語我就不多翻譯,大家都瞭解Edwin開場就是問好,而技術細節比較困難的部分,我會多做一點解釋,Edwin發現他英文講得不太長,但是我翻譯卻很長的時候,代表我在做比較深入的解釋。總之,這十多年來,不管在台灣或國外的音響展上,我與Edwin總要見上兩三次面,自然變成很熟的朋友。

不過,雖然我和Edwin很熟,但是Triple Crown的前身Double Crown,我並沒有向鈦孚借回來聽,自然沒寫評論,原因很簡單,因為Double Crown單一款線材的價格,幾乎都比我所使用的單機價格還要昂貴,甚至可以買整套系統,這麼昂貴的線材,我認為交給評論員來撰寫試聽報告,很難寫出足以服人之處,畢竟比器材還要昂貴的線材,表現很好是應該的,而面對這麼昂貴的線材,評論員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大概也不敢寫它哪裡不好。既然如此,不如在新聞與採訪多寫一點,用原廠的角度對自己的產品說話,所以2010年Edwin帶著Double Crown來台灣參加音響展時,我的採訪就針對全新的頂級系列,讓Edwin好好闡述自家產品



日月音響邀約試聽

既然Double Crown推出的這段時間當中,我都忍住沒借回來寫評論,那怎麼現在又出了Triple Crown訊號線的試聽報告呢?因為我沒拿回家聽,而是日月音響朱經理邀請我去日月二樓的試聽室,體驗Triple Crown的聲音魅力。該去嗎?當然該去!日月音響二樓的空間夠大,格局也好,而且這些年來外出試聽採訪,日月這個空間的聲音表現也熟悉,正是好好聽Triple Crown的時候了!

約好時間來到日月音響,喇叭使用Dynaudio Consequence UE,數位訊源是Audio Research Reference CD9,擴大機則是Constallation Virgo III前級/Centaur單聲道後級,那Triple Crown擺在哪裡?在REF CD9與Virgo III前級之間用一條Triple Crown訊號線,Virgo III與Centaur之間再用一條,總共兩條Triple Crown平衡訊號線。我看了一下配置,轉身問朱經理:「原來使用的Double Crown訊號線呢?等一下可不可以交換試聽比較?」沒想到朱經理回答:「沒有比較,只聽Triple Crown!」



沒有A/B比對的試聽

A/B比對是Hi End音響玩了很多年的方法,可是朱經理擺明了不打算讓我比對,其中必定有些原因。我其實很想A/B比對的,因為只要比對一首曲子,我大概就能知道Double Crown與Triple Crown之間的差異,但是現在不能比較。我盤算了一下,得要想些法子,看能不能讓朱經理把收起來的Double Crown再拿出來。

朱經理沒讓我多說,直接開始放音樂了。聽阿淘「下課了」專輯當中的「加了蜜」,小朋友與阿淘在教室裡面嬉鬧歌唱的樣貌,音樂活生感很強,錄音場景的空間感與聲音的移動感,把錄音現場阿淘與孩子們嘻鬧的場景,表現出輕鬆愉快的樣貌。很好,感覺比之前在日月聽同一對Consequence UE的效果更好,這Triple Crown果然不簡單。

隨後朱經理換上了「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不等他把唱片封面拿給我看,在筆記本裡我已經寫下了「杜普蕾」三個字,只等朱經理把唱片封面拿給我確認,杜普蕾的版本在大提琴拉奏的風格上,當然有容易辨認的樣貌與特色,可是錄音當中呈現出來的年代感,包括母帶噪訊與空間堂音的表現,都讓我一聽就直覺認為是杜普蕾的版本,可見這套用Consequence UE構築起來的系統有多傳真,但我不能確定是不是加了Triple Crown的神效。

阿淘與杜普蕾上陣後,接著是尼爾森指揮的「蕭士塔高維奇第五號交響曲」,我知道第四樂章的厲害,全套音響系統確實不簡單,把雄渾又快速的第四樂章展現恢宏氣魄。然後是帕華洛帝演唱「愛情靈藥」著名詠嘆調「一滴美妙的情淚」(Una Furtiva Lagrima ),歌劇裡面少見的吉他伴奏搭配,顆粒清晰,加上帕華洛帝超高辨識度的嗓音,詠嘆調吟唱的喉韻變化呈現細膩豐富的情感,我知道Triple Crown一定有功勞,可是我已經搞不清楚究竟是Triple Crown比較偉大,還是該說Dynaudio、ARC或Constallation當中哪一樣比較厲害。


廣告

比以前來日月聽的音響效果更好

是的,日月二樓的整體音響效果,明顯比我之前來聽的任何一次都要更好,可是我無法分辨,究竟是哪一樣器材讓日月現在的音響表現更上層樓,但我也注意到音響系統擺設的變化。第一、Consequence UE喇叭的左右間距,比我印象中要來得寬;第二、Toe-in的角度似乎變小了一些,除此之外,就是換上兩條Triple Crown平衡線,難道這Triple Crown這麼神奇?

朱經理一連播放了半個多小時,他說:「給你聽的都是一般的唱片,沒有刻意準備發燒片,就是要展現Triple Crown的威力。」這幾唱片我都熟悉,也確實不是發燒片(勉強說來阿淘比較像發燒片),可是杜普蕾、帕華洛帝,都是經典名演,而年輕一代的指揮尼爾森則是具有年輕活力的新詮釋,重點都在音樂,而不是錄音效果。我知道,這次不能只靠聽,必須要用問的,才能知道為什麼朱經理這次要來個「先聲奪人」,要我先聽他的CD,然後才輪我獨享,而且不給我A/B比對。


為了Triple Crown全部砍掉重練

我從明顯的問題先問起,杜普蕾的「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頗長,第一樂章聽過兩個主題,朱經理停了下來換片,說曲子太長了,就不聽完它,趁換片的機會插話進去。我問:「Consequence UE好像擺放得比之前更開了?是嗎?」朱經理說:「沒錯,為了Triple Crown,全部的調音設定都改變了。」我就知道,果然內中有故事。

問題打中了核心,朱經理開始說分明。他說,在鈦孚舉辦Triple Crown發表會之後,他就開始試用,可是Triple Crown比原本的Double Crown,在能量感上面大了許多,一裝上去馬上感受到威力不凡,可是並不不是變得好聽,因為中低頻像是吃了大力丸一般,規模感一下子提升很多,但音樂變得濃厚混濁。怎麼沒有一換線就變好?是Triple Crown的問題嗎?朱經理知道問題在哪裡,因為音樂能量與資訊量大幅度提升,所以必須重新調整喇叭擺位。

我不知道朱經理試了多久,但可以看到Consequence UE的左右聲道的距離,比我之前來聽的任何一次比較起來,距離拉得更開,在我還沒開始聽音樂之前,光用看的就覺得有些擔心,因為日月二樓的空間雖然寬敞,可是舊式鋼筋水泥建築的粗壯樑柱,其實限制了喇叭的擺位,要想辦法避開柱子的干擾,就不能把喇叭間距拉得太開,但日月這次的擺位嘗試,我用眼睛觀察,實在覺得有點接近「紅線危險區域」了。


調整到全新的好聲境界

但是朱經理這次玩Triple Crown可玩得精了,他說喇叭調整到現在的情況,整個音場的深度、高度、寬度都到達了全新的境界,聽什麼音樂都更輕鬆、自然、好聽,朱經理說:「細心地調整妥當,這才發現從來沒有在二樓試聽室聽過這麼開闊的音場,也從來沒有能這麼輕鬆地用大音量享受所有形態的唱片,其實唱片裡面的音樂都很好,只是音響系統能不能跟得上,好好地把藏在CD裡面的細節、能量與動態一一呈現,一旦音響系統跟上了,聽什麼唱片都好聽!」

果然,孔子說「子入太廟,每事問。」確實有道理,不讓我A/B比對,等於讓評論員廢了一半武功,可是人家可不是故意的,因為用Double Crown訊號線搭配時,中低頻能量沒有宣洩不掉的問題,所以當時的喇叭擺設可以按照器材的搭配來做最佳化,可是Triple Crown太強了,如果用Double Crown的設定,低頻段反而變得濃濁,所以必須調整喇叭的擺位,當朱經理把Consequence UE擺放到搭配Triple Crown的最佳位置,這時候再換Double Crown,肯定聲音不對,可是用Double Crown的最佳擺設,用Triple Crown也不好聽,所以,朱經理不能讓我A/B比對。問題來了!假如每一樣器材更動,都是牽一髮動全局,都應該針對器材的變化來仔細調整,那麼A/B比對是不是錯誤的音響比較方法?


不能用同樣的設定來A/B比對

我動搖了!不用A/B比對,可以聽出Triple Crown訊號線厲害的地方嗎?可以!因為加入兩條Triple Crown訊號線之後,我清楚地知道,日月音響二樓的音響系統表現音樂的能力,變得更為自然、純粹、開闊、輕鬆,這八個字不就是音響迷不斷追求的目標嗎?再來,因為Triple Crown訊號線的加入,讓A/B比對變得不切實際,因為新加入的Triple Crown所帶來的聲音變化,必須要用心去面對、調整,而針對Triple Crown所調整的新設定,換成Double Crown比較,一定不適合,所以朱經理這次不讓我A/B比對,就是因為這樣的比較沒有意義,所以只讓我聽換上Triple Crown訊號線之後,朱經理重新調整過後的整體表現。

了解朱經理的用意,接下來輪到我的CD來聽了。我先說整體的聲音變化,日月音響二樓的空間是漂亮的鞋盒形狀,但因為動線所致,必須採用寬邊擺放,這樣的擺放不難呈現開闊的音場,可是聲音的密度與樂器的形體必須靠擺位調整,音像才能聚焦,可是加入兩條Triple Crown訊號線之後,朱經理卻更冒險地把Consequence UE左右間距拉得更開,可想而知音場一定變得更寬、更深、更高,可是聲音的密度、音符的顆粒與音像的飽滿程度,卻更勝以往,這代表Triple Crown訊號線賦予音響系統更飽滿、更結實、更充沛的音樂能量,所以才能撐開龐大又深遠,而且見樹又見林的音樂場面。

廣告

層次分明的豐沛音樂能量

既然是頂級旗艦Siltech線材,不客氣了,直接來個難的!拿出諾靈頓爵士指揮的「艾爾加:謎之變奏曲」,不過我拿來為難音響系統的是第一軌「In The South Overture, Op.50, "Alassio"」銅管群咆哮一般地掀開熱鬧的序曲,陽光燦爛耀眼的音樂,揮灑出「在南方」的熱情,亮眼的銅管之後,弦樂群有如棉花一般地鋪陳,等待下一波耀眼燦爛的銅管群,展現南方的熱力,推到頂點,強悍的定音鼓落下,音樂的速度變慢,但是卻一波又一波地蓄積力量,推向另一個高峰。

艾爾加這首序曲寫得激昂,諾靈頓爵士的指揮也拋去學究式的拘謹,這套按照Triple Crown訊號線搭配重新調整的音響系統,呈現出超越空間尺寸的音場深度、寬度與高度,而且聲音的密度很高,音符顆粒飽滿,寬闊的空間感當中,交響樂團每一個聲部都維持著很高的實體感,交織出「In The South」的南方熱力。

健康而龐大的音符呈現

馬友友的「Bach Trio」
換張小編制的,拿出馬友友的「Bach Trio」,這是馬友友、Chris Thile與Edgar Meyer在2017年新發的專輯,錄音場地在民謠搖滾歌手James Tayler的Berkshires Studio,這是一處農場當中的錄音室,這些年許多流行、爵士、古典跨界喜歡來這裡錄音,而這張「Bach Trio」的錄音手法也帶著跨界的效果,音像顆粒比一般古典室內樂要顯得龐大,在日月聽的時候,這種龐大的音像顆粒不僅重現足夠的存在感,而且每個音符向上延伸的細節,帶著健康的明亮感,尾韻堂音很漂亮,讓形體感真實的樂器音符,增添了一分美感。還有,改編的巴哈三重奏,即便是快板也帶著端莊典雅的樣貌,慢板更顯寧靜悠揚。這是Triple Crown的功勞嗎?我相信Consequence UE、REF CD9、Virgo III前級與Centaur後級都有功勞,而且光是Triple Crown也不夠,還要加上日月朱經理當機立斷「全部重新調整」的水磨工夫啊。

就算是簡單的音樂,Triple Crown也能把精緻的音符細膩呈現。聽林佳靜(Jenny Lin)的「Melody's Mostly Musical Day」,從柴可夫斯基的「Album Pour Enfants」、莫札特的「La Tartine De Beurre」,到普羅高菲夫的「彼得與狼」,每一首都是可愛活潑、充滿童趣的鋼琴小品,林佳靜的演奏帶著輕盈的氣氛,像Hough的「Musical Jewellery Box」,史坦威鋼琴在她手上,彈奏出晶晶亮亮的音符,一顆顆閃亮亮的音符就像珠寶盒裡面五彩繽紛的珠玉。Triple Crown訊號線有多好,說真的,我很難形容,可是我知道在日月這裡聽林佳靜,這麼單純的鋼琴演奏,我聽到的是很純粹的音樂,是讓人情不自禁沈浸在音樂當中的美妙聲響。


「謎之變奏曲」的最終試煉

不行,我要給這套系統更嚴苛的考驗,不能陷溺在林佳靜這童趣十足的唱片當中,重新拿出「艾爾加:謎之變奏曲」,我直接進入第七變奏,這是一段活潑且節奏強烈的變奏,寫給建築師Troyte Griffith,定音鼓引導的節奏,快速的弦樂群與銅管跟著推出壯盛氣勢,旋風一般的弦樂,最後結束在銅管群強力吹奏的主題,整套系統呈現出開闊的空間感,而定音鼓不僅強悍,連強弱變化都相當分明,代表整套系統的動態性能調整到很好的狀態。

在第七變奏強勁的定音鼓收尾之後,第八變奏速度變慢了,而且節拍變成輕盈的6/8拍,旋律帶著舞曲一般的輕鬆感,穿插著長笛輕快的裝飾,這是寫給Mrs. W. Norburg的變奏主題,但對我來說,最期待的是第九變奏,節拍轉入三拍子,速度更慢,而且是漸強的一段慢板,由弱而強的細微變化,讓人有種聽馬勒慢板的錯覺,緩慢的主題不斷重複、堆積、升高、漸強,然後縮回弱奏,再慢慢推升漸強,又比前一次漸強更高,銅管群加入,定音鼓一起把音樂推到最高峰,然後如棉絮一般弱了下來。我是在寫Triple Crown嗎?這根本是在寫「謎之變奏曲」的解說吧!抱歉,我迷失在音樂當中,忘記音響的存在了。


請來試聽重新練功的成果

在日月的一個下午,我從有意識地想聽見Triple Crown的聲音,到後來音響系統消失了,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彷彿回到音樂現場的樣貌。抱歉,我真的不知道Triple Crown訊號線的聲音究竟是什麼模樣?我只知道日月朱經理把兩條Triple Crown訊號線擺進系統,然後全部砍掉重練,就讓日月二樓試聽室的音樂重播效果達到更高的境界,至少,我去日月不知聽過了多少次器材,就屬這次最好。

所以,雖然我還是不知道Triple Crown訊號線有多麽好聲,但是日月二樓試聽室的調校成就達到了新的高度,值得勇於挑戰的音響玩家去體驗,說不定別人可以聽出Triple Crown的厲害之處,但對我而言,能讓愛樂者沈浸在音樂當中的音響系統,就是最好的系統,而日月音響辦到了。



器材規格

Siltech Triple Crown訊號線
參考售價:洽代理商

日月音響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二段366巷55弄1號(大安路/市民大道口,微風廣場旁)
電話:+886-2-2771-0912
網址:Sun-moon.turnv.com
臉書頁面:日月音響臉書專頁

進口總代理:鈦孚
地址:105松山區敦化南路一段57號2F
電話:+886-2-2570-0395
網址:www.autek.com.tw
臉書頁面:鈦孚音響臉書專頁



廣告

[新聞] 夢幻品牌入門基本款-Constellation Audio Integrated 1.0
Constellation Audio是美國Hi End品牌當中高階精品,身價動輒數萬美金起跳,可是不管是什麼樣的奢華品牌,總是會推出若干入門基本款,這部新推出的Integrated 1.0就是Constellation Audio拉低品牌進入門檻的新武器。《 全文

[新聞] 多層複合材質底座-Ayre dps黑膠唱盤
Ayre dps是委託德國的Bauer Audio代工,由Bauer Audio的老闆Willibald Bauer 操刀設計,採皮帶驅動設計。老闆在音響展中看到Bauer的唱盤,非常賞識,於是雙方建立起合作關係,一方面,請Bauer代為製作Ayre的黑膠唱盤,一方面,Ayre本身...《 全文

[新聞] 單結晶銅一樣有魅力-Siltech 180L喇叭線
180L喇叭線的樣貌簡單樸素,但是喇叭固定的金屬裝飾環,依然顯露出Siltech的貴氣。線身看起來並不特別粗壯,可是銀灰色的批覆,比起Siltech傳統的藍色更為亮眼。關鍵的技術就是Mono X-tal單結晶銅導體,而且用的是Siltech招牌X絞繞...《 全文

[試聽報告] 太厲害的小喇叭-Dynaudio Special Forty初體驗
[新聞] 讓家裡的電源淨化吧-Ayre L-5xe電源濾波器
[新聞] 電源分離、全平衡設計-Audio Research Reference Phono 10唱頭放大器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實測Asustor AS6302T NAS
數位播放新選擇*Asustor AS6302T NAS《 全文

Metaxas & Sins Marquis“Memento Mori”耳擴
Metaxas & Sins Marquis耳機擴大機 全機採用實心鋁塊以CNC車製的方式打造出骷髏頭外型的各個部件,厚度有15mm之多,最後由Metaxas & Sins手工組裝完成,整個結構非常扎實。設計音響器材最重視的關鍵要素之一就是電源的乾淨程度,同時還要避免電源雜訊干擾到機箱內其他...《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